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27本章字数:3284字

        雪豹越发的厉害,白狼身上的伤口自然就多了起来,一道一道,鲜血淋漓。

        就在这大好的情势下,趁着雪豹的最后一击,一爪子拍向白狼时,白狼眼中却有狡诈的神色,一闪而过。

        “嗷呜——”

        “兹——”白狼身形极快的咬住了雪豹的脖子,虽然只是一瞬,但也让雪豹脖子上血流如注,达到顶峰的气势也再也不见,气势缓缓平复下来。

        “昂——”雪豹一声怒吼,可迎接他的是白狼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一波接一波,根本让他生不出反手之力。

        战斗有时候和战争是一样的道理,一鼓作气,若不能,那多半也是惨淡的结局,比如现在的雪豹。

        先前白狼仿佛不堪一击的模样也曾经让陆鸣感到怀疑过,毕竟是一方山大王,虽然雪豹比他强,但强得有限,怎么雪豹气势一提上来它就怂了?这不科学。

        其实人家白狼一直都在藏拙,显然,他比雪豹更会挑时机,先让雪豹以为他已经无力再战,不久便会被斩,不止雪豹,甚至就连陆鸣也是这个想法。

        可谁能想到一个动物的智商居然如此之高,如此会挑时机,在雪豹大意的时候选择一击毙命。

        好在雪豹这么多年山头也不是白混的,虽然被咬了一口脖子,但还能稳住阵脚,一边迎接着白狼的厮杀,一边缓缓的退后。

        “看来豹哥是不行了,得找个机会让这地方乱起来,我们才有机会逃出去。”陆鸣喃喃自语道,随即双眼一眯,眼中有摄人的光芒。

        等雪豹退到洞穴口时,它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原先与白狼那副局势也立刻就被翻到了过来,变成了他奄奄一息,勉强对抗,而白狼却气势如虹。

        “就是现在——”陆鸣低喝一声,果断拉开手榴弹引线,用力扔向了狼群。

        这是围魏救赵之计,既然你是狼王,那就不可能不管自己子民的死活吧。

        当手榴弹扔出去那一刻,白狼没觉得又什么危险,所以也就没拦。

        而那些观战的狼群看着自己的王这么威武,也没把这圆鼓鼓黑溜溜的东西给放在眼里,依旧一副二五子的样望着场中局势。

        “真实一群二百五。”陆鸣用手堵住了耳朵。

        下一刻,“轰——”这才是真正的地动山摇,那颗手榴弹的位置正好落在了狼群中间,真实天注定啊。

        听到了动静,白狼十分人性化的回了回头,这一回头看得那叫一个胆颤心惊,只见他的子民们此时一个个都倒在了血泊之中,还有其他的一些狼没被波及,此时也已经远远逃窜开了,有些受了伤,跑不动的就在原地蹲着,等着他们的王去解救他们。

        白狼楞了,这怎么能不楞呢?一片大好情势之下,为何他的子民死了这么多?不对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没对。

        这时,陆鸣又扔出了第二颗手榴弹。“轰——”

        又一声炸响,这次并没有炸到狼群,主要是陆鸣不想过多的造了杀孽,第一次是为了威慑群狼,顺便扰乱白狼的心,第二次只是为了让白狼楞神,没必要再杀了,那些狼也挺可怜的。

        趁着白狼一愣神的时间,陆鸣一步冲到了雪豹面前,抗起雪豹就开始狂奔。

        说是狂奔,其实也就和走没有什么区别,只是速度稍微要快那么一点点,关键是雪豹那百二十斤的体重,简直让人打脑壳,要不是陆鸣从小就注重锻炼,此时多半还抗不起。

        陆鸣扛着雪豹跑了,一时间那些狼群中的狼也不敢来追,毕竟白狼还呆呆的楞在那里,仿佛在看那些死去山狼的灵魂。

        等两三分钟后,白狼才一声凄惨的哀嚎,“呜——呜——呜——”

        三声哀嚎接连不断,一声比一声更悠长,白狼低下头后,在抬起来,眼睛里居然闪过一丝恨意,朝着陆鸣逃跑的方向就追了下去。

        其余的狼一看自己的王都追上去了,当下也纷纷开始跟着白狼的后面,飞快向前跟着。

        “呜——”

        陆鸣在听见白狼哀嚎的时候就知道这次肯定遭了,白狼这声音里面滔天的恨意连他这个人都能听的出来,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所以他扛着雪豹的速度又加快了。虽然杯水车薪,但也比以前快了那么一点,能快一步就还有希望。

        其实那些狼的死,就是森林里面铁一般的规则,他们也会杀害其他小动物,或者野兽食腹,只是在战斗中死去和在观战中死去是两个概念,所以白狼的恨意才会那么强烈。

        “嗯哼——”雪豹低声叫了两声,两只原本有神的大眼睛此时也变得虚弱无神起来了,他好奇的看着陆鸣后背,应该是没想到吧,在那个时候还愿意拉自己一把,他不怕白狼追来么?

