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罗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6本章字数:3325字

        带着警惕与戒备,李凡三人通过最核心的妖雾,路上居然一点危机都没有遇见,事出反常必有妖。

        正是因为没有遇见,所以李凡等人更加的小心与警惕。

        走过核心妖雾后,出现的是一面厚厚的石壁,仿佛还没打通地道一样,但陆鸣的追踪器信号显示刘雨就在后面。

        “嘭——嘭——”李凡伸手敲了敲石壁,入手处冰冷浑厚,而且一点空洞的感觉都没有,显然,这处石壁是非常厚的,至少有数十公分。

        “有办法打开么?”李凡看向了陆鸣,他知道对方带了火器,在宋缺不在的情况下,也只有火器才能打开如此浑厚的石壁。

        “打不开,使用炸弹或许可以打开,但是也会引起地道的崩塌,可能是在设计的时候,对方就想到了些这一点。”陆鸣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能为力。

        “我来吧。”华萱平静的说道,随即走向石壁,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红色粉末撒在了石壁之上。

        “滋——”石壁上响起腐蚀声,从接触粉末处一直向周围腐蚀开来,只是瞬间,一个人高的大洞出现了。

        “嘶——”李凡和陆鸣对视一眼,同时感觉心里发麻,别看华萱几乎不怎么说话,存在感也不高,但总能拿出引人注目的东西,让人头皮发麻。

        “好了,过去吧。”华萱面无表情的说道。

        过了石壁之后,地道越来越窄,到最后只能容纳一人通过,李凡走在了队伍最前面,用御剑术控制了七星剑漂浮在身边,以防止前面随时可能遇见的危险。

        幸运的是,走过这地道一切都非常的顺利,没有遇见想象的危险。

        “嗯?没人把守?”李凡走出地道之后,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说道。

        这个地方可是非常适合防守的,越往后走越窄,只要最后洞口处有一个人守,几乎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走过窄的地道,出现在李凡等人面前的是一片空旷的洞穴,四周都被浓雾所隐藏了,使人看不清楚虚实大小。

        “嘭——”

        “噗——咔——”

        隐隐的,走出地道之后前面似乎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空气声激荡,爆空之声更是层出不穷。

        “有人在打斗。”李凡凝神的说道,仔细的辨别了声音。

        “他们不害怕地道崩塌么?”陆鸣诧异的问道。

        “不知道。”

        既然前面已经发生了战斗,那就要做好战斗的准备,李凡召回了狼妖王和风妖,至于那两个半妖,从狼妖王嘴上的血迹来判断,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准备周全,可以行动了。”李凡转头向陆鸣点了点头。

        紧接着,陆鸣发动虚拟模拟能力,将三人两妖的身形完全隐去。

        虽然隐身在妖怪眼中没什么作用,他们大多时候用的鼻子,所以这次华萱特别炼制了一种药散,可以完全隐去人体的气味。

        “厉害!”李凡冲着华萱和陆鸣分别竖起了大拇指。

        很快三人便潜伏到了战斗发生处,纷纷秉住呼吸,凝神关注。

        场中战斗的人都不陌生,三名都是“熟人”,刘婷,刘远行,还有那个面无表情的中年人。

        此时刘远行与面无表情的中年人正在围攻女刘婷。

        “难怪先前刘婷并没有与我们纠缠,原来这里还有战斗。”李凡暗暗的在心里想道,“可他们为什么要战斗,难道他们的利益彼此有冲突?”

        “妖女,你们不会得手的,束手就擒吧,或许我们能留你一条生路。”刘远行冷声道,但双手并没有停止动作,仍然一掌向着她打去。

        “哼,刘远行你后边那位主子不是也抱着也我们同样的目的么?怎么,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么?”

        “毛先生是为了长生而来,岂是你们这种乡野村姑可以揣测的。”

        “我看你当狗真是当习惯了,你不也是乡野村夫么?当了大户人家的狗就迫不及待的出来咬人了?”刘婷说着,一掌拍退了面无表情的中年人,缠上刘远行贴身战斗。

        “该死。”刘远行怒吼一声,近身战斗他要比刘婷稍微弱点,毕竟对方是半妖有妖怪的部分威力,肉身自然强大。

        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被震退以后居然没有在次参加战斗,而是向着一旁走去,打算绕过战斗向前走去。

        “想走?”刘婷冷哼一声,暂时放弃了对刘远行的贴身缠斗,而是扑向了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

        “走的好。”刘远行重新追上刘婷与对方贴身缠斗起来,仿佛在为中年人创造走脱的机会。“妖女,你拦不住了。”

        “混蛋——”

        “跟上那面无表情的中年人。”李凡快速的说道,刘婷即使以一敌二依然想挡住两人,可见后面确实有了不得的秘密。

        三人缓缓跟着中年人,渐渐的,妖雾逐渐的变淡了,甚至于完全变得没有,可是妖气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越发的浓郁,使人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这时,中年人突然停下了脚步,略带着丝哑的声音响起。“出来吧,别藏头露尾了。”

        陆鸣一惊,他发现我们了?难道他有如此敏感的感觉?

