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狼妖在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4本章字数:3312字

        很快,陆鸣带着李凡一行人来到了院子里。

        一进到院落里面,那股恶臭更加的浓烈了,几乎快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李凡只吸了两口气,瞬间就觉得头晕目眩起来了,宋缺要好一点,不过也仅仅是好一点而已。

        唯一没受影响的便只有华萱了,她快步的走向了吴村长。

        只见吴村长上身赤裸的被倒着吊在了院落屋梁上。

        而吴村长的媳妇则不断的用水擦拭着他上半身,果然,几十年的感情就是不一样,连这种恶臭都能忍受,若换成一般的小年轻,恐怕早就哭哭啼啼的闹分手了吧?

        “把他放下来吧。”华萱面容平静的说道。

        村长媳妇一愣,随即看向了李凡,见他点了点头这才缓缓解开了绳子,放下了吴村长。

        华萱先是替吴村长把了把脉,随即皱起了眉头思索起来。

        这时,陆鸣才好好的打量了一番,这一打量差点没把他的口水流光,他颤颤巍巍的问道。“这—这—就是你们找回来的神医?”

        “怎么了?你还看不上啊?人家医术好着呢?我去请都差点没请下来。”宋缺傲然说道。

        “这神医太正了。”陆鸣吞了一口口水,随即正色说道。“我决定了,我一定要追求她。”

        “呵呵——”宋缺讥讽的笑了笑,“你别瞎忙活了,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说来也就那么一瞬间的事儿。”

        “什么?”陆鸣大怒,随即看向了四周。“谁敢跟本少爷抢女人?”

        “他呗——”宋缺一把指向了李凡。

        “哗啦——”陆鸣从兴奋到失恋统共就那么几十秒的时间,他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别闹了,好好看着。”李凡眉头一皱说道。

        其实他心里也不反对宋缺他们将自己与华萱扯上绯闻,甚至他心里还有点小小的高兴,这或许就是男人虚荣心在作怪吧。

        “早知道神医是这么一个美人,那我说什么也不会留在家里了。”陆鸣有些吃味的说道,论条件他觉得自己甩李凡几十条街。

        “对了,我还发现个事情。”陆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得说道。

        “说。”

        “我发现吴村长一家人体内都没有碳十二的存在。”

        “什么?”李凡惊讶道,他还特地观察过吴村长家,并没有发现其他的水井,这说明吴村长一家也应该和村民一样,是在大井里面挑水吃的。

        “你扫描一下那桶水里面有没有碳十二。”李凡转头冲陆鸣说道。

        “有~先前我就查过了。”

        “这样啊。”李凡眉头紧锁,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冲陆鸣耳语道。“你这样——”

        听完李凡的话后,陆鸣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这样能行么?”

        “快去。”

        此时,院落里华萱已经将银针刺入了吴村长的体内,并且放出一些污血。

        “不行,必须要找一些辅药来,不然伴毒无法除去。”华萱冷冷的说道。

        “什么?还有你华神医无法治好的毒?”宋缺惊讶的问道。

        华萱没有理会宋缺,而是自顾自的从药箱里拿出了纸笔,开始写起药名来。

        不多时,宋缺也拿着药单走了出去,院落里只剩下了李凡和华萱,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吴村长。

        “华萱,吴村长的毒是怎么会事儿?那伴生毒连你也解不了麽?”李凡走进之后问道。

        华萱抬起头,冷冷看了李凡一眼,沉默片刻之后在开口问道。“这人中了伴生毒,若不是有一股内力一直护住他的心脉,恐怕他早就陨命了。”

        “伴生毒乃是一类毒药的总称,万物相生相克,在神药的旁边总会长着剧毒,这伴生毒便是在救命神药旁边生长的毒药,与神药相克,若找不到与他伴生的神药,那此毒难解无比。”

        华萱的声音空灵而冰冷,虽然好听,但李凡也没有沉醉进去,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儿。

        “既然伴生毒真的厉害,那为什么宋缺接触后却只染上了四叶华毒?”李凡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个我也不清楚,或许,这种伴生毒并不会传染吧。”华萱回答道。

        李凡又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次开口。“伴生毒需要让人吃下去么?”

