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张胖子的奇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5本章字数:3248字

        娃子本来挺担心白童让他还回耳环,毕竟奶奶临走之前说过,她所有的遗物都是留给白童的。

        既然现在白童都这么说了,二娃子更没有拒绝的理由。说真的,除了蒲团里面的东西二娃子不知道,其他的东西二娃子可都是看过。都是些一看就不值钱的东西,也就这耳环瞧着是金的,逼格也高,也才让二娃子有了贪念。

        还以为张胖子出手那么大方,以为他们公司有多大,结果就是这么一个小地方。

        二娃子失望到了极点,自然是不愿意在这样的地方呆下去。三个人挤在一个厕所大小的房间,二娃子不觉得那样会有出息。

        白童明白二娃子的意思,左右现在张胖子和二娃子也不对眼,强行将他们挤在一起也是个麻烦。

        “哥,那啥,你看这趟出来爸也没给我啥钱,本来想着投靠你的,可是你瞧你……”

        二娃子说一半遮一半,眼睛瞧着白童,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那样子让人看着就不舒服。

        好歹也是自己的弟弟,更何况二爸待他也不赖。白童无奈的叹息一声,转过头去看着张胖子。

        张胖子是打心眼里不喜欢二娃子,一脸不欢喜的样,冷哼一声挖苦的道:“腿脚那么麻利,挣钱不就是分分钟的事。你那么帅的干啥活,直接找个富婆包养不就行了。”

        “诶,你什么意思啊胖子,让你哔哔了吗?”二娃子眼中再也没有什么老板,语调一变,感觉都变了。

        张胖子见惯了这种势利眼,一颗混沌塞进最理解,吐出个辣椒片,“滚!”

        本来二娃子还想着在这里拿点钱走,现在看样子是不行。可身上就那么几千块,让他去住桥头更不愿意,眼睛转了两圈说道:“奶奶,你在天有灵就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一直偏袒的大孙子,呵呵,人家是泐睢血脉,可就不将我当弟弟了……”

        “闭嘴,你还好意思将奶奶搬出来。”

        “你放心,不会,我也饿不死,我就不信这耳环不值钱。”说着就要将耳环取下来。

        白童眼睛顿时就直了,这是奶奶的遗物,一把将他的手抓住,从钱包里面摸出一张卡说道:“密码是六个零,要是敢卖这个耳环,我就让你当面给奶奶道歉。”

        二娃子也不说话,笑嘻嘻的拿过这张卡,背着背包就走了。

        “最后这么点钱,你就给他了?”张胖子嘴里嚼着馄饨,那张卡他熟悉的很,还是张胖子去办的,一开始的二十万现在最少还升了四万,居然给的这么爽快。

        白童无奈的叹息一声,头一次看见他那么疲惫,“想要混到他找到工作,四万也不多。”

        说道这里,白童又摇了摇头,二娃子拿到钱之后招呼都没有打一声,背着他的背包走了出去。天大地大,只要有钱,哪里都能是家。

        好好地一碗馄饨,白同也没有胃口继续吃,用筷子戳了几下,放在一边。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胸口拱了拱,一个全身白毛的小脑袋从上衣胸袋里钻出来,睁开无辜的蓝眼睛,迷茫地看着白童。

        这个萌物正是灵犬的幼崽,不到巴掌大的幼崽。皮毛颜色也与灵狗相反,竟然是白色的。要不是一双蓝眼睛出奇的大,还会误以为是一只仓鼠。从山洞里出来之后,白童整日都将它带着,为了方便,叫它小白。

        白童一直都小白放在胸口的位置,而小白也格外的贪睡,除了吃蓝色药丸,基本呆在上衣袋里面不出来。

        可能是感觉到白童今天心跳不正常,这才探出个小脑袋看看白童。

        张胖子正在喝馄饨汤,瞧着那小脑袋冒出来,直接吓得眼睛一翻,接着剧烈的咳嗽起来。夹着辣椒油的馄饨汤呛着,感觉可不是一般的爽,眼泪都咳出来了,咳的那是一个撕心裂肺。

        他咳嗽的声音严重影响到小白,眼睛眯了眯,转过头微阖着眼冷不丁轻吠一声。

        可就这么轻轻地声音,却硬是让张胖子止住了咳嗽,双手紧紧地捂住嘴巴,惊恐的瞧着小白。

        “小白,我没事,你好好睡觉。”白童挤出个笑容,摸了摸小白的头,又将小白按回口袋里面。

        张胖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瞧着这里,看见上衣口袋果然没有动静了,这才放开紧紧捂住嘴巴的手。拧开一旁的矿泉水往嘴里灌。

        “这么人畜无害的小东西,不晓得你在怕什么?”吃馄饨的心情是没了,白童将馄饨丢一边。

        张胖子给了白童一个白眼,一瓶水下肚,那种呛人的感觉总算是没了。他擦了擦呛出来的眼泪,抽出纸巾擦擦嘴,“站着说话不腰疼,有其母必有其子,别看它小,我可不敢惹。”

        说罢将自己的帽子压低一些,很好地遮住自己的耳朵,瞧了瞧霓虹灯渐渐亮起来的外面,便要出去。

        白童摸了摸一旁鼠标,屏幕页面显示着游戏更新进程。这些经历下来,他居然已经没有打游戏的欲望。

        再怎么刺激的游戏,都没有那些经历刺激。

        见胖子要出去,白童伸出一条腿将路给张胖子拦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告诉我?不会是忘了吧!”

