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放弃家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5本章字数:3198字

    阎白拿出一张纸一张笔,甩在床上道:“只要你写一份协议,放弃继承家产,我就放过你们。”

    放弃继承家产?

    沈梦琳愣了片刻,马上想到一件事情。她现在写下协议放弃继承权,虽然有法律效力,但是还是可以通过沈老爷子恢复继承权。

    除非,沈老爷子永远不再醒来!

    想到这儿,沈梦琳脑袋里混乱无比,但是一个念头很快充斥在脑海里:一定要救爷爷!

    什么家产她都顾不上了,拿起纸笔很快就把放弃继承权的协议写好。

    阎白拿起纸,匆匆看了一眼就拿给旁边的彪形大汉,挥挥手道:“帮她们摁住,准备好摄影机,大哥我今天要拍一部电影!”

    “你不是说放了我们吗?”

    “坏人说的话你都信?”阎白慢慢向沈梦琳和吴小雪靠近,“今晚该先吃哪块肉呢?一起吃好了,哈哈哈!”

    沈梦琳和吴小雪尖叫着后退,直到退到一个角落,已经无路可走。

    “李拾!救命啊!”

    沈梦琳几乎哭着拍打着墙壁,期望能唤醒隔壁的李拾。但她知道,希望渺茫了。

    “现在才想起我,你们俩是傻子吗?”

    一个不急不缓的声音忽然响起,沈梦琳抬起泪目一看,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地下躺着望风的大汉。

    而一个少年正靠着墙壁抠着鼻孔,脸上表情并没有多少波动。扣了半天鼻孔,弹了出去,正好弹在阎白脸上。

    “你想死?”阎白擦掉脸上的鼻屎,顿时一阵作呕,抬起头来,狰狞地瞪着李拾。

    “嗯,想死,”李拾淡淡道,缓缓抬起头,“这个问题你顺便替你自己想想吧。”

    “你本来有机会当一个好医生,没准还能靠你的医术在静海市打出一方天地,可是插手了你没资格插手的事,你就只有死路一条。”阎白看着李拾风轻云淡的表情,冷哼了一声道。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不屑的神色,心道这小子就是耗子舔猫屁股——送死。

    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点上,缓缓吐出一口浊烟后,他挥了挥手:“把那小子杀了。”

    “是。”那三个彪形大汉点点头,一人手里拿着一把近两尺长的军刀,向李拾冲锋过去。

    沈梦琳看着李拾被几人围攻,心里揪疼。

    要不是自己任性,就不会陷入这种境地了,而且这种情况下,李拾还不计前嫌地来救自己,她对李拾也充满了愧疚。

    而吴小雪眼巴巴地看着门口那的少年,心道这少年压根不像表姐说的那样猥琐,比那些公子哥强多了!

    而且他,真的好帅!

    吴小雪毕竟还是个少女,爱看言情小说,平时总是幻想个英雄救美的环节,此时对李拾突然多了许多难以言喻的好感。

    李拾倚在墙边,冷冷地看着几个大汉提着军刀向自己冲锋过来,伸了个懒腰才把身子站直了。

    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身子骤然如利箭般弹出,那动作快到几乎只留下一道残影。

    “嗖嗖嗖”,只听得三声风嘶,转眼间那三名大汉脸上一人多了一道四十一码鞋印。

    退了了几步,那几个大汉才稳住脚步,抬起头时,脸个个已经肿得像猪头。

    李拾撇了撇嘴道:“三位大哥,你们还想继续吗?”

