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倒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7本章字数:3278字

        陆鸣很倒霉,也很烦心,他自认为自己这几天没有得罪过满天神佛,可神佛们却打定了主意要让他难受。

        先是心魔音,然后又被莫名奇妙的传送到了一个山沟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李凡——”

        “罗林——”

        “华萱——”

        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喊,但其实并没有啥用,在这个风景如画的山沟,他的叫声是如此的凄惨,悲凉。“这是必了狗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这里是哪啊——”

        虽然对自己的前路感到悲哀,但陆鸣还是没有放弃过生的希望,开启数据异能扫描了这里的数据。

        “空气质量,优秀,气流速度,普通,温度二十四,负因子含量——”

        一番扫描下来,自然是一切正常,这又让陆鸣感到疑惑,按照这个数据,这里明明就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啊,比那些外面的名胜古迹还要好很多,无论是空气还是环境。

        “难道我穿越了?”陆鸣不禁这样问自己,问一遍,心神动荡一遍。

        同时他也孤身向前走了,在这里,他那些方向定位也没用,连最基本的东南西北都定不出来,又让他闭了一阵狗,想想狗还是很幸福的哈。

        作为一个富家少爷,陆鸣也没少练习类似于荒野求生的桥段,自然知道在山里边求生最重要的是登上高处,看看周围地势,然后在决定走的方位。

        他手里还有一挺机关枪,子弹还有数十发,不是很多,只要不遇上大型狼群或者群居动物,基本上没有生命危险。

        沿路走着,陆鸣开启数据能力将这里的数据全部存放在脑里,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不得不说说这里的景色,高大挺拔的树木屹然耸立着,枝叶相交排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树木枝干粗大,至少有一米左右的圆进。

        这里的野草也非常茂盛,随便踏出一步,便踩入了膝盖,不时还有野花出现在眼前,红色黄色的小花,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芬芳的气息。

        “厉害啊!这里要给那些研究草木的砖家发现,不知得高兴成什么样子。”陆鸣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道。

        “嗦——”

        “嗦——”

        突然间,前面的草丛轻微的动了一小下,陆鸣警惕的停下了脚步,开启数据异能之后,他分明看见了一条丈多长,大腿粗的巨蟒缓缓靠近着自己。

        “遭了——”陆鸣心里一沉,暗暗叫苦道,这里草木如此茂盛若是没有生物才会让他感到诧异。

        只不过这么大的蟒蛇他还是第二次遇见,第一次是和李凡一起,那条成了精的巨蟒妖比这大的多,上次有李凡能镇住场子,这次就只有他一个人,能不被吞了就好,还管啥场子不场子。

        于是陆鸣不动声色的后退了,甚至于换了一个方位,但那蟒蛇还是跟着他来了不急也不缓,仿佛大老爷进食一般,多一会不多,少一会不少。

        “我去,还给你脸了。”陆鸣心里有些恼怒,但强行压制下来,他先前记得后面有一个小沟,或许那里可以让大蟒蛇丧命。

        陆鸣缓缓往后退着,大蟒蛇也缓缓跟着,就这样,一人一蛇僵持了三四分钟左右。

        “哗——”陆鸣的脚踩了一个空,他面上一喜,看来就是这里了。

        这是一处山沟,不长也不短,山沟里是黑土,没有生长着东西,陆鸣踩空后,就转身往山沟底下跑去。

        那大蟒蛇一看,这还怎么了得,由于它没见过人,不知道这是啥生物,所以今天也想尝尝鲜,而且这个生物看起来很好对付的样子。

        大蟒蛇在陆鸣速度加快的时候,同样猛然收缩着身子一射,这一射可就没有想到这底下是个山沟,或者说没有事先的观察思考位置。

        这也不怪它,毕竟他只是一条蛇,身体射进山沟只有在想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迎接它的只能是陆鸣手中那把机关枪所发射的子弹,冰冷,但是又致命,正如同他咬猎物时那致命的毒液一般。

        “哒哒哒——”枪声过后,大蟒蛇睁着眼睛就死了,浑身都被蹦得稀巴烂,直到死它也搞不懂,怎么就会这样呢?明明看起来很好收拾的,怎么转眼就把自己给弄死了。

        对于它心里面的疑惑,陆鸣肯定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淡淡一笑,一个人同样嘚瑟的开开心心。

        “也不知道李凡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如果没有我的数据能力,他们勘察的时候应该要花很大的力气吧。”陆鸣这样想道,就是因为这样想,所以他收拾完大蟒蛇后,又火急火燎的登上山坡。

        这山上可以说是树木的根据地,放眼望去,一大片,一大片,全是合人报抱的大树,期间连野草都很少,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律之一,只要一个地方有很多树,那这地方那种柔柔弱弱的野草就生长不起来,因为大树所需要的营养更多。

