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心魔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4本章字数:3109字

        到底黑狗给师姐造成了什么伤害,让师姐居然这么害怕。

        白童突然想到自己口袋里面的玻璃瓶子,照着那个人说的话,只要将这个瓶子里面的东西递给黑狗吃,他就能够听自己的话。

        现在情况紧急,已经容不得耗下去。

        白童鼓起勇气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玻璃瓶子,刚才张胖子给他吃了一颗,味道不错,效果更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吸引黑狗。

        “你不会是要用这糖果一样的东西讨好黑狗吧!”张胖子紧张的问道。

        白童点点头,他始终不相信,那只是一个梦。

        师姐看见白童这样子过来,吓得一个劲朝着白童使眼色,暗示白童千万不要过来,这里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但白童好像根本看不到师姐的眼神一样,依旧朝着黑狗走去。

        师姐和张胖子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上面去了。这一幕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亲身经历了与黑狗之间的事情。白童现在走过来,师姐几乎都已经能够看见白童的惨状了。

        就在白童靠近黑狗的那一瞬间,黑狗顿时将眼睛睁开,打量了白童一眼。

        蓝色的眼睛瞧着是那样的熟悉,可是一时之间白童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眼睛。他打量黑狗的同时,黑狗也在打量他,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面去了。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尸蛰已经被那些小怪物给啃光了。

        一点骨头都没能剩下来,只有一铁链和几根烂钉子留在地上。

        此刻根本就没有人在意这边发生的事情,能清醒着的人,注意力都放在白童那里。

        要是在大街上看见这条狗,绝对会认为是一条混血沙皮狗。而这里,特别是还有一把龙头匕首插在背上,怪狗都还能那么平静地趴在那里打瞌睡。

        白童咽了一口唾沫之后,小心得看着怪狗。拔开玻璃瓶塞子,从里面倒出一颗蓝色的药丸放在地上。

        “你疯了吗?回来!”张胖子真的被白童的举动吓呆了。

        白童还跟没事人一样,将药丸握在手中,然后将手摊开。可以看见,白童的手不住地发抖,那药丸也是随时都有落下来的风险。

        师姐也是觉得白童肯定是哪根筋没有搭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趁着怪狗的注意力在白童身上,师姐赶紧摸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药丸,含在口中。

        她必须要最短时间里面恢复体力,才能救白童。

        万万想不打的一幕发生了,怪狗居然嗅了嗅白童手中蓝色的药丸,舌头一卷,将蓝色的药丸含在嘴里面吃掉。

        不光是白童他们惊讶,就连白童都感到惊讶的很。要不是掌心还有一点湿湿的感觉,都会怀疑那个的真实度。

        白童见怪狗还真的吃了,赶紧将玻璃瓶子举着,磕磕巴巴的说道:“若是想要一直都有糖吃的话,就跟着我走吧!”

        这是那个人教的,白童正在按照那个人教的做。

        怪狗已经吃了药丸了,那下一步是不是就该跟着他走了啊!

        白童这么天真的想着,眼巴巴的等着怪狗的答复。

        怪狗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看样子对这个东西还真的挺喜欢的。在听见白童的话之后,怪狗双眼微微的弯着,对着白童露出一个像是嘲弄的笑容。

        “白童,他这是什么意思?”张胖子在旁边看到更加紧张。

        白童要是知道就好了,现在白童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在怪狗没有让他们等太久,他伸出爪子朝着白童这边招了招。

        “你这是决定跟我走,还是让我跟你走?”

        “我看他的样子,更像是让你跟他混。”张胖子见怪狗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拍了白童一下肩膀,“去吧,做这么牛逼的狗小弟,也是挺不错的。”

        “去你的。”白童一把拍开张胖子的爪子,朝着旁边挪开,对张胖子依旧保持着警惕。

        然后看着那条怪狗,将整个玻璃瓶都拿出来,“你要不好好的想想,是不是台词错了,你是该跟着我走的对吧!”

        怪狗从鼻孔哼了一声,抬起爪子将白童手中的玻璃瓶给推回来,之后站起来,想要用爪子去抓背上,却又够不着。

        也是怪狗喊起来,他们才看见。狗的肚子很大,应该是有小狗崽了。

        “你是让我帮你接生?”白童脸都白了,一条狗都已经这么难对付,难不成还要来一条?

        张胖子也是佩服白童的想象力,这样的画面都能够想的出来。

        “我看他是想让你将匕首拔出来吧!让你给他做个剖腹产吧!”

