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真正的古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6本章字数:3274字

        “你猜错了,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希望你传承阿难破戒刀法。”老者平静的说道。

        “对不起前辈,唯有这一点,我不能答应你,师门传承不可断。”宋缺声音铿锵有力的回应道,面容严肃,如他所说,唯有这一点不能答应。

        “莫不是你以为阿难破戒刀法更弱?”

        “不是,阿难破戒刀确实比天刀更厉害,可是他的反噬也同样厉害。”宋缺正色道。

        “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你做传承之人么?”

        “晚辈不知。”

        老者双眼微微眯起,仔细的打量起宋缺,语气悠然道。“阿难破戒刀法反噬非常严重,业火缠身,心魔不尽,可那是对于世人来说。”

        “传承阿难破戒刀法这么多年,我前辈们早已经推算出应对之法,要么有大无畏佛经等少林密经,要么强行用霸道的古武学镇压。”

        “若论霸道,恐怕天下武学少有能比得上天刀,所以两者同时修行,应该可以免除业火缠身,心魔出没。”

        宋缺闻言丝毫没有心动之处,而是略微思考一下。“前辈的话确实有道理,可是有人尝试过么?”

        “没有,你是第一个。”

        接下来,宋缺一直推脱传承阿难破戒刀法,而老者也如同诲人不倦般,慢慢教导。

        大约过了两三个小时后,宋缺再也待不住了,李凡等人应该还没他消息,他要快点回去报告。

        昏迷了一个五天,可能事情已经发展到尾声了,再不回去就真没他什么事儿了。

        “前辈,晚辈还有事,容我以后再来拜访。”宋缺抱了抱拳,客气说道,经过这几个小时的耽搁,他觉得老者似乎有一些魔怔一丝癫狂,不适合在长久的理论下去。

        宋缺刚走到门口,“咔——吱——”门自动关上了。

        “还请前辈放我离开。”

        “呼——”老者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眼中精光收敛,气息变得悠远深长。“既然你如此想要离开,不如和我比上一场,若我输了,你自由离去,平生与我在无恩怨,若你输了,那就必须安然传承阿难破戒刀法。”

        “抱歉,前辈,晚辈认输,但也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宋缺说道,老者可是修行了几十年,又修炼的阿难破戒这种高深古武,只要不是庸才,现在的境界最少都是玉境,根本就打不过对方。

        “别慌,听我说完,我们之间的战斗难免有以大欺小的嫌疑,所以我让你一只手,并且把修为压制道人境巅峰,若你能接我十招,那就算你赢,若我使用超出人境的力量,也算你赢。”老者再次说道。

        这样说着,宋缺眼前一亮,若真是这样,那倒不是不可以一试。

        宋缺看了看自己周围,又看了看双手。“前辈,我一身功夫大多在刀身上,可我那大刀已经破碎,这——”

        老者摆了摆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无妨,你可以使用我的刀。”

        “那前辈你——”

        “即使压制在人境,只要心中有刀,何处何物不是刀。”

        很快,宋缺和老者在院子里摆开了身形。

        宋缺手上握着一把刀,这是一把少林戒刀,刀身长而不卷,刀背略厚,约有二指宽,刀上没有任何的装饰或花纹,握住此刀,一股古朴之气扑面而来。

        “好刀。”宋缺在心里赞叹道,同时他体内暗暗运转内力,欲求达到最巅峰的一击,对于老者所说能挡他十刀,他根本就没有这种想法,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御。

        在看老者,即使站在宋缺对面,受气机压迫,依旧没有外泄半点气势,这与宋缺的锋芒毕露完全不同,使人看不透他的虚实。

        “呼——”宋缺挥刀了,这个时机是他气势达到最巅峰的时候,一刀挥出,周围空气仿佛受到压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他手中所握的刀划出一道玄妙的轨迹,明明可以看得清楚,却仿佛迅猛无比。

        “嗒——”老人动了,但身形依然不散,他只是轻轻抬起脚,一脚踏在地上,周围天地仿佛凝固一般,将宋缺划出的刀也一并凝固了。

        这是一种气势,与内力修为无关,这代表了一种心性,代表了一种对刀理的认知,代表了势。

        老者那一脚踏出以后,宋缺只感觉浑身一阵沉重之感袭来,仿佛背负了千斤一般,让他想抽回刀也无法动力。

        “啊——”宋缺虎吼一声,握刀的手略微一用力,浑身的肌肉爆发,高高鼓起,下一刹那,“嘭——”他衣衫阵阵碎裂,纷纷落下。

        “咔——”戒刀仿佛砍碎了什么东西一般,蓦然从凝固中抽了出来,刀光闪闪,刀气纵横。

        “有意思,竟然能抽刀回行。”老者惊讶的暗道,他即使压制到人境修为,也有一种势,足以使一般人境武者脱手无力。

        武者之间的战斗,从来不是凭着内力多少来决定胜负,招式,对武道的认知亦然。

        宋缺将戒刀抽了回来,随手挽了一个刀花,接着将刀身一横,道道劲气浮现了刀表面,那劲气化成了柄炳小刀,说时快,说时慢。

        仅仅一瞬,宋缺戒刀砍下,带着一股仿佛开天灭世的气息,更有数道刀气纵横。

        “嘭——”

