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群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4本章字数:3485字

        没有匕首插在背上,虽然血流了不少,但它却觉得舒服了不少。怪狗趴在那里不动,直到血都快要止住的时候,双眼突然瞪得老大,微微扬起它的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童。

        这是什么意思?白童迷茫的看着怪狗,完全猜不出来怪狗都想要表达什么,苦笑道:“有什么我们用说的好不好,我不懂哑谜。”

        怪狗还真的能听懂白童说的话,只是听着白童这么说一愣。歪头纠结了一会儿,这才将一只前爪搭在白童的脚背上,另外一只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指了指白童玻璃瓶子。

        “你是想让我将这个药丸给你孩子吃?”白童瞧着怪狗鼓起来的肚子,那里应该有一只小崽子,只是他一直趴着没有发现。

        怪狗点点头,正要表达什么。肚子突然痉挛了起来,怪狗惨叫了一声,身上黑色发亮的毛耷拉着,萎靡不振的趴在地上,肚子一阵猛烈的收缩。怪狗也张大嘴巴流着口水,四个爪子都趴在地上。

        “他这是要生了吗?”张胖子还特地凑过来看了看,感慨了一声,“还没见过自己老婆生娃,就要见一条狗生娃。”

        “你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敢说它。”师姐捂住自己的肚子,她肚子上有一个梅花一样的淤青。师姐捂住的就是这个地方。她努力的想要坐起来,最终又以失败告终。

        无奈之下,他干脆坐在地上,对白童他们解释道:“它下崽的时候是最薄弱的时候,到时候估计心魔会来抢它的肉。那个时候我们别管它,让它拖一会,争取时间跑出去。”

        说完之后,从裤袋里面掏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到处一大把药丸,又不去数有多少,一把药丸放进口中。缓了半天劲,师姐冷笑着看着怪狗说道:“你最倒霉的时候,就是在下崽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句话一出口,白童能够清晰的看见怪狗对师姐的恨,但不知怎么的,脑袋搭在地上就是动不得,一声接着一声痛苦的哀嚎着。

        “这毕竟是你奶奶的东西,还是你收好吧!”张胖子一听怪狗已经护不了他们了,将白童拉过来,硬是要将桃木令牌交给白童。

        “给了你就收好,弄掉了我跟你没完。”白童重重的拍了张胖子一下,之前他一直都在怀疑,现在应该可以将这个怀疑排除掉。没有魅能够这么自然拿着桃木令牌,他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就是胖子。”

        围在外面的心魔可能是感觉到时机到了,在外面涌动着,同伴之间互相厮打着,瞧着就要冲过来了。

        师姐终于从地上站起来,她扶着墙根站稳脚,对着白童和张胖子说道:“去将二娃子扶着,外面准备跑。你们放心,对于心魔来说,它和它的幼崽,比我们可要美味的多。到时候我们只管用最快的数度跑,千万别停下来。”

        怪狗的爪子突然搭在白童的脚背上,白童低头看着,整承受着巨大痛苦的怪狗,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

        记得小时候也是喂过一条黑狗。他们一起相伴,甚至形影不离。小伙伴都害怕他,因为他总是能够看见很多奇怪的东西。只有这条黑狗,从来都不嫌弃他,陪伴他。甚至在白童碰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时,黑狗还会对着那些东西吠,试图赶跑他们。

        若不是因为一次夜晚,白童再次遇见那种东西,他吓得在公路上乱跑。而黑狗在追他的时候,却被一辆大货车,压成了肉饼。

        怪狗的爪子轻轻地刨着白童的脚背,蓝色的眼眸有着盈盈泪光闪动。

        狗的母爱也是爱,白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俯下身摸了摸怪狗的脑袋,轻声说道:“你放心,我会用尽全力保护你。”

        “你疯了吗?”师姐一把挣脱张胖子扶着的手,揪住白童的衣领说道:“你这样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就算没死在心魔的手中,最后都会死在它的手中,你知道他生出来的崽,出生后第一口吃的不是奶,而是活人吗?”

        怪狗怨恨的朝着师姐低吼了一声,爪子紧紧地按住白童的脚背,小腹收缩的越拉越厉害。

        师姐说的可能没错,但白童的直觉告诉他,怪狗绝对不会害他。他对师姐说道:“你逃你的,真以为你是我师姐了是吗?我们根本就是不相干的人,你走,我留在这里。”

        怪狗眼角突然滑出一行泪水,将爪子收回来。它的双眼突然变得血红,毛发疯长,垂在地上拖得老长。四个爪子冒出钢刀一样的爪,抠进泥土之中,全身笼罩在黑气之中,一声声开始哀嚎。

        “看见没有,那黑气就是它的妖气,现在妖气散出来,就是它最薄弱的时候。”师姐被白童气得吐血,“你自己好好考虑,这个,留给你自己了断。免得到时候活生生的看着心魔,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啃掉,你却连了断自己的东西都没有。”

        师姐伤的不轻,将匕首丢在地上,自己捂住肚子一步一步缓慢的朝着外面挪动。

        果然,就算是师姐离开,心魔都没有去追师姐。他们那一张张与师姐一般无二的脸都盯在怪狗的身上,果然,他们是朝着怪狗来的。

        看见怪狗越来越痛苦的样子,白童捡起地上的匕首,对着张胖子说道:“快走吧,若是将我当成兄弟,替我将二娃子带出去吧!”

