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自作孽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5本章字数:3291字

        随着李凡等三名男生被抓,李灵儿慌了,他从小到大都没怎么看见过警察,更别说与警察接触了。

        这次来的警察全部都是真枪实弹的装备着,傻子都能看出他们不凡,更何况李灵儿呢?

        “华萱姐姐,我哥他们怎么了?”李灵儿着急的问道。

        “没事,坐下吃饭,他们一会儿就回来。”华萱脸色依旧如常,并没有神情。

        李灵儿听见华萱的话后,心里竟然没有了那股焦躁,仿佛华萱的话有一种可以安佛人心的作用。

        ——

        李凡三人在警车上并没有受到询问,但是到了公安局以后便被分开关在了小黑屋里受到了审问。

        “说说你们的犯罪经过吧。”一名中年警察走进屋,坐在了宋缺对面,悠然的点了一支烟。

        “喂,哥们,关小黑屋应该事要走程序的吧?我还没被批准逮捕。”宋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

        “哟,看来还是一个老油条了,你说的的确没错,但很可惜,抓你是局长的指示。”中年警察说道。

        “那在你们这里,局长就是最大的天咯?他可以享受特权?”

        “我没有这么说过,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得罪他了,但要想少受点苦,还是要早点认罪。”中年警察开始了心理引导,站在了宋缺的立场上替他分析,好像为他找想一般。

        “局长是下了命令的,所以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看你也不像是平常人,所以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我们的苦衷,说实话,你也不希望我们用一些一段来逼迫你吧?”

        “你这么说,我还非要认罪不可了?”宋缺反问道。

        中年警察见他这个态度,于是又拿出了一份文件,白纸黑字。“你看看这份文件吧,局长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连被害人的口供都露好了,所以你们还是认罪了吧。”

        宋缺拿过那份文件一看,这不就是那德清的名字吗?德清在上面露的口供是,宋缺三人抢劫德清观以后逃窜。

        “哈哈,真后悔没杀了德清,这种话他也说得出口,也不怕天下人笑话。”

        “他们笑不笑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你不认罪,我们很难做。”中年警察站起了身子,向宋缺压迫而来。

        “如果我说中南海都没关住我,你会信么?宋缺抬头一笑。

        “敬酒不吃吃罚酒——”中年警察站起身子,缓缓走出了审讯室。

        严刑逼供这种事,在华夏从来没有杜绝过,哪怕过了这么多年。

        这样的事,在其他两个小黑屋里同样发生着。

        陈局长办公室——

        陈局长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在干两年他就退休了,按理说,这样的人应该事洁身自好,绝不会在这两年里惹事,安安静静度过一身就好了,可陈局长不是这样的人,他对于权利的滋味根本就不能抵挡。

        他还想多干几年,甚至在往前走上一步,这才是他的心愿,本来这个心愿是没法完成的,但有了德清就不一样了。

        别看德清只是一味乡村道士,可人家是真的懂法术,而且交友甚多,就连陈局长的顶头上司也跟他关系颇为不错。

        陈局长上司是今年退休,他留下的那个位置可有无数人在眼红着,可是陈局长对于那个位置并不有优势,而上司的意思对于这个位置的争夺也有非常大的左右,而德清又是上司的挚友。

        在这层关系下,陈局长即使猜到了李凡等人不是常人,也铤而走险,想买德清真人一个面子。

        “叮叮叮——”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陈局长伸手拿起电话,语气严肃的说道“喂,哪位?”

        “陈云,你这个白痴,究竟惹到谁了?”上司气急败坏的在电话的那头吼道。

        “怎么了,李哥?”陈局长直接被骂懵了,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

        “别叫我李哥,老子快被你给害死了。”

        “遭了——”陈局长心里暗暗想到,在他的记忆里,上司一直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平常基本不怎么说脏话的。

        “老子刚刚接到电话,说纪委连夜下来调查我们局。”

        “不可能吧,最近我们没犯啥事啊。”陈局长说道。

        “这就要看你不开眼得罪到谁了,上面的意思就是治你的罪,这次我是保不住你了,你自己安身吧。”上司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李局长顿时就懵了,他想想自己今天做的那些事,瞬间就明白过来了,这肯定于下午抓进来那几个人有关,百分之百。

        于是陈局长连衣服也顾不得穿了,连忙跑出了办公室,一边跑,他也一边跟自己的关系打电话,想问问上面到底是啥意思。

        “喂,孟部,今天我——”

