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及时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6本章字数:3138字

        这已经是最后一颗子弹了,副局长将这颗子弹打出来之后,他什么依赖都没了。

        李桂兰此刻无疑是最愤怒了,奇怪的是,她继续攻击的对象,却依旧是白童。

        张胖子在外面跟傻了一样,一直在原地转圈,不左不右,就在不到一米的圆圈里面转。

        白童正在艰难的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双手撑在地上,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爬起来。

        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李桂兰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在白童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李桂兰怒吼一声,冲了过去,直接将捏住白童的脖子,将白童给提了起来。

        脚离开地面的感觉很不好,这是真的。

        白童脸色瞬间白了,瞪着李桂兰,半晌都缓不过一口气出来。可越是这样的表情,就更加让李桂兰想发笑。

        “挣扎呀!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人临死前的挣扎了。”李桂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将白童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白童先是被揍了一顿,现在又是这样的姿势被人给提着。

        他的双臂只能够无力的锤下去,艰难的抬起眼皮,看着不断放慢的动作,却无力反抗。

        李桂兰的手已经伸出来了,她的指甲格外的妖异。离得这么近,白童才看见,李桂兰每一片指甲里,都吐出小小的舌头,依旧是那样妖异的红。

        白童看的眉头直皱,指甲离他的脖子越来越近,随时都会插入他的脖子里去。

        副局长站在后面,看着张胖子成功出去,还升起了一丝希望。

        可后来,见张胖子只是在原地打转,这一丝希望,也跟着破碎了。

        副局长从后面可以清晰的看见李桂兰,每一根红色细线一般的神经再蠕动。

        那些溃烂的腐肉,配合着这些神经,看起来恶心到了极点。

        手枪里面已经没有子弹里,白童又面临着绝对的危险。这个他一开始就不放在眼中的人,居然才是最出力的那个人。

        他绝对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白童这样死,副局长想都不想,将手枪往李桂兰背后那个窟窿里面丢去。

        副局长的手法很准,准确无误的丢进去了。

        那些内脏更是被打的不断晃动,李桂兰很不舒服的“嗯”了一声,却连头都没有回。

        她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白童,说道:“急什么急,一个个的来,有什么不好的。”

        说完之后,像是吐着火舌一样的指甲,直接刺入了白童的脖子里面。

        “不!”副局长伸出手大喊一声,他的手上空无一物,为了这么一个小子,又不愿意以性命相博。

        指甲到底还是插入白童的脖子之中,可白童的尖叫声,迟迟没有传出来。

        倒是李桂兰,惶恐的将手从白童的脖子上收回来。将他甩到地上,连忙往后退,一脸惊恐的看着白童。

        白童同一个烂掉的布偶一样,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他的脖子上有两个指甲印,往外面冒出一丝血。

        副局长已经将眼睛都闭上了,他没有救白童是他的不对,但很快他就可以下去给白童道歉了。

        听见李桂兰的叫声,副局长立刻睁开眼睛。

        他正好看见李桂兰痛苦的捂住自己的手,那只手,有两个指头已经变成了黑炭。

        两根像是虫子一样的东西掉在手指头上,轻轻地一摆一摆的。然后啪的一声断开,掉落在地上。

        “你这个臭小子,真的该死。”李桂兰咆哮着,然后嚯的一声站起来,使劲的甩动着受伤的手。

        “好,你的血碰不得,就以为,我杀不了你了吗?”她脸上没有眼睛,只有两个黑漆漆的眼窟窿。

        再一次冲过去,对着白童的脸揍了下去,一拳接着一拳,却又很巧妙地避开这之前打过的位置。

        白童在这一记记重拳之下,整个人已经没了知觉。

        而李桂兰,冷哼一声。停下手,举起受伤的手,使劲的搓了搓。

        怪的是,那两个指头明明已经焦了。这么搓揉了几下,居然又变回原来的颜色。

        一脚踩在白童胸口上面之后,再狠狠地碾了碾。

        这样狠狠碾压之下,白童身体不住的痉挛。终于,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嘴角溢出血来。

        李桂兰可能是顾忌着这些血,立刻将脚收了回来。看着白童连说话都不行,冷笑一声,转头看着副局长。

        这一刻,到底还是要来了。

        副局长赤手空拳的对着李桂兰,此时此刻,只希望擒拿还能够拖延一下李桂兰。

        可惜,这只是一个幼稚的想法。

        李桂兰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高傲的抬起自己的下巴,朝着外面的胖子走去。

        这真的是一种奇耻大辱,就是你想死,人家都看不上你。

        这种感觉,让副局长很屈辱。明明现在是生的机会,副局长却为了这份尊严,撞了上去。

        李桂兰已经走到了门口,张胖子还是毫无知觉的转着圈。他很焦急,却又一直都保持着希望。

        “你给我站住,怎么,难道我一个副局长,还让你不放在眼中吗?”

