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冷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6本章字数:3343字

        “沙沙——”天空下起了小雨,在这个夜里,仿佛格外的凄凉。

        小雨将血迹冲散,李凡昏迷着,这一夜,仿佛一世纪那么漫长——

        第二天一早,雨依旧在下着,只是天色昏沉,好像傍晚——

        “嗒,嗒——”陆鸣缓缓走到了李凡身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高声道。“他在这儿——”

        华萱和刘父一群人连忙赶过来,他们是今早发现李凡和宋缺不在的,同时外面下着小雨,这样的天气能干什么?

        陆鸣和华萱心中都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于是他们叫上刘父一起出来寻找。

        李凡躺在地上,周围已经看不出血迹,因为都被雨水冲散了。

        “还有气——”陆鸣背起了李凡,眼睛看着华萱道。“宋缺找到没有?”

        华萱也不知该怎么说,沉默了许久。“找到了。”

        陆鸣心里一沉,华萱这幅模样恐怕——

        “宋缺怎么了?”陆鸣沉着问道。

        华萱拿出了几块铁片,缓缓说。“刀——断了。”

        陆鸣愣了,看着那断裂成数片的刀,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雨依旧在下着,只是众人皆以无言——

        三天后——

        眼前一片光亮,让李凡刚睁开的眼,又闭了回去。

        “你醒了——”华萱正坐在一旁,看着床上的李凡睁开眼,脸色少有的激动。

        “咔——”陆鸣推开门进来,脸色激动道。“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

        李凡重新睁开眼,眼中有迷茫,但刹那间恢复,一下子坐起身,着急问道。“宋缺呢?”

        面对他的问话,华萱和陆鸣都沉默了,良久以后,陆鸣才苦涩的开口道。“我们没找到他——只是刀断了~”

        对于宋缺来说,刀在人在,刀断,人亡。

        虽然已经知道是这个结果,但李凡还是失神了一阵,重新闭上了眼。“你们先下去吧,我自己想想。”

        华萱和陆鸣一愣,还是出了房间,让李凡静静。

        又过了许久,李凡再次睁开眼,眼中有弑杀光芒一闪,眼神凶狠。

        “我要报仇——”

        接着李凡在心中狂呼封正之名,一闪之间,他的神魂来到了藏宝阁。

        “哥,你怎么了?”封正这次显现出了真身,因为李凡从未如此狂躁呼唤过他,肯定有什么要紧事情。

        “宋缺死了。”李凡平静的说道。

        封正沉默,他了解李凡,对方越是沉默,便越是愤怒。

        “你需要什么帮助?”

        “力量——”

        封正再次沉默,他的力量在外面的天地是受到压迫的,不可能像青铜壁画世界里那样帮助李凡,除非付出巨大代价。

        “好,我帮你。”封正沉默之后说道。

        “不用了,你的力量在外面会受到压制,你也是我弟弟,我能让你难么?借我些功德。”李凡也没想到封正会答应帮助自己,但他还是拒绝了。

        确实,李凡和封正虽然打打闹闹没个正行,可是在山上最孤单的十年,两人相依为命,有多少心酸只有他们知道。

        “那好,关键时候,我会上你身。”封正严肃的说道,哪怕到时会付出巨大代价。

        “你来的有些不巧,我刚买了修修炼物品,只剩两千多功德,你全拿去吧。”说罢,封正身上有光芒闪过,点点荧光偏向了李凡。

        李凡查看以后,功德点一共有2531点。

        “嗦——”封正的身影消失了,偌大的藏宝阁只剩下李凡一人。

        能最快提升自己的只有丹药和法器,可是炼化丹药也需要时间,而法器则不那么需要,只是发挥不出最大威力,但也够了。

        李凡买了一把七星剑,一千二百功德,剑身长三尺,剑柄半尺,上面有七星闪烁光芒,是件强大的剑类法宝。

        有了剑而无法决又如何能行?于是李凡花费一千点功德学习了基础御剑术。

        在外面世界躺着的李凡,眉心之中突然出现一柄光剑,金光闪闪,又有数道符文闪烁在中央,仿佛接受无上传承一般。

        御剑术早已经失传,哪怕是基础,一但放到外面世界,恐怕会让无数人疯狂,修炼者御剑而行并不是古代传说,只不过基础御剑术是没这功能,只能控制剑身运动。

        学会御剑术以后,李凡又用剩下的三百点功德买了三张符咒,分别是御雷,天霜,周山。

        这三张符咒都有莫大功效,御雷是引动天地之力攻击,对付邪魔歪道事半功倍。

        天霜是引动冰雪之力,从而瞬间冰封敌人。

        周山符更是不得了,他能利用大地之力,使敌人瞬间被大地压制,凝固身形。

        当李凡做完这一切准备,打算离开时,封正的声音响起了。“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话音刚落,藏宝阁内,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玉盒,玉盒上有奇妙符文,隐隐有大灵之力浮现。

        玉盒都如此不凡,里面的物品恐怕更甚一层。

        果不其然,李凡打开盒子,盒子内有两颗丹药。

        “爆凡——”他一眼就认出了盒子里的凡药,这是天下早已经失传的禁药,服下以后,能够在瞬间爆发数十倍于自己本身的力量,副作用是很长时间内失去修为。

        相比于爆凡的力量来说,这点副作用根本就不算什么的吧?

