• 第六十九章 孵小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4本章字数:3264字

        尸蛰任由白童那边的情况继续下去,没有追上去的打算,也停止住了捶打自己的肚子。

        铁链上面全是喷出来的印子,上面的锈迹都被打掉大半。

        尸蛰双手举起来,本来就干瘪的脸突然全部皱到一起,瞧着更加的狰狞。

        他的舌头伸出来,长长的甩在外面,舌尖已经到了脖子上。墨色的水顺着舌尖滑落,舌头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倒刺。

        “现在已经不是猜忌时候,我们一起往外跑,我看去见面,你看后面。”张胖子急的汗水跟下雨一样,大颗大颗的打落下来。

        白童也感觉有什么变数,张胖子却是一颗定时炸弹。他已经处于两头为难的时候,现在谁都不能够相信。

        张胖子当真是着急的很,偏偏白童又是一副不相信他的表情。

        尸蛰舌头不住的滑动,一个鸡蛋鼓在尸蛰的舌根上,再滑落到舌尖上面。

        这一次尸蛰的手中可是没有抓着人,没想到的时候,他居然抬起自己的手,用舌尖钻进铁链的缝隙里去,在拔出来的时候,舌尖上已经没有东西。

        之后,他再次支起身体,孕育出下一个蛋,继续放在空隙之中。

        速度快得很,只是片刻功夫,双臂之上,已经密密麻麻全是白色的蛋。尸蛰这才感觉舒服一点,伸展了一下双臂,非常灵活的弓着身体,朝着他们这里快速的跳着过来。

        “怎么变成僵尸了?”白童对着张胖子说道,虽说不能信任,却是现在唯一一个能说话的人。

        张胖子还想知道为什么,之前还是直来直往的。现在能够跳动,这还得了,速度虽然减少了一点,却不受方向的束缚,根本就是弊大于利。

        “将锥子插进你胸口之中,让它认主?”张胖子眼瞧着僵尸越跳越快,小会儿功夫就要追上他们,张胖子着急对白童吼道。

        不说还好,一说白童立刻跳起来了,“你果然是魅,还想着这么害死我?”

        锥子看着跟蜡笔头一样,却锋利的很。那么皮粗肉糙的家伙在锥子面前跟豆腐一样,他这小身板,捅进胸口不得玩完。

        张胖子本性暴露,白童更离张胖子远一些。

        在白童现在看来,就是前面有虎,旁边还有狼。

        “噗嗤。”

        “谁他妈在笑。”张胖子见白童不信任他,心中本来就不爽,现在还突然冒出一声笑声,顿时惹火了张胖子。

        “噗嗤,噗嗤。”

        张胖子吼了两声并没有任何作用,又响起了两声。

        白童现在对什么事情都敏感的很,声音想起来的同时,他就在寻找声音的来源地。

        正当白童眼睛看着突然停止不动的尸蛰时,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随着声音响起来之后,尸蛰手臂上便会有一个鸡蛋根着裂开,露出两只小小的脚丫子出来,粘着粘液在空气中乱蹬。

        粗略的数了数,正好是破了三个蛋。

        而尸蛰的身上,至少有上百个蛋依附在上面。

        张胖子也停住了喊叫,笑声在不断地响起来,尸蛰手臂上的蛋也在跟着裂开。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蛋里面的东西好像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二娃子额头里面那只变成了滩黑屎,而原本要放入张胖子口中的蛋,也被尸蛰自己给踩烂。

        难不成,那些东西就是单纯出来卖萌的?

        “愣着干什么,跑啊!这里我顶着。”白童不敢将动静弄大了,惊扰到尸蛰。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张胖子就是魅,远远对张胖子压低声音说道。

        张胖子回头往回跑了两步,立刻退回来,和白童一起观摩尸蛰。

        白童顿时就火了,“你还说你不是魅,这么危险的地方你不逃命,偏偏要回来。”

        “那也要给我逃命的机会吧!”张胖子手指往后面一指又立刻收回来,“你看看后面是什么?”

        白童往后看一眼也是赶紧的回过头来,这一下子白童总算是明白师姐是怎么了。

        就在后面,消失了许久的怪狗又一次出现在后面,懒洋洋的趴在洞口中央,半眯着眼睛跟看电影一样瞧着这边的动静。

        他的身边整整齐齐躺着两个人,一个是口吐泡沫的二娃子,还有一个是浑身带血的师姐。

        瞧着怪狗的后面朝着一把龙头匕首,正有血从里面冒出来,这个应该是师姐的杰作。

        这么样子也能够解释清楚,师姐为什么为往洞外送血了,这觉得不是故意的,根本就是意外。

        而龙头匕首明明白童将他钉在了通道里面,现在怎么又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师姐已经将匕首找回来了?

