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狼妖王vs 尸妖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6本章字数:3312字

        “嘭——”又一道黑影闪过,尸妖王在半空中遭到了阻拦,身形被撞出去七八米远。

        陆鸣定睛一看,这道黑影不是狼妖王又是谁?

        “嗷呜——”狼妖王仰天长啸,他与尸妖王同样是妖王级别的妖怪,实力都在伯仲之间。

        狼妖王对战尸妖王,妖王威严不是能轻易挑衅的,两者之间,在今天必须要有一个倒下去。

        尸妖王缓缓站了起来,他感到了威胁,对方同样是妖王级别,这种威胁可不是先前陆鸣火器压制可以形成的,这是妖王与妖王之间的战意。

        “厉害——”陆鸣喃喃自语道,他知道李凡有秘密,但他从不知道他有可以控制妖怪的技能,这让他对李凡开始好奇起来。

        “——”华萱没有多说话,脸色依旧冰冷高洁,只是在看到李凡身后浮现塔影的时候,神色略微有些激动,毕竟这关乎到她的爷爷。

        “呼——”李凡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一时间释放两头恶妖,这可是他从来未尝试过的,再加上归元印和御剑术的使用,他体内的法力已经所剩不多了。

        “叽——”

        “嗷——”

        狼妖王和尸妖王同时长嚎一声,身形转换之间,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李凡重新闭上了眼,开始养起神来,淡淡道。“若我猜的没错,现在那幕后之人正在赶来,你们还是坐下来恢复一下,等会儿恐怕还有大战。”

        陆鸣闻言,眼神闪烁一下,转身摸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我去布置一下,给他们来一手狠的。”

        “好,我陪你一起。”华萱也同样转身陪着陆鸣去了,他们二人消耗的精力倒不是很大,一路上有李凡的归元印和御剑术,他们只是负责压制一下对手,此时还有能力布置,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李凡闭上了眼睛,开始通过打坐来恢复精力,对于等下的大战他并不是太担心,还有几次后手没用,甚至于“爆凡”丹也还未服下。

        “嘭——”“铛——”“嗦——”

        狼妖王与尸妖王的战斗不可能不凶猛,同样的级别,同样擅长于贴身肉搏,两妖的打斗,拳拳到肉,纯粹是力量与力量的碰撞。

        只不过尸妖王还是略微占了上风,因为他的肉体硬如金刚,比狼妖王的肉体更强。

        当然,狼妖王肉体强度虽然比不上尸妖,但动作迅猛如风,在加上狼族天生的战斗意识和素质,这场战斗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不会结束了。

        “吱——”一旁的风妖并没有冷眼旁观,而是不断抽着空子往尸妖王身上吐着风刃。

        “嗦——”风刃入体的滋味当然不好受,所以尸妖王对于这暗中偷袭的妖怪更加的憎恨。

        人家狼妖王虽然是敌人,但好歹光明正大,你这暗中偷袭像个什么玩意儿?

        所以尸妖王一边对付着狼妖王,一边还瞄着空子,准备冲到风妖身边来一记狠的,至于李凡他们隔得太远了,即使以尸妖王的速度也没把握可以在瞬间奔袭到他们身前进行绝杀。

        就这样,尸妖在暗中瞄着时机,好不容易抽到一个空子,狼妖王差了他半招,如此好的机会,他怎么错过,当即身形一转冲向了一直偷袭的风妖。

        “吱——”风妖一慌,想后退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关键时刻,尸妖王的身体在半空中停止了,狼妖王正牢牢抓住了他的脚。

        原来狼妖王并不傻,他知道自己在实力上有些不如尸妖王,若非风妖一直在旁边分散注意力,他应对起来绝不会这样轻松。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阵营里的,所以狼妖王在关键时候逮住了尸妖王的脚,也就是这一刹那,风妖身形一晃,既然到了李凡身前与李凡三人汇合。

        “叽——”看着机会在自己眼前失去,尸妖王大喝一声,表情很是狰狞,转身又与狼妖王打斗起来。

        到达了李凡旁边的风妖不知为何心情一下子就平静了,战斗力瞬间爆棚,似乎在李凡旁边还有战斗加成的作用。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作用,反正风妖吐出的风刃威力在这一刻变得更强了,当然,打得尸妖王当然更痛了。

        就这样,战斗大概又过了七八分钟左右。

        “嗒——嗒——”

        “有人来了。”李凡瞬间睁开眼,从旁边拿起七星剑,随时准备用御剑术对付敌人。

        “别慌,我有礼物送给他们。”陆鸣起身拦住了李凡,淡淡的笑了笑。

        华萱在这一刻虽然没有说话,但表情也少有的动容,似乎他们在先前埋伏下了了不得的东西。

        “轰——”一声爆炸声响起,紧接着声势浩大的火光蹦现,一股气浪袭来,李凡想都没想便打出归元印守护。

        虽然气浪只是爆炸的余波,但威力同样不容小视,震得归元印形成的灵气罩抖了抖。

        余波都有如此威力,很难想象陆鸣埋下的究竟是什么。

        李凡的目光中带有疑惑,看向了陆鸣。

        “嘿嘿。”陆鸣嘚瑟的笑了笑,“这是固体液态化炸弹,是最新的科技产物,这次我带来防身的后手。”