        “这倒不用,大多数只需要接触到便可以使人中毒。”

        “华萱,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李凡走到了华萱面前,轻声说了起来。

        李凡刚把话说完,“嘭——”大门被踢开,宋缺已经回来了,因为华萱写的那些药草多半是乡间小药,随处可见,不然药太过于珍惜,那一时半会儿也凑不齐。

        “我没打扰到你们吧?”宋缺嘿嘿笑道,在他心里已经把李凡与华萱联系到一起了。

        华萱接过了药草,随即从药箱里取出了药砚,将药草合在一起捣碎。

        接着,她再次取出银针,将银针插入了吴村长头上的天灵穴,那些捣碎的药草则全都放进了吴村长口里。

        “嗦——”

        “嗦——”

        华萱一次取出了九根银针,全都插入了吴村长身体。

        “嘭——啪——”随着银针插入,吴村长的体内渐渐有了动静,像是有什么枷锁破碎一般。

        吴村长的身体突然坐起,随后张口喷了一口污血。“噗——”

        这口污血齐臭无比,好在中间还有捣碎药草的中和,不然,恐怕谁都忍受不了。

        “厉害——”宋缺赞叹道,他独自去找的草药,所以对草药的性能几乎都知道,无非就是一些清热解毒的药草,有现在这个作用,全是靠华萱的医术发挥。

        “解决了,在等不久他便会醒来。”华萱将药箱收拾好以后站起了身。

        “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李凡笑着说道,随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华萱到房间里休息。

        “哼,还说你们之间没问题,骗谁呢?”宋缺在一旁小声的嘟嚷道,顺便他还将昏迷的吴村长给扶进了屋。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全是李凡作的饭,按他的话来说,华萱可是客人,要让人家享受到宾至如归的感觉,可是事实真是这样么?

        快到傍晚的时候,陆鸣带着村长媳妇回来了,他脸色很奇怪,回来后便有些放不开了,只是偷偷给李凡竖了一个大拇指。

        看着陆鸣和村长媳妇出去了整整一天,回来后脸色又有些奇怪,这让宋缺很是不解。

        “嘿,兄弟,口味挺重的。”宋缺一把抱住了陆鸣的肩膀。

        “你在瞎想什么呢?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陆鸣稍微挣脱了一下后说道。

        宋缺将嘴靠近了陆鸣耳朵,轻声说道。“其实我就只想问问你,长成那样你怎么都下得去嘴?”

        “滚——”

        很快,夜幕降临了,吴村的村民们也纷纷回到了自己房屋,紧锁家门。

        其实通过今天的观察来看,李凡发现,吴村的人情十分淡泊,吴村长整整一天都没有出现,竟然没有一个村民来问过,要是放在李凡村落,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昨晚行刺吴村长那个蒙面女子其实是吴村长的孙女吴欢,这是吴村长媳妇告诉陆鸣的,这也解释了吴村长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候叫宋缺不要伤她。

        只是李凡想不通的是吴四喜,这个看着虎头虎脑的孩子才七八岁,怎么会冲着自己爷爷动手,而且还那么狠。

        想不通就要问,于是,夜里的审问开始了。

        “吴村长可是你们爷爷,你们为什么要刺杀他。”陆鸣问被五花大绑的两人道。

        “哼,走狗。”吴欢轻哼一声,语气很是不平。

        “信不信我杀了你。”宋缺对审问这种事没什么耐心,直接就要拔刀。

        “就会欺负女人,有本事你不动刀,我们比一下。”吴欢强硬的回答道。

        “不是我吹,就算不用刀,老子在让你一只手,你照样被我打败。”宋缺傲然说道。

        “呵呵。”吴欢轻蔑的笑了笑。

        “你不信!”宋缺顿时就急眼了,他性子本来就急,今天找华萱时那副稳重的模样全是装的,本身他就受不得激将,现在一急眼似乎真想把吴欢放出来。

        “别犯浑。”李凡一把拉住了宋缺肩膀。

        这时,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吴四喜开口了,他冷冷的说道。“今晚,你们都得死。”

        李凡等人讶然,吴四喜还只是个孩子,可看他说话的口气,似乎更像个仇视世界的成年人一般。

        “那你说说,今晚我们为什么都得死?”陆鸣好奇的问道。

        “呵呵。”吴欢和四喜都只是笑笑,并不多说话。

        突然间,门外一声巨响,吴村长家的木门直接就破烂成渣,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跃入,直奔着李凡等人这边而来。

        “噌——”宋缺一把抽出了背后的大刀,不闪不躲,直直向着那道黑影劈去。

        “嘭——”

        “嘭——”

        捆绑在椅子上的吴欢二人,身上的绳子断裂,他们站起身来就要拿刀,好在李凡一直在观察这边的动静,一看二人脱身,立马打出定身印定住一人,另外一人被华萱用银针刺中昏穴,昏迷了过去。

        这次冲进村长家的黑影又是狼妖,宋缺上次已经和他交过手,所以对付起来也不是手忙脚乱了,而是有理有法的还手。

        “铛铛——”大刀每一次劈在狼妖身上都会响起激烈的金属声,仿佛宋缺砍的不是妖,而是一块金属而已。

        “嗦——”华萱也出手了,她的银针银芒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狼妖身前,只不过狼妖皮粗肉厚,银针刺不进穴位。

        不过这也足矣让李凡对她刮目相看了,毕竟狼妖面目如此之丑陋凶狠,一般男子第一次见都不敢动手,更别说是女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