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刺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4本章字数:3289字

        在弄清楚村民们的诅咒原因后,李凡一行人便又回到村长家了。

        经过今晚陆鸣的分析,可以确定一件事情,村里并没有所谓诅咒,一切都只是暗中有人搞鬼而已。

        回到吴村长家时,已经接近凌晨三点了,陆鸣困意来了,实在是抵不住了,所以他最先睡觉。

        剩下的李凡和宋缺则还在商量一些事,宋缺先将在毛宅的事全都说了出来,他也有疑惑,比如今晚毛宅里最后出现的那个高手是谁。

        可惜,他的这些疑惑李凡也不能解答,原本就是因为不了解毛家的情况,所以今晚就是让宋缺去趟雷的。

        “咵——啦——”门外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声。

        “什么声音?”宋缺抬头望向了门外。

        李凡也仔细的听了听这个声音,可他却并没有听到其他的什么音响。“可能是小猫小狗不经意间碰到的吧。”

        “不会,动物碰到东西时的声音应该不是这样。”宋缺一脸认真的说道。“你等着,我出去看看。”

        李凡想了想,觉得小心一点还是好的,毕竟现在对村里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算了,还是一起吧。”

        宋缺没有多说话,而是直接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吴村长家也有一个小小的院子,这院子也算地位的一种象征,虽然没有毛宅那样上档次,但也有好几十个平方。

        此时,院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奇怪,难道是我听错了?”宋缺喃喃自语道。

        反倒是李凡,他仔细的观察了院子,然后也看了看大门,发现大门有一道缝,可进来时,他已经确认过门是关好的,现在有缝也只能说进来人了。

        李凡悄悄的冲宋缺使了个眼色,由于月光的照耀,他也看清楚了李凡的表情。

        宋缺面容一肃,随即看了看四周,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随性闭上了眼睛,用耳朵听了起来。

        学习古武之人,无论视觉还是听觉都比常人优秀不少,有时候眼睛看不见的东西。可以用啊耳朵听出来。

        “吱——”果然,宋缺听到了一点点的声音,这是从村长卧室内传出的,他冲李凡使了个眼色。

        李凡会意,随即和他轻步走向了村长房间。

        “嘭——”李凡一把将卧室房间门推开,宋缺迅速的一跃而入,伸手便将背后的刀拔出。

        村长房间里果然有人,这是一个穿着夜行服的人,身材娇小,黑布蒙面,手里还握着一把小刀。

        那黑衣人似乎没想到李凡二人这么快就发现他了,所以在他们破门而入的那一瞬间还楞了一下。不过随即他便反应过来。竟然没有向李凡二人动手,而是挥舞着刀向睡着的村长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李凡伸手一掐印,一道定身印发出,那黑衣人便被定在了那里,宋缺一跃,一步横踢到黑衣人腹部,随即黑子人被踢了出去。

        “嘭——”卧室门直接被黑衣人给碰碎了。

        这里发出的响声,终于让吴村长与家人们醒了。

        陆鸣也同样被惊醒,“我靠,这才睡一会儿就又出事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抱怨归抱怨,陆鸣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身,跑了出来。

        黑衣人和宋缺已经打到了院子里,吴村长和他媳妇也穿着衣服出来了,吴四喜也跑了出来,一脸害怕的站在村长身后。

        黑衣人虽然身材娇小,但武艺确实不错,他与宋缺过了十几刀之后,宋缺竟然拿他毫无办法。

        此时,李凡看着院子里打斗的两人,心里对吴村的好奇越来越多,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村子,为什么古武高手如此之多?先是宋缺,后来有管家,在后来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也是如此。

        对于院子里的战斗李凡是一点忙都帮不上,即使他此时手中正掐着印决,因为场中宋缺与黑衣人的身影纵横交错,让人根本就无从下手,生怕一不小心就误伤了自己人。

        陆鸣到达院子后片刻都没有耽误,双眼开始闪烁起了绿光,分析起了数据。

        “宋缺,他运气的唯一命门在脖子上。”陆鸣大声的喊道。

        宋缺闻言,眼神一凝,提刀从上而一劈,将黑衣人逼退,然后抽刀砍向了黑衣人脖子。

        此时的黑衣人也明显的有了些慌乱,他没想到宋缺如此快便出手了。

        “宋缺,别伤着她了,刀下留人。”吴村长在这时候喊道。

        关键之际,宋缺的刀一顿,随即变换方向,原本砍向脖子的刀下一刻直奔黑衣人面罩而去。

        李凡和陆鸣二人听着吴村长的喊话,皆是一愣,面色古怪的望向了吴村长。

        “嘭——”黑衣人面罩破碎,露出一张脸,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这是一个标准的美女。

