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成立事务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5本章字数:3361字

        “那个,loveyou,是什么意思啊。”华萱问道,这句话是那天李凡说得,可是华萱实在是不知道啥意思。所以问了李灵儿。

        “就是我爱你的意思啊。”李灵儿笑着回答,“怎么拉,萱姐姐有人跟你告白了么?”

        “没——没有——”华萱脸色窘迫,然后夺路而逃。

        “原来,他喜欢我——”

        ————

        李凡并不知道自己妹妹已经解释了那句话的含义,那根本就不是他说的,是封正上他身时开的玩笑,想不到竟然成为了如此结果,这或许是天意弄人吧。李凡这时候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盘腿坐下,装出一副正在修炼的样子,其实他的意识要已经进入到了镇妖坠之中,并且开启了藏宝阁。

        藏宝阁内,依旧放有熟之不尽的宝物。

        这次没有封正的指导,李凡只能自行摸索这藏宝阁里众多的宝物。

        首先李凡调出了自己的功德点数,这次出门,在吴村收获了不少的功德点,足足有六十多点。

        虽然这点功德并不算什么,但至少是个好的开头不是么?而且吴村里那些妖怪大多是用人来炼制的,本身品级就不高,这些功德点大部分都是来自于狼妖王的。

        这次进来,李凡已经决定好了自己要买什么了,他首先买的就是功法,因为他只会三个印决,实在是拿不出手。

        心里暗道一声功法之后,他灵识在刹那间就爆满了,眼前所见之处,全是功法印决。

        最终李凡花了二十点功德买了一本功法大全,这里面记载了道家大多数符咒之类的,关键是便宜,而且量又多,六十多点功德,若想卖本好点的法术的话,只怕一个零头都不够,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用数量来战胜质量。

        说来也奇怪,李凡在山上呆了十年,天冲子除了教他基本的入门功法外,其他的全都不传授,每次问起来时,天冲子都会说他的缘法还没有到来,要安心的等等。

        除了功法外,李凡还必须要买点降妖的工具,这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以后使用镇妖坠会更方便,他可不想只要封正一陷入沉睡,自己就使用不了镇妖坠,因为那里面的恶妖们几乎都不买他的面子,仿佛他不是镇妖坠的主人一样。

        李凡选择了三个降妖印,花了二十点功德,这是三个为一套的,通体采用玉石制作,专门用来对付低级妖怪,但对于目前的这个状况来说还是够了。

        因为镇妖坠第一层的妖怪也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

        另外,今天答应了华萱要种一个花园出来,所以李凡还买了一些灵草种子,这些种子载出来的东西可全都不是凡品,只不过就是需要的年份比较久远。

        李凡买种子的时候也没有仔细的选择,因为他也不知道那种种子好,那种坏。

        最后十点功德,李凡用来买了用于催熟花草的符咒,不然等这些种子正常长大起码要一百年以后,那时还赏什么花?

        买了这些东西过后,李凡又称了穷光蛋了,他也没觉得有多失落,毕竟都花得该花得地方去了,他站起身来去找华萱,可华萱一听是他,马上就说自己今天有些不舒服。

        这让李凡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刚才大家还好好的谈话,转眼间就不舒服了,最后他将这归咎在女人性格的多变上。

        李凡本来还想叫华萱一起来开垦一片地方种植这些从藏宝阁里买的种子,可在只能他一个人干了。

        因为陆鸣带着宋缺说出去创办事务所,要做广告把他们这个神魔妖鬼都怕的四人组彻底出名。

        “这两个基佬——”李凡喃喃自语道,自己慢慢挖起了土地,然后种下了种子。

        “哥哥,你在忙什么呀,我来帮你吧。”李灵儿看着李凡一个人在挖地,连忙过来帮忙了。

        “我在种花——”

        ————

        宋缺和陆鸣进了城,他们先是去了工商局,办理一整套事物所需要的手续。

        经过陈局长那件事后,这里的官员们大多都认识了李凡三人,并且把他们当成了瘟神。

        当陆鸣走入工商局时,工商局局长就接到了消息,一口茶水喷到茶桌上,然后他笑容和蔼可亲的接待了陆鸣和宋缺,并且用最快的速度办理好了事务所手续,亲自将他们二人送到了门口,目送着他们离去,仿佛他们多呆一秒,就会带来不幸一般。

        那可不是吗?陈局长在这个城市横行数十载,可前脚刚抓了这三个人,后脚就自杀身亡了。

        做官的,哪个不是灵智过人之辈,若说这件事情与那三个年轻人没有关系,这是绝无可能得。

        “呼,他们终于走了——”工商局长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局长,我们至于这样么?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陈局长的死应该是个巧合吧。”一旁的秘术不以为然道。

        “这就是为什么你只能做秘术,而我能做局长的原因。”局长看了秘术一眼,随即说道。“人生,没有巧合。”

        “哎,你说现在的官员都这么热情么?”宋缺好奇的问道。“我以前听说这些当官的平常都是给人脸色看,办事也不怎么靠谱,怎么今天这么热情?”