        陆鸣完全没有想这么多,他只知道今天遇见狼是雪豹解决的,所以才会招惹到白狼带着狼群来围攻,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如何能放得下雪豹——即使雪豹很沉——

        “豹哥,你没事吧,血不要流干了,不要乱动,这样会加快血液循环的速度。”陆鸣吩咐道,他也是急了,也不管雪豹是听得懂还是听不懂。

        白狼的速度很快,至少比扛着雪豹的陆鸣要快上不少,转眼间他已经可以看见陆鸣和雪豹的身影了。

        望着前面那两道或者说是一道充满了不共戴天之仇的身影,白狼速度又加快了,甚至不比全盛时期的雪豹慢,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

        看来无论哪个种族,仇恨都有增加潜力的功能,还真是难说啊。

        “昂——”雪豹被陆鸣扛着,他也看见了白狼追来,冲着白狼张牙舞爪了一阵,使得原本就有些不堪重负的陆鸣脚步越发的晃悠了。

        雪豹嘶吼一声之后,也知道此时的白狼已经疯了,所以他挣扎了两下,从陆鸣的肩膀上窜了下来,然后嘴一叼,将陆鸣甩到了背上,开始往前奔了起来。

        雪豹不愧是雪豹,那速度,真不是盖的,白狼的速度也很快,但那只是短时间的,自从雪豹开始奔跑之后,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又开始增加了。

        这里是山间少有的平地,周围的树木也少,只是草丛非常的多——

        “昂——”雪豹咬牙坚持着,他越跑的快,从脖子那个伤口上喷出来的血就越多。

        乌鸦有反哺之恩,雪豹一族自认高贵,怎么能比乌鸦还差呢?所以它咬牙坚持着,即使背着陆鸣,速度要下降一些,即使是在透支生命力。

        “豹哥,咋们已经跑的够远了,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吧——”陆鸣不忍看着雪豹这样透支,所以趴在他耳边说道。

        但雪豹又如何听得懂他的话,只是不闻不问的跑着,直到身后再也看不见白狼的影子,直到雪豹的体力完全不支,直接趴倒在了地上。

        雪豹累了,陆鸣也累了,这周围都是人高的草丛,显然在此时是安全的,也是不安全的。

        谁知道草丛里还会有什么呢?刚摆脱了白狼,陆鸣不希望再落入其他野兽口中了,甚至毒蛇巨蟒——

        而且此时陆鸣全身的家当就还剩一个手榴弹,根本就解决不了其他问题。

        雪豹奔跑的没有了一丝的力气,陆鸣倒还有些,所以拖着雪豹,缓缓走出了草丛。

        “呜——”白狼又哀嚎了一声,声音凄惨,它找不到雪豹和陆鸣的气息了,草丛永远是狼族最不喜欢的地方,因为里面有很多露水,也有很多其他气味,比平常地方多上数十倍,而且这里的草丛还是人高草丛。

        陆鸣在草丛中行走着,听见了白狼这一声哀嚎,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白狼兄,对不住了,是你先耍诈我才出手伤狼的。

        这样子的辩解大概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吧——

        夜深了,陆鸣终于拖着雪豹来到了一处树木下,一到树下,陆鸣浑身就像是软了一般,竟然提不起来丝毫的力气。

        休息了三四分钟。他又坐了起来,开启了数据扫描功能,替雪豹检查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就不止吓一跳。

        雪豹与白狼的战斗中虽然先前没受多少伤,但被咬到脖子后,还受了另外三处的致命伤,好在此时它还有微弱的呼吸,生命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豹哥,你要挺住——”陆鸣拿出了华萱配置的金疮药,这是原先他们四人组的标准配置,一直以来都没有用过,想不到今天居然给一只豹子用了。

        金疮药一撒在雪豹伤口处,雪豹就惨叫了两声,“昂——”将夜里在这树上休息的鸟儿都惊飞了一大片。

        华萱不愧是神医级别的人物,仅仅才撒上十秒不到,原本一直在流血的伤口开始凝固,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那么重的伤,七分天注定,三分全凭人。

        所以陆鸣又用自己少的可怜的药草知识在周围找起了药草,一共找到了五种,其中有三种还是上次华萱随意交他的,都是很好找的小药。

        他不知道配方和药物的比列,所以只是将药草全部都捣烂成泥,这才仔细的敷在了雪豹伤口处。

        做完了这些,陆鸣终于也扛不住了,实在太累了,他缓缓的睡了过去——

        ————

        此时李凡几个人也赶到了先前那个山洞旁边,只看见了这些还有一些血迹,那些狼尸体早就被狼群搬回去了。

        李凡心里一紧,缓缓的走进血迹,由于雨水的冲刷,血迹已经有些淡了。

        华萱伸手摸了一点血迹,将其拿到鼻子一闻,“这不是人血,是动物的血。”

        “呼——”李凡心里一松,还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