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生死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6本章字数:3297字

        听完了罗林的话,李凡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对方怎么比自己这龙虎山正统传人还要神棍?

        命运之说有真有假,既有人定胜天,又有命运使然,其中种种,非人力所能触摸。

        “若真要下完这盘棋,那我们之间胜利者才能进去?”李凡好奇的问道。

        “当然不是,这盘残棋与棋艺高低无关,只有跟随自己内心回到本初,方能破局,对棋之人也会对应棋子相应变化。”罗林镇定的说道,说话间,推动棋子。

        “呼——”棋子推动那一瞬间,天旋地转,仿佛时空逆流,隐隐有金光,灵光闪过,阵阵大道之声传出,虚空随之破碎。

        李凡稳住心神后,发现除了自己和罗林,华萱陆鸣二人已经不在身旁,而石台也来到了一处古战场中央,旁边有残肢碎体,鲜血淋漓。

        此时的华萱和陆鸣感觉眼前金光一闪,石台已经不知所踪,再无罗林与李凡踪迹。

        “他们呢?”陆鸣诧异道,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不知道。”华萱依旧面无表情,看不出是担心还是其他。

        联合上次青铜壁画的事儿,陆鸣没有妄动,害怕像上次一样,莫名又牵扯到什么。

        ——

        “这里是棋子所化的一界,不用担心你那两个朋友,他们在外面过得好好的,只有入棋之人才会入局。”罗林神色之间丝毫没有变化,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此时的处境。

        “要怎么破局?”

        “跟随自己的心走棋,方能破局。”

        这时,李凡才认真的打量棋局,他的棋艺修为不高,只是略微学过一点棋理,算不得厉害。

        这盘棋是名副其实的残棋,棋势平和中庸又暗藏汹涌,黑白两子此时正在对峙,哪方也没占着上风,皆是四十九颗棋,成相对相成之势。

        “这盘棋重要的不是让谁赢或者谁输,这些都对于棋局没有影响,它棋势讲究的是平和,下棋双方谁也不赢,谁也不输。”罗林解释道。

        “正因为如此,它才比大多数棋局更难,要求下棋双方心灵剔透,彼此互相信任,这才能走出中庸平和的棋,谁也没有半点争强好胜。”

        “呵呵——”李凡笑容有些苦涩,彼此信任,跟对面下棋的人?这如何可能?

        人都有争强好胜之心,这是人性使然,除非是那种得道大能,或者心境大修,否则谁能完全除去争强好胜之心?

        棋局的高明之处就在这里,或许在路的后面隐藏着大凶,所以棋局主人设下了这样局,只有心性超脱之辈才能破局,而且两个心性超脱必须相互信任,这也就隔绝了大多数邪魔外道。

        “也就是说这盘棋无棋可下了?走对一步生,走错一步死。”李凡苦涩的说着,心里还有些庆幸,还好陆鸣和华萱没来到这里,即使死也只有对面那个人陪葬而已。

        或许是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罗林再次面无表情的说道。“走错了棋,不但你得死,你外面的同伴亦然,这盘棋只有一次开启机会,不对的话就会连同着这个洞穴毁灭无常,要么镇压里面的恶妖,要么陪着恶妖一起陪葬,这就是生死棋局。”

        话说到此,李凡心里蓦然一惊,若真是这样,那这盘残棋是避无可避了,但看到罗林镇定的样子,他心思一转,反问道。“你觉得我们能够做到相互信任么?”

        “不能。”罗林毫不思索的回答道,“但我有些特殊能力,只要你放开心神,我便能感觉到你心中所想,从而做出判断。”

        把自己的心思完完全全暴露在旁人注视之下?李凡陷入了两难抉择之中,父母线索,推背图,镇妖坠都是牵扯甚大的秘密。

        “你怕我趁机探寻你内心深处的秘密?”罗林目光桐桐,如同一道利剑,直射李凡内心。

        “对。”李凡眉头一皱,豪不思索回答出来,这并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而是人心自然。

        “放心吧,我没兴趣探查你内心,而且你觉得你现在有选择余地么?”

        是啊,现在连选择机会都没有,还能如何?

        火光电石间,李凡内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好,希望你守诺。”

