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一起走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5本章字数:3305字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李凡提议道。

        “这个?”宋缺有些难以启齿,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他不愿意。另一边的华萱依旧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微微沉默着。

        “好吧,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李凡笑呵呵的说道,不过眼底下的失落之色还是很明显的。

        “你们当真不考虑一下?”陆鸣在一旁加重了语气。

        “嗯——你们先走吧,我会来找你们的。”宋缺强调道。

        ————

        当天下午,李凡和陆鸣就踏上了归程,两人从吴村慢慢的走出去,本来可是骑风妖的,但风妖在上次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太过于严重,所以根本就没有恢复,无法载人飞行。

        “凡,你说宋缺他们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走呢?”这时陆鸣在路上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

        “谁知道呢?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做什么选择那是他的原因。”李凡简单的回答道。

        “那你的小媳妇儿为啥也不跟我们一起回去,难道是你把人家给得罪了?”

        “跟你说了多少次,华萱并不是我媳妇儿——”

        “切,骗人——”

        就这样走了大约两三个小时,后面突然响起了“轰轰轰——”的汽车声音。

        那汽车从后面开来,离李凡他们越来越近了。

        “嗡——”汽车猛然间停在了李凡他们身前。

        这是一辆别克凯越,仿合金弹头车,前面尖而后面直。

        “上车吧,我来找你们了。”宋缺从车窗里探出了一个脑袋。

        “咦,这么快?”陆鸣惊喜道,无论怎样能遇到朋友也是值得庆幸的事。

        “你考虑好了?”李凡上车后系好了安全带。

        “想好了,反正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倒不如跟你们一起出去见识见识。”宋缺笑呵呵的说道。

        “嗡——”车子重新发动。朝着远方开去。

        其实宋缺从一开始就想跟着李凡他们一起走的,可是他身上有自己的使命,那就是守护吴村的长生药。

        后来宋缺还是下定决心走了,因为他是守护者没错,但是守护的镜子还放在李凡那里没拿回来。

        或许是有意而为,或许是无心之过。反正宋缺最后不知就怎么的说服了自己,然后一个人就来着汽车走了。

        “对了,你为啥也会有一面镜子。你那面镜子是怎么回事?”宋缺一边开车,一边转头问道。

        “哎——”李凡叹了一口气,“我要是知道这镜子的作用就好了。”

        “你说这种镜子会不会世界上只有两面,你手上那面是母的,我手上这面是公的。”宋缺开玩笑的说道。

        “滚,你不好好开车是在拿我们三个生命做赌注啊——”陆鸣在后座上气急败坏的大吼道。

        “我敢打赌,等下华萱一定会追上我们。”宋缺信誓旦旦的说道。

        旁边的陆鸣一听,八卦之心瞬间就起来了。

        “你说这华神医是不懂男人心还是太懂男人心了,她难道没看出我们家李凡已经看上他了么?”陆鸣煞有其事的说道。

        李凡嘴角微微一翘,“你们两个大男人真让我长了见识,居然在这说女人的八卦,心可真够大。”

        ——

        华萱自从离开众人后,便没有回到山上,而是去了森林散心。

        每每她一闭上眼,脑海中总是浮现出那日李凡满脸鲜血的样子。还有一句话,“你是我带出来的,我有责任保护你。”

        “李凡——”华萱茫然了,她心里错乱如麻,这却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华萱又记起了爷爷的话,追从有缘人,以后将会有大造化。

        最终华萱还是平复了心情,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

        “扎——”宋缺驾驶的汽车猛然停下了,只因为前面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不是华萱又是谁。

        “来了,来了,她真的来了。”宋缺大笑,两只眼睛里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华萱径直向汽车走来,没有一点点的客气,直接拉开车门,坐在了李凡旁边,气息依旧冰冷如故。“我要跟你们一起走。”

        “嗯。”李凡心里一时太高兴,都不知道怎么该如何诉说自己内心的喜悦。

        其实他对于华萱的感觉很特别。不像于一般的朋友,但也没达到爱上的那一步。

        “你怎么到我们前面去的?”

        “因为吴村里还有一条小路,我从小路走出来的——”

        “嗡——嗡——”汽车引擎轰鸣之声不绝于耳。

        汽车的速度的确比人快上很多,大约一个小时候,李凡和陆鸣已经回到了李村。

        今天的李村很平静,周围都没有村民出来耕地或者做农活,这副场景倒让人感觉很是奇怪,就像那天李凡刚回来时的感觉。

        李凡心里一沉,莫非村里又遇见了什么事儿?

