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毁她容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7:37本章字数:3030字

    好热,让人窒息的热……

    岳浅灵微微皱眉,睁开了双眼,却被一片火红刺的又闭上了眼睛。

    脸颊上面被炙烤得滚烫,岳浅灵赶紧动了动手臂和双腿,还能动。

    她使劲的向后面移动了一些,总算是没有那么炙烤了。

    再次睁开眼睛,岳浅灵终于看清楚自己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而刚才让自己窒息的则是房间里的火盆,此刻正噼里啪啦的发着声响。

    岳浅灵眼波流动,从地上爬了起来,在看清楚整个房间的时候,她也猜到了自己的处境,居然穿越了。

    她本是二十二世纪最优秀的化学师,并且研制了一套全世界首屈一指的超级芯片,里面存放了最优秀、最全面的各类化学药品以及工具,为了确保安全已经被她植入在了身体里。

    而此芯片被世界犯罪集团所窥视,最终还是将她绑架,威胁她给犯罪集团制作毒品,为了不让芯片落入犯罪集团手中,岳浅灵运用化学物品点燃整个实验室,最后葬身火海。

    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自己不但没有烧成碳反而穿越了,岳浅灵闭上眼睛,感受到脑中那块超级芯片居然还在,这让她不免有些兴奋起来。

    可是,脸好痛!

    岳浅灵拿起梳妆台上的镜子,却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身材消瘦到惊人的地步,五官虽然跟自己前世相差不大,但是有一半的脸颊都在流血,是烫伤!她被毁容了!

    看着房间地上一个倒落的酒杯,岳浅灵将酒杯拿起放在鼻边轻闻,顿时知道了这酒杯里是一种植物迷药,也叫做春药。

    喝下了这种春药之后,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她就会全身燥热难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

    本来只是春药,但是自己的这副身体太过虚弱,居然被这一点点药剂弄得晕了过去,而且还不知道被谁用黑炭烫伤了脸颊,疼痛致死!

    “真是脆弱……”岳浅灵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样子这幅身体的仇人不少,这时候一幅幅画面像过电影似的涌现在她的脑海中,这身体之前的记忆已经全部成为了她的记忆。

    “原来这一世我也叫岳浅灵,是天辰国十大家族之一岳家的庶女,从小备受欺凌羞辱,从未吃过一顿饱饭,还在八岁那年被长姐打坏了头部,成为了痴呆。”

    “后来我的生母一次进宫赴宴,替当今皇后娘娘挡了刺客一剑而亡,皇后娘娘便将我许配给了五皇子封龙胤为妃,而婚期就在十天之后。”

    “今天我是来参加舒太妃的寿宴的,也是第一次要面见胤王爷,本来只是在客房里休息一下,结果却遭人陷害,一命呜呼了……”

    想着这一世这副身体的遭遇,岳浅灵满是摇头,没想到这一世的自己活得还不如上一世,简直就是一个人人可以欺凌的傻丫头,不过好在这些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从今天开始,她要重生。

    这时候,门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音,那脚步声音到了房间门口之后就没有了,似乎正在外面仔细的听着里面的情况。这分明就是在听岳浅灵身上的春药发作了没有!

    “不用听了,我没事。”岳浅灵高声说道。

    “啊,岳二小姐,是太妃让奴婢过来瞧瞧的,说还有半个时辰宴会就开始了,让岳二小姐快些去前厅。”门外是一个丫鬟有些惊慌的声音。

    “知道了,我待会就去。”岳浅灵知道门外的丫鬟自然不是给自己下春药的主谋,而主谋一定在前厅中,她准备好好的会会这个主谋。

    可是自己就这副样子去前厅?没进门就已经输了!

    首先就是自己的这副模样,半张脸都烫伤了,这样子出去见胤王爷,甚至是舒太妃都是大不敬,说不好就是要砍头的,岳浅灵可不想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去见阎王了。

    好在芯片还在,岳浅灵快速将门反锁上,然后进入芯片取出了快速治疗疤痕的药剂,这可是她从小就研制出的一种快速祛除疤痕的神药,一经问世就已经成为了二十二世纪美容科技上面最畅销的产品,还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大奖,也是让岳浅灵一战成名的产品。

    拿出了药剂之后,快速涂抹在脸颊上,一丝凉意顿时让她的疼痛都舒缓了许多,这种快速祛除疤痕的药剂对于几十年的老疤痕都有奇效,像这种刚刚烫伤还未结痂的疤痕更是药到病除。

    不一会功夫,镜子里的岳浅灵就拥有了一张白皙剔透的脸颊。

    “疤痕是好了,可是这长得也太过普通了,我记得今天除了我还有天辰国第一美人妙月颜也来给舒太妃祝寿,以我现在的这副尊荣,那还用比吗?”

