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砸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5本章字数:3318字

        就这样想着,清德真人的内心安稳了下来,他面色威压的走出道观,准备去向李凡问罪。

        李凡等人已经在门口等得百般无奈了,一见钟清德真人下来,他们都迎了上去。

        “你就是清德鸟人?”宋缺看着迎面走来的人问道。

        清德真人也没有恼怒,而是淡淡的问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我清德观撒野。”

        “我不但胆子大,力气也好使,你要试试看?”宋缺笑着,一点也没有将清德真人放在眼里,其实这也对,他们这些天一直对付的都是狼妖呀,古武高手之类的,现在一个小小的清德真人又能算什么?

        “哼。”清德真人狠狠的一摆袖口,那宽大的袖口内竟然放出阵阵冷风,直直朝着李凡等人冲去。

        “哼!”宋缺冷哼一声,随手提刀一砍,一把将风劈成两半后,那刀劲竟然还没消失,而是朝着清德真人劈去。

        “呼——”清德真人大吃一惊,也不敢在小看李凡等人了,他双手掐印,终于在刀劲到达身体之前,将其打散。

        “好厉害的几个小子——”清德真人心里暗暗叫苦了,原本以为是几个毛头小子。可如今看来却不是这样的,这三个人随便一个便有如此修为,其余二人怎么会弱?

        “道友,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清德真人用上了尊称,显然已经将李凡等人放到了对等位置。

        “我们只是来讨个公道。”李凡冷冷的说道。“将打伤李村长的人交出来,我们绝不为难真人。”

        李凡这已经等于退了一步,只是叫清德真人将行凶之人交出,因为清德修为虽然不怎么样。可毕竟同是道门之人,所以不看佛面也要看着三清祖师的面子上不要过多为难。

        殊不知他这样说话,反而让清德心里一松,“哼,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原来你们只是外强中干而已。”

        这世上有些人就是这么奇怪,你越给他面子,他就越不像一个人,总想着蹬鼻子上脸。

        “我道观清清白白,哪里有什么行凶之人?你们不要污蔑我观里的名声。”清德真人语气强硬的说道。

        这一番话让那些心里有些不稳妥的弟子们听见了,纷纷腰杆一直,原本他们看见宋缺的实力后心底都有些发楞,害怕清德真人将他们交出去。

        周围弟子纷纷向清德投去佩服的眼光,清德顿时也得意了,这种目光已经很久没有投在他身上了。

        看着这幅情景,李凡眉头一皱,他算是明白了,这清德竟然用这事来做文章,自己收买人心,可此处是道观。李凡也是道士,有些不方便动手。

        关键时候,陆鸣说道。“宋缺,这件事你看着办吧,凡有些不方便动手,这里是道观,你懂的——”

        听着这话,李凡占眉一笑,“知我者,陆鸣也——”

        宋缺听见这话大喜,他早就看不惯这个清德鸟人了。

        宋缺大步一跨,提刀二话不说就冲清德砍去。

        “师父小心——”众弟子喊道。

        清德双手掐印,抵消了这一刀。“你们什么意思,莫非当老夫不敢动手?”

        “你动手给我看看。”宋缺怒吼一声,气势压过了清德。

        “混账东西——给老夫死——”清德怒了,双手变化之间,一道金光从他手上射出。

        这道金光十分不凡,不但上面有阵阵威压,而且仔细听听,上面竟然有萧索之音。

        “灭魔印——”李凡惊讶道,这清德真人使用得印法居然是道家灭魔印,这魔印威力十分大,虽然与降魔印一字只差,但威力也算得上是天差地别,一字为降,一字为灭,由此可见一般。

        “来得好!”宋缺提刀往上,大刀身上有气旋浮现而出,更有数把小气刀行成。

        一刀劈出竟然与灭魔印威力不相上下,“嘭——”音爆的声音响起,这是两股力量提升到了极致的效果。

        “来啊,继续——”宋缺怒吼道,将大刀一摆,气旋与小刀再次浮现。“看看是你的印法厉害,还是我的天刀八式厉害。”

        清德真人心里暗暗叫苦,那灭魔印法已经是他最厉害的法术了,一次用出以后,身体里面根本就没有了元气。

        眼见宋缺砍来,清德真人躲无可躲,只好用最传统的招术来躲避,驴打滚。

        “宋缺古武修为突破了?”李凡好奇的向陆鸣问道。

        “好像是吧,华萱说金针封穴后,有一部分力量并没有消散,而是留在了宋缺体内。”陆鸣回答道。

        “难怪,看他变强了这么多,看来我也要好好修炼了。”李凡喃喃自语说。

        “你也可以去金针封穴,那样突破快一点。”

        “滚——”

        场中的战斗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清德真人那道灭魔印的确非常强,可是也只发出了一次,现在他正被宋缺到处追着砍。

        观战的道观弟子们更是胆战心惊,明明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师父,现在怎么就和死狗一般了?

