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万春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5本章字数:3284字

        “你们在哪找到的她?”李凡转头冲陆鸣二人问道。

        “在一处客房内,当时她还被绑着双手,嘴里塞着棉花。”宋缺说道。“也亏了陆鸣想的周到,提前在她身上做了手脚,不然还无法找到她。”

        “对了,你家人为什么要把你绑起来呀?”陆鸣看着焦急不安的刘雨,有些诧异。

        “我也不知道,感觉爹娘有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刘雨非常苦恼的说道。

        “你觉得你爹娘是因为什么才把你绑起来的。”李凡看了一眼刘雨。

        “我不知道。”

        宋缺当下就笑了,环抱着手。“该不会真像你父母说的那样吧,你真有病?”

        “你才有病。”

        “你们说会不会是他们全都被控制住了?就像吴村长使得手段那样。”宋缺提出自己的看法。

        “应该不可能,你别忘了,吴村长所控制得人全都是神志不清的,只有蛊毒能做到这一点,可是在他们身上没有发现半点中毒的迹象。”陆鸣也说道。

        “那会受了人胁迫吧?”李凡皱眉问道。

        “不清楚。”刘雨再次回答道。

        “算了,今晚就到这里,刘雨你就跟华萱一起住吧,我估计等会儿你家里还要来找人。”李凡说完了就朝着外边走去,而宋缺和陆鸣也紧紧跟在他后边。

        “我们万一暴露了怎么办?”陆鸣向着李凡问道。

        “这就要看她家里人怎么认为的,正好我们也可以投石问路,看看她家人真正的态度。”

        “这个村子的人虽然热情,但我怎么感觉似乎比吴村更诡异。”宋缺说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李凡已经走到了客房,他打开了门,转头说道。“晚上不要到处走,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才有精神办更重要的事儿。”

        ——

        刘家主人卧室——

        “小雨已经被他们救走了,万一惹到龙神不高兴怎么办?”刘母担忧的说道。

        刘父沉吟道。“这你就别管了,我们就装作不知道,还有三天就是婷儿献祭给龙神的日子,我们也要准备一下。”

        “可婷儿——”

        “都说了你别管,婷儿交给我。”

        ——

        李凡躺倒床上后,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下今天村子里这些事,这时,镇妖坠莫名的闪了闪蓝光。

        “哥,你现在在哪啊,这周围的妖气好浓烈。”封正的声音传了出来。

        李凡诧异“你不是闭关了?”

        “是啊,可这里的妖气太浓郁了,而且透露着一股古老的气息,把我从镇妖坠里都能惊醒。”

        李凡大惊“把你都能惊醒?难道说这村里的妖怪比你的级别还高。”

        “切,我只是修为被压制,比我厉害妖怪目前还没出现过。”封正傲然说道。

        “你就吹吧,知道齐天大圣孙悟空不?他比你厉害不?”

        “他厉害个屁,要是厉害的话也不会被镇妖坠给关住了。”封正有些不屑,但话一说出来后马上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马上补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可千万不要把玩笑当真了。”

        “你说什么?”李凡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了。“那齐天大圣孙悟空也在镇妖坠里?”

        “那个,那个,我要去修炼了,另外还有一个事,你要学习法术可以不用那么麻烦,直接从藏宝阁内那里购买,不过花费的功德点要高一些。”

        说罢,封正已经没有了声音,估计是回去闭关去了。

        李凡从脖子上取下了镇妖坠,放在手心里仔细的看着,今晚封正无意间透露的信息让他感觉到毛骨悚然。

        原本以为镇妖坠就是一人为炼制的法宝,可现在却不一样了,连孙悟空都能装进去的东西,这真的只是法宝?

        而且这镇妖坠是李凡家祖传的,那么问题来了,当年父母走的时候,为什么要把这个法宝留给李凡?他们知道这里面藏着的秘密吗?

        这些疑惑出现在了李凡心头,久久不能平息。

        “砰砰砰——”敲门声打破了李凡的沉思。

        “李先生,睡了么?”门外刘父小声的问道。

        “还没,有事么?”李凡起身去给刘父开了门。

        “先生,此时方便么?”刘父小声的问道。

        “方便。”李凡笑着道,但内心已经开始警惕,在吴村的事件后,他每次任务时已经不敢在相信当地人,能并肩作战的只有陆鸣等人。

        “那请先生跟我一起去个地方。”刘父神神秘秘的说着,同时又左右看了看,发觉没人这才把李凡给拉了出来。

        李凡有些不明白刘父此时的作为,但还是没说什么,任由着刘父拉着自己走。

        这时,宋缺的房门打开了,他想问问李凡明天究竟有什么任务安排,正好看见刘父和李凡鬼鬼祟祟的走出去。

        “他们深夜出去做什么?”宋缺抱着疑惑,当下也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悄悄的跟了出去。

        很快,李凡和刘父到了一处古色古香的木楼前。

        这座木楼不知是仿古式建筑,还是从古代一直保留下来的,木楼属于落地式的一种,修的很大,高三层,不过在一片现代化房屋的包围之中,看见此楼,颇为几分不协调。

        在看清楚木楼上挂着的牌子后,李凡哑然失笑,“万春楼。”这不是古代那种妓”院类场所的名字?

