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尸妖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6本章字数:3312字

        李凡和宋缺进到这间屋子是没人的,他们一路抹黑探索,好在彼此的眼神都比一般人好,而且动作也轻巧,所以没被人发现。

        万春楼是三层建筑,李凡二人所在的位置便是三楼,整个楼层除了一个屋子灯是亮起的,其他房间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李凡这就有些纳闷儿了,不是说万春楼的生意很好么?今天怎么只有一间屋子亮着?

        “咔——吱——”那唯一亮着灯的房间门打开了,李凡连忙和宋缺躲到了阴暗处。

        从屋内走出一身穿薄纱的妙龄女子,身形修长,体态丰盈,面容娇好。

        “两位先生既然来了,就请进屋一续。”妙龄女子冲着李凡二人藏身的地方喊到。

        李凡和宋缺对视一眼。“她发现我们了?”

        既然人家已经知道有人前来,那么李凡和陆鸣也没办法在躲下去,只得现身,讪讪的笑了笑。

        妙龄女子只是轻轻扫了二人一眼,接着说道。“万先生正在屋里等你们,进去吧。”

        进入屋后,万天兵果然已经端坐在桌子旁,并且倒好了茶水。

        “等你好久了。”万天兵见二人进屋,随即淡淡的说道。

        这时宋缺才猛然一愣,转头看向了李凡。“难道真的是来办事儿的?”

        “废话。”李凡面无表情的说道,接着走到了桌子旁边坐下。“不知万先生是何时知道我会来?”

        “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你是修道的,相人之术肯定听说过吧?”万天兵看了李凡一眼。“你双眼走有神,眉头很浓,但中间却有淡淡愁绪,而且眉宇之间有细微的皱纹,当时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求知欲非常强的人,你一但心里有了疑惑,那么就会一直无法释怀,非要把疑惑解开才能行。”

        “你好奇万春楼的位置,好奇万春楼底下为什么没妖脉,好奇我为什么要来救你,好奇万春楼里有什么东西。”

        万天兵轻声诉说,好像一切都只是一件无关小事。

        静静的听完了他的全部话语,李凡心中还是有些震惊的,早就知道万天兵不简单,但还是没想到他的相人之术如此厉害。

        “先生高见,厉害,厉害。”李凡佩服的说道。“不知先生能为我解开疑惑?”

        “很抱歉,关于万春楼的一切我都不是很清楚。”万天兵举起杯子饮了一口茶。

        “懵谁呢?你肯定知道——”宋缺喝声道。

        “老宋,不可无礼。”李凡出声制止。

        “他说的没错,我的确也知道一些,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万天兵淡淡说道,话风忽一转。“但我可以告诉你,今天来为你们解围,那是受了老友嘱托,不然无亲无故的,我怎会出手救你。”

        “多谢先生。”李凡站起身来感谢道,万天兵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不走又能如何?

        “在怎么说,我也是救了你们吧?”万天兵再次淡淡的说道。“你们夜探万春楼,有些不讲究了。”

        “我明白先生的意思了。”李凡脸色严肃的抱拳说道。

        李凡和宋缺就这样离开了万春楼,什么也没调查出来。

        回去的一路上宋缺都有些愤愤不平。“那老家伙就是一个b,你管他干什么?”

        “你不懂的——”李凡笑了笑,万天兵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这次我救了你们,可你们却来夜探我万春楼,想查探出我万春楼的秘密,那以后这个村子里谁还敢伸出援手帮助你们?

        不是李凡顾及万天兵,而是人家的话确实有道理,而且李凡四人组刚到黑龙村,也不知道人家在村里的能量有多大。

        有句话不是说得好么?强龙不压地头蛇。

        “破鞋没搞到,然后还受了一肚子气,想着我就来火。”宋缺恼怒的说道。

        李凡转头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其实你今晚目的不是来搞破鞋吧?你是担心我安全故意跟我去的,虽然你智商低,但还没低到那种地步。”

        确实如同李凡所说,宋缺即使一开始以为他是去搞坏事。

        但宋缺也了解他,在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唠叨后,宋缺没理由不相信的,他知道李凡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他只是担心而已,担心这次事情太过于危险。

        “尽是胡说,我就只想来搞下破鞋。”宋缺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

        “话说,你不是感觉到危险了么?现在你告诉我危险在哪里?是不是我不跟你一起来,今晚你就待在万春楼了?你这样做考虑过人家华萱的感受么?”宋缺连忙转移话题道。

        “这又跟华萱产生啥关系了?”李凡一愣。

        “她不是你的破鞋头子?”

        “人家是破鞋么?”李凡笑着拍了一下宋缺的头。

        “那除了破鞋能看上你,其他的还有谁?”

        就这样打打闹闹,两人也走出了许远,一路上宋缺又开始纠结李凡是不是骗他的这个问题,不然危险怎么还没遇到?