        “这没有想到,还有人抢着死的?”李桂兰一脸冷笑的回过头,眼珠子都没了,也不知道到底能看见什么。

        副局长整个肺都要被气炸了,他现在才管不了那么的多。他只想要,快点将他丢了的脸面找回来。

        李桂兰讥讽的看着副局长,扬了扬下巴,直接朝着副局长冲过去。

        副局长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他已经挨了一耳光,直接被打到了门口。

        摔在地上之后,副局长直挺挺的躺在那里,连呼吸都不知道还有没有。

        李桂兰也懒得去看副局长到底有没有什么事情,一个废物根本没有必要去看。

        打了副局长这一下之后,基本上是不用去看的了。这种长期和酒桌打交道的人,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可能。

        张胖子原地转圈也不少时间了,他突然感觉没对,赶紧回头去看。

        后面空荡荡的,依旧是街道。他离出口已经不远了,只要继续往前面走,就可以叫到人。

        可这莫名其妙的心惊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胖子来不及多想,朝着前面狂奔。

        彼时,李桂兰已经朝着张胖子那边走过去了。她冷笑着看了张胖子一眼,双手伸直,朝着张胖子掐了过去。

        背后冷风阵阵,张胖子赶紧回过头去,正好看见朝着他飞过来的李桂兰。

        这样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躲避的了。李桂兰近在咫尺,避无可避。

        “臭……”张胖子话都没有说完,那一双手已经伸了过来,直接一把将张胖子的脖子给捏住。

        张胖子脸色绛紫,他张着嘴巴骂骂咧咧,却只看见嘴唇动,根本就发不出来一点声音。

        “胖子,看在你将我伺候的那么好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钻石享受。嗯,给你个什么呢?”李桂兰说着将指甲伸了出来。

        小小的舌头吞吐着,朝着张胖子的脖子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挂在张胖子脖子上的桃木令牌抖动起来。

        指甲里面吐出来的小舌头刚刚接触到绳子,就像是当时碰到白童的血一样,立刻变得焦黑。

        这一切就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李桂兰根本就不知道张胖子脖子上的东西这么厉害。

        她赶紧将手甩开,发着颤抖动着自己的手。狰狞地吼道:“你们一而再的伤我,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死的那么简单。”

        张胖子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桃木能够帮得上忙。刚才她的手接触到桃木的时候,可是没有反应的。

        前面就是出口,张胖子看不见后面的情况,在张胖子看来,他现在已经走到出口了。

        想要朝着前面跑,奈何再一次被李桂兰抓在手中。

        李桂兰吼道:“跑啊!你倒是继续跑啊!你以为你真的跑得动吗?告诉你,再怎么不过都是在原地转圈。”

        说完,抓住张胖子的后颈窝,朝着公司的门口甩过去。

        这一次,李桂兰直接里没有东西钻出来,抓住张胖子的脖子,没有任何的事情。

        张胖子这个体重,还是被轻而易举的提起来,像是垃圾一样,丢到了一边。

        这么一丢也好,至少他还看见了,同样瘫软在地上的副局长。

        “臭婆娘,眼睛都没了,下手还不知道轻点。”张胖子下巴着地,摔在副局长的脚边,下颚磕住张嘴皮,不住的流血。

        眼见着再也难以逃脱的了李桂兰的蹂虐,突然,张胖子鼻尖一凉,一滴水滴了下来。

        接着,落在张胖子脸上的水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再这样关键的时候,居然下雨了。

        李桂兰正朝着张胖子走过来,感觉到雨水,突然一顿,仰头“看”了一下天上,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这兴许是要入秋的最后一场雨,来的又急又猛,噼噼啪啪打在脸上,还是很疼。

        却能够,清晰的看见。就在对面那一条街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警车,正在对面的那条街上乱转。

        大雨之中,这场景简直热闹。

        对面的人透过雨水显然也看见了,离他们那么近突然出现的人,不到十米的距离,他们几乎在那里转悠了一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