        李凡淡然不动,两只手分别拉着陆鸣和华萱,示意他们不用惊慌,而且他觉得对方是在诈自己等人。

        果然,中年人见身后没有人应答,竟然连头也没有回,直直向前走去,脚步不快也不慢,有种悠哉悠哉的感觉,只是在他手中有一道玉符,已经被捏碎。

        ————

        刘婷与刘远行已经结束了战斗,正站着对峙,双方气势武功都差不多,所以没有胜负之分。

        “你以为让罗林这个傻子进去就可以破坏我们的计划吗?”刘婷淡淡的说道。

        “难道不是?”刘远行一愣,心底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你以为我不知道罗林其实是你们的人?只是平常时候不听你们吩咐自行探索罢了,这次你带他来不就是想借着他本身的特殊感应能力,然后趁我们不备,将他放进去好打探秘密,或者破坏我们计划。”刘婷扯下了自己的蒙面,精致的五官加上后面毛茸茸的尾巴,有一种奇特的魅惑之感。

        “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放他进去?”刘远行心中那种不安之感越来越强烈。

        “哈哈。”刘婷魅惑的笑了一声,巧目连兮的看向刘远行,“因为人人都觉得我们是最先出手的,最先按耐不住,可是他们忘了,祖脉里还有其他危局,平常人根本不能破解。”

        “而你们的那个罗林,有一种天生的吉凶福测感应,是最适合破解危局的人,所以我爹故意做出一副已经动手的模样,引你们将罗林送上门来,若他能破得了危局,我们可以直接接手,若他破不了危局,怎么着也能发现些隐藏的陷阱,让我们的路好走很多。”

        “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么多么?因为我们得到了妖心祖晶。”

        “不好。”刘远行在听完这最后一句话时,转身便想逃,可已经晚了,他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灌入了他体内,然后眼前一黑。

        “乖乖做我采补的鼎炉吧。”

        ————

        越跟着罗林走,李凡就越觉得不对劲,为什么这后来的路都像没有人走过一样?

        按照先前刘婷那副拼命的模样,这后面应该是藏有大秘密的,至少刘家会有许多人守护在这,不容旁人靠近,可这里却丝毫人烟都没有。

        罗林继续面无表情的往前走着,李凡三人不敢跟得太紧,害怕对方会知道自己的跟踪。

        “咦?”陆鸣轻咦道。

        “怎么了?”

        “这里面的空气杂志越来越少,仿佛被净化过样。”

        “是么?”李凡使劲的吸了一口气,果然,一吸入肺的空气果然清澈无比,比很多森林里的空气还要好。

        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这里面的妖气突然消失了,前两分钟还妖气浓郁到极致。

        还没等李凡思索,罗林已经在前面停下了,他面前有一座石台,三人离得比较远没看清楚石台上放着什么。

        ——

        罗林看着石台轻轻一笑,这是一副残棋盘,他在等,在等后面三个人出来与他下棋。

        李凡三人走近石台后才发现诡异,这里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吸引力,使人缓缓靠近尸石台,而在人心中居然生不起丝毫的反抗之力,这如何了得?

        “你们来了,坐吧,下完这盘棋我们才能过去。”罗林看着虚空笑了笑,声音嘶哑的说道。

        “他能看得见我们?”陆鸣不可思议一般的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

        李凡也倒吸了一口气,竟然对方一早就发现了三人,那为什么还要带着他们来这里?难道有陷阱?

        “你们别担心,我对你们没有恶意,要不然早就下手了,来吧,下完这盘棋,我们就可以通过这里。”罗林再次开口宽慰道,虽然是宽慰,但脸上依旧没有半分表情,看着有些渗人。

        李凡见对方暂时没有动手的意思,于是握着七星剑,缓缓的坐在了石台对面,看着这面残棋。“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一定要下棋才能通过?”

        “我是谁并不重要。”罗林面无表情的说道。“重要的是这副残棋是大能制定下的规则,你们修为不够,无法直接突破这里,只能按照规则来。”

        “你好像早就知道了?”李凡三人皆是讶然,看对方的样子,似乎对于这副残棋并不陌生,那怎么还会进来?

        “对啊,我早就知道了,我进来是命运使然,无法避免,要么改变,要么死亡。”罗林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句,面目上依旧没有丝毫表情,比华萱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长得丑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