        “要是你将我当成兄弟,就不要说出这样的傻话。”张胖子无所谓的站在白童的身边,“我视力虽然没有你好,但是体力总是比你强一些吧!”

        “上个六楼都气喘的人,好意思和我比体力。”白童眼睛微红的撞了张胖子肩膀一下,“将匕首拿着,我呆会将锥子捡回来。”

        张胖子很想让白童将锥子插入胸口之中,但那样只会让白童猜忌他,无奈之下,张胖子只好委婉道:“你记不记得你奶奶给你留下来的书,有什么特殊的咒语。”

        “记得。”白童带着警告意味的看着张胖子,“别再说哪个话题了,这种自残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呢?”张胖子紧张的说道。白童无所谓的说:“我心脏小,就不去承受这些惊喜了。”

        怪狗哀嚎的声音越来越惨烈,看来是进入到关键的时刻了。心魔们也发现了这一点,几个胆子大的,已经朝着这边快速的挪动过来。手脚再快,却受了体积的限制,到底要也是一群老鼠罢了。

        白童拾起一块大石头说道:“玩过打地鼠没有,现在就是回忆童年的时候了。”

        张胖子瞧着那些舌头乱飞的家伙,长相实在太丑,还是有点畏惧。但已经到了这个档口逃是逃不掉了,张胖子索性将匕首拿着,“打地鼠小时候就玩腻了,现在我就给你演示一盘忍者切水果。”张胖子说完,一只心魔已经窜了过来,却是绕开他们朝着怪狗去的。白童突然一脚踩将心魔踩在脚下,冷声说道:“此路不通。”

        姿势是帅气的,效果却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重重的一脚踩下去,不说踩个稀巴烂,好歹也能够踩得它要死不活吧!

        可这一脚下去,白童就后悔了。

        这哪里是在猜老鼠,根本就是一个铁桩。一脚跺下去,顿时收回来,脚心已经是火辣辣的疼,特步运动鞋的鞋底,居然被魅顶出一个洞。还能够看见白童黄黑结合的袜子。

        这一下可就将魅都给惹毛了。他们现在对怪狗多少还有点顾忌,对白童是完全没有顾忌的。一窝蜂的全部都动了,朝着白童和张胖子涌去,看来是要将他们当成是开胃菜。

        来都来了,他们也不打算躲避。

        可怜了白童赤手空拳,一块石头打在心魔的山上,都会在石头上留下一个白印子。

        白童这边还真的是应了这句话,就是打地鼠。心魔的弹跳能力非常的好,一个纵跃,能够从地上跳到白童的腰部。

        张胖子那边也不必白童轻松,虽说拿着龙头匕首是一个大优势。每一次都能够削掉心魔的胳膊腿,甚至能够将心魔拦腰斩断。

        可是,他的反应却远远赶不上白童。

        心魔的数度非常的快,张胖子虽然能够削到少数的心魔,但是大多数的心魔都挂在张胖子的身上,伸出舌头舔张胖子的皮肉。

        张胖子被咬的嗷嗷直叫,奈何心魔的数量只有越来越多。张胖子反应再慢,消灭的也不少,怎么就不见少呢?

        看着心魔个头不大,舔起皮肉来还厉害得很。只是片刻,张胖子已经全身是伤。

        心魔的舌头就像是剃须刀一样,往张胖子的身上一刮,就是一片肉下来。

        “妈的,这心魔还真会享受,就这样还要吃肉片。”张胖子痛的龇牙咧嘴的,一边怪叫,一边对白童说道。

        而正好这个事时候,怪狗已经停住了哀嚎。他蜷缩在那里,一抽一抽的,围绕着他的妖气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一层黑色的雾气变得稀薄,灰白灰白的围绕着怪狗。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胖子倒是解放了。哪怕是正在舔食张胖子皮肉的心魔,都像潮水一样退出去,朝着怪狗去了。

        “白童,怎么办?”张胖子拿着匕首就冲上去了,这是白童要保护的,就是他张胖子要保护的。

        没想到白童却朝着另外一边去了,冲到尸蛰留下的一摊铁链面前,在转身朝着怪狗那里奔跑过去。

        心魔像是叠罗汉一样重重叠叠,将怪狗压在下面。但依稀能够看见,他们都是在灰色雾气的外围,却没能真正的靠在怪狗的身上。暂时没有进去不代表进去不了,心魔不断的用舌头去舔灰色雾气,那些雾气也越来越薄弱。

        这应该就是怪狗的极限了,白童一咬牙,事无先例跑的这么快,举着锥子朝着怪狗去了。

        张胖子突然转过头来,眼神复杂的看着白童。在看见白童拿着锥子的手势时,眼珠子狡黠的转了转,突然走到白童冲过来的路上,伸出自己的脚。准备拌白童一脚。

        既然白童没有胆量将锥子插进心脏,那就让他帮一把。

        苦尽甘来,不苦如何甜。兄弟,别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