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安稳日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5本章字数:3249字

        哪知道越手留事情就越复杂,这小家伙已经不满足于呆在手掌心了,时不时的还会去他身体里面晃悠一圈。

        甚至有些时候,会留在他特殊部位上。

        这让他苦恼了许久,也悄悄装作拍白童肩膀,哪知道根本就拍不进去。且,还会随时被小白盯上一眼。

        张胖子一脸衰样的将手字啊白童面前晃悠,“你好好看看,看有没有啥法子将它还给你,这本来就是你们泐睢族的东西。”

        “既然人家跟着你,你就留着吧!”白童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样。

        看来再山洞里面,果然是误会他了。既然是冥咒,应该不会给张胖子造成什么危险。

        白童知道了真相,也懒得再去搭理这些事情,事情只要稍微解释的痛就行。也没有必要弄得这么复杂。

        “白童,想个法子啊,你说这算是什么事啊!”张胖子大口大口的吸烟,见白童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这件事,赶紧将烟头给掐灭,着急的问着白童。

        白童无奈的耸耸肩,“胖哥,你觉得我有什么本事能够帮你。”

        这话还真的说到点子上去了,白童好像还真的什么都不会的感觉。

        日子又恢复到了以前那样,说是恢复,又有那么一点不同。酷爱撸啊撸的白童,竟然对游戏失去了兴趣。

        他整日里除了抽烟,带着小白出去溜溜,还真没啥事可做。这样无聊的日子,还真让白童感到厌倦。

        再一次回到那个窄小的公司,白童趴在桌面上翻看那本页数不多,却永远都看不完的泐睢遗著。书还是那一本,但白童每一次看都会有新的发现,感觉自己就像是从来都没有看过那本书一样。

        小白整日里就是睡觉,在这炎热的夏日里面,浑身是毛的小白,只要往白童身上一靠,白童就会感觉是坐在中央空调下面。

        不仅是这样,任何让人烦躁的夏日特产,蚊子苍蝇什么的,只要小白在这屋子里,保证没有一只会想着飞进来。

        张胖子已经习惯了他的那只耳朵,趁着没人的时候,还会取下帽子弹一弹。

        转眼间,从老家回成都已经是半个月的事情。二娃子不晓得去了哪里,直到二娃子远远走开,白童才想起,手机不晓得什么时候被那小子带走。打电话过去,显示停机。

        不管怎么说,他这个当哥哥的,也算是做的仁至义尽了。他是什么个发展,就赖不了他。

        半个月里,白童除了无聊,也就看着张胖子越来越忙碌。许多时候,也是到了深夜才回来。

        和往常一样,白童准备抽了这根烟睡觉去。哪晓得张胖子却是一脸醉意的回来了。手中提着一大袋外面,丢在桌上,笑眯眯的说道:“就知道你还没睡,看看哥哥对你多好,出去吃个宵夜都不忘给你带回来。”

        “真对我好,就将我带去吃了。”话是这么说的,白童还是将口袋打开,东西倒是不少,可这半根烤猪蹄算是怎么回事?

        张胖子也看到了这个,尴尬的笑了两声,将猪蹄给拿出来说道:“哎呀,让那龟儿打包,咋将吃过的也给装进去了。”

        白童翻了个白眼,瞧着这带回来的大包小包,“你是跟妹子吃宵夜去了吧!”

        “算是说对了一半。”张胖子笑容瞬间垮了下来,“那婆娘点的东西太多了,根本吃不完,想着丢了可惜……”

        “得了,感谢胖爷心中有我。”白童说着拿起一根筒筒骨丢给小白,小白好奇的看了白童一眼,爬过去嗅了嗅,又一脸嫌弃的爬回白童的肩膀上面。

        这个小东西,无时无刻都在给张胖子制造压力,看见小白,张胖子舌头就会打卷。

        张胖子是想和白童说点什么的,但看见这个小东西,想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讪笑着说道:“你慢点吃,我先睡了。”

        白童没管那么多,张胖子要睡就睡,干他什么事。

        事情平淡无奇,没有任何危险性,却又显得极度无聊。一连五天,张胖子每天都忙里忙外的,公司里就白童一个人看着。

        别说是生意了,就连苍蝇蚊子都不来光顾。

        白童将泐睢遗著合上,揉了揉眼睛,拿着杯子去倒杯水喝。小白就趴在泐睢遗著的封面上,打了个哈欠,继续睡觉。

        “张老板在吗?”

