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陵墓之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7本章字数:3286字

        华萱和罗林一前一后两人都跳下去了,陆鸣和李凡当然不能让两位女人如此冒险,尽管罗林男女未定——

        洞底大约十米左右,还好下面专门准备有拦网,落在网上也受不了伤,李凡和陆鸣才能没事。

        可是洞底哪还有华萱和罗林的影子,两人都不见了。

        “她们去哪了?”陆鸣环顾四周,一脸茫然的说道。

        “不知道,她们只比我们早几秒下来,肯定不可能看不见人,应该是遇见意外了。”李凡缓缓说道,说罢,将手中七星剑扒了出来,举在手中。

        好一会儿没听见声音,李凡疑惑的回头,发现陆鸣也不见了,诡异的在李凡背后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没有半点动静。

        “陆鸣,陆鸣——”

        没人回答,仿佛陆鸣压根就没下来过一样,这一刻,即使是李凡也感觉到微微发麻了,前一秒还在相互说话,后一秒人就没了,一个转头的时间能干什么?

        李凡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拿着七星剑在手中一点也不敢大意的开启了归元印,灵气罩迅速组成,围在他身边,一闪一闪。

        虽然此时有点担心其他几人,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陆鸣绝对留了后手在其他几人身上,只要没事一定会赶来相汇。

        “好厉害,没有一丝灵气阵法的波动人就不见了。”李凡喃喃自语道,缓缓朝着前方有去。

        “嗦——”

        “嗦——”

        李凡一脚踏出,前方十几盏灯自动点燃,照亮了这一段路。

        这是一段地道,有双人宽,两边的墙壁上有数不尽的小洞,有白色光线从小洞中传出来,一根一根,密密麻麻数不清楚。

        “嗦——”李凡决定用七星剑来试试水,看看前方有没有危险。

        七星剑刚一飞出,两边的那些小洞中就有数不尽的银针飞去,这些银针针尖上都泛着淡淡的蓝光,显然上面萃了剧毒。

        这些银针说来也怪,两边墙壁中同时射出来,在七星剑上“砰砰嘭嘭”个不停,但地上却没有一根银针的影子。

        “幻术?”李凡看着这一幕,瞳孔一缩,这种地方的幻术最难缠,先前那心魔之音就可以说明一切,明明知道是假的,但还是会产生疼痛感,甚至于死亡了就是死亡了,无真假之分。

        不知道凭着归元印,我能不能平安的度过这里,李凡暗暗想道——

        ————

        陆鸣很倒霉,倒霉到什么程度了呢?明明前一秒还跟李凡在一起,后一秒就变成了他自己一个人。

        他还在那张接住他的网上,可是李凡却不见了,对,就是这么诡异,他不过听见身后有些响动,转过头去看了看,可是在回过头李凡就不见了。

        “李凡,李凡——”陆鸣从网上下了地,向四方喊着,可是却没有人应答。

        “咔——”无奈之下,他只好将机关枪提起来,警惕的朝着前方走去,准备边走边找李凡。

        同时,他还打开了自己的数据能力,调出了追踪器位置,李凡和华萱身上都有他的追踪器,这是防止有些时候遇见危险导致大家分散所放的,今天还真就用上了,遇见这种时刻,陆鸣的责任是最重的,他负责将全部人集合起来,也就是人力跑腿,一个一个的去找。

        他决定先找李凡,毕竟宋缺不在的情况下,李凡最厉害,最能给人安全感,而且他还有七星剑。

        可是调出众人方位坐标的时候,陆鸣楞眼了,他们所有人的方位坐标都在一点上,无论他往前走多少步,坐标也没有变化。

        “我去,不会坏了吧?要不要这么玩我?”陆鸣恨恨的说道,他不傻,怕这是幻境还特定打了自己几下,挺疼的。

        就这样,陆鸣跟着地道一直走,直到走到一处拐角处,这里的灯全都点燃着,明明地道里面没有风,可那灯光就是闪烁,使得他的影子一会儿长,一会儿短。

        这个时候,他没有贸然前进了,李凡的事出反常必有妖被他学得真传,所以一到这个时候他拿起枪,神情中多了几分警惕。

        “算了,我还是不走了,就在这里看看吧。”陆鸣思考了下,还是决定先不忙走,看看再说,他没有归元印,也不会轻功,贸然走下去就是一个字,死。

        每到这种时候,他就格外的想念宋缺,一但前方有啥未知情况,宋缺总是最好的探险能手,挨打,抗揍,轻功不错,逃命本事还强。

        陆鸣百般无奈的站在原地,心想,老子今天就不过去了,就算前面有危险也不能耐我何吧!等李凡找到我再谈过这里的事?

