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烤山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7本章字数:3303字

        眼见刘贺这个状态,李凡也不得不出声宽慰了,不能把他逼得太紧,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后手,或者鱼死网破的决心。

        “别慌,别急,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可以缓缓说。”李凡安慰道。

        “多谢——”刘贺平静了下神色和心态,继续说道。“那是一个夜晚,我们剩下的三个师兄弟正在讨论事情,关于老祖宗的一些事,小师弟说恐怕两位师兄是遭遇变故了,很有可能是被老祖宗拿来实验——”

        “老祖宗那些实验研究无一不心狠手辣,手段同样高超无比,简直让人生死不能——”

        话说到这里,刘贺沉默了,不在多说一言。

        “怎么了?后来呢?”李凡问道。

        “后来——多谢你了——”刘贺说罢,整个身体猛然变成虚影,然后化为一股青烟消散在空气中——

        “哈哈,宝藏只能是我的——”

        “追——”李凡当下便决定朝着青烟追去,罗林和华萱也同样如此——

        ————

        陆鸣和雪豹已经在树上僵持了两三个小时,雪豹一直都懒洋洋的眯着眼睛。

        陆鸣不是不想动,而是不敢动,先前他隐身下去都被雪豹给逮了回来,本以为当时就会小命不保,可是雪豹不知是不是脑袋抽了,居然放了他一马,只是叼着他回到了树上,继续懒洋洋的躺着。

        可是只要陆鸣稍微一动,那雪豹立马就会张牙咧嘴的恐吓他一番,当然也仅仅是恐吓而已,雪豹对他似乎十分感兴趣——

        “豹公子,我真的无意冒犯你的领地,要不你就放我下去吧,我还有同伴在这里,我必须要去找他们。”陆鸣愁眉苦脸的说着。

        他的这些话雪豹自然是不会懂的,但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雪豹也不是特别舒服,于是,一爪子将他推了下去。

        陆鸣当然是大喜过望,他以为雪豹这是让他走的意思。

        这雪豹真是太够意思了,先前没吃自己也就罢了,此时还让他走,真是好样的——

        谁曾想他刚没走两步,雪豹又龇牙咧嘴起来,又在恐吓他了,听着声音,陆鸣自觉的停下了脚步,不在向前走。

        先前隐身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摆脱了雪豹,没嘚瑟两分钟又被它给抓了回来,这让陆鸣觉得这雪豹似乎不是一般生灵,废话,鼻子这么灵敏,能是一般的么?

        雪豹招呼着陆鸣,与其说是招呼,不如说是威胁,它让陆鸣走在前面,自己则在后面压阵,威风得不可一世——

        “完了,完了,这畜生是要让我在前面趟雷啊,刚才还说它是个好畜生,天下畜生一般黑。”陆鸣在心中愤愤不平道,也不知道他愤怒个什么劲,反正人家雪豹又听不懂他的话。

        这下可真是误会雪豹了,雪豹带着陆鸣来到了一处洞穴,根本就没有要动他的意思,只是示意他在外面等着,不准踏入洞穴一步,然后缓缓走了进去。

        随着雪豹的身影消失在洞穴口,陆鸣的心里开始陷入了纠结。“如此好的机会,究竟是走呢?还是走呢?”

        还没等他打定主意,雪豹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洞口,这次它嘴里还叼着几只山鸡模样的生物,出来以后便把山鸡扔到了陆鸣面前,然后嘴里低吼了两声,似乎是在吩咐他不用客气,尽管吃——

        经过陆鸣一检查,这山鸡还没死多久,应该是昨天晚上夜里才被捕获的,血才刚凝固没多久,雪豹的意思是叫他吃生的,这怎么可能,他堂堂陆家少爷,从小山珍海味吃腻了,怎么可能吃这种生的山鸡。

        于是陆鸣与雪豹再次僵持住了,雪豹见陆鸣似乎不买自己面子,顿时就不高兴的嘶吼一声。

        陆鸣这下倒难了,他摸着机关枪,想着要不要来一发,可第一是没有把握,如果一次没有击毙雪豹,那往后就完了,第二,人家雪豹好心好意的请吃食物,你还拿起机关枪趁人家不注意给人家来一发,这还是人么?

        见陆鸣摸着胸口挂着的铁疙瘩,雪豹谨慎的后退了两步,眼睛里面散发出了冷冽的光芒。

        “哒哒哒——”陆鸣最终还是开了枪,不过不是对着雪豹开的,而是对着一旁那些干草开的,枪响过后就有了火花,而那些干草也顺势燃了起来。

        紧接着陆鸣又抽出一把随身携带的小刀,将山鸡打理干净,从树洞中弄了点水,将山鸡清洗了两遍,最后放在火山烧烤了起来。

        也真别说,陆鸣身上奇奇怪怪的东西还真不少,甚至还有少许的盐,这是李凡吩咐他带在山上的,盐的作用很大,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妖气和邪气的入侵,使人类灵台保持清明。

        雪豹见燃起了火,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由此可见,它还是挺害怕火的,它是生活在高山上的动物,平常都是寒风为伴,从来没见过火这么奇妙的玩意,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有点恼怒的看着陆鸣,这究竟是什么人,好心好意的拿食物给你,你还这么拽?

