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农村人的药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4本章字数:3182字

    李拾面无表情地走出急症室,正好迎面走来了一个小护士,长着一副娃娃脸,身材也十分完美。

    犹豫了片刻,李拾伸出拦在她前面,微笑道:“护士姐姐,请问你有纸和笔吗?”

    那小护士怔了一下,本能地想拒绝,可是看到李拾那充满阳光的笑容,又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道了谢,李拾在纸上写上几行字,又拿出三颗小药丸,用纸包好,递给这位护士道:“护士姐姐,等下如果那间急症室里出了什么事,能不能把这团纸给你们院长?”

    “好的。”那小护士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顺口就答应了,眼前这大男孩虽然算不上帅,可是看起来十分亲切,让人不由地放下了警惕。

    “乡里小儿,也敢质疑我!还有你这个院长又是怎么当的?医院管理松散成这样!”胡志嘴里抱怨个不停。

    “好了,请你继续治疗吧!”戴音心中对这个大专家虽然有诸多不满,可眼前这个医院能靠的,也只有他了。

    “真是浪费时间!”胡志嘟囔着道,手中的银针继续扎向患者的太冲穴。

    太冲穴扎下,胡志正打算在第二处穴位施针时,患者咳嗽了一阵,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把床单都染红了一大片。

    胡志的脸旋即煞白,再看向旁边的心电图,患者的生命体征正越来越弱。

    胡志抬起头看向戴音,骂了起来:“你这个恶毒女人,这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还丢给我,这不是成心损我名声吗?”

    戴音赶紧上前查看,发现患者吐出了许多血来,她学医多年,自然知道这是因为患者内出血。不由想起那个少年的话:“千万别扎病人的太冲穴,会造成病人内出血。”

    她愤怒地看向那个在病床前发出泼妇骂街的“专家”,都是他一意孤行,才造成一条生命的逝去。

    同时戴音也不断指责自己,要是她能听那个少年的话,也就不会造成这个局面了。

    “这个患者明显就是个必死无疑的,你还叫我来治,我告诉你,这个病人和我没一点关系!”胡志跳起来喊道。

    戴音身体瘫软在地,心想父亲交到她手里的医院,差不多就这样完了。

    由于收费一直没涨价,华康医院财政早就入不敷出,再有一个病人死在华康中医院,就彻底毁了。

    戴音捂着脸,蹲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院长,有个人叫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忽然一个护士出现在门口,手里端着盘子,盘子里放着的,正是李拾留下的那团纸。

    戴音走上去,急匆匆地打开那个纸团,只见里面躺着三颗紫色色小药丸。

    纸上只写了一句话:如果患者内出血,一碗水调和药丸服下,依次扎极泉穴,曲池穴,委中穴即可。

    “是不是一个打扮很土的少年给你的?”戴音一看这纸条上的字,连忙问道。

    那被叫做小杨的护士点点头道:“那少年告诉我,如果急症室出了事,就把这个纸团给你。”

    听到这儿,戴音拿着纸条的手微微颤抖,虽然不能完全相信那个少年,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小杨,快去倒一碗水来。”戴音对那小护士说道。

    水端来,戴音把李拾三颗药丸放进水里,只见三颗深紫色药丸渐渐融化,直至消失,这碗水颜色依然是澄清的,甚是奇异。

    “把患者扶起来,把这碗水给他喝下。”

    说着,戴音摊开一排毫针,准备开始针灸。

    “你这疯子,不会真以为那个乡下小子的那几颗药能治好人的病吧,我可是专家,我都没治好的病他能想出法子?”胡志在一旁看着,发出刺耳的冷笑。

    戴音皱起眉头看向旁边那个又哭又闹的所谓的“专家”,手指着门道:“给我滚出去,否则,咱们就法庭上见!”

    胡志感觉到周围的护士医生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不友善,哼了一声走了出去。

    那个被叫做小杨的护士把患者扶起,一碗药给他喝下,三息过后,吐血竟然止住,心电图也不再迅速下降。

    戴音捻起银针,迅速在极泉穴,曲池穴,委中穴刺了进去,手法也略显老练。

    “体……体温开始上升了!”戴音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整个急症室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心跳开始恢复!”

    “呼吸正常!”

    一个个好消息接踵而至,让急症室里的医生护士都感觉不可思议。

    懂医的人都知道,中医最大的局限性就在于他的药效发挥慢。

    而那少年给的方法,竟然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急症室里的这些老中医们也是暗叹那少年水平太高了。

    “患者……醒了!”

    病床前的护士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揉了揉眼眶,发现患者的手指真的在动!