        “这固体液态炸弹的威力最大之时不在爆炸前,而是在爆炸后,你等着看吧,再说华萱同样也留下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果然,爆炸声过去后几秒,又是一阵爆炸声。“轰——轰——轰——”

        “这烟有毒——”一道人声传来。

        “快跑——”

        “走——”

        人声已经渐渐远去,想来是离开了,他们先是被炸弹吓破了胆,后来又被毒气摧毁了心中最后的勇气。

        ————万春楼

        “如此做法,有些不道。”万天兵虽然站在万春楼,可却好像对地道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

        “也罢,他们要在徒造杀孽也不好,我还是去一趟吧。”万天兵说完话,身形随即渐渐的变淡,渐渐变成透明装,原地只剩下了空气,还有一杯茶水,淡淡的散发着热气。

        若是此时宋缺还在,必定会震惊大喊,“剑气留痕。”

        这是一种至高的武学,也是一种境界的体现,其中种种,非得道之人不得体悟。

        ————

        李凡重新闭上了眼睛,由于陆鸣和华萱的布置已经打发了一批人,但李凡估计,最少还要来一批人,因为黑龙村的幕后势力不止一股。

        这一点是李凡早就想到了的,毕竟黑龙村情势复杂,已知的势力里面就有三股,刘家算一股,万春楼又算一股,至于村交办处或许是一股,或许是两股。

        最先赶到这里的那些人不知是哪一股势力的,反正已经被吓退了,自然也就不必深加思考。

        “一群废物。”一个中年人,缓缓从白雾中走出来,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但自己一人就好像是千军万马,一人便可以于百万大军中斩杀敌方大将。

        李凡双眼缓缓睁开,眼中有精芒闪过,他拿起了七星剑,站起身来,仔细的打量起中年人。

        这中年人年龄约摸四十岁左右,身形健硕,面容孤傲,眼睛不大,但却有神,太阳穴鼓起,证明他是一名高深的古武者。

        “你就是李凡?”中年男人也在打量他,孤傲的说道。

        “没错。”李凡眯起了眼睛,开始慢慢的释放法力,调整状态,力求出剑秒杀对方,虽然并不容易。

        “那你得死。”中年男人话音一落,身形如同惊雷闪电,匆匆一闪,居然已经来到了李凡身旁不远。

        这份修为已经不弱于宋缺半分,甚至稍微胜之。

        陆鸣一惊,想要提起枪来扫荡,可是已经没了机会,还好华萱银针一杨,一招天女撒花,无数银针飞出,使那中年男人不得不暂时退避。

        银针不可怕,但银针上闪耀着微微蓝光,这表明银针是萃毒的,粘上了可能会有些麻烦。

        “你们先退——”李凡抽身向前,定身印和神火印同时打开,紧接着一道金光闪过,炽然是七星剑。

        中年男子轻松的避开了两道印法,看见一道金光向自己飞来,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那金光是把剑

        “御剑术?”中年男子惊呼,随即眼中一片火热,传闻御剑术已经失传,可眼前这绝对是御剑术没错,若是能得到秘籍,那——

        御剑术与一般的道法神通不同,他乃是任何人都可以学的,不管是修道还是古武,传说古代大能所创的人剑合一便是借鉴御剑术之后产生的,

        “嗦——”七星剑速度很快,眨眼间便飞到了男子身前。

        “雕虫小技。”中年男子冷哼一声,话虽如此,但他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躲避起来。

        奈何李凡的御剑术还没熟练,所有有些生疏,根本就无法跟上中年男子的步伐,不一会儿便被中年男子逃脱了。

        眼见这是好机会,中年男子正热火朝天的躲避七星剑,这时陆鸣动了,他提起机关枪就是一阵扫荡。

        “哒哒哒——”

        “哒哒哒——”

        几轮子弹不出意外全部都落空了,可中年男子的身形被拖累,已经快被七星剑给追上了。

        “可恶——”中年男子冷哼一声,他恼怒陆鸣关键时候的破坏,所以觉得先杀了陆鸣,这样就没人在牵制他。

        同时他也看出来了李凡对于御剑术的不熟悉,法力消耗巨大,只要等李凡法力一消耗结束,那他还不是自己的手中之物?

        中年男子一切都想得很美好,可是他没算到还有一个华萱,虽然用了天女散花后的她身上能用的银针已经没几根了,可终究还是有的。

        “嗦——”银针划过,在中年男人一心想杀陆鸣的时候,刺在了他手臂上。

        银针上的毒究竟是什么?结果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