        “嘭——”

        刀还未至,气已先碎,老者周围的空气阵阵破碎,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若是平常武者,这一片真空就已经足以致命。

        “这就是天刀八式之一?厉害,痛快。”老者哈哈大笑道,身形依旧在原地不动,只是右手双指并拢,横空一扫,一道刀气将宋缺所带来的压迫毁灭,周围又恢复了正常。

        那道刀气碰到戒刀之时,仿佛催拉枯朽一般,将戒刀震出。

        “塔塔塔——”宋缺倒退三步,以此来缓解劲力,他虎口已经发麻,显然,刚才老者随手所发出的刀气,让他吃了个暗亏。

        “随手发出的刀气都能如此厉害,他究竟对武之刀道一途有多么高深的认知?”宋缺暗暗想道,同时也在借机恢复力量。

        刚才虽然只有两招,但两招已经耗费了他绝大部分内力,反观老者,体态轻盈,仍然是原来的模样,仿佛没有半点虚脱。

        “攻击的确是最好的防御,但现在你还有挥刀之力么?”老者缓缓说道,似交谈,更似乎在教育。

        “呼,已经过了两招,还有八招我没倒下就算你输。”宋缺坚定的说道,再次扬了扬手中的戒刀,依然锋利无比。

        “是么?那我就让你倒下。”老者淡淡一笑,下一刻已经动了,整个人在这一刹那仿佛变为了一把刀,锋利无比,虽然只有一瞬。

        “嘭——”宋缺身形飞出三四米远,老者根本就没靠近他,整个人在动那一刻,他就已然被气势所迫。

        “这就是差距么?”宋缺苦涩的笑道,他知道老者很强,可对方压制到了人境自己依然在三招之下败北。

        不,或许不是三招,只有一招,甚至半招。

        “很多时候,一味的防御确实不如攻击,但更多时候需要正确的认知自己,量力而行,像你那种不顾后果的招法,在战斗中确实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可是同样也把自己陷入了危机之中。”老者看着宋缺,摇了摇头说道。

        “若今天是一场正常的战斗,遇上的是我这样修为的人,你恐怕连出一招的机会都没有,而你所能做的仅仅是防御而已。”

        “你之所以用这种打法招式,不过是你明白,我不会真正对你动死手,可是你忘了两点,战斗中瞬息万变——”

        话音刚落,老者右手两指并拢,随即一扫,刀气纵横而出,直直斩向了宋缺。

        宋缺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只听见“嘭”一声,仿佛是身边的地面破裂,攒起的石子打在了他身上,生疼。

        “还有一点,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和你的敌人。”老者接着将话补充完了。

        “你已经输了,跟我学阿难破戒刀法吧。”老者定睛看向了宋缺。

        “好,愿赌服输。”宋缺苦笑道,早在比试之前,他就有预感,自己的胜算恐怕没有十分之一,但他还是选择了一博。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老者欣慰的笑了,双手背在身后,严肃的介绍道。“我叫空戒,以后便是你的师傅了。”

        “空戒?”宋缺一惊,没遇见李凡等人之前,他一直走南闯北,也听过不少古武界高手,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三颠七痴。

        空戒便是三颠之一,因为修炼了阿难破戒刀,心境有损,而且业火缠身,所以被逐出少林。

        被逐出少林之后,空戒凭着手中戒刀和阿难破戒刀法闯出了一片天地,可却在壮年消失,不知所踪,原来却在这里。

        “前辈——我”宋缺张口欲言,却被打断。

        “还叫前辈?”

        “师傅,我想问问我那几个朋友此时怎么样了?”宋缺迫切的问道,他最担心的就是这几个朋友。

        “他们前两天为你报仇险些将整个黑龙村都给毁了,后来虽然有众多高手前去阻拦,但他们还是在另一个老家伙的保护下安全离开。”

        “另一个老家伙?”宋缺疑惑,能被空戒称为老家伙的人,至少也得有相同修为吧?

        “对啊——这黑龙村还藏着一个老家伙,虽然我没见过他,但能隐隐感觉到他的气势,是名道家高手,我还没来之时,他已经在这个黑龙村了。”老者淡淡的说道,语气中不显波澜,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皆是以自我为最强,哪怕同等级高手相遇,也没有谁会怕谁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