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刀断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6本章字数:3391字

        “就这样死了?”宋缺语气中带有点疑惑。

        “可能事情还没完,小心一点为好。”李凡环顾周围,发现白茫茫的妖雾没有一点要散去的意思,所以提醒道。

        “放心吧,来一个我劈一个,来两个我砍一双,刚才也就是我没打起精神,要是我真想干,分分钟弄死他。”宋缺傲然说道。

        “嗦——”妖雾又开始翻滚起来了。

        李凡的归元印支撑着防御,和宋缺背靠背站在了一起,警惕的看向了周围。

        “我怎么感觉心里有点不妥底,难道那种怪物还要出来一群?”宋缺挤咕着眼睛,有些担忧的说道。

        尸妖的难缠他是见识过了,平常的古武招式根本对那东西没作用。

        话音一落,白雾之中炽然出现了一双双眼睛散发着绿光,在这雾里,仿佛黑夜的萤火虫那样耀眼。

        “被你这乌鸦嘴说中了。”李凡冷静的看了看那些冒着绿光的眼睛,有七双的样子。

        “别bb了,只有七个,我们两个联手还有希望。”宋缺也丝毫没有慌乱,将刀紧紧握在手中,大刀一阵嗡鸣之声,刀身上气旋无数。

        “嗦——”

        “嗦——”

        ——

        七只尸妖同时出现在白雾之中,不约不同的向李凡二人冲去。

        “嘭——”尸妖的撞击,让归元印形成的护罩都给险些塌陷了。

        李凡体内的法力飞速运转,在这一瞬间居然挺住了。

        “老子都砍了一只,还会怕你们。”宋缺怒吼一声,提刀便往前冲去。

        “嘭——砰——铛——”肉体碰撞声,金属轰鸣声,一时间不绝于耳。

        宋缺一人便牵制住了三头尸妖,虽然险之又险,仿佛随时都会败下阵来一般。

        “紫星天耀——”李凡祭出法器,引得周围灵气碰撞,呼啦之声响起,点点紫星划过,连这妖雾都要退避三分。

        三头与宋缺激战的尸妖配合十分默契,一头负责从正面攻击,让他应接不霞,一头从后面牵制,使他发挥不了绝对实力,当他疲惫的时候,最后一头尸妖就会从旁边偷袭,完成一击绝杀。

        虽然宋缺的天刀八式很强,可他毕竟只会前三式,威力发挥只能勉强伤到尸妖,即便如此,他手中的大刀也被磨出了道道缺口,这其中有砍杀时留下的,也有被尸妖之血腐蚀的。

        尸妖之血所含剧毒,常人一沾,肝肠寸断,宋缺和李凡不但要攻击尸妖,而且还要避免被他们碰到,这可非常的难。

        “呼——”宋缺一刀劈开一个尸妖后,,感觉有些疲惫了,这时旁边一直骚扰那只尸妖蓦然出现,举起爪子,一把抓向了他的后心。

        “找死——”李凡怒吼一声,左手神火印,右手紫星天耀,同时轰向了那只尸妖。

        宋缺一看,好机会,将大刀一平,数道气流挥发,借着神火印和紫星的威力,一鼓作气将尸妖劈成两半。

        “搞定一只——”劈了尸妖后,正是宋缺后力未退而新力未生之际,危险异常,好在李凡提手一道归元印,重新将两人护在了中心。

        两人再次背靠背站在一起,“你没事吧?”宋缺气喘吁吁的说道。

        “在不解决他们就有事儿了,我法力不多。”李凡同样气喘吁吁。“刚才我发现他们好像挺怕我的神火印。”

        “妖怪有不怕火的么?”宋缺反问一句。

        这时,归元印再次摇摇欲坠,那六个尸妖眼见同伴死亡,发出了凄惨的叫声,发狂似得攻击归元印。

        其实他们也是有灵智的,三道九界,无奇不有,有尸体产生灵智也不算奇怪。

        “动手。”李凡低喝一声,归元印瞬间收起,左手神火印,右手紫星,直接释放而出,首当其冲的那头尸妖被碰了个正着。

        接着宋缺也没闲着,刀芒一转,将那个尸妖再次劈成了两半。

        “叽——”尸妖再次发狂似的怒吼,仿佛李凡二人是不共戴天之仇一样,不顾一切的向着李凡二人冲来。

        面对疯狂的尸妖,二人很明智的没有与之对碰,而是转身就跑。

        在跑路的同时,李凡将紫星天耀往上一抛,几道印决打在了紫星上,那圆溜溜的珠子开始散发一股强大的力量,甚至在白雾中都醒目无比。

        由于时间匆忙,所以李凡还未对紫星天耀炼化,发挥不出最大威力,但法器都有自身灵性,当它感觉到威胁时,不用操控便会发挥巨大威力。

        李凡如今所做正是如此,紫星天耀盘旋在李凡头顶,周围的灵气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过来,只是一瞬,轰然爆发而出。