        “噗呲噗呲”蛋壳破碎的声音,将白童从思绪之中拉回来。

        现在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前有狼后有虎,只能够硬拼。

        尸蛰的动作可谓是怪异到了极点,头部深深地弯到了肚子上面,舌头就缠在一根乌黑发光,没有半点锈迹的铁链上面。

        白童这边搞些小动作也不理会,全身不住的抖动。

        双臂之上片刻功夫,已经多出无数双小脚丫在那里蹬来蹬去,却又不出来。

        白童看的烦了,左右也是要拼了。干脆来的男人一点,白童冲着那边吼道:“喂。你这是在干什么,孵小鸡呢?”

        尸蛰脑袋动了动,露出脑后门的一颗钉子。却依旧没有将头抬起来,埋在那里咕噜咕噜的怪叫着。

        每一双小脚丫露出来,尸蛰都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白童看了看手中的锥子,朝着尸蛰冲过去。是谁说过的,趁人病要人命来着。

        此刻还不动手,难不成还要跟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讲究仁义吗?

        张胖子虽然害怕,还是不住的打量着后面怪狗的动静,小声对着白童说道:“你上前,后面我看着。”

        白童无奈的看了张胖子一眼,朝着前面冲过去。

        他没有任何的技巧,所会的,是拿着锥子跟切萝卜一样乱跺就是。

        尸蛰瞬间将头抬起来,插在双眼之中的钉魂钉剧烈的拨动起来。又是一只小腿从蛋壳里面钻出来。尸蛰眼中的钉魂钉突然一松,钉子从双眼之中滑落出来。

        紧闭的双眼留下两个窟窿,两股混合着腥臭的黑水从里面冒出来。

        瞬间,七窍之中都有黑水往外面冒。就像是打开的水龙头一样,黑水不断涌出来。尸蛰在瞬间变成个人形雕像喷泉,黑水从头流遍全是。在经过蛋的时候,黑水速度明显缓慢,白色的蛋壳也会被染黑。

        这种现象虽然让白童不解,但也不是该停手的时候。

        白童举着锥子不费摧毁之力刺在尸蛰的脖子上,再将锥子抽出来。而尸蛰却没有半点反应,不过是多了一个冒水的窟窿罢了。

        尸蛰不动不移,白童心有疑惑,手上却不住的往尸蛰丧刺下去。

        只要白童都觉得手软,尸蛰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整个身体跟花洒一样冒着黑水,白童站在尸蛰的面前都被熏得眼泪流。

        既然面前的这个东西都不动了,他也干脆停下手中的动作。将视线转移到尸蛰的手臂上。

        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往外乱蹬的小腿,他们泡在黑水之中十分享受的样子,如同沐浴一样,贪婪的呆在蛋壳之中不肯出来。

        难不成是这些小家伙,将尸蛰害死?

        若真的是这样,那这些小家伙到底都是些什么东西?白童往后退了两步,小心翼翼的看着蛋壳外面的小腿,准备用手中的锥子挑出一只来看看。

        又害怕再一次看见师姐的脸,犹豫了片刻。

        就是这么一犹豫,所有蛋壳里面的小腿突然不动了,双腿居然缩回蛋壳里面,整个身体都浸在黑水之中。

        “没摸清什么情况,就先退回来。”张胖子见两边的威胁都暂且不动,立刻提醒白童。

        白童懒得听张胖子的话,这些小东西根本就没有威胁,只是恶心的很而已。为了证明这些东西没有危险,白童白特意将锥子伸入蛋壳之中,搅动了几下。

        蛋壳里面空落落的,明明看见小腿是缩回去的,搅动了许久,里面除了黑水什么都没有。

        就是白童的视力,都无法看透黑水下面都是些什么。无奈之下,白童将锥子给收回来,却不料,和着锥子一起被提出来的,还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婴儿。

        小婴儿像树袋熊那样抱住白童的铁锥,将小脸埋在肩膀上面,抱住铁锥上赫赫发抖。

        这东西一点重量都没有,若不是眼睛看见,白童都感觉不到小婴儿抱在铁锥上。且,这个婴儿是那样的通透,身上一丝黑色的邪气都没有。

        白童心脏砰砰直跳,眼下的到底是个可爱的萌物,另外一种人类,还是一种怪物。

        疑惑之下,白童鬼使神差的伸出自己的手指,轻轻地按了一下小婴儿的头。

        “不要碰它。”张胖子被白童的举动惊呆了,张大嘴巴大吼道。

        但已经来不及了,小婴儿对着白童抬起头来,扯着难以细辩的嘴巴轻轻一笑。

        白童和着锥子将小婴儿仍在地上,他明白,张胖子就在他的后面,他根本就不敢往后退,只能像一只螃蟹一样,不断朝着洞壁靠过去。

        就在小婴儿抬起头的那一刹那,白童看见了张胖子招牌的笑容。

        那个市侩的笑,在做生意之前讨好别人的笑容。

        一抬头,不仅仅是锥子上的小婴儿,所有本该埋在蛋壳里面的婴儿都冒出头泡在水里。每一张脸,白童都熟悉。

        密密麻麻上百张脸,全是张胖子和师姐的。他们做出各种各样的表情,双眼瞧着白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