        “啥子事情哦,记不得了,好了好了,朋友喊我出去喝酒了。”张胖子眼神不断地闪烁,更加急迫的想要出去。

        “是不是要让我家小白将你留下来啊!”白童刚刚说完,小白也很配合的探出一个脑袋,双眼冷冷瞧着张胖子。

        张胖子咽了一口唾沫,无奈坐在椅子上面,认命道:“这些事情说出来也是怪的很,我是害怕你不会相信。”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我也想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够相信的。”白童将小白从口袋里面拿出来,放在手掌里面。

        张胖子瞧着小白就是一阵范怂,他抱着个热水杯想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也真是难为他了,大热天的,居然抱着个热水杯。

        既然不出去,索性也将帽子给取下来放在一边,愁眉苦脸道:“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是没有回报的。实话告诉你吧,魅的记忆,竟然停留在我的脑海中,让我都差点以为,是不是魅还在我身体里面。”

        “你是说,魅还在你身体里面?”白童这下子不得不惊讶了,他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张胖子摸着自己尖尖的耳朵,已经从最开始的害怕,变成了习惯。

        回来之后,张胖子也将白眉毛和白头发都给剃干净,虽然现在是光秃秃的头,可怎么也要比之前看上去强上不少。

        他放下茶杯,拿起桌子上的软云抽了起来,吐出烟雾,思绪慢慢的飘了回去。

        他的记忆,就停留在少女被钉在墙上的那一刻,待他醒过来之后,已经是看见那条巨蛇的时候。他并不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迷茫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响起期间发生的事情,更奇怪的是,他好像还知道了一点不该知道的事情。

        包括魅是怎么祸害山间灵兽,又是拥有怎样一副貌美皮囊,在到被关在竹林之中。一直到后面剥皮之类的事情发生……

        记忆虽然很凌乱,可是在泐睢族的认知上,却是格外的清晰。

        也就可以看得出来,魅是有多么恨泐睢族人。

        张胖子再第一眼看见白童拿着铁锥的时候,就已经联系到魅记忆中的东西。魅曾经看见一个人用过这个东西,就在降服魅的时候,将铁锥刺入胸膛,同时念出咒语。

        之后,也就是这个东西,不知道伤了魅多少小弟。

        张胖子说到这里,深深地叹息一声,他将自己的手掌摊开,对着白童说道:“你看看,这里是个什么东西?”

        白童眉头皱在一起,张胖子手心除了因为天热多了汗渍,什么都没有啊!

        “胖子,你是不是又要耍我?”白童心中略带着不爽,但小白的表情却不一样了,带着不安的在白童手掌里扭动了一下,眨眼的功夫,也不知道从哪里跑的,竟然回到了白童的口袋之中。

        张胖子依旧是一脸认真的将自己的手摊开,“魅是走了,它却留在了我的手心里面。”

        “什么东西?”

        “你看不到吗?”这下张胖子都疑惑了,“你没有看见我手心里面有个金灿灿的东西吗?”

        “除了汗水,就身下你身体里飘出的油花。”白童一脸嫌弃的样子。

        好吧,这下也算是能够证明,白童是真的看不见这个东西了。张胖子只有再一次将这个事情讲给白童听。

        根据张胖子的回忆,当初在坟地里面的时候,张胖子的身体一分为二,一半是被冥咒给占领的。

        可是冥咒已经被污染掉,白童的奶奶也将冥咒给拉出来鞭尸。所有人都认为冥咒就留在了那里,其实不是。

        奶奶只不过是将污染的冥咒的东西给拉出来罢了,真正的冥咒却沉睡在张胖子的身体之中。

        也幸好有了这个东西,魅和张胖子融合起来,才会那么艰难。要不然,就张胖子这点定力,早就被魅给融合了。

        可奇怪的是,张胖子清醒之后,便能够感觉到手掌心里面有一个金光闪闪的胚胎,蜷缩在张胖子的手掌心里,随时都会跑出来一样。

        有了魅的记忆,张胖子知道这是魅,也尝试过还给白童。

        奇怪的是,胚芽就在张胖子的手心里面,不管用什么方法,人家就是不走。

        无奈之下,张胖子也只有暂时收留一下这个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