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老爷子的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5本章字数:3194字

    沈老爷子似乎不为所动,缓缓地闭上了眼,嘴角忽然出现了一抹苦笑,“你请来这么多专家来是没错,可是阻止这位小伙子为我治疗的,也是你吧,要不是小琳拿家产做保证,你们会答应让他治病吗?”

    “那我也是对您好啊,他这么年轻,哪像个中医啊!”

    沈楼忙辩解,眼角的余光看向了李拾,心道肯定是他向老爷子告状了。

    沈老爷子忽然冷冷发笑了,那笑容之中,一股威严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那双苍老的眸子中闪现出一丝自嘲:“我只是瘫了而已,我不聋更不傻,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让他为我治,你当我不知道吗?”

    整个客厅都沉默了,一旁站着的管家走过去安抚道:“老爷子您别生气,大少爷其实心里一直挂念着您啊,你病了这两天他每天茶饭不思,就等着你醒过来啊。”

    缓缓站了起来,沈老爷子的身子微微发颤,可那一举一动之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事吗?我一直想忍耐,但现在,我已经忍无可忍了,从现在起,你,被我解雇了。”

    “老爷,冤枉啊,我都跟你这么多年了,你肯定是被谁的谣言蛊惑了!”

    管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上老泪纵横,余光看向了沈楼,希望他能帮自己说两句话。

    “把他拖出去。”沈楼寒着脸,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淡淡地说出这三个字。

    “少爷你……”管家瞪大了眼睛,刚想说话,却被沈楼一个眼神给瞪了。

    管家面如死灰地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

    他知道他这句话如果说完会是怎么结果。很可能,明天他的年迈的父母就会被扔进静海市的护城河里。

    管家在沈家干了这么些年了,当然知道沈楼是什么手段。

    当年沈楼二十几岁被赶出家门,回来时赚了几千万,而那几千万,没一分钱是干净的。

    回头又看了沈老爷子一眼,摇摇头走了出去。

    沈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扶着椅子缓缓站了起来。

    轻轻咳嗽了一声,两片白眉如刀锋一般,扫视了这些子女一眼,摇了摇头看向了李拾道:“李先生,我这些不肖子孙是怎么对待你的,我也都听见了,大恩不言谢,你的恩情,我不会忘记,我不会给你钱,以后,只要你需要沈家,任何要求我必当答应。

    虽然他没有给李拾什么财物,但是能获得沈家的青睐,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李拾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儿道:“沈老爷子,我劝你一句,你趁早把你的财产全部交给沈梦琳吧,这样,至少没惦记你早点死了。”

    沈楼的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看向李拾的目光有一丝丝地异样。

    “你一个外人,凭什么对我们沈家的事指东道西?”

    沈楼的女儿嘴角扬起一个轻蔑的弧度,尖酸地吐出这句话。

    很快,客厅里纷纷嘲讽起来:“小子,你一个外人怎会懂我们家里的事,少说点话才是对你有利的!”

    李拾没做声,扫视了客厅里的人一眼,嘴角向上笑了笑,目光落到了沈老爷子身上。

    “都够了!”

    只听到一声厉喝,沈老爷子一掌用力拍在桌子上。

    随着那一掌,他身体剧烈地抖动了起来,发出阵阵咳嗽。

    客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沈梦琳赶忙上去扶着沈老爷子,生怕沈老爷子病又发作了。

    沈老爷子诚恳地看着李拾,深深点点头道:“小兄弟,经过这件事我总算明白了,身体和亲人才是最重要的,我决定聘请你到我沈家当我的私人医生,我可以给你五百万的年薪,你可不要辜负我一个老头子的一片心意啊!”

    话音落下,客厅里的医生们都向李拾投来了羡慕的目光,五百万的年薪,这可是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攒不到的一笔巨款,这么好的工作,竟然便宜了李拾这个小子了。

    听到五百万这个数字时,李拾表情也微微有些不自然了,但不消片刻,他摇摇头微笑道:“沈老爷子,这五百万的年薪的确很诱惑,但是我行医之人当兼济天下,要是为了钱而放弃这个原则,传出去岂不是羞煞我也?”

    听完李拾这一番豪言壮语,众人心底都不约而同地冒出一句话:这人是不是傻?

    五百万年薪你不要,在这谈什么兼济天下什么原则的,你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哈哈哈,好一个兼济天下,你这个兄弟我交了!”

    沈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他就欣赏这种有骨头的人。

    李拾却愣住了。

    兄弟?老爷子你的年龄都够当我曾祖父了,竟然叫我兄弟。

    李拾在这一脸懵逼看,周围的人却都嫉妒地望着他。能得到沈老爷子一句兄弟的称呼,那是多少个五百万都买不来的东西啊!