        “欢欢。”吴村长担心的大喊道。

        “姐——”吴四喜也着急起来。

        “姐?”吴四喜的话让李凡三人都楞了,也就是这片刻黑衣人想都没多想,直接提刀向吴村长刺去。

        这下可让李凡找到了机会,定身印在次发出,“嘭——”黑衣人被钉在了原地。

        “咦,吴村长,这个女孩莫非与你们有所关联?”陆鸣见情势稳定之后问道。

        “哎。”吴村长轻轻一叹,“这话一言难尽啊。”

        “呼,终于搞定了。”宋缺松了一口气。“我都搞不清楚了,我就离开了几个月,怎么回来之后出现了这么多古武高手。”

        李凡看了看被钉在原地的黑衣人,又转过头看了看吴村长等人,眉头一皱,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

        “爷爷,姐姐为什么要拿刀刺我们啊?”吴四喜眼睛大大的睁着。

        “哎,一切都是爷爷作的孽呀。这怨不得任何人,四喜乖,早点回去睡吧。”吴村长伸出手。摸了摸四喜的头。

        “既然是爷爷自己做的孽,那为什么要让别人也一同承担呢?”吴四喜问道。

        “这——”吴村长顿了顿,不知道下一句怎么接话。

        “呵——”被定在原地的黑衣人嘴角轻轻的一翘。

        “你笑什么?”宋缺皱着眉头问道。

        这时,一直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李凡也反应过来了,不对的是吴四喜的眼神,他平常时候都是朦朦胧胧的,更别说这才刚从夜里起来了。

        “不好,小心。”李凡大喝一声,随即向吴村长方向冲去。

        “爷爷,安息吧。”吴四喜轻笑一声,随即从怀里摸出了匕首,直接刺入了吴村长的后背。

        “四喜——”吴村长似乎没想到到最后一刻会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孙子捅自己这一刀,所以语气之中带有浓浓的不可思议。

        一旁的村长媳妇也吓蒙了,她反应过来之后一把推开了吴四喜,抱着身体摊到的吴村长大喊道。“老吴,老吴。”

        这时,李凡三人已经将吴四喜制服了。

        “吴村长——你没事吧。”李凡站在吴村长身前问道。

        “我早该想到,早该想到的,他们把小理杀了那一刻,就不会放过我——咳咳。”吴村长咳嗽出几口鲜血,随即昏迷过去。

        “保住他的命。”李凡皱眉说道,从刚才吴村长昏迷前那一小会儿说出了不少信息,现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他不能死。

        宋缺将吴村长扶在地上盘腿坐下,然后运气将双手放在吴村长背后,开始输入内力,想以此保住吴村长的命,逼出那体内的毒素。

        哪知道运了一会儿气,吴村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虚弱了起来。

        “你到底行不行啊。”陆鸣见此,当即就问道。

        “别说话,有古怪,你用能力看看吴村长究竟怎么回事儿。”李凡眉头一皱。冲着陆鸣说道。

        这时,宋缺在经过几个回合的内力运输后,脸色开始变得乌沉起来,黑的吓人。

        陆鸣动用能力分析过后发现吴村长体内有奇怪的毒素流转,这股毒素甚至还通过身体接触传入到宋缺体内。

        “宋缺快放手,不然你也一样会中毒。”陆鸣大喊道。

        宋缺闻言,强行提了一口气,感受到了身体内的毒素后,用内力将它们驱赶到了一起,在放手一博,输入了一股强大浑厚的内力到了吴村长体内,同时那股毒素也被宋缺在收手时从口中吐出。

        “噗——”宋缺一口乌血从嘴中吐出以后,面前的地被这口乌血给腐蚀出了一个小洞。“刺啦——”

        “好强的毒性。”李凡看着被腐蚀出的小洞说道。“小鸣,你有办法分析出这股毒素,顺便配置出解药么?”

        “大哥,我只是有数据能力,并不是十项全能,如果拿解药到我面前我估计可以复制出来,但现在这个情况——”陆鸣的意思表达得很明确,那就是他做不出解药。

        医学方面向来都是非常严谨的,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就拿配药来说。有时多配一点剂量与少配一点剂量,那效果是完全不相同的。

        “呼。”宋缺从地上站起来后脸色很不好,吴村长体内的毒似乎是专门为了针对古武者而设的,而且他有种感觉,这毒就是冲着他而来的,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很不爽。

        “我这口内力只能保住他三天的命,三天一过,毒素入体,纵然是大罗金仙也难以回天。”宋缺面色一肃说道。

        “三天?时间不够啊。”陆鸣喃喃自语道,就算是他马上从家族内调集医生来也不行,一是时间不够,二是这毒如此诡异,恐怕就是那种世界闻名的名医也不见得能解开。

        “我知道有一位神医,所住的地方离这里不算太远,不过他性情冰冷,不好求他下山。”宋缺淡淡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