        “他们只是觉得我们长得太帅了,所以打心眼里面崇拜我们呗。”陆鸣不以为然的说道。

        “瞎扯——”宋缺抱着七八本文件书严肃的说道。“他们不是觉得我们长得帅,而是我一个人——”

        “滚。”

        ——

        华萱正在房间里,平常冷若冰清的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觉得脸颊发烫,只要一想死李灵儿那句话。

        “loveyou=我爱你,”

        “他喜欢我?”华萱在心里这样问着自己,问这句话的时候她脑海里总会浮现那天在青铜壁画世界里面发生的事情。

        “既然事我把你请下山的,那我就有责任对你负责。”说完,李凡还咧嘴一笑,尽管那满是血红的牙齿让人感到渗得慌,可华萱觉得,在那一刻,李凡才是最打动人的。

        “我喜欢他吗?”华萱又在心里问道,答案是她也搞不明白。

        从小没怎么接触过外人,所以华萱对于感情这方面的事还是一片空白,她的清高只是因为她很多时候跟不上别人的节奏,仅此而已。

        ——

        李凡和李灵儿忙合了一上午,中午将空地全部种上了花和药草的种子。

        看着那一排排整齐的种子坑,李凡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仿佛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儿一样。

        “哥哥,这片花草你是为萱姐姐种得吗?”李灵儿好奇的问道。

        “呃——”李凡一时之间还想不出该如何回答,只能含糊其词。“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哼,我在也不理哥哥了。”李灵儿的眼眶突然就红了,接着她就跑出去了。

        她跑出去的时候,正好遇见了宋缺和陆鸣抱着手续回来。

        “这是怎么了?”宋缺看着跑出去的李灵儿说道。

        “生气了呗,小女孩嘛!”陆鸣一副大哥哥的样子。

        李凡扛着一把锄头过来了,见他们这么块就回来了,还以为他们没去办手续。“你们怎么这么块就回来了,不是办手续么!”

        “你是不知道,我们一走进工商局,那局长痘亲自过来接我们,态度比对亲爹还好。”宋缺一见到李凡总忍不住想装下b。

        “那是人家在拿你们当瘟神,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服了你们。”李凡白了白眼珠,几乎瞬间就想通了事情经过。

        “好了,现在我们也是有组织的人了,我们以后得组织叫九品事务所——”陆鸣举起了手中的绿色本子说道。

        “为啥叫九品?叫一品不是更好吗?官更大呀。”宋缺好奇的问道。

        “没文化,我们叫九品的意思是,德智体美劳文武音画样样精通,也就是任何任务都可以接受。”陆鸣傲然的解释道,同时鄙视了一眼宋缺。

        “这个牛吹的太大了吧,万一有人让我们去杀m国总统怎么办?办不到不是砸了自己家招牌么?”宋缺担忧的说道。

        “可以啊,只要给的起钱,收多少钱是我们来算,只要我们给他开一个不可能的价钱,那不就不用接受了。”陆鸣说道。

        李凡看着他们二人,只感觉有些好笑,现在只有一个招牌而已,事务所还没有正式建立,他们都在畅想去杀m国总统了,真是傻得可怕。

        打发了宋缺与陆鸣之后,李凡又将买的催熟符咒给贴在了花园旁边,据说藏宝阁里的介绍,这种催熟符咒可以催熟花草五十年的年龄,只不过只能针对低级花草,高级的就不行了。

        整整一天,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华萱都没有出来过,一直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问他饿不饿她又说不饿。

        李灵儿在中午跑了以后也一直没回来,据说是去照顾村长爷爷去了,对了,李村长在经过华萱的治疗后,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

        “凡,今天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们不在家得时候你难道把华萱跟小灵儿全都得罪了?”陆鸣在饭桌上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就是感觉怪怪的。”李凡皱着眉头,他也十分的苦恼,他不明白自己是哪点做错了,为啥华萱也不理他了,灵儿也离家出走。

        “肯定是你小子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女孩子的事——让我想想。”宋缺嘿嘿笑道。

        “滚——”

        第二天一早,华萱一起床便闻到了一股花香味,幽幽深远回长。

        她走出门一看,看见了她此生最难忘的场景——放眼望去,一大片满是花海,五颜六色的花朵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娇媚无比,更有滴滴晶莹剔透的露珠在叶子上粘着,折射出炫目的金黄色太阳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