        师姐都被他们连个人的对话雷的里焦外嫩了,他们是怎么想到这样的话题,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

        “龙头匕首克制阴气,而它属阴,龙头匕首一直插在背上,不利于生产。”师姐怕怪狗怕到了极点,缩在后面小声说道。

        吃了药丸之后,师姐的脸色看起来要好一点。她轻声说完这话,又紧张的看着怪狗。

        怪狗转过头看了师姐一眼,看的师姐脸色刷的一下又白了。怪狗没有冲上去咬他,反而对着师姐点点头。

        这么一个他们根本就不敢去惹的存在,现在白童要在怪狗身上拔刀,哪怕怪狗点头了,白童也不敢啊!

        就在白童纠结来纠结去的时候,师姐突然指着他们的身后喊道:“快转身,去看看你们的身后,是心魔?”

        “你说什么魔?”白童一边问一边回头,在看见身后的东西时,破口骂道:“我靠,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拇指大小的婴儿现在已经是老鼠大小,他们将尸蛰啃食完了之后,身体居然变大了这么多。现在正朝着白童这边吱牙咧嘴,却一直都不敢靠近。

        “这些东西就是心魔,看来他们对这位有些忌惮,不敢过来。”师姐说道怪狗的时候,还小心的看了它一眼。

        心魔都不知道聚集在这里多久了,上百只心魔站在这里,就跟上百只老鼠站在这里一样。

        怪狗高冷的趴在这里,懒懒的抬着眼皮看了心魔一眼,从鼻孔之中吠了一声,顿时,上百只心魔朝后面退了好几步。

        又舍不得这么四个鲜活的人肉,包围他们的同时,又不敢靠近挂怪狗。

        “心魔乃是一些无脸阴肉,由怨气最重的人割肉喂养在阴水之中。长年累月受着阴气的滋养,寄生在任何浸泡于阴水之中的活物上面。心魔由心身,他们只是拥有人的形状,却会因为个人心里面对某些事物的恐惧,变成那样的脸。”师姐说道这里的时候很惭愧,在她的眼中,这些怪物的脸,就是怪狗的样子。

        “我看见他们就是一张光脑袋,中间裂开大口伸出长蛇,我这是对什么恐惧?”张胖子立刻说道,摸着小心脏问着师姐。

        师姐听见张胖子的话很意外,“你居然不受心魔的影响?”

        白童看到的都是师姐和张胖子,这让白童很惭愧。也是,之前一直怀疑师姐是因为什么目的接近他,现在又怀疑张胖子是魅,怪不得,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来。

        这种事情还是别说出来的好,免得伤了大家的和气。

        “啊!白童老是问我像不像师姐,原来他对你是恐惧的啊!”

        白童尴尬的咳嗽两声,“那啥,你不是说是寄生在活物上面的吗?这些心魔可都是从尸蛰的肚子里面里面出来的。”

        师姐剐了白童一眼,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却不想怪狗突然瞪了师姐一眼,难不成是在帮白童。

        这下将师姐吓得不轻,赶紧说道:“很有可能尸蛰只是一个载体,用了特殊的法子让尸蛰还活着的时候,便将他泡入水中,等着他全身都已经种满心魔之后,这才再一次将他从水里面吊起来。心魔会在寄主的身体里面成长,带成型之后便会钻入寄主体内,吃了寄主强壮自己。”

        “除非有什么特殊情况,比如像尸蛰一样,能够源源不断供给心魔阴气,滋润着它们。让他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怪怪的呆在体内不出来。”师姐说完之后,小脸惊恐的看着怪狗。

        怪狗已经闭上眼睛,时不时地将背弓起来,而一次动匕首那里都会有血流出来。

        “怎么对付他们。”白童看着师姐伤的不轻,就连说话都是趴在地上的,只有问出办法自己解决。

        “很简单,用这个就能够杀死他们。”师姐说着指了指怪狗背上的龙头匕首,“心魔忌惮他,也更加畏惧龙头匕首。”

        说到底还是要在怪狗身上动刀,左右这也是怪狗拜托他的事情。这边既然是友善的,那就先将心魔这边对付了吧!

        “得罪了。”白童大喊一声,双手握住匕首,往外一抽。

        怪狗全身的毛都跟着炸起来,獠牙顿时咧着,全身都筛糠一样抖动,却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白童将匕首抽出来之后,怪狗的背上顿时冒出一股血柱,射了白童一脸。

        看了看匕首上的血迹,怪不得人家会将师姐打伤的那么重。师姐下手也是不轻啊!都已经没入龙头匕首根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