        场面再次僵持,陆鸣自然能感到身边雪豹的不满,心里嘿嘿笑道。“小样,等会用美食看能不能把你征服——”

        要想征服一个动物的心灵,必须先征服他的身体,也就是胃——

        不一会儿,陆鸣又加了一些干草来助长火势,又往山鸡身上撒了一点盐,这香味当时就出来了,使人闻着心旷神怡,不得不说,这种野生的就是和家养的不同——

        雪豹自然也被这香味给勾引住了,双眼目不转睛的望着那只山鸡,心里甚至有点小小的纳闷,为什么在他手上就闻着那么香呢?

        “给你的,豹公子——”陆鸣将山鸡整个甩给了雪豹,自己则重新打理起山鸡,又架在火上烧烤起来。

        “呜——”雪豹两下就逮住了烤山鸡,几口就吃了个精光,吃完以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似乎没有满足,眼巴巴的看着陆鸣手里正在烤着的山鸡。

        “嘿嘿,火候来了——”陆鸣心里暗暗笑道,雪豹有这个表现他丝毫不觉得奇怪,一直吃生食习惯了,在吃到这么美味的山鸡,谁都会觉得这是人间美味。

        不过陆鸣设的局不仅仅是让雪豹吃到人间美味而已,他要的,是雪豹心甘情愿的当自己保镖。

        这片山林里的危险他已经见识过了,动不动就是野兽,有一头雪豹在身边也能求一个心安不是。

        很快,陆鸣将手里的烤鸡都拿给了雪豹,雪豹当然欢天喜地了,把烤鸡舔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眼睛里闪过一丝人性化波动,居然是一丝不舍。

        只见雪豹忍痛的看了烤鸡一眼,然后将其中一个稍微小一点的重新叼着放到陆鸣脚下。

        望着那口水凌哒的烤鸡,陆鸣额头上浮现了几根黑线,同时又原封不动的还给了雪豹,虽然他现在也饿了,但也不想吃口水,尤其还是野兽的口水,谁知道上面都没有病毒什么的。

        雪豹只是个动物,心思也没有那么复杂,见陆鸣还给了自己,当下欢喜得不得了,几口就把烤鸡给吃了个精光,连骨头也没吐出来几根。

        接着它又眼巴巴的看着陆鸣,似乎在看还有没有山鸡,陆鸣十分光棍的摆了摆手说道。“没有了,没有了——都给你吃光了。”

        雪豹眼里闪过一摸失望,黯然的转身回到了洞穴,怎么昨天晚上就不多捉几个呢?真是闭了狗了——

        见雪豹回洞,陆鸣也有一丝失望,毕竟还指望着它做自己保镖呢,如今看来是没希望了,回头深深的看了洞穴一眼,陆鸣还是决定转身就走,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动物的生活习惯一般都是吃完就躺下小睡一会儿,这是他先前烤鸡的时候就想好了的,的确是最好的机会。

        “嗦——”陆鸣拔腿就跑,速度有点打破世界纪录的味道,十秒不到便奔袭了百米。

        雪豹重新出了洞穴,嘴里叼着两个青色的果子,看着空无一人的洞穴前,它愣了,怎么又跑了,难道还没被抓过瘾?

        当下雪豹就不高兴了,见你没吃东西特地去给你拿东西吃,还错了——

        “呜——”雪豹将嘴里的果子吐出来,然后长嚎了一声,前后腿使劲,往陆鸣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十秒钟后——

        “嗦——嗦——”陆鸣听见身后又声音,心想,不会是雪豹追过来了吧,于是回头一看,吓的面容失色。

        这哪是雪豹追上来了,这分明就是山狼啊。

        只见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七八只灰色山狼,绿油油的眼睛正望着他,甚至于嘴边还有丝丝的唾液流下,仿佛前面站着的不是人,而是一盘食物。

        “完了,刚从豹口逃了出来,这下又落到狼窝了,我的命有点苦啊——”陆鸣心里大吐苦水道,但手里动作却也没听下来,摸着机关枪,随时准备开火,它知道自己希望渺茫,七八只山狼,只要不一时间全部打死,恐怕下一刻便会咬破自己喉咙,这就是热武器的不好之处,很多时候近了身便不如冷武器。

        “哒哒哒——”陆鸣率先凯了枪,打破了与几只狼的僵持,既然已经决定无法善了,那倒不如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说不定还有一丝希望。

        一听见枪声,几只山狼受到了惊吓,四处逃窜,不过狼始终是狼,有野性,更有凶性,所以即使机关枪的动静再大他们也没有退去,在山林里他们这几只狼也算是一方霸主,万事都不休,还没谁敢这样反驳他们的威严——

        听着枪声传出,奔袭的雪豹再次加快了速度,他没想着危险,只是以为陆鸣又在烤山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