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居然没治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5本章字数:3175字

    魏坤建摇摇头道:“我也没见过,不过看样子,像是在使用真气。”

    “他小子怎么可能有真气啊?”徒弟嗤笑道。

    魏坤建点点头:“也是,为师钻研了几十年,也没摸到练气的门槛,他怎么可能懂得修炼真气呢。”

    过了一分钟,李拾的手停了下来,此时的银针表面光洁无比,甚至看上去还有一种凌风出尘的感觉。

    李拾做的可不仅仅是帮银针擦新而已,就在刚才那一刻,他已经用真气把银针中的杂物全部去掉,当然这对他真气的损耗是极大的,所以不能每一根银针都这么豪气的全部去掉杂质。

    他三步扰到了沈老爷子背后,深吸一口气,忽地一针扎下去。

    沈老爷子的后颈上的黑色斑点开始慢慢消退,在坐的人,都很清楚地看到,沈老爷子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这就要醒了?

    众人都难以置信地望着李拾,老爷子的病就这样好了?

    沈楼脸上瞬间面如菜色,但他毕竟老练,还是强挤出一丝微笑道:“谢谢你,治好我父亲的病,我沈家对你必有重谢。

    沈梦琳也终于笑逐颜开:“我爷爷好了吗?”

    李拾嘴角僵了僵,无奈的摇头:“对不起,我没能治好你爷爷……”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沈老爷子脑中的寒气原本已经开始消退,可是忽然却不知道为什么,那股寒气却又逆行回去,给沈老爷子的的筋脉造成了更大的冲击。

    “什么,你没能治好老爷子的病?”

    沈楼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怒视着李拾道:“你竟然没治好我爸的病?”

    其实他已经笑开了花,沈梦琳那份财产只要不领,自己账户里就能瞬间多上十几亿。

    “小琳,你刚才说的那话还当真吧?”沈香就没那么好的定力了,忍不住问道。

    而沈梦琳似乎还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爷爷无法医治这个事实,呆呆地站着,看着爷爷,两行温泪落下。

    沈廉彻底怒了,女儿的财产就因为这个混蛋全空了,他实在是压不住自己的怒火,指着李拾鼻子怒吼:“狗东西,我向你保证,今晚我就把你剁碎了喂金鱼!”

    作为沈家的一员,沈廉是完全有这个实力把一个人从静海市抹去的,换做一般人,此时恐怕已经吓得跪地求饶了。

    可是李拾却呆呆的望着沈老爷子,似乎是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他还完全没能从失败的困惑中走出来。

    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扎的穴位全部正确,该做的步骤一个不落,怎么就硬是治不好沈老爷子的病呢。

    忽然他的目光凝固住,眼睛紧紧盯着沈老爷子,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弧度。

    李拾赫然见到,沈老爷子的胸口有一个极小的红点,如果不集中精力去看,压根察觉不了。

    看到这个小红点,他心中的疑惑立马散了,这明显是有人在沈老爷子身上下了蛊。

    这种蛊并没有什么毒性,但是却会引起蛊狔。一旦得病,病情很难察觉,并且难以治愈。

    能下这种蛊的,一定也是个高手,李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八狈门,那些人竟然就在静海市?

    “你们别吵了,沈老爷子还有救。”听到周围乱成这一团,李拾很不耐烦地吼道。

    沈梦琳破涕而笑,赶紧问道:“我爷爷还可以治好吗?”

    看着沈梦琳脸上的梨花带雨,李拾也微微有些不忍,点点头道:“我有九成把握,只要下蛊之人功力不是太深,就能治好。”

    “那快治吧。”沈梦琳终于出现了一丝强颜欢笑。

    他已经把全部希望放在李拾身上了,他知道李拾的医术是什么水准,如果李拾放弃治疗,其他人就更治不好了。

    李拾皱着眉头扫了周围一眼,面无表情说道:“他们太吵了,把他们都赶出去,影响治疗。”

    “呦呦呦,你还装孙子呢?你躲着我们不会是想跑吧?我告诉你,你逃不掉的!"

    那打扮的妖艳的女子捂着嘴讥笑,秀目流转,目中尽是不屑的神色。

    她是沈梦琳的表姐沈三娟,从小便和沈梦琳不和,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她一定要让沈梦琳把财产赔个干干净净。

    谁让你相信这个乡巴佬的呢?自作自受!

    她嗤笑一声道:“那我就还不走了,你能拿我怎么办?”

