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内有玄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7本章字数:3276字

        “还要继续向前深入下去么?”陆鸣脸色终于有些异常了,这个地方的诡异他算是长见识了,连他这种纯数据化的能力者都能被无声无息控制,万一——

        “已经来到这里了自然要查探一个究竟,看看比地到底有多恐怖。”李凡昂首挺胸道,眉宇间有一股淡淡的自信,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声音告诉他,走下去,只要走下去一定会有收获。

        至于危险,想要有收获而又没危险,那种事情可能么?

        接下来的路程果然如同他们预料到的一样,每经过一个拐角处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银针阵被华萱重水给破了,将重水往地上一撒,那些银针重量又轻,自然纷纷被重水引力影响,全部落了下去。

        重水阵倒不好破,幸好李凡有天霜符,符咒的威力自然不用说,直接将整个水潭给凝结成霜了,众人踩在上面,轻松而过。

        李凡虽然心疼符咒,但终究还是命更重要,到时候只要能多找到一些天才地宝,损失自然能够弥补得回来。

        终于,四人来到了罗林先前施法的地方,又是一处拐角,说来也怪,这里每一处拐角仿佛都是一个空间的入口,层层在其中穿插交错,使人越陷越深。

        “这后面的机关是什么?”李凡转头冲着罗林问道。

        “不知道,我到了这里后就没在往下走,直觉告诉我,后面会有生死危机。”罗林也语气不坑不悲的说道。

        直到现在,李凡已经知道罗林一直以来那么准的直觉是神兽百泽,当然做不了假,这种能洞察时光的神兽,所说所行皆是追寻大道还有天理,马虎不得。

        “那我先来探探风。”李凡一马当先的走向了拐角,他手里拿着七星剑,掐起了归元印,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因为队伍里的两男两女,总不可能让人家女生冒险吧?

        罗林三人跟在李凡后面不远处,罗林则是离李凡只有短短一步,这样一但遇见了什么危险,也不至于无法救助。

        走过拐角之后,里面是一面不大不小的空地也算是暗室,不过在踏入暗室的瞬间,众人身后的通道却蓦然关闭了,同样的,暗室里也没有另外通道,这里变成了一个完全密封的空间。

        李凡并不惊慌而是带着所有人没轻举妄动,先静观其变。

        仔细扫视了周围,李凡并没有发现有其他的陷阱或者危机,唯有在这片空地中间那一支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柱子和皇陵里那些汉白玉柱是一样的,雕龙刻凤,给人感觉像是从皇陵里运过来立在这里的一般。

        “噢,那位大能还有运皇陵柱来打造这个空间的兴致?”陆鸣好奇的笑道。“目的是为了镇压那群妖怪吧,你们先前说过,这些皇家之物上有淡淡的龙威,正是妖魔的克星,你们说对不对?”

        “其实不然,先不说这里的格局,就说这柱子的大小,以这柱子的大小恐怖是运不来这里的,通道就只有那么大,难道要把汉白玉柱给一段段切下来在安上。”李凡反问道。

        “可以从开始建立这个暗室时就将汉白玉柱给立在这儿,不过这样的话——”罗林的神色是有些疑惑了,显然,她是看出了些什么,只是不敢确定。

        “你也看出来了,如果衡中将汉白玉柱放在这里,非常的影响风水,尤其是陵墓风水,一个空荡荡的暗室里,四四方方都,若是加一个“柱”,那就变成什么了?””李凡再次淡然一笑。“困木主,这就是用这支汉白玉来镇压这里的幕主人,有永世不得超生为念。”

        “风水玄学这种东西向来是十分悬的,一个不好就会招来杀生之祸,损人不利己,一般人不敢布置,怕遭天谴,天地不可欺,如此看来布置这个风水的人绝对是位高手,而且与这幕主人有些深仇大恨。”

        “可我还是不明白这汉白玉柱是怎么运进来的。”陆鸣喃喃自语道,因为这汉白玉柱耸立在这里便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更何况布置还如此歹毒。

        “答案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罗林说的那句话便是答案,从墓室一开始建的时候就将这汉白玉柱放在里面。”李凡佩佩而谈道。

        由于前面所经历那几个空间,危险都明明白白的摆在前方,只要度过便是,虽然危,但也不算太险,主要是有应变时间,足够几人想出好办法,有惊无险的度过。

        可这次就有些不一样了,这里面空荡荡的只剩一只柱子,按理说越往后面的空间走越难才是,所以若说这个空间里没有潜藏的危险,众人是绝对不会信的。

        所以一时之间,李凡四人倒没有贸然前进,而是缓了缓,养足精神,用全力去度过这个空间,罗林的直觉一向都是很准的,他说有生死之危,那必然就会有生死之危。

        只是目前还不知道危险在哪里,或者危险就藏在汉白玉柱中。

        沉默了好半响后,众人都盘腿坐在地上恢复精力时陆鸣终于开口说话了,“你说这墓主是不是个傻子,好端端的怎么会放一颗坏风水的柱子进来?”