        通常来说,人有一种很奇特的预知能力,经常有人感觉到不久以后会发生的倒霉事情,这种预感被称之为第六感。

        第六感事件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发生,只不过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修炼者身体吸收天地灵气,所以对这方面的感觉会强上一点,这是上天给予的誓紧,俗话说天道五十,留一线生机。

        这次李凡出门时,心里的确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所以他才没把陆鸣等人叫上,可是现在已经快回刘家了,啥事都没发生,难道是宋缺无意间到来,改变了事态进展?

        就在李凡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种危机的感觉又一闪而过,这次他脖子上的镇妖坠发出了悠悠蓝光,经久不息。

        镇妖坠遇见妖怪时候的预警,往往都是闪烁几下,可这次却是一直绽放光芒,期间危险,何足人说?

        “有情况——”宋缺停下了脚步,警惕的看向了周围,他虽然没有镇妖坠,但他的五官异常灵敏。

        忽然间,一阵白雾从前边飘出,直往李凡和宋缺这个方向飘来,覆盖了整个乡村街道。

        “跟紧我。”宋缺拔出刀,站在了李凡前边,缓缓向前走去。

        “呼——”李凡双手变换手势,道道金色光芒闪烁,其间又有八卦道印浮现。

        “归元印。”

        只见李凡使出印法之后,在那一片白雾之中,有阵阵金光聚拢成一个圆罩行,将李凡和宋缺护在了中央。

        “这招挺溜的,以前没看你使过。”宋缺颇有闲心的回头笑道。

        “少废话,认真点,我有预感这次可能会是我们遇到的最厉害危险。”李凡严肃的说道,说话间,一只手保持着手中法印姿势不变,另一只手拿出了紫星天耀。

        ——万春楼

        在李凡二人走了以后,万天兵独自在房间里饮茶,闭目养神。

        直到村道上白色妖雾出现那一刻,坐在房间里的他才蓦然睁开了眼睛,眼中有两道精芒一闪而过,喃喃自语道。“又出来呢,真是两个不要命的小孩呀。”

        ——

        归元印一直开启,以李凡目前的修为来说,他最多只能坚持十多分钟,不过十多分钟已经够他们走出这片白雾的了。

        夜晚,那片白雾里静悄悄的,周围的灯光还有天上的星光都不见了,入眼处,只有白芒芒的雾。

        “唆——”

        “唆——”

        白雾中传来了穿梭的声音,紧接着白雾开始翻腾起来了。

        “呼——”一道黑影迅速划过白雾,朝着李凡这个方向冲来。

        “嘭——”那道黑影撞到了归元印上,让归元印都闪了闪,可见力量之大。

        宋缺猛然转身,一刀向那黑影劈去,在这一瞬间,李凡打开了归元印一角,让宋缺的刀可以接触到那黑影。

        “铛——”金属交鸣声响起,宋缺的刀确实砍到了黑影,到却像砍到了钢铁一般,没能砍进去。

        那黑影受了一击之后,不退反进,朝着李凡冲去。

        “嘭”归元印再度开启,那黑影又吃了个亏,没能闯进来,见此,那黑影也缓缓退了回去,隐入白雾之中。

        “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硬?”宋缺拿着刀,与李凡背靠着背,做出一副防御姿势。

        “这是尸妖——”李凡深吸了一口气,他终于知道今晚的危机在哪里了。

        在众多妖怪中,尸妖不算最强的,但论难缠程度那可不差。

        尸妖由于长期吸收地气与精灵,所以导致浑身坚硬无比,而且他本就是从大地中孕育出来的,导致了他能不断吸收大地精气,十分难被消灭。

        而且黑龙村的尸妖不像是普通尸妖,他们身前都常年累月的呼吸妖气,导致他们一但转换就直接战斗力爆棚。

        就在李凡想事情这些时间,尸妖又再次从白雾中现出了身,接着又向归元印撞了过来,“嘭——”归元印晃了晃。

        归元印受损会让李凡的法力加速流失,所以他一咬牙。“老宋,我们得快点解决他,不然我法力一消失,不知道前方还有啥危险等着我们。”

        “好。”宋缺简单的回答道,将刀一横,丝丝内力外放,在刀身形成了一把把小气刀,刀光凌凌,寒风如硕。

        尸妖再次冲向了归元印,也就是在这一瞬,李凡祭出了紫星天耀。

        紫星天耀一祭出,这翻滚的白雾猛然一顿,随后又无数看不见的灵气疯狂的涌动进来,下一秒,灵气又全部外放,灵气与空气的猛然碰撞,产生了点点紫光。

        这些紫光跟随着宋缺的刀一起砍向了尸妖。

        “嘭——”尸妖的身体破碎,点点黑色汁沫飞溅,这些汁沫都含有剧毒,好在李凡归元印打开了。

        汁沫与归元印相碰撞,发出了“滋滋——”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