    沈家的产业渗透进了华夏国中部地区的各个行业,只要华夏国不倒,沈家的产业几乎就不会倒。

    而被沈家家主叫一声兄弟,只要在华夏国,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堆高官逢迎,只要是到沈家的地方消费,就不用付账。

    李拾也看不懂为什么这些人都红着眼看着自己,怯怯道:“沈老爷子,这样会不会不妥?”

    沈老爷子如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样,走上去搂住李拾的肩膀,哈哈大笑道:“这有什么不妥的?只要你别嫌弃我这个老朽就行。”

    沈梦琳也被沈老爷子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这哪像平时那和威严的沈家家主说出来的话啊?不过她更喜欢爷爷这个样子,至少现在的爷爷看起来更年轻,更有精神了。

    “既然沈老爷子已经好了,那我也该回医院了。”李拾微笑着说。

    沈老爷子精神抖擞的,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问题,既然病人已经治好了,他也打算打道回府了,更何况除了沈老爷子和沈梦琳父女,其他人似乎并不怎么欢迎自己。

    他作了个揖,转身便走。

    “等一下,小兄弟救下了我父亲,怎么能空手离开?”

    沈楼急忙说道,并从胸口掏出银行卡递道:“这张卡上还有一百万,明天我还会送一套市中心的房产给你,还希望你不要嫌弃。”

    沈楼说完这些话,高高在上地看着李拾,心道这么多钱你这个穷小子一辈子都没见过吧?

    沈楼这一出手可谓阔绰,这转眼间送给李拾的东西就将近三百万。他之所以出手这么阔绰,可不是为了讨好李拾,而是送给沈老爷子看的。

    李拾拿着这些东西,惊疑地看着沈楼。暗忖山下挣钱简直太容易了,要知道自己在山上为村民治病都是收五块钱一个的。

    看见李拾那合不拢嘴的表情,沈楼心中愈发冷笑,心道乡巴佬还是是乡巴佬,见到这点钱就吓成这个样子。

    沈老爷子在一旁看着,鼻子里喷着粗气,忽然一掌重重拍在桌上。

    “你拿这些东西给他,是在羞辱他,也是在折煞我沈家!”

    沈老爷子的话语中一股愤怒之情溢出,他可以确定,以李拾的医术,赚到这些钱简直是分分钟的事。

    拿这些东西去回报自己的救命恩人,简直是让他倍感羞愧。

    “犬子什么也不懂,你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会好好回报你的,今天天色也不早了,干脆就在我这歇息一晚再说吧,明天我打算举办一场宴会,届时还得请你这个重要人物出场!”

    沈老爷子一言一语都十分铿锵有力,说话像发誓般认真,搞的李拾都不好意思拒绝。

    沈梦琳也在一旁嗤笑道:“我爷爷都这样邀请你了,你还好意思拒绝吗?”

    “那就谢谢沈家的款待了。”

    李拾讪讪笑着挠了挠头,微微颔首颔首道。

    正好刚刚下山,自己也打算好好地领略一下山下生活。还可以顺道找机会找一下自己的师姐。

    沈梦琳掩嘴一笑道:“你不同意也没用,你还能犟过我爷爷嘛!”

    沈老爷子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果然还是我孙女最懂我啊!小伙子,里面请吧,我还有点事要请教你呢!”

    而后面的沈楼站在原地很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那双细长而又冷峻的眸子盯着消失在眼前的那个背影,愈发寒冷。

    “看来你也不能留了!”沈楼弯刀般的嘴角僵硬地扬起。

    一间小小的房,外观看起来,里面却显得十分儒雅。

    单从这间小小的书房,李拾可以确定,房间的主人也是个风雅之士,忍不住点头称赞。

    沈老爷子呵呵笑了笑,自己先找了一把竹藤椅坐下,向李拾伸伸手道:“小兄弟,坐吧,我想请你看一下我孙女的病。”

    想到自己孙女的病,沈老爷子神色有些暗淡,虽然这个小伙子治好了自己,可是对于自己孙女的病,他还真不抱太大希望。

    早十几年,九州医圣还没退隐的时候,他还专程花了大力气找九州医圣来帮自己孙女看病,结果都没办法根治。

    沈老爷子把希望寄托到李拾身上,只是想碰碰运气而已。

    “你是说沈梦琳的病?”李拾嘴角微微扬起道:“她的病,治疗方法也不算太难,只是九寒之症而已。”

    沈老爷子眯着眼睛,奇怪的看着这个小伙子。

    什么叫做“只是九寒之症而已”

    就是这个九寒之症,难倒了整个华夏所有的名医!

    “难道小兄弟知道如何医治?”沈老爷子说话客客气气的,眼睛顿时一亮。

    李拾摊摊手,咧嘴笑道:“很简单啊,让你孙女和我睡一觉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