        “伯父,这——”李凡带着疑惑和不解问道。

        “先生,里面一步说话。”刘父说着,做了一个请,然后打开门,进去了。

        一进入万春楼,里面果真如同名子一样,万春香艳无比,清一色的全是二八少女,这些少女无一不肤白貌美,穿着古代宫装,衣着爆漏。

        一见李凡和刘父同来,一个浓妆艳抹的老妈子迎了上来,“哟,这不是刘爷么?今怎么有空来我们万春楼消遣。”

        “来照顾你们生意,你们还不乐意?”刘父假装生气的说道。

        “哪里,哪里,只要是刘先生来,我们这儿欢迎还来不及呢。”老妈子也客气道。“不知这位小兄弟是?”

        “这时我远房亲戚,你可以叫他李先生。”刘父指着李凡说道。

        “带外村人来,有些不和规矩吧?你知道的,我们这——”老妈子面色有些为难,似乎真有什么规矩一般。

        “无妨,我为他做担保,有什么事,我一力承担。”刘父说道。

        李凡心里感到好奇,这样的场所难道还不准外人来?自家能有这么大的销售量么?

        “李先生好,李先生是第一次来吧,放心我们万春楼一定会让你满意。”老妈转眼就变脸,和蔼可亲的说道。

        李凡一直在山上修道,可以说连恋爱都没有过,此时听着老妈子这直白的话语,他脸色很是窘迫,连连招手。“不了,不了。”

        “还是老价格,铜牌五两,银牌十两,金牌五十两,刘爷找什么类型的?”老妈子又说道。

        “这次就不找了,我和这位先生来谈事儿。”刘父笑呵呵的道。

        “喔,谈事儿啊!”老妈子思考了一下,面容有些平淡,仿佛先前的热情瞬间冷却了,手一指二楼,说道。“二楼还有一个地字号雅间,一小时一百两,每两银子,兑换钞票一千元。”

        “打扰了。”刘父冲着老妈子一抱拳,然后拉着李凡上了楼。

        楼外,宋缺一直尾随着跟到了万春楼。

        “万春楼,这不是妓”院么?李凡怎么来这里面?难道这大晚上的他饥渴难耐?看着也不像啊!”宋缺喃喃自语道,他决定了,要进去看看。

        宋缺刚一推开门,老妈子又迎了上来,一脸恰媚的说道。“公子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店的金牌姑娘——”

        话说到一半,老妈子发现宋缺不是本地人,当下神色一变,“公子,对不起,这里不对外开放,请你离开。”

        说罢,老妈子直接叫你把宋缺给推出了门外,接着“嘭——”房门紧闭。

        一切发生得太快,从天堂到地狱也只有这一瞬间,宋缺刚沉醉在那漂亮的女人直接,还没来得及说啥,就被赶出来了。

        “不对外开放,那李凡怎么就进去了,我*****,你大爷的,快放老子进去。”宋缺在外面把门敲碰碰直响,但里面仍然没有什么动静。

        “好你个李凡,大家辛辛苦苦的准备,你一个人来寻欢作乐就算了,竟然还不带上我——”宋缺此时心里无比的委屈,在敲门无法时,他愤愤离开了,准备明天早上再给李凡好好谈谈。

        李凡丝毫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被某个缺心眼给惦记上了,进了房间以后,他心里便只留下了震惊,刚才他一直在想,万春楼是得刺激性营业场所,怎么进来谈事儿比找姑娘都还要贵,可当他进入房间之后,就把这想法彻底的丢弃了。

        这天字号雅间并不大,约摸二十个平方左右,摆设也简单古朴,一张木桌子,几张板凳,桌上还放着一个紫砂壶,旁边摆放着杯子。

        按理来说,如此简单的摆设,纵然有些家具有些年头,也不至于如此之贵,关键是这房间里面丝毫没有妖气的存在,仿佛外边那如同实质一般的妖气对此地全然没有半点影响。

        “伯父,这——”李凡有些惊疑不定,能让妖气无法透进来丝毫,看来这楼的主人也不是简单之辈。

        “先生,是不是在惊奇万春楼一点妖气都没有。”刘父淡淡的笑了笑,同时坐在桌子上砌了一杯茶。

        “你还知道妖气?”李凡更加的震惊了。

        “有什么不知道的,这黑龙村大多数村民都知道,我们一直信仰的神龙是条妖怪,专门害人性命。”刘父叹了一口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