        白童正往杯子里放着开水,听到那妖媚的声音赶紧抬头一看。可看见真人之后,手一抖,开水直接放在手上,烫的他连忙放下杯子,不住的甩手。

        门口正站着一个四十左右的女人,一头大波浪,浓厚的妆容下让人看不透是张怎样的脸。唇下角有颗黑痣,瞧着应该有毛。

        好在不是那种臃肿的女人,虽然胸部辽阔,好歹能看背影。

        “你就是他的员工,白童吧!”老女人倒是不见外,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公司,直接走进来,也不坐下,直径朝着他们睡觉的小房间走去,嘴里嚷嚷道:“胖胖,胖胖,你还在睡觉吗?”

        这娇滴滴的声音,若不是年纪真的有些大,白童也就忍了。

        他赶紧将小白放进口袋里面,最好是别让人看见。随后跟在老女人的后面,疑惑的问道:“我们老板真不在,对了,还没有请问,您是哪位?”

        白童追上去的时候,老女人已经将门给打开了,顿时,一股怪味冲了出来。

        老女人脸色刷的一下白了,赶紧退回来,惶恐地看着白童,“你,你们,你们就住在这里?”

        里面乱糟糟的一团,若不是因为小白也会住在里面,估计还会有不少蚊子苍蝇在飞。

        白童好歹也是正青春,被这个女人问着,还真有种自己妈在问话的感觉。他尴尬的咳嗽两声,带着笑脸说道:“不是,您到底是来这里干啥的?您看,您闯进去算是个什么事啊!”

        白童已经是非常不好意思了,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发现你内裤半个月没换的尴尬。可跟了张胖子这么久,白童也明白,什么叫做先发制人。越是不受控制的事情,就要先将别人闻住。

        这个法子还真的比较好使,老女人被白童问的一愣一愣的,赶紧松开抓住门把的手,退回到还算干净的前台。

        也不坐下,就那么站着,带着嫌弃的看着这公司,说道:“说好今天谈谈我房子的事情,怎么能够不等着呢?”

        白童内心一直很不安,想着这段时间的忙碌,再看着这个老女人进来之后的反应,难不成胖子勾搭的女人就是她?

        正想要否决内心想法的时候,突然听见老女人这么冒出来一句,白童吓得眼睛一瞪,脱口吼道:“什么,他还要给你买房子?”

        “怎么,不行吗?”

        老女人也是火了,从进门开始,这个员工就一直对她颇多意见。态度也不见得多么好,现在还这么质问她。

        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心中自然也是不爽的很,语气之中也多有不满。

        白童是真的不能够接受他们,搞什么,张胖子也就是不到三十的样子。怎么能够和一个年纪这么大的女人一起。

        况且,别说是为了钱,看样子也不是钱的事。有哪个富婆会让张胖子请客吃大排档来着。白童是越想越不明白,这个女人不仅年纪大,长得也丑。张胖子是哪根筋不对,还要给她买房子。

        白童也算是豁出去了,今日,他就要拯救一下张胖子,免得他堕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这样一想着,白童也算是豁出去了,为了兄弟,他拼了。牙齿一咬,别扭道:“妈的,跟了他这么多年,他怎么就不知道也给我们买个爱巢。只晓得在我这里索取,从来就不心疼我。”

        “说好了到白头,他就这样对我的。”白童知道这种程度的话,算不了什么,但就这样,已经是白童的极限了。

        “你们。你们。”就这么几句简短的话,让老女人立刻联想到了什么,连忙指着白童,气的眼角鱼尾纹都出来了一大串。

        左右白童也是豁出去了,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索性在加上一把,“对,你猜的没错,还请你自觉一点。”

        “你狗日的在说些啥子!”白童正在为了张胖子做出巨大牺牲的时候,张胖子已经拿着东西进来了。

        他迈进门正好听见白童说的这些话,脑袋嗡的一声,手中拿着的东西差点就落下来。

        老女人三观都被白童颠覆了,见张胖子回来,赶紧跑过来,怒视着张胖子说道:“我不介意你生活作风是哪样,既然决定要一切合作,至少你不能够满嘴跑油,半句实话都没有。我告诉你,之前谈好的条件,作废。”

        老女人说完就要离开,白童这才看见,门外停着一辆宝马。

        张胖子赶紧追上去,手里那拧着一大口袋日用品。但人家根本就没有等他的意思,扬了张胖子一脸的灰尘,直接融入川流不息的车辆之中。

        看见张胖子这个样子,白童心中就是一阵火,在公司里对张胖子吼道:“就算成了这个样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堕落。瞧瞧那女人的年纪,胖子,不是我说你,你能不能有点志气,还给她买房,你没疯吧!”

        白童没在这里咆哮还好,一咆哮,也正好将张胖子从远走的宝马之中拉回思绪。

        “我差不多一个月的努力,白童,我他妈的杀了你。”张胖子直接跑进公司,一把扯掉脑袋上的帽子,将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甩,便要给白童一顿胖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