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嫡女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1本章字数:2044字

    寒冬刚过,三月初春,绵绵的春雨融化了冰雪,却还夹杂着冬天般凛冽的风,让人感觉到寒风刺骨。

    一个男子安静的坐在室内,他执着一只竹笔在纸上不停地写着。

    他正是孟丞相府的五公子孟如玉,年二十有三,但脸色憔悴,眉宇间的沧桑,说他已是三十有余,也定会有人相信。

    他咳嗽几声,颤抖着消瘦的身子,脸色更加苍白。

    站在旁边磨墨的大丫鬟见了,忙吩咐其他丫鬟给火炉添碳,让屋子更暖几分。

    孟如玉咳嗽停了,就用竹笔沾上墨汁,刚要提笔,又剧烈地咳嗽几声,他掏出衣襟里的帕子,捂住口,一抹鲜红就这样留在帕子上。

    “五公子,四爷和四夫人到了!”内室的帘子卷起,丫鬟匆匆的来报。

    “如玉,你怎么那么不听话,让你安心休息,你怎么还在写个不停。”

    丫鬟话音刚落,一位身穿翠绿缎面衣裙的夫人,面带忧色的走了进来。

    王氏已是三十余岁的妇人,因保养的好,仍是风韵犹存,再看孟如玉的模样,说他们是兄妹都有人可信。

    孟如玉不着痕迹的把帕子收好,他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心。

    只见四夫人王氏走到孟如玉身边,把他手中的笔夺下,拉着他到木床上休息。

    孟如玉固执道:“娘亲不必担心我,我现在身子骨好多了,我还差几行字就写好了,祖父也快回来了,正好把信交到他手上。”

    听了孟如玉的话,四夫人眼底一闪而过复杂的情绪,但很快又露出担心之色。

    “你们都下去!”

    一位身穿蓝色袍子,面容清俊的男人走进,他一挥手遣散室内的丫鬟,手拎着一个食盒放在桌上。

    这人正是她的爹爹孟凡,从小待她比较温和细致,比王氏还要贴心。

    他边打开食盒,边道:“如玉这些年辛苦你了,这是你娘亲为你熬的血丝燕窝,你身子骨不好,需要进补,快趁热喝了。”

    孟如玉端了过来,笑了笑,“谢谢爹爹!”

    她端起小口小口的喝着,很快放下空碗。

    王氏突然抓住孟如玉的手,泪眼婆娑道:“女儿,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孟如玉诧异的看着王氏,“娘亲,这么多年来,您不是说不要轻易说出我的身份,这样的话莫要多说,要是被旁人听到,事情就闹大了。”

    孟凡见王氏哭哭啼啼,他一把拉开王氏,“别这样妇人之仁,是不是你下的毒不够分量,为什么她还不死?”

    孟如玉惊讶地看着孟凡,“爹,您在说什么呢?什么下毒?”

    孟凡抽出腰间的佩剑,一剑刺穿了孟如玉的左胸口,拔出剑的一刹那,鲜血溅了满地,也溅了孟如玉满身。

    孟如玉倒在冰冷的地面上,她胸口很痛,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他,“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孟凡把染血的剑丢在地上,“孟如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蒋将军府正值鼎盛之时,备受皇家喜欢,可你偏偏与他们敌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不但毁了我将来继承丞相府的家主之位,更让整个丞相府陷入困难之中?”温柔的人说出这样的狠话,也更伤孟如玉的心。

    孟如玉口吐鲜血,艰难的说:“爹,我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可不能妥协了蒋将军府,祖父是明白我的……”

    王氏边用帕子抹泪,边哭着道:“如玉,娘亲委屈你了,这么多年来让你女扮男装的活在府中,只为了我们四房这边能出类拔萃,让丞相老爷能多关心我们四房。可你现在做的太冒险了,这不是作死吗?丞相老爷要是听了你的话,我们丞相府定会走向灭亡。”

    孟如玉扯了扯血红色的唇角笑了,她一直以为父母是最疼爱她的,没想到他们断送了她的性命,还把她怀恨在心上。

    她阖上眼,绝望了但又不甘心的问,“你们……这样对我,难道不伤心吗?”

    孟凡跺脚,冷哼一声,“伤心?这几年你把整个丞相府推向水深火热之中,没有人不恨你的。”

    呵呵!

    孟如玉睁开眼笑了,笑够了,捡起地上的长剑,一剑刺穿了她的右胸口。

    “爹,娘,难道你们忘了,我的心生在右边,你们既然要杀我,何必让我死的这么痛苦……我死了也好,死了也好……死了,就不会看到,整个孟家马上就要灭亡了,灭亡了……”

    “如玉,你怎么能这么狠毒?四爷,我们怎么生出这样歹毒的女儿?如玉……”

    王氏摇晃着孟如玉的肩膀,当看到如玉阖了双眼,躺在地上不动了,她伸手探了下她的鼻息,惊得坐在地上。

    “四爷,如玉……她死了!”

    淅淅沥沥!

    三月初春的天气,冰雪还未融化,却下了一场春雨,比起初冬的雪,更冷,更寒。

    孟如玉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好冷,她裹紧棉被,蜷缩在木床上。

    她恍然间想起,她不是被父母断送了性命,怎得还能好端端的活着。

    她掀开被子,检查了身子,胸前并未有伤口,似乎身体某些地方,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她看到她的手脚和身体都小了,是那种没发育好才有的身体变化。

    她不畏身子冷,穿着薄薄的里衣,扶着木床、木柜来到铜镜前,等她看到镜中那张年轻的模样,不敢置信的抬手摸了摸面颊上那光滑的肌肤。

    她……还活着,她真的重生了,看这般模样应该是重生到了十二岁。

    她看到镜中挽起的长发,扯掉上面的竹簪子,乌黑的长发垂直散开,披在身后,竟有几分仙子的飘逸。

    十二岁她也曾这样娇俏美丽,眉眼精致艳丽,比牡丹花还要美。

    想起前世她历尽沧桑的憔悴面容,她竟然觉得现在的自己,更加得天独厚,庆幸她还能这样活着。

    碰!

    她手腕上的镯子碰到桌角,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孟如玉好奇的打量,这个镯子通体为白色,如阳春白雪,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特点。

    她刚要收回目光,想到她前世,她一直都是女扮男装,未曾戴过这样一只玉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