        那些心刚刚稳妥的弟子们又开始浮乱起来,他们全都是去殴打过吴村长的人,趁着李凡等人的不注意,那些弟子头头得离开了战场。

        “去你马的,你不是很厉害呢?”宋缺一把从地上提起了清德真人,两巴掌就扇了出去。

        “你不是挺牛奔啊,继续牛啊。”一边骂着,宋缺又是一个耳光拍了过去。“你接着跟我牛啊,服了没有?”

        看着被揍成死狗一样的清德真人,各位弟子心中肯定别有一番滋味。

        不但是那些弟子们,就连李凡和陆鸣也看得心底发寒。

        “服不服。”宋缺眼睛鼓得非常的圆,好像真要把那清德真人杀了一般。

        都这个时候了,清德真人也顾不得面子了,面对宋缺这样的匪徒,他屈辱的点了点头。“我服了,我德清服了你。”

        “好。”宋缺一把将他放下“既然你说了服,那我就不打你了,我这个人是非常有原则的,别人敬我一丈,我还别人五尺。”

        “五尺好像没有一丈多吧?”陆鸣额头上黑线浮出,这以前他还没怎么觉得宋缺有啥,但现在嘛,不好说了。

        “好啦,我也不是白白动手打你,你可要付钱给我的。”宋缺接着说道。

        “你——你——怎么这样。”德清真人气的简直想喷一口血出来了,这都是什么人,把人打了还要收费。羞辱人也不是这么羞辱的。但无奈,现在情势别人更强,所以德清再次屈辱的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证明着,德清真人这个名号以后是彻底不好使了,别人都打上们来了。自己打不过也就算了,可是竟然还要赔钱,这让德清名誉彻底毁了。

        “哼,竟然敢如此羞辱我,等我缓过神来不要你好看,老子就不信德。”德清在心底如此想到。

        接下来,宋缺又从德清身上拿了许多钱,说是捐款,更不如说这是明抢,只不过德清还是没有办法反抗。

        按宋缺的话来说,那德清身上的钱大多是从老百姓身上搜刮的,他拿去花了,这不是还给老百姓们呢?

        所以宋缺拿着这些前根本就不担心,花得心安理得,甚至还给李灵儿买了一些礼物,这才大摇大摆的回到了李凡家。

        对于他这个行为,李凡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是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宋缺身上的匪气太重,在深山老林里面还好,一但出了山,那可就无法无天了。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德清前脚一被抢,后脚就报警了,按他的想法,反正自己的名声已经被宋缺给毁了,现在也无所谓其他什么江湖道义了,他就是要报警,他就不相信宋缺即使牛,那还能牛得过警察,牛得过政府。

        作为一名事业有为的道士,朋友圈又怎么少的了几位官方人士?

        德清拨打了一个电话,语气沉着的说道。“陈局长?”

        “哟,德真人,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很高兴。

        “陈局,今天我有点事想麻烦你。”

        “不麻烦,不麻烦,德真人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说。”陈局长也是个信风水神佛的人,他一直都想跟十里八村的活神仙德清攀上关系,奈何德清一直把自己放得太高,根本就没怎么给他机会,这次的电话说不定是一个好罩头。

        紧接着,德清将今天的事比重就轻的说了,避开了他被打遭受侮辱那一段,他知道,恐怕陈局长听到这番话,态度肯定会变,于是德清只说自己被流氓敲诈嘞嗦了,而那流氓又是一个凡人,不好对他施法,所以想请陈局长帮个忙。

        陈局长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但他也不是傻子,能让德清真人束手无策的人恐怕不是一般人,所以他只派了自己的下属去交涉,到时候有功劳是他的,如果出了事儿,自然是下属鼎着。

        陈局长这一招可谓深得官场精髓,不可畏不厉害。

        于是,当天晚上,警察突袭了李凡家,当场就将李凡和宋缺还有陆鸣给抓了,罪名是抢劫敲诈罪。

        “你们真是够速度的。”李凡笑呵呵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担心,伸手就让警察们给拷住了。

        宋缺本来想反抗的,不过看着这是荷枪实弹的警察也就没动手,既然敢带着荷枪实弹来,那必然是有过大人物打招呼的闹急了真敢开枪。

        陆鸣带上手铐那一瞬间,自己就笑了,笑的很大声,这还是他第一次带手铐,也是第一次进局子里,想他堂堂陆家大少,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笑什么笑,闭嘴。”一个中年警察恼怒的说道。

        “放心吧,等下就是你叫我笑我都不笑了。”陆鸣面色一冷,紧接着走上了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