        就这样,他甚至还盘腿坐下了,表情喜滋滋的不知在想什么。

        可能是上天看他不顺眼,也又可能他今天犯太岁的原因,在他刚盘腿坐下,后几分钟,一块圆滚滚的巨大石头便从另外一边滚了过来。

        “我去——”陆鸣站起身来就跑,速度可以去参加奥运,绝对打破世界纪录,毕竟生命的潜力太无穷了。

        “轰——轰——轰——”

        就这样,陆鸣在前方跑,后面一颗圆石头在追,一时间倒也融洽。

        ————

        再来说说华萱,她的运气可要比陆鸣李凡二人好,她直接被传送到了一个水池里,水池四周都是石头,里面也没有水,是空的。

        “怎么了?”华萱有些不解,自己明明跳下来寻找罗林,怎么突然就来了这儿?

        不解归不解,但还是要找到罗林,另外她相信,陆鸣和李凡也绝对不会不跟着下来,这个地方有诡异,得尽快找到他们汇合。

        就在她刚刚下定决心后,水池里异变突生,竟然缓缓的渗出水来。

        这水十分了得,无毒也没有腐蚀,但就是十分的重,华萱只是双脚踩在水上,竟然提不起脚来,仿佛有千万斤的重量汇聚在上面。

        “哗——”几秒钟时间,水越深越高了,华萱小腹以下的位置被淹没,在水下的肢体已经没有知觉了,这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就像一个正常人,突然之间瘫痪一般。

        “这是重水?”华萱一直冰冷的脸闪过了一丝惊讶。

        所谓的重水就是很重的水,这种水十分难得,即使以现在的科技,在数十万斤的水中也只能提取几微克出来,而且需要的工序复杂无比,是制造原子弹的一种必须品。

        重水不但对科技有用,对于医学上来说同样是无价之宝,可就是这种无价之宝,在此时这个水潭里却随意的漫出,仿佛不要钱一般。

        一时间,这里令华萱陷入了危机,不过不要紧,只要自身的手还能用,华萱就没有大碍。

        她熟练的从怀中摸出了一支针,这支针与普通针完全不一样,是支金色的针,也就是金针。

        这支金针被她扎入了自己的脖子上,这是金针封穴,副作用非常大,是用寿命来换取暂时力量的一种方法。

        曾经宋缺就是用这种方法跟狼妖王都打了一个平手,不过今天华萱却没有用金针来换取力量,她是刺激的体内的经脉,让经脉在一瞬间活络起来,用这瞬间的力量使自己能够行动,脱离这个水池。

        “呼——这些重水倒是宝贝。”华萱上岸之后喃喃自语道,顺便将针从脖子上拔了下来,可以说金针封穴的每一秒都是用余生来换的,不好好珍惜怎么行?

        “哗——”华萱拿出了一些不常用的药,将其倒了出来,留下瓶子,装了几瓶重水。

        一个半个巴掌大的瓶子装的水都有七八斤,由此可见重水的霸道——

        ————

        罗林是第一个跳下来的,他跳下来的时候也被网接住了,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到处乱走,而是耐心的在一旁等着,等着李凡三人一起下来后在做打算。

        其实他对李凡还是挺佩服了,无论从哪个方面,用一个小坑就还原了那么多事儿,甚至用一张黄布将这地下都发觉了,如此妖孽,有他在,罗林完成这次任务的把握也要大上一些。

        虽然到最后他们的目标可能有些冲突,在那这前还是可以合作的。

        等了三四分钟,罗林还是没等到一个下来的人。

        “难道他们又在上面发现了什么,或者遇见了意外?”罗林暗暗想道,至于陆鸣他们压根没下来这点,他想都没想,根本不可能,再说了,还有华萱在,她是不可能不下来的。

        “一定是在上面遇见变故,或者这个地方有诡异。”罗林转身向着前方走去,他心里还是偏向于这个地方有诡异,但他对自己很有信心,根本就不怕。

        “长明灯?”罗林看着前方一排亮着的灯有些吃惊的说道。

        长明灯是古代陵墓里的一种灯,灯如其名,长明不熄,传说乃是海里鲛人的油脂来做的,燃烧时伴随着异香。

        这近代考古中,也有不少工作人员挖出个长明灯,可是那些灯仿佛受了诅咒一般,只要暴露在世人的眼底下,很快就会被破坏,或者,不知所踪,这其中的故事,咋们就不说了。

        “这里竟然有长明灯,那我就是在陵墓里。”罗林条理清晰,即使知道自己有很大的可能遇到了诡异,但她依然保持着镇定,一点也不惊慌,不愧有白泽护体。

        “皇陵下面还有其他陵墓,真是奇怪,这样的风水是大忌讳才对,怎么会有人埋在这里。”罗林喃喃自语道,其实不光是埋在皇陵下忌讳,就算是埋在其他坟下一样是忌讳的,这样代表着人家永远踩在被埋之人头上,就算是死也摆脱不了。

        一般埋在某人之下的坟,都是遭到诅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