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半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5本章字数:3311字

        听完刘父的话,李凡更加的吃惊了,一脸疑惑的说道。“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这事,那为什么不反抗呢?”

        “呵呵——”刘父淡淡的笑了,“反抗?说的容易,可是做起来却十分的难,它是妖怪,而我们却只是凡人,凡人能跟妖斗么?”

        “那你们可以选择逃离这里,这总该可以吧?”李凡再次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这非常需要勇气,而且我们也不会舍得。”

        “为什么?”

        “你觉得我们这个地方富裕吧?生活物质也不缺,风调雨顺的,家里有世代相传的地,几乎每家没户都发展了其他产业,并且一帆风顺,若要我们放弃这些,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刘父呵呵笑着说道。

        李凡沉默了,他是从小在山上长大,对于金钱还有物质看得并不是很重,就拿从山上下来这段时间来说吧,物质对于人们来说,还是看得非常重的。

        “可若是不走,那妖怪会吃了你女儿的。”李凡说道。

        “这也正是我找你来这里的原因。”刘父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了,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要交代些什么。

        “终于进入正题了。”李凡心里暗道,他就知道,刘父这么晚了还找自己出来,绝不只是聊聊天那么简单。

        “先生,可曾知道我们这村里的妖怪是多久便存在的?”刘父正经的问道。

        “这个,我并不清楚。”李凡如实回答,来之前他也叫陆鸣收集过这黑龙村的资料,可是没有收集到太多,只知道这里富庶无比,是为数不多的富贵村还是全国有名的长寿村。

        “我们这村一直是受妖怪保护的,也不知多少年了,反正从我爷爷的爷爷那辈,妖怪就来了。”刘父开始了轻声讲述。

        “这妖怪虽然害人,但同时也算是我们村里的保护神,自从他来了以后,我们村里一直风调雨顺,也没有外人来干扰侵略,甚至就算抗日时期,我们这也没遭受什么迫害。”

        “听我爷爷他们说,这妖怪是六十年才害一次人,但只要按时献祭就没事儿了。”

        听到这里,李凡稍微的打断了一下,他记得刘雨说的不是这样。“可是我听小雨说,这妖怪要求每三年就让人献祭一次。”

        “没错,近年来,这妖怪已经越来越不知满足,从六十年一次献祭变成了现在的三年,由原先的男女老少皆可献祭,变成了现在这只要纯洁女子献祭,还是指明点姓的寻找人选。”刘父补充道。

        “怎么会如此?”李凡有些纳闷了,一般来说妖怪需要献祭都是因为修炼或者受了重伤需要大量的血气补充。

        可这黑龙村的妖怪原先六十年一次献祭,这根本补充不了血气,而且按照刘父的说法,这妖怪还要保护村落,使村落风调雨顺,这种耗费大法力,得不偿失的事儿妖怪也会做?

        “我们村里的老人们猜测,可能是因为这妖怪快要苏醒的原因。”刘父神色平静道。

        “——”李凡讶然,这更不可能了,如果妖怪快要苏醒,那么应该不会有什么动静,而且不会大量补充血气。

        要知道,这世界上的名门正派绝对不在少数,要是大量补充血气,必定会引起他们的警惕,然后派出高人将其毁灭,那妖怪不会傻到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吧?

        “先生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来万春楼谈话?”刘父再次问道。

        “莫非这万春楼与那妖怪有关系?”

        “不是,这万春楼是我们村落里唯一不会被那妖怪所影响的地方,从我爷爷辈就开始营业了,而且只要是万春楼的人,那妖怪必然不敢触碰,也不敢选择。”刘父解释道。

        “那这万春楼也真是奇了。”李凡笑了笑,事多反常必有妖,这万春楼如此非凡,想必其中一定有了不得的秘密。“伯父,说了这么多,还是说说你想让我们办什么事情吧?”

        刘父脸色变了变,思考了许久才说道。“我想请先生————”

        刘家——

        华宣已经准备休息了,今晚她与刘雨住的一间屋子,这是李凡的意思,主要是为了方便,但更多的还是有警惕的成分在里面,让她监视着刘雨。

        华宣不习惯与别人睡一张床,所以今晚刘雨便打的地铺。

        “啪”灯突然灭了。

        华宣心里警醒,她转头看了看睡在地上的刘雨,地面上空荡荡的,刘雨已经消失了。

        这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发现刘雨消失以后,她直接就站了起来,下一刻,手里已经捏着银针的。

        四周房门都还紧闭着,刚才也没有开门开窗的声音,可刘雨就是这样神奇的不见了。

        华宣耳朵一动,听见房门外有些许动静,下一刻,银针已经飞出。“嗦——”

        “踏踏——”门外有一个人影闪过,接下来,两柄飞刀从门外射进,华宣侧身一躲,避开了飞刀,同时将房门踢开,“嘭——”