        李凡四人匆匆回了家,远远的便看见一大群人围在自己家门口。

        “嗡——”汽车在人群旁边停下了,李凡下车,随便找一个村民打听情况。

        “大叔,今天怎么了?”李凡问道。

        “李凡,你终于回来了。”大叔声音非常的激动。“你一定要帮我们村子报仇呀。”

        “究竟怎么了?我妹妹呢?”李凡声音冷了下来。

        “你妹妹在我们的保护下没事儿,不过村长可能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听完,李凡迅速的推开了围在自己家门口的人,进入了家,李灵儿此时正满脸泪痕的站在正屋。

        “灵儿,你怎么了?”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李灵儿大呼一声。“你一定要救救村长爷爷。”

        后来,李凡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那王大仙而起。

        当日,王大仙身受重伤,却没有一个村民肯帮助他,后来还是他徒弟将他带了回去。

        要说这王大仙是神棍没错,但神棍也有师门,这十里八村的清德观便是他的师门。

        王大仙被救回来以后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向着自己的师父清德真人诉说。

        当时清德就怒了,无论这王大仙是什么样的人,但他毕竟头上挂着清德观的名号,李凡用道法伤他,这无疑是不给他清德面子。

        当即清德就发话了,他派出了门下弟子,要给李凡一点颜色看看,可当时李凡已经走了,所以没找到人。

        所谓近朱者赤,这王大仙是个败类,自然,他的师兄弟们也不是啥好东西,于是他们吵对李灵儿动手了,这时村长出来阻拦,但却被打成了重伤,那动手的道士见把人给打伤了,不敢停留,连忙跑回了道观。

        “真是人渣——”宋缺将桌子拍的啪啪做响,那木桌几乎不能承受他的掌力,木头都裂开了。

        “哥,这位是?”李灵儿疑惑的看向了宋缺三人,尤其是看到华萱以后,眼中更是有异彩闪过。

        “喔,这几位是我的朋友。”李凡挨着介绍,等介绍完毕以后,宋缺已经和灵儿说得上话了。

        “华萱,你去看看村长的伤的。”李凡冲华萱说道,然后转头,面容一肃。“陆鸣,宋缺,跟我一起去清德观砸场子。”

        对于这种事情,宋缺是最兴奋的,他心里甚至都在想既然是砸场子,那么我要不要要不要抢劫呢?

        “好——”陆鸣简单的回答道。

        清德观在这十里八村还是非常出名的,所以位置到不难得找。

        很快,李凡三人来到了清德观门前,这道观虽然是盖在乡下,可还是颇有道观的样子,观外青砖紫瓦,观内无论是三清像,还是列天神佛,应有尽有。

        一见李凡等人到来,在观门口一直守候的一名小道童连忙引了上来。“三位施主是来还愿还是烧香拜三清。”

        “嗡——”宋缺直接将刀抽了出来,“我们是来砸你场子的,有什么招全部使出来吧。”

        “这——”小道童今年才十多岁,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来道观的理由是这个,所以他一时之间也懵了,不知道该如何做。

        李凡倒也没为难小道童,而是和颜悦色的对他讲。“你去将你们观主请出来吧,就说今日李凡上门拜访。”

        小道童连忙跑到了观内,正好这时清德真人正在与其他道士讨论事情。

        “师父。师父,不好了。”小道童脸色着急的喊道。

        “吵什么吵,清风,为师说了你多少次,遇见事情别惊慌。”清德真人一脸平和的说道。

        这清德真人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可面容看起来也就四十岁出头,这是因为他还是有些本事的,他以前学过道术,只不过后来因心术不正被赶了出来。

        “有什么事说把。”清德真人不急不缓看向了小道童。

        “师父,外面来了三个人,他们说要砸我们的道观。”

        “哼,岂有此理,他们可有报上自己名号。”清德真人冷哼一声,面容充满了不屑,但心底却莫名一颤,这年头的人都精得跟猴一样,若不是有把握,那凭什么说要来砸场子。

        但是现在是在弟子们旁边,清德真人不能漏出丝毫的胆怯,不然他这个师傅还怎么当?那肯定当不下去了。

        “其中有个年轻人说他叫李凡。”小道童再次说道。

        “李凡?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清德真人喃喃自语道。

        这时,有一个弟子站了出来说道,“师父,那李凡就是一个星期前打伤王师弟那个人。”

        说话这名弟子正是当天打村长的人之一,所以他才会记得如此的清楚。

        “哼,是他,我还没找他麻烦,他反而来找我麻烦了,真是活够了。”清德真人当下心头一定,在他看来,这李凡只是个年轻人,就算有道法在身又能如何?大约只能欺负王大仙这样的神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