        能在树林中间生长的那都不叫野草,叫干廉子,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正是说的它们,身上有毒,一般人碰着了就是浑身发痒。

        陆鸣万分小心的从这些干廉子中穿插过去,可依旧被划伤了脸蛋,好在他得数据能力可以用在自己身上,可以将那些毒素暂时的压抑,或者控制。

        “一辈子都没受过这种大罪,出去后一定要把这里给炸了。”陆鸣边走边在心里想道。

        “哗——”

        “哗——哗——”

        前面的干廉子在不停的抖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里面行进。

        “嗯哼——”一两声动物的声音传来,十分的慵懒。

        听着这声音那一刻,陆鸣已经懵了,心想,自己没这么倒霉吧,刚才遇见了蟒蛇,现在似乎又遇见了山猪。

        其实以这里森林的密度,陆鸣已经算的上是非常幸运的,只是遇见了蟒蛇和类似野猪的生物,若是平常人来到这山上,不遇上一两个狼,或者老虎狮子熊瞎子,简直就对不起人生了。

        干廉子的抖动越来越频繁,最后已经来到了陆鸣身前不足十米处。

        “跑——”这是陆鸣的第一反应,不然还能怎么着,遇见了野猪除了跑就是上树。

        现在也顾不得干廉子挂伤自己了,陆鸣一边跑着一边向四周望,看看有没有什么大树好爬的。

        那头生物果然是山猪,两支长长的獠牙顶着,皮毛光滑还能反光,一点也不像家猪那样脏,就算是猪也是一头体面的猪。

        野猪看见跑着的生物,无论是什么品种,都有浓厚的兴趣,况且这次跑着的还是一个人,没见过的品种自然要好好品尝,抱着这样的心思,野猪冲着陆鸣追了上去。

        陆鸣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毕竟生死存亡之际,人体内的潜力是无穷的,可两条腿还是跑不过四条腿,即使对方是一头猪,一头野山猪。

        前方有一颗大树,树上有些许的枝桠,有利于攀爬,陆鸣一眼便看见了,当下大喜过望,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刚想爬树,就有一颗大小长短刚好合适的送上门来。

        在野猪长长的獠牙捅到屁股之前,陆鸣成功爬上了树,双手双脚齐用,虽然有些不太雅观,但如今也顾不得许多。

        “哼——”

        “哼——”野猪的獠牙捅进了树,使劲的摇晃两下就弄出来了,看得陆鸣一脸的讶然,这究竟怎么回事儿,资料上不是说野猪的獠牙一捅进树几乎就等死了么?难道古人欺我。

        野猪在拔出獠牙以后慌不择路的跑了,仿佛这颗树是会吃人的怪物一样。

        这又让陆鸣震惊了,这里的野猪难道如此的通人性,眼见不成功自己就跑了,书上不是说野猪都是死心眼,要守猎物许久才能离开么?古人又欺我。

        “那么多困难危险没把我弄死,最后死在一个树林里就怪了。”陆鸣暗暗嘚瑟道,他觉得自己太聪明怎么就想到了爬树这一个绝招?

        “哼——呼——”

        “怎么还有声音?”陆鸣耳朵动了动,开始他没注意,也没有离开树,只是以为那野猪还不死心,没有走远,还在守株待兔。

        “傻猪,我才不会下去送死。”陆鸣嘚瑟道,于是懒洋洋的爬在树上准备休息一下,反正这是树上,应该没啥危险。

        “哼——”

        “这声音似乎是从上面传来的——”陆鸣纳闷了,自己都上树了,砸上面还有声音传来,他不禁抬头看了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头顶上正有一头白色的豹子看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好像在看自己的食物一样。

        “雪豹——”陆鸣这一下彻底失了魂,他终于明白野猪为什么慌不择路的逃离了。

        野猪皮粗而且肉厚,两只獠牙威猛锐利,即使遇见了狮子老虎也能碰上一碰,只有遇见了豹子才没办法。

        豹子有飞快的速度,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动物,而且不止这样,他还有锋利的爪子,野猪和豹子干上一仗,还没碰着人家,就被人家收拾得服服贴贴了,毕竟他只有两支獠牙攻击,而且行动还不是很便利。

        雪豹更是豹子中的领头豹,无论哪方面都是一等一的顶尖,一般只生活在高山上,只有食物稀少的时候才会下山收集食物,填饱肚子。

        现在陆鸣的对手就是一只雪豹,他根本动也不敢动,生怕一动就把雪豹给惹恼,送他去见阎王。

        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以后,陆鸣终于熬不住心里那股压力,讪讪笑道。“哥们,我先下去了,以后有时间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