        这一下的响声实在太大,以至于让隔壁的陆鸣醒来,由于刚来到黑龙村,陆鸣并没有睡的很死,只是浅度睡眠,稍微做了休息。

        陆鸣一听这声音,当下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于是他拿起了带来的枪,直接跑了出来。

        “嗦——”一道人影从他面上闪过,哪怕肩上扛着个人,速度还是非常的快。

        “哒哒哒——”陆鸣下意识的开枪了,他的枪法很好,所以没考虑肩上扛着的那个人是谁,反正也不会误伤到。

        枪声将整个刘家的人都惊醒了,整栋房子的灯差不多都亮起了,陆鸣匆匆扫了一眼那些亮着灯的房间。

        “刘雨不见了。”华宣从后方跑来说道。

        “追——”陆鸣想都没想的说道。

        那道人影着实不弱,而且似乎对于这刘家非常熟悉,几个转弯,彻底将陆鸣和华宣二人甩开了。

        关键还是陆鸣和华宣没练啥古武,他们俩本来就是辅助类的人,所以追不上也正常。

        “李凡和宋缺呢?”陆鸣冲着华宣问道。

        “没看见,似乎他们都不在房间里。”华宣语气没有波澜,仿佛刘雨被抓去,对他没有半点影响。

        陆鸣略微的思考了下,“算了,等李凡和宋缺回来,我们就不追了,刘雨身上有我留下的追踪器,正好把那抓人的人一起逮住。”

        “好。”对此,华宣没有反对,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和陆鸣的实力,若真追的话,恐怕陷入危险,但是让李凡更麻烦。

        宋缺还没走进刘家,刚刚走到了一半的路程,突然有一道人影向他跑来,越来越近。

        等近了来看,原来那人影穿着夜行服,肩上还扛着一个人,宋缺仔细一看,“怎么那么像刘雨。”

        那道人影仿佛也看见了宋缺,于是连忙一躲,可是已经晚了,在宋缺发现他肩上扛着的人像刘雨那一刻,就已经拔出了大刀。

        其实宋缺的思维也很简单,这大半夜的人,谁会穿着一件夜行服到处走,而且肩上还扛着一个人,这里面必定有事儿。

        “挞嗒——”那人影见宋缺拔出了刀,当下也转过了身子,并不逃跑,,反而向着宋缺奔来。

        “嘭——”宋缺一刀砍出,刀风呼呼,那人影也随身拿出了一把匕首,格挡住了这一刀。

        “呃——”宋缺有些诧异,他这一刀的威力并不弱,但对方居然只用匕首便裆下来了,可见对方修为并不差。

        “再来。”宋缺一刀未遂,一刀又出,刀刀惊魂。

        而那人影虽然扛着刘雨,但拿匕首也能勉强的与宋缺过招,虽然有些吃力,但还看不出败势。

        就这样,两人在村里的街道上起码过了六七十招,最后那人影有些不支了,趁他病,要他命这一招宋缺可是用得比谁都六,他看出了对方不支,接着虚晃一刀往对方脑袋劈去。

        那人影一见刀来,当下举起匕首想再次格挡,可宋缺刀势一变,又以迅雷一般的速度往他胸口横斩一刀。

        “噗——”刀锋入体时的声音,人影胸口趟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嘭——”人影将刘雨往远处一砸,宋缺连忙一跃过去接住刘雨,回头再看之时,那人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场除了那一摊血,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这人——”宋缺喃喃自语道,他想追随血迹追下去,可是那血迹只有一摊,人影仿佛原地消失了一般。

        就这样,刘雨又重新回到了宋缺的手里,或许这也是注定好了的吧,这种事让宋缺给遇见了,不能不说是缘分,可这也打破了陆鸣最初的算计,那就是借着刘雨,把那道人影给找出来。

        宋缺也肩扛着刘雨回刘家了。

        刘家的全部人此时都聚集在院子里面,刘母已经知道刘雨被掳走,此时正着急的在院子里团团转,不知该怎么样才好。

        刘母心中是有些怨言的,在听完陆鸣的解释后,她想,要不是陆鸣等人把刘雨给放了出来,说不定刘雨此时并不会被掳走。

        陆鸣却没有时间去关注刘母的心情,这时候他在火急火燎的打开自己的数据屏幕,连接起了追踪器,想看看那人影到底会回到哪里。

        “怎么会这样?”宋缺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怎么?”华宣惊讶了一下。

        “追踪器的信号离刘家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到了,难道刘家人有内鬼?”陆鸣喃喃自语道。

        “不可能——”刘母大声反驳,她听见了陆鸣自言自语时的声音,她是这刘家的主母,这么多年一直管理着刘家,假如刘家的人有问题,那就是她管理不到位。

        “咔——”门被推开了,陆鸣数据屏幕上追踪器的信号此刻与接收点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