    岳浅灵灵机一动,再次进入芯片,将一些很是普及的美容药剂都拿了出来,有增高鼻翼的,有瞬间美白的,有消除肿眼睑的,各种各样的都拿了一些出来。

    拿出针头,岳浅灵用娴熟的手法快速的在自己的脸颊上面做起了微整形手术来,这里打一点药剂,那里抽出一点东西,不出一刻钟的时间,一个面若桃花,五官精致的美人就出现在了镜子里。

    仔细一看还是从前的五官,可是却已经天壤之别,如今的岳浅灵就是自己看了都觉得有些心动呢。

    “时间太紧,还是不够完美,以后再慢慢完善吧!”岳浅灵刚刚收好工具,就听见房间外又是一阵脚步声音,岳浅灵起身吸了一口气,直接推开了房门。

    “啊!”门外站着一个穿身碧色衣裙的丫鬟,本来是打算推开门的,没想到被岳浅灵抢先一步,在看见岳浅灵面容的时候,丫鬟惊讶得差一点喊出来。

    这个还是那个貌不惊人的傻女岳浅灵吗?仔细一看五官确实还是她,可是这容貌,这气质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丫鬟已经看呆了,都忘记了要说的话,还是岳浅灵提醒了她,“我准备好了,带路!”

    说完,岳浅灵踏出了房门,轻盈犹如一抹清风。

    丫鬟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跟了上去。

    就在走廊另一端的一个房间里,窗子微微开启,里面坐着一个眉眼冷峻的男人,正好将刚才的一幕尽收眼底。

    他眉眼清冷而精致,眉梢微微上扬充满着狂傲和霸气,而下面一双深邃而沉静的眼眸却刚好将这份霸气收敛其中,让人看不尽眼底。

    精美绝伦的五官,天生王者的尊贵气质,一席丝质白色衣衫,静静的端坐窗前,这个男人就是天辰国的五皇子封龙胤。

    “那个女人,似乎与传说中不同……”封龙胤目送岳浅灵远去,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英俊,器宇不凡的男子推着一辆花梨木材质的轮椅走了进来。

    “五哥,该去前厅给皇奶奶祝寿了。”

    年轻男子的出现正好打断了封龙胤的思绪,他将目光收回,落在了封羽瑾的身上,虽然同是姓封,但是封羽瑾是理亲王的儿子,跟封龙胤的尊贵有着天壤之别。

    “嗯。”微微点头,封龙胤在封羽瑾的协助下坐在了轮椅之上,被封羽瑾推着朝着前厅走去。

    前厅。

    此刻已经是高朋满座,花团锦簇。

    虽然舒太妃是理亲王的生母,但是在皇帝还是王爷的时候,在其生母去世之后,一直都是由舒太妃抚养成人的,所以舒太妃就犹如皇帝亲母一般,尊贵无比。

    当初皇帝像让舒太妃留在宫中颐养天年,但舒太妃自己要求搬出皇宫,与其子理亲王同住。为此事,皇帝还特意命人重新修建了理亲王府,可见皇帝对舒太妃的尊重。

    如今,舒太妃穿得雍容华贵端坐在正座上,连年过四十的皇帝都只能屈居二位,坐在舒太妃的身旁。

    因为皇帝的前来,所以这次的寿宴变得隆重无比,虽然跟家宴相同,但是前来恭贺之人都是天辰国首屈一指的王孙贵族,前厅内自然是奢华无比,美味佳肴精美绝伦。

    岳浅灵在丫鬟的引领下踏入了前厅,顿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这次寿宴的主角虽然是舒太妃,但是大家伙心里却明白,主要还是给两位皇子和未来两位王妃一次名正言顺见面的机会。

    “是浅灵丫头吗?”端坐在皇帝身旁的高贵妇人首先看见了岳浅灵,她便是当今皇后娘娘。

    岳浅灵立刻快速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众人,这些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是一些惊艳、惊讶、羡慕之情,唯有两个人的神色略有不同,一个是封龙胤的生母萧贵妃,而另一个则是端坐在另一端的绝代佳人。

    岳浅灵一眼就认出了萧贵妃身后的嬷嬷就是亲手递给自己春药的人,而那名绝代佳人她更是再熟悉不过了,她就是天辰国第一美人妙月颜,由皇帝亲口将她许配给四皇子封龙烈为妃,婚期跟岳浅灵是同一天。

    妙月颜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震惊和疑惑,岳浅灵顿时明白了她就是在自己昏迷之后毁了自己容貌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