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意外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2:01本章字数:3269字

        渡海也不在念经,手里挥舞这禅杖就冲了过去,而张家大院之中,几分钟后,就变成了一座空院。

        现在只有数人在这里对坑僵尸,不过还是不够看的。

        渡海和尚和其余四位高僧,一起上都不是僵尸的对手,可见这僵尸的强悍之处,小说之中,僵尸难对付是出了名的,而且他们都不知道疼痛,纵使卸下他们一条胳膊,他们也是不知道疼的。

        渡海和尚的每一击我都看在眼里,铜制的禅杖每一次打在僵尸身上,除了弹掉僵尸身上的灰尘,再也没有其他效果。

        这样的一击打在普通人身上,足一将人的骨头打成粉碎,可是这样的招数,对于面前的僵尸来说,就像是在挠痒!

        “啊、、、、、、、!”

        一声惨叫传来,一位高僧被僵尸抓住,现在已经被咬断了脖子。

        渡海和尚想要救回那位高僧,但是已经晚了,僵尸扔掉手里的和尚,一只利爪朝着渡海抓去,渡海侧身一转,但还是被僵尸抓住了胳膊。

        就在僵尸要去咬断渡海脖子的时候,却见渡海猛地发力挣脱了僵尸的爪子,但是胳膊上却被抓出了五道血痕。

        渡海退后,手里抓出一把糯米,直接敷在伤口上,瞬间敷在伤口上的糯米就变成了黑色。

        渡海拭去发黑的糯米,忍着剧痛,在一起敷上一把糯米。

        就在糯米敷上伤口的时候,一声油煎鸡蛋的声音传来,渡海也忍不住惨叫了起来。

        看着坐在地上的渡海,我还是走了过去,反正我的寿命不多,早死晚死对我来说都一样。

        来到渡海旁边,我看了一眼渡海的胳膊,发现被僵尸抓烂的地方,已经出现了溃烂,就连渡海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惨白起来!

        就连渡海刚敷上的糯米,也在一瞬间变成了黑炭般的色泽。

        “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厉害,这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尸毒就已经侵入了我的经脉!”

        渡海和尚一边痛苦的说道,一边又将一把糯米敷在了胳膊上!

        “啊、、、、、!”

        又是一声惨叫传来,一名高僧就这样被咬断了脖子!

        “快走,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僵尸了,看现在这个样子,应该已经成了跳尸,再加上现在已经吸食了人血,很可能变成飞尸。”

        “你去清虚那里,请无尘子出山,我的几位师兄弟都是得道的高僧,现在已经死了四位,四人的血液足够刺激起这畜生的兽性,要是过了今晚,它就是飞尸级别的存在。要是再给它机会留存下去,等它在吸够至阴精魄,到时候一跃成为魃尸,除非张天师重生,否则别无他法了!”

        渡海和尚说完,右手抓着我的手臂就把我往外推,而我不经意的一甩手,手上的血液落在了渡海和尚的伤口处。

        而我也没有在意,正当我要离开的时候,渡海和尚坐在地上,右手紧紧的掐着左臂,嘴巴里不断的发出惨叫声。

        我看向他的伤口,敷在伤口上的糯米现在已经全部变黑,唯独一块指甲盖大小区域上的糯米,还保留这原来的米白色。

        我随手拿起一块木片,将渡海和尚胳膊上的糯米刮掉,又从渡海的包里抓出一把糯米,直接按在了伤口上。

        我的手本来就流淌着血,现在我也不管手还流不流血了,最重要的是保住渡海和尚。

        就在我给渡海和尚敷上糯米的时候,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我抬头一看,一名高僧已经被这僵尸撕成了两半,至于另外一名高僧,现在一条胳膊已经被僵尸撤掉,看来不出五分钟,也要挂掉了!

        渡海和尚现在牙关紧紧的咬住,右手死死的掐在伤口处,而我敷在伤口的糯米,现在不但没有变黑,反而在糯米之中,还冒出不少的黑气!

        看到这一幕,我摇了摇已经半伏在地上的渡海和尚。

        “大师,你快看,伤口上的糯米没有变黑!是不是尸毒已经被糯米拔除了!”

        我话音刚落,渡海和尚转头看着我,而这一眼我看到,渡海的眼睛通红,要不是他还认识我,我真的以为他也变成了僵尸。

        渡海看着胳膊上白色的糯米,显然有些吃惊,但是吃惊归吃惊,痛还是一样的痛。真不知道渡海承受的是什么样的痛楚,现在竟然痛的红了眼睛!

        “血,一定是血!”渡海和尚嘴里虚弱的说道,右手随手捡起一块木片将胳膊上的糯米刮掉。

        嗞、、、、

        “啊、、、、、!”

        “血,没错,就是血!”