    “院长,快看,患者醒了!”那叫小张的护士激动得快要跳起来。

    戴音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奇迹的一幕,心不由地快速跳动起来,她几乎可以断定,刚才那少年绝对是世外高人!

    医生护士们一起围了上去查看,都惊讶无比地讨论着。

    戴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心中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把那个少年聘到自己医院!

    雨刚歇,石板缝隙中露出的青草显得格外青翠欲滴。

    出了医院,李拾的心里十分纳闷,为什么医院里的那些人,宁愿相信一个犯了明显错误的专家,也不愿相信自己。

    李拾一边踢着地上的可乐瓶,一边百无聊赖地走着,想起了大师父的话:社会远比战场凶险。

    “这位兄弟,是不是找不到工作啊?”

    忽听到一声笑意盈盈的声音,李拾抬起头一看,只见一个带着墨镜的青年嘴角挂着老练的微笑递给他一份传单。

    “是没找到工作,你有什么事吗?”

    李拾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直觉这个人不是什么好鸟。

    那戴墨镜青年硬把那传单塞进他手里,手搭着他的肩膀道:“兄弟,买一套金龙邮票,一年后可以保证升值,最高可翻五翻!有没有兴趣投资一下啊?”

    “你是傻子吗?”李拾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兄弟?”

    李拾白了他一眼说:“你都你都知道我没工作了,还问我要不要投资,我拿什么钱投资?”

    “唉,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虽然你没钱,你可以问亲戚借啊,一年之后,你靠这些投资买宝马,住豪宅,你再把这些东西给他们看,他们还不崇拜死你!”

    墨镜青年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这是他一贯的说辞。

    看着李拾那土包子样,他感觉今天这单生意十有八九会成功。

    “那倒也是,”李拾点了点头,“可是我的亲戚全死了啊!”

    “你可以向父母要啊!”

    李生摇摇头道:“我父母也都死了。”

    墨镜青年顿时脸上爬满黑线,我靠,兄弟,不就是几千块钱,你用得着这么拼吗?

    眼珠一转,他又嘿嘿笑了起来,“兄弟,我知道你也不容易,不如你跟着我干吧,我给你一万月薪好不好?”

    李生点了点头说:“好吧,一万月薪,勉强可以接受,我以后就跟你干了……”

    话还没说完,一阵刺耳的轮胎尖叫声忽然在耳边响起。

    一辆雪白的大众汽车停在两人旁边的马路上,车门打开,一双高跟鞋踏在柏油路上,紧接着一双笔直的玉腿伸了出来,一个带着墨镜的瓜子脸女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我靠,极品啊!”那青年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口水不知不觉地溢出嘴角。

    倒是李拾比较淡定,微笑道:“戴院长有什么事吗?”

    戴音摘下墨镜,伸出一只手道:“你好,我代表我们全院,真诚邀请您成为我院的正式医生!”

    戴音伸出来的手,李拾却没有握上去,摊摊手道:“对不起,戴院长,我正在和这位兄弟谈工作,他要给我开一万的工资,我觉得这个比较好。”

    戴音道:“我给你两万的工资!”

    “兄弟,对不住了了,她给我开两万,我还是去她家干医生吧。”

    那墨镜青年仰起头毫不客气地道:“我给你开两万五的工资!”

    李拾无奈地看向戴音:“你看,我也没办法……”

    戴音咬咬牙:“我给你三万!”

    这下墨镜青年脾气来了,一拍李拾肩膀道:“兄弟,我给你保证,跟我干,转正之后保你月薪五十万!”

    李拾看向戴音说:“你还要再加吗?”

    “你跟他走吧!你个笨蛋!”戴音气的胸口一起一伏。

    很明显这个墨镜青年的话就是骗人的,怎么可能动不动就是五十万月薪。

    墨镜青年嘿嘿一笑,“兄弟,是这样,想要跟我干呢,需要先买一套五千的邮票,然后就能转正。”

    李生转头就走,摇了摇手道:“对不起,我没有那么多钱。”

    “哎哎哎,等一下,你有多少钱啊?”墨镜青年急了。

    “五十!”

    “五十太少了……哎哎哎……别走啊,兄弟,五十也行,五十也行,五十拿来,这套价值五千的邮票就归你了。”

    “这还差不多。”李生转过头来,一脸不爽的道。

    “你是不是傻?你看不出这邮票是假的吗?”戴音被彻底恼怒了,一把拉住李拾肩膀。

    戴音已经搞不懂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这么明显的骗术都看不出来,这是得多没社会经验啊!

    “你才是假的呢!说话小心点!”墨镜青年一见这个美女在捣乱,立马唇齿相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