        “轰——”灵气产生阵阵紫色光芒,产生波纹,蓦然扩散,这让周围的妖雾都阵阵扭曲,仿佛要被灭散。

        五头追赶的尸妖,身形在一瞬间凝固住了,仿佛那紫色光芒产生的波纹带给了他们极大的威压。

        此时,随着波纹扩散,白色妖雾也散开了许。

        下一刻,“轰——”灵气爆炸,连同着白色妖雾一起,轰向了五头尸妖。

        爆炸的余波来袭,李凡连忙掐起归元印,也仅仅挡住一瞬,归元印便破碎了。

        李凡抱住宋缺一个转身,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余波,“哗啦——”他们两被轰出几十米远。

        “你没事儿吧?”宋缺一把推开了李凡,摸到他的后背湿乎乎的一片,拿起来一看,竟全是血。

        “你是傻”逼吧,你一道士挡在我前面干啥?”宋缺皱着眉头骂道。

        李凡强撑起了身子,后背一片血肉模糊,勉强的笑了笑。“你是跟我一起出了的,你的安全,我必须保障。”

        “你真tm是神经病。”宋缺一把将李凡扶起。“这招你以前没用过啊。”

        “才学的。”李凡有气无力道。

        白色妖雾还没有消散,即使刚才里面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外边,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传出去半分,一大团白色妖雾笼罩在村道上,显得诡异,甚至恐怖。

        “啪嗒——”紫星天耀落到了地上,圆溜溜的珠身上已经没有了光华,好似一个平凡无常的玻璃球。

        李凡伸手将珠子捡起来,他知道,这是它体内储存的灵气用光了,在补充完,不知要什么时候。

        那五头被灵气轰炸的尸妖也没了动静,只是白色妖雾依旧不曾消散。

        “这雾怎么还不散,难道那几头尸妖还没被炸死?”宋缺有些纳闷的问道,这没道理啊,那么大威力都炸不死它们,它们无敌了?

        或许宋缺前世真是乌鸦,在他话音刚落,两头尸妖摇摇欲坠的站起来,口中发出尖锐的叫声,“叽——”像是在呼唤什么,又像是在诉说。

        李凡脸色大变,就在尸妖尖啸之时,他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妖气正在苏醒着。“不好,快阻止——”

        话没说完,宋缺已经抽刀往前,刀身有气旋浮现,有刀气纵横,一刀斩下,两头尸妖身首分离。

        “受了重伤还敢bb,真是作死。”宋缺转身又扶住了李凡,心想,这下妖雾终于可以消散了吧?

        “跑,快跑。”李凡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可惜,已经晚了,在他话音落下时,一道人形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白雾中,正缓缓向他们二人走来。

        待完全看得清那道身影时,李凡心里一沉,那尸妖面容青面獠牙,身形最少在两米以上,魁梧壮实。

        “这是啥?”宋缺一边扶住李凡,一边紧紧握住了刀。

        “这是百中无一的尸妖王,你快走吧,我留下来挡住他。”李凡平静的说道,在感觉到尸妖王气息那一刻,在他心里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

        尸妖王,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乃极阴极妖之物,是阴气与妖气结合的产物,恐怖无比且身含剧毒。

        “放屁,七头尸妖都被我们弄死了,在弄一头有何难?”宋缺淡淡的说道,说罢,拔刀向前,身形一跃而过,一刀提起,直接劈向尸妖王脑袋。

        “嘭——”尸妖王轻轻抬起右手,一掌拍在大刀上,宋缺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紧接着右手一麻,虎口竟然被震碎。

        “噗~”宋缺气血一阵翻涌,直到吐出一口鲜血后才缓缓平息。

        接下来,宋缺并没有拼过那尸妖王,若将境界换算过来,那尸妖王最少都是地境巅峰的存在,而他与李凡一样,都是人境巅峰,差了尸妖王一个大境界。

        “你先走,我可以拦住他一会儿。”李凡默默的站起了身,不顾自己后背的伤势,挡在了宋缺身前。

        “尽j,b扯淡,我能留你一个人在这?”宋缺一把将李凡抗在了肩上,转身便跑。

        尸妖王飞速的跟了上来,甚至已经举起爪子,那爪子上折射着点点蓝光,有剧毒。

        宋缺高速运行内力,借此来跑的更快,但他也受伤了,一边跑着,一边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放我下来。”李凡怒吼着。“我tm叫你放我下来,这样下去我们一个人跑不了。”

        “呵呵。”宋缺没说话,笑了笑说道。“我本来就没想着两个人能一起跑出去,一个,够了。”

        李凡楞了,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眼见前方已是白雾最边沿。

        “有下辈子我还和你干妖怪。”宋缺语气快速的说完,一记手刀将李凡打晕,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抛出了白雾笼罩处。

        “嘭——”李凡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听见这声音,宋缺满意的笑了,笑容中有无奈,更有遗憾,“可惜了,这辈子还没娶老婆。”

        “嗦——”尸妖王已经追了上来,宋缺不在继续逃了,因为他一逃,李凡就在前面。

        “来吧,畜生,看你爷爷干死你!”宋缺大喝一声,抽刀横空斩下,这是怎么样的一刀,挥舞之间有风声呼啸,有刀身轰鸣,这是他二十年来,最巅峰的一刀。

        “轰——”一阵气浪扩散开来,“铛——”刀断了,一朵血花无声染红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