        渡海和尚说着,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放开了抓着我的右手。

        而他的伤口处,现在不断的冒出黑气。

        我的血液已经浸润了他的伤口,渡海和尚虽然疼痛不断,但是对他来说,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原本他的左臂已经被尸毒入侵,变成了黑色,之前已经干枯的手臂,现在也渐渐恢复过来,就连肤色也在逐渐好转。

        虽然不知道我的血为何会有这样的功效,但是能救活渡海和尚已经再好不过,我能不能活命就看他了,帮我补回寿命的方法估计也只有渡海知道了。

        清虚师傅都帮不了我,说让我找渡海,我坚信这渡海肯定有帮我补回寿命的办法。

        嘭、、、、、、、

        一声闷声响起,我回头一看,之前和僵尸战斗的最后一名高僧,现在也死在了僵尸的手里!脑袋和身体直接分了家。

        “快走!”

        渡海和尚站起身子,左手对着我一推,差点将我推倒在地。

        我退后两步,但是并没有离开的打算,渡海和尚不出手帮我补回寿命,我会死,待在这里我也会死,索性看不到希望的活着,还如直接待在这里,等到渡海和尚实在干不过僵尸的时候,我在上去,直接让僵尸给我一个了断。

        渡海和尚看我没走,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也没有说啥,直接拿起旁边的禅杖就朝僵尸冲了上去。

        上去就给了僵尸一招横扫千军,直接一禅杖打在僵尸的胸脯!

        嘭的一声,禅杖在渡海的手里,直接反震开来,反方向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

        接着戏剧性的一幕就出现了,渡海和尚竟然被僵尸踢的倒飞了回来,直接撞在我的身上,成了他的肉盾。

        而这个时候,僵尸已经来到我的身边,两只爪子正要抓起渡海,不知道怎么的,我双手直接伸出阻挡。

        僵尸左爪划破我的右手手背,而原本就一手鲜血的我,反手一抓,直接抓到僵尸的半只爪子。

        在我手掌碰到僵尸手掌的时候,煎鸡蛋的声音从我手中传来,我出了手里面隔得慌之外,剩下得就是僵尸的一声声惨叫。

        我的血能治尸毒,但是没想到,竟然还能治僵尸。

        现在僵尸已经乱了心神,想要用力抽回手掌,但是在我得手里,我感觉这僵尸就如同孩童一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这个时候渡海已经滚到了一边,捡起了他的禅杖,将禅杖放在我的左手边!

        “将你的血抹在我的禅杖上面!”

        渡海说完,我也没有废话,左手在禅杖上面抹了个遍!

        “欧了!”

        渡海说完,我松开了右手,僵尸得到了解脱,退后了两步,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除了一些毛发之外,就是手上的伤口了,现在还在不断的流出鲜血。

        而僵尸的左手,现在只剩下森森白骨了,之前那锋利的指甲,已经被我扔在了地上。

        渡海和尚这个时候从僵尸右侧攻击,一记禅杖打在了僵尸的脑袋瓜上面,本来我还一位无坚不摧的僵尸,现在竟然在这一刻,出现了筋骨断裂的声音。

        现在的渡海犹如一把利剑,面对僵尸势如破竹,每一击都给僵尸带来不小的伤害,现在僵尸身上的衣服,就和街上的乞丐穿着差不多了,甚至乞丐都比他强。

        有了我的血液加持,吃亏的不在是渡海,而是僵尸了,现在它的两个爪子已废,就是嘴里的两颗獠牙,也被渡海给打掉了。

        半个小时小时之后,渡海已经筋疲力尽,而那只僵尸也已经废了,现在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可是渡海放心不下,又让我往僵尸身上撒了几滴血,这才放松了警惕!

        现在院子里已经变得惨不忍睹,死尸尸体到处都是。

        渡海和尚整理了一下衣冠,坐在了原本摆放棺材的位子,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嘴里不断的发出佛家咒语。

        十几分钟之后,渡海和尚站起身子,看他的样子就和一连生了七胞胎似的!

        “这具僵尸找来柴火将它烧了,以免日后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清虚说完,先前一步走出院子,我也跟在后面,农村的柴火一半都堆放在外面!

        刚出了院门,我就看到一个白影飘过,等我再次去看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半个小时之后,张家的人开始陆续回来,但是看到院子里的场景之后,着实吓尿了不少人。

        来的六位高僧,清虚在张家门外的空地上将其尸首全部烧掉,至于张家的一干人,清虚也让张家人将其烧掉了!

        再确定没有人被僵尸伤到之后,清虚这才放松了心情。

        直到第二日清晨,清虚收走了六位高僧的骨灰,然后带着我拜别了张家人。

        “这次让法师的几位师兄弟惨死,张家人愧对法师之恩,请受我张家一拜!”

        为首的一个中年人,说着就让家里的所有人对着渡海跪了下来,渡海也没有阻拦,在我看来,渡海这一拜受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