        他双目一闭,尽量将心神放轻松,不在紧绷,面容变得柔和。

        “开始吧。”罗林轻声道,双目中隐隐有金光闪过,十分奇异。

        “嗒——”李凡一步黑棋走出,周围景色忽然变化,甚至时光翻转,那些残肢碎体蓦然再次组合到一起,一点点鲜血也往虚空中飞去,向着自己主人融合。

        一位位手拿大刀的红色兵甲战士重新站在了李凡身后,霎时间在他身后组成千军万马,声势浩大,杀气凌厉的冲着罗林而发。

        面对此情此景,罗林豪不惊慌,略微闭目感受一下,李凡内心之中此时无波无澜。

        “如此心性,还算不错。”罗林赞叹道,伸手拿起一颗棋子落下棋盘。

        霎时间,他身后也出现了时光倒带形成的黄色兵甲战士,同样的威武绝伦,同样的杀气腾腾。

        两军相见,分外眼红,仿佛是千百年来的世仇一般,拼杀纵横,一时间,鲜血再次染红了大地,血腥味扑鼻。

        奇异的是石台明明在战场的中央,可两边的大军皆是如同幻影一般,从石台穿过。

        虽然是现在是幻影,但后来可就说不定了,现在点滴时间都不能浪费,李凡目光一凝,没受旁边战场影响,保持心性橙明,再次一子落下。

        只见战场中的形势忽变,红衣兵甲战士气势猛然提高,前进纵横,甚至能以一敌二,将黄衣兵甲战士逼得节节后退。

        这就是这盘残棋最大的奇特之术,即使没有胜心,但依照残棋势,后来的棋亦然步步是杀机,这就是需要两个人互相信任的地方,相信对方不会走乱一分,导致自己陷入危机之中,更与对方心神相通,隐约知道对方下一步棋变化,从而提前做好防备。

        在这个过程中,罗林的奇异能力有非常大的作用,就是借此来查探李凡心神变化,从而提前打下破解之招,棋未落,势先成。

        “啪——”罗林落下白棋,被杀的快要崩溃的黄衣兵甲战士突然有远方的援军加入战场,一时间气势恢复,重新与红衣兵甲战士做战,不落气势分豪,反而让红衣兵士们措手不及。

        这就是生死棋,一步生,一步死,一步错,步步幻灭。

        李凡在下一棋,此时他的黑棋已经首尾相连,形成大龙之势,尽管没有杀棋之意,但仍然无法避免。

        随着黑棋再次落下,在那红衣兵士中间,突然有一道大红之光亮起,一个横刀立马的红衣大将军出现。

        那将军一现,红衣兵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进退不乱,阵势十足,展开层层围杀之势,将黄衣军杀退数里,而且趁胜追击。

        “啪——”白棋落下,黄衣军中同样出现一位大将军,指导军士进退,竟然将败势挽救,于千军万马之中,直接拍马奔向红衣将军。

        “啪——”

        “嗒——”

        ——

        转眼间,罗林和李凡的对奕已经走了数十步棋,接近尾声,而到了现在石台棋盘仍然没有幻灭,这表明两人所下之棋全部都算正确,一步逼一步,慢慢缓解杀势与危机。

        而红衣军和黄衣军也杀得难解难分,人数死亡众多,两名大将军正在激战,刀刀夺命,剑剑惊魂。

        虽然只剩最后十棋,但李凡和罗林却不敢有半点的大意,最后时机,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刻。

        “嗒——”黑棋落下,这是李凡的棋,也代表着红衣军。

        随着这一棋落下,红衣军蓦然消失,幻灭成灰,只剩下了一个大将军,而黄衣军依然人数众多,此时缓缓围了上去。

        李凡心里一沉,难道下错了?

        “别急,应有之势。”罗林不急不躁的声音响起。“心神放松,最后几步才是真正的杀机,一个不慎我们全都得死于棋中。”

        闻言,李凡强迫自己放松心神,可精力还是无法回归,心灵再也回不到先前那种空灵状态。

        他的顾及太多,不算孤身一人,华萱和陆鸣还在局外,一但失败,算都得陪葬。

        一但有了顾及,心境又怎么能够空灵无物。

        “哎——”罗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心中有了猜测,难道真要置死地而后生?

        白棋落下,他想象之中的黄衣军同样消失没有出现,反而兵士援军在来,人数增加了何止一倍。

        而黄衣将军如同得势的猛虎一般,竟然不能两刀便劈退红衣将军,接着一刀砍向了他的头,仿佛要将他斩首。

        罗林大吃一惊,棋局怎么生出了如此变化?这不应该啊,明明棋局之上有一线生机。

        “猜错了么?”李凡心里猛然悬起,棋势如人,若红衣将军被斩杀,证明这盘棋的平衡彻底被打破,那么下棋之人和外面的人全都会为洞穴陪葬。

        关键时刻,李凡黑棋落下,可这反而助长了黄衣将军的威势,一刀将红衣将军头斩落。

        红衣将军的身体随之幻灭,整个棋盘失去平衡,从远处开始幻灭成灰,最先从黄衣军开始,速度极其迅猛,眨眼间便来到了石台之外,将二人包裹在里面。

        “到底是哪错了?”罗林轻轻叹了一口气,仿佛接受现实一般,安静闭上了眼睛,并没有挣扎或者反抗命运。

        李凡心中同样不解,但他迅速在脑海中回想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每一步棋都有情可依,有理可寻,步步化解杀机,渐渐踏入平衡,最后十棋更是小心又小心,那么到底哪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