    “你是不是压根就不想治好爷爷?”沈梦琳忽然冷冷说道,目光微斜,那眉宇之间,一股厌恶的气息。

    她已经能理解方才李拾的话了。

    这些家人压根就不希望沈老爷子醒来,他们眼里的只有财产而已。

    沈梦琳目光如一道冰霜,扫过这些家人,眼神也愈发寒冷。

    “大家都先退出去吧,咱们在这也没有什么用,不要打扰医生治疗了。”

    沈廉率先说道,他是最想老爷子醒来的一个,如果老爷子没醒,那自己的女儿就得不到遗产,对他的损失也是很大的。

    “都出去吧。”沈楼推推手。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治好老爷子……沈楼的嘴角隐约抽动了一下。

    见人都走了,李拾又开口:“我还要几味药材来治蛊,你们家有药房吗?

    “有,我爷爷的别墅里有一个私人药房。”沈梦琳应了一声,扭过头伸手道:“跟我这边走吧。”

    沈老爷子和中医据说有过一段善缘,平时也喜欢结交中医名家,银针这些东西都有收藏,还专门在自己的别墅里设了一个药房。

    走在沈家别墅内部,李拾忍不住惊叹:“这样的别墅,一辈子也挣不出来啊,养这样一栋别墅,够养一个村的人了。”

    沈梦琳回头道:“我爷爷生活虽然上奢侈,但是他捐的钱比电视上那些每天秀捐款的慈善家捐的多多了,要是算起来,都不知道可以买多少栋这样的别墅了。”

    李拾没有说话,心里暗暗肯定沈老爷子的为人。

    比起那些手上权利滔天,走出去却故意穿的破破烂烂的官员来说,沈老爷子的道德水准不知道高了多少个层次。

    药房很快走到,一走进去,一股浓郁的药材苦香扑鼻而来。

    房间里玲琅满目至少有数千种重要,而且还都是按照分类排布好的。

    李拾很熟练的把需要的药材都找到,可是最后独独缺了最后一味最重要的牛樟芝却没有。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牛樟芝是一味十分稀有的中药材,整个静海市都不知道有没有,现在可上哪去找去。

    “怎么了?”沈梦琳急忙问道。

    李拾摇摇头道:“还缺一味中药,最重要的牛樟芝这里没有。”

    “那我让人去静海市买。”沈梦琳眼睛睁大,生怕又出什么岔子。

    李拾点点头:“也好,不过恐怕静海市也难有。”

    别墅院子外,忽然一声刺耳的轮胎尖叫声,一辆黑色磨砂越野车停在了别墅院子门口。

    车门打开,一个戴着蛤蟆镜的青年从车上走下。

    紧接着,一个干瘪的老头子也慢悠悠地车上走下来,驼着背,可是目光却又精神奕奕的,脸上还挂着一抹微笑。

    几个保镖刚想去拦,一看到青年的脸,立马变得恭恭敬敬:“井少爷好!”

    “不必客气,少爷我带着鬼手神医来给你们家老爷治病了。”

    井张得意的一笑,鬼手神医在静海市名气可大的很人,不仅名气大,架子更大。

    要想请他出山治一回病,你首先得准备五十万现金,等鬼手神医收下钱后,他还不一定会去,按照鬼手神医的话来说,就是看心情。

    鬼手神医最为人称道的一点就是他每次出手,患者必能痊愈。

    井张俊朗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笑容,治好了沈老爷子,沈梦琳那娘们会不会对自己以身相许呢?

    “呦,井公子来了啊?有失远迎请多多担待哦。”

    管家拱手笑道,领着井张便往别墅里走。

    沈廉看到井张,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他心目中最好的女婿就是井张。

    最重要的是井家家大业大,比起沈家来都不差分毫。

    一见到沈廉,井张立马就跟见着亲爹一般,笑呵呵地说:“伯父身体最近还好吧?小子特意为伯父带了一颗百年野人参,还请伯父笑纳。”

    沈廉干笑了两声问:“你今天来这里干什么?”

    “我得到消息沈老爷子有难,特意前来帮个小忙,”井张自得地笑了起来,伸伸手:“我把鬼手神医请了过来,为老爷子看病。”

    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他特意把鬼手神医四个字说的十分响亮,顿时周围的目光全被吸引了过来。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子慢慢悠悠地踱步进来,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扯开一个破锣般的嗓子喊道:“别磨叽了,直接说病人在哪?”

    管家可不敢把这尊活菩萨给怠慢了,连忙说道:“神医,老爷子在这边,跟我这边来。”

    说着,管家走到前面,推开客厅的门,在前面带路。

    “神医都是别人乱喊的,不要叫我神医,叫我管老九。”管老九嗔怒道。

    管家嘿嘿笑了笑,他哪敢叫管老九啊,这不是折煞了自己吗。

    沈家也派人去请过管老九,可是去了三次,还是没有见到管老九一面。

    在座之人都惊诧地望着井张,鬼手神医不是早就退隐了吗,他是怎么把这尊大佛请来的?

    管家带着井张和管老九进去,正好碰着李拾和沈梦琳从药房回到客厅。

    井张一见到沈梦琳,就讨好地走上去:“沈妹妹,我把神医带来给沈老爷子治病来了,你最近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