        陈局长话还没说完,地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这很明显,人家不想管他。

        接下来陈局还是没有放弃,继续打着电话,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了。

        陈局长打的那些电话全都不管用,人家要不就是不接,要么就是说不在,总之都有理由。

        真是树倒猢狲散,平常那些看着关系多好的哥们在这一刻也不接他电话了。

        终于,一个往日里不怎么给他颜色看的书记接了他电话。

        “王书记,我——”

        “小陈,你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但是很抱歉,我现在帮不到你什么。”王书记一出口就封死了路。

        陈局长咬了咬牙,“书记,我也不是求你帮我,我只是想明白是谁要弄我。”

        电话那头王书记沉默了片刻,“你今天抓的那几个人中有一个是京城陆家的少爷,抢劫?堂堂陆家少爷会抢劫?你这不是明摆着自己有问题吗?”

        “好了,我明白了——”陈局长叹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

        紧接着陈局长也不跑了,因为他知道是京城陆家要整他,所以反抗都没用。

        京城陆家呀,那可是一块活跃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金字招牌,家大业大

        其实陆家没怎么还真没怎么插手这件事,只是打了个电话象征意义的问了一下,按理来说陈局长这种小人物应该不会有啥事儿。

        但关键是现在全华夏都在严打,稍微什么风吹草动,纪委们就像闻见了腥味的猫一样,缝着味就上来了。

        陈局长单独走到了小黑屋,吩咐人将李凡三人给无罪释放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出过面。

        这不是他想逃避责任,而是他知道,责任已经定了,在挣扎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李凡三人走后,陈局长眼中露出最后一丝疯狂,对于一个权利热爱者来说,失去权利比死都更难受。

        “德清,既然是你把我拖下水的,那你也要陪我一起。”陈局长喃喃自语道,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后,安静的喝了农药,闭上了眼睛。

        这些年来,陈局长疯狂的往上爬的过程中,运用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儿,这些事被牵扯出来,他也是一个死字,还会牵扯到家人,不如就这样自杀了好。

        当晚,陈局长没等到纪委们来就死去了。

        这件事,可以说李凡等人都没有给他交流,或者接触过,这或许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同样是在当晚,德清观燃起了大火,身为观主的德清没能逃出来,被烧死在了观中,后来警察验尸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有枪枪伤,展开调查后,这枪竟然是官方的,这其中故事就耐人寻味了。

        李凡也是在后来才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发展经历,对此,他只有一句话,可能这就是害人终害己吧。

        “你们说,那个局长会有啥下场?”宋缺没心没肺的问道,仿佛刚才被抓的人中没有他一样。

        “不知道,或许会被调查吧,在严打期间居然敢顶风作案,我还是要佩服他的勇气。”陆鸣笑呵呵的回答。

        李凡三人回到家时,桌上的饭菜都还是热的,李灵儿正在屋里来回走动,看见李凡回来别提多高兴了。

        细问之下,李凡才知道,这些饭菜每隔半个小时李灵儿就会拿去重新热过,也就是说,这三个小时内,他至少热了六遍菜。

        “你看看人家这妹妹,啧啧啧——”宋缺感慨道。

        “怎么,你也想要妹妹了?”陆鸣打趣的说道。“要不然你也叫爸妈生一个呗。”

        说道这里,宋缺的眼圈猛然红了,他小声的说道。“我是一个孤儿——”

        陆鸣讶然,似乎没想到看起来阳光自然的宋缺居然是孤儿,“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儿了。”

        “伤心就没有,就是有点伤肾——”

        “滚——”

        吃过饭后,已经九点多了,对于李凡这一直在山里劳累的人来说,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所以他早早的睡下。

        由于房间不够的原因,李灵儿单独一间,华萱单独一间,李凡三个男人就又挤到了一张床上。

        挤到床上后,宋缺突然想起,似乎李凡有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镜子。

        “凡,你那个镜子是怎么回事儿?杂给我的一模一样呢?”宋缺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这面是父母留给我的,说是里面藏有他们下落的线索。”李凡将自己的那面镜子拿了出来。

        宋缺也拿出镜子,两人在床上一比较,以肉眼还真看不出啥区别来,不过这也算不上事,这不还有一台免费的人工电脑呢?

        陆鸣将两面镜子放到一起进行扫描以后,发现两面镜子所用的材料都是未知的,然后镜子的样式属于唐朝时的青光镜。

        所谓的青光镜,就是唐朝道士专用的镜子,又称为照妖镜,是道观里一种摆设的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