        “谢谢了,封正。”

        “没关系,我只有你这一个大哥。”

        ————

        “吱——咔——”

        华萱和陆鸣因为担心,所以一直没离开院子,此时见李凡走出来,就连忙围了上去。

        “你怎么了?”陆鸣发现了李凡有些不对劲,这是一种感觉,若说以前李凡给人的感觉是舒适,那么现在就是压抑。

        “我没事,去找个人。”李凡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陪你去。”华萱同样面无表情,远远看着,两人还特别有夫妻像。

        于是李凡带着二人朝着万春楼走去了,他有种感觉,这次尸妖的事儿,万天兵是知道的。

        因为走的时候,万天兵曾说那些话,夜探万春楼,一方面应该是不满,但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一种警告?

        只是当时李凡没能想出来,现在仔细一想,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

        很快,李凡三人到达了万春楼,白天的万春楼也是开着门的,只不过客人稀少。

        陆鸣抽空看了一眼招牌,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李凡,来这里干啥?

        华萱倒没觉得什么不对,李凡一进去,她也连忙进去了。

        “哟,这不是李先生么?怎么今儿一个人来这?需要找哪个姑娘陪同。”老妈子满面笑容的说道。

        “我来找万天兵——”李凡冷酷道,配合此时那张面瘫一般的脸,还是颇为吓人。

        “这——”老妈子一时楞在了原地,她还没遇见过敢直呼万书记姓名的人,而且还是在万春楼,哪怕是那村长刘豪,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吧?

        “李先生,说话可得注意点。”老妈子的脸色瞬间晴转多云。

        “我找万天兵——”李凡再次冷酷的说道。

        “我看你是来找茬吧。”老妈子冷哼一声,后退了两步,左手一招。“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万书记姓名也是他能叫的。”

        “是——”左右四个大汉找起了袖子,狰狞笑着。

        “找死——”陆鸣轻哼一声,从腰间拿出了一挺机关枪,正对着几名壮汉身前,“哒哒哒——”机关枪的子弹似乎联成了一道火线。

        四名壮汉后退几步,在他们先前站立的地方有几十个弹孔。

        “这小子真敢开枪——”四名壮汉额头上流下了豆大的汗珠,一时之间不敢上前。

        “谁敢在动——”陆鸣傲然说道,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难受,以前恐吓别人都是宋缺站在第一线,抽刀就上,霸气无比。

        “——”老妈子似乎也没想到陆鸣敢开枪,一时间楞在了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何人敢在我万春楼放肆。”一个浑厚的声音从三楼传来。

        “万天兵——”李凡眼睛一凝,有精芒一闪而过。

        “李凡,你太放肆了。”万天兵从三楼房间走出,站在了栏杆处。

        “我兄弟死了。”李凡冷声说道。

        “那关我何事?我记得当时我是提醒过你的,只是你自己没听出来而已,这能怪得住我么?”万天兵同样冷声说道。

        “那你知道凶手是何人?”李凡看向了万天兵,冲着他一抱拳,似乎在为刚才的事情抱歉。

        “哈哈,笑话,是谁杀了你兄弟你都不知,那还谈什么报仇,你走吧,我不会告诉你的。”万天兵大笑道,完全没有将李凡三人放在眼里。

        “可能你还不够了解我。”李凡淡淡地说道。“以前我是讲道理的,只要身边人没事,但以后我是不讲道理的,因为听我讲道理的人死了。”

        “威胁我?”万天兵眉头一挑,真是怀念啊,已经多久没人敢如此威胁他了。“你觉得跟我是一个量级的么?”

        “你要试试——”李凡声音彻底冷了下来,与此同时,他从怀中摸出了引雷符,陆鸣和华萱也拿起了武器,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意思。

        “你见多识广,应该知道我手里拿的是啥。”李凡眉头一皱,冲着站在楼上的万天兵说道。

        “引雷符,你疯了?这里还有这么多无辜的人。”万天兵震惊的喊到。

        “我兄弟也是无辜的,可是他死了。”李凡面容依旧冷酷,不为之所动,这一刻,什么天谴报应,已经不在他操心的范围。

        华萱仿佛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李凡,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好陌生,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般。

        “哗啦,”老妈子等人也是普通人,一听这仗势,当下腿就有些软了,几乎是颤抖着的。

        沉默许久,万天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们上来吧,一起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