        “目前来看有两个可能。第一,墓主修建墓室时被有心之人给坑了,骗他做下这种坏风水的阵势,第二,这墓室原本就是仇人所修建,因为某种原因而必须将墓主下葬,又有天大仇恨未解,不得已,只能布置风水,折磨灵魂。”罗林睁开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不错,确实有这种可能,可是我们还不知道墓主人的身份,也不知道那位大能为何要与墓主人有关联,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如果把握的好说不定可以突破目前这种局面。”李凡补充道。

        “有没有可能这个墓主人就是当初那位大能?”陆鸣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那这处墓室又为何有如此坏的风水,而且还建在皇陵之下,被压制生生世世。”罗林反驳道。

        看着争辩不休的二人,李凡和华萱对视一眼,无言的笑了笑。

        “没准人家根本就不像轮回转世什么的。”陆鸣语不惊不死人的说道。

        恰恰是这句话,一下让李凡毛塞顿开,对啊,思维层次又走偏了,万一人家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要轮回什么的,一心只想着保留灵魂,被镇压或许还是一件好事情呢!

        于是李凡整理了一下思绪,大胆的猜测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万一墓主人真是方面那位掀起血雨腥风的大能,他未必就想轮回。”

        “犯下了那么大的罪过,天道都容不下他,轮回说不定就给他来一个魂飞魄散也不说定,既然如此,人家为什么一定要轮回,倒不如自己镇压自己。”

        “再说了,当年那位大能虽然是恶人,但却惊才艳绝,说不定留下了后手,准备以后在复活,这种情况又不是没发生过,而且这个墓室的情况完全不像是镇压妖怪的,一个接着一个的空间,每一个空间都是一个轮回,不知不觉间便被控制住,谁都没发觉,这种本事,更像是在警告,但具体的作用我还没想出来。”

        “若前面三关都是有惊无险,那最后一关必然十死无生,只是不知道第四关是不是最后一关。”

        李凡的话一说完,整个人猛然间站起,“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去探探风。”

        “放心吧,我会永远记住你的。”陆鸣情真意切的说道。

        “哈哈,放心,不把你带上,我怎么可能安心的去。”李凡一把扯住了陆鸣的领子,两个人就这样走向了中间那根耸立的汉白玉柱。

        整个空间里就只有这根柱子是最耀眼的,有啥危险,也肯定在柱子身上,李凡掐起归元印,将自己和陆鸣小心的包围在其中,他带陆鸣的原因很简单,希望陆鸣的数据能力争气一点,将这根汉白玉柱的功能或者危险扫描出来,就算不能,多了解一点也是好的。

        这根汉白玉柱在近处看也与皇陵中那六根没有任何区别,同样的材质,同样的雕龙刻凤,一副人间帝王作派。

        玉柱表面看起来也有些沉旧了,似乎是有一些年头的古物。

        “扫描下,看看有啥玄机没,人眼终不如你的全息扫描。”李凡带领陆鸣来到柱子前后说道。

        陆鸣点了点头,当下眼睛里就多了两道绿光,几个数字符号出现,投入进了玉柱之中。

        “跟他们在一起冒险,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吧?”罗林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凡二人,但却在问华萱。

        “挺好的。”华萱同样面无表情。

        “后悔过么?”罗林转头,目光清澈的盯着华萱说道。

        “没有。”华萱语气仍然没有半点起伏。

        “有些时候我都挺羡慕你的,可能当初你的选择才是对的吧——”罗林悠悠叹了一声,但脸上表情仍然非常生硬。

        “嗒嗒——”陆鸣退后了两步,眼中漏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李凡眼疾手快的扶住了陆鸣,“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里面,这——里面,好多人头。”陆鸣脸色震惊的指着这根汉白玉柱。

        “人头?”李凡楞了,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汉白玉柱,却发现没有异常。

        “陆鸣,你究竟看到什么了?”

        陆鸣缓了一口气,手指有些颤抖的指着柱子。“这里面封着好多人头,那些人头一个个的重叠在一起,最后堆成了这根柱子。”

        声音不大,但在这个暗室里面大家还是都听到了,罗林脸色一凝,“你们先让开,我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