    那三个大汉咬咬牙,一声闷哼再次向李拾冲过去,手中的军刀以刁钻的角度,向李拾杀去。

    阎白的脸上泛着一股暗暗得意,这是他从东南亚高价雇来的特种兵,搞定这种会点三脚猫功夫的小医生还是小菜一碟。

    那三把军刀的角度都十分刁钻,几乎都是向着李拾的破绽来的,李拾的脸上微微有了些变化,他知道这几个大汉都是受过专业系统的训练的士兵。

    可是站在他们面前的可是兵王的徒弟,与他们比起来就是一个门前楼子,一个萝卜条子。

    李拾的脚步快速后退,连退三步忽然身子猛然往后一仰,随机一记快如闪电的鞭腿踢出,踢到一个大汉手上,手上军刀直接飞了出去。

    而另外两个大汉的刀,霎时间同时刺向李拾的脖子和心脏,都是是致人死的毒所。

    仿佛早有预料般,李拾的手往前一翻抓住刺向自己心脏的军刀,一个反手,那大汉身子瞬间打了个滚,正好挡住了另一名大汉的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李拾一个破膝腿踢了出去,只听得一声闷声惨叫,转眼间,三名大汉都已经躺在地上惨叫了。

    李拾无奈地看着他们一眼道:“为虎作伥,照样早死。”

    话音还没落下,李拾抬起腿迅速踢出三脚,接着便是三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接着便只见到这三个大汉抱着胸口咿咿呀呀地声音个不停了。

    李拾抬起头看着阎白,无奈地摇摇手:“当着我面欺负我女人,至少也要带几个能打点的来吧。”

    阎白脸色一寒,惊讶地看着李拾,愣了半天才挤出几个字:“你到底是什么人?”

    “打你的人。”

    李拾摸了摸鼻子道,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如寒霜般冰冷的不屑。

    他的身子如猎豹般弹出,还没等人看清,他的膝盖已经飞撞在阎白的下巴上了。

    一丝惨叫都没有,阎白就已经直接昏了过去了,嘴角一抹鲜血流出。

    李拾长长打了个哈欠,转身看向已经看呆了的沈梦琳和吴小雪摊摊手道:“你们下次下药的时候能不能别把药调那么浓,那样不只会更容易发现,而且药效也要降低了许多。”

    “哦。”吴小雪呆呆地点点头,眼睛看着李拾的时候多出了许多异样。

    “先报警吧。”沈梦琳很快冷静了下来,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你是怎么看出我莲蓬头和矿泉水水里下了药的?”吴小雪不解地问道。

    “那个啊,”李拾抠了抠鼻孔,淡淡道:“我八岁就知道用蒙汗药去骗猴子玩,现在钟山的猴子个个都能闻出蒙汗药的气味来了,更何况是我。”

    “那你怎么还喝掺了蒙汗药的矿泉水,而且还没事!”

    吴小雪实在搞不清楚,他明明看到李拾把矿泉水喝了下去的,怎么还活蹦乱跳的。

    李拾摇头笑了笑道:“你下次拿点正宗的蒙汗药行不行,你这蒙汗药的药效还没我自己调的蒙汗药药效的一半。”

    吴小雪愣了一会儿,随即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难怪父亲的那个朋友给自己蒙汗药给的这么痛快,原来这药的药效这么低啊。

    同时她还心有余悸,要是这真把李拾药倒了,她和沈梦琳可就真落入这些大汉的手里了。

    几分钟后,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冲进了酒店,本来他们还是十分紧张的,毕竟这可是沈家和吴家的人在酒店遭遇绑架,传出去可是超级大新闻。

    看到歹徒躺在地上了,警察头子才算松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沈梦琳和吴小雪挥了挥手道:“把这些人都拷起来!”

    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很快就把这些犯罪分子都拷了起来,随即看向了站在旁边的李拾喝道:“蹲下!”

    “什么?”李拾面色一寒,不爽地看着那警察:“你搞没搞错,地上躺着的才是犯罪分子。”

    吴小雪也忙帮他解释:“是啊,警察叔叔你弄错了吧,是他救得我们。”

    那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不耐烦道:“我叫你蹲下就蹲下,现在你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共犯,我有足够的证据怀疑你。”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是他们同伙。”

    李拾嘴角向上微微扬起,双手抱胸地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小警察。

    见这边吵成一团,那个看样子是警察头子的人走了过来说道:“小伙子,这是固定的程序,等案子结束等调查结果出来,我们会把你放出来的,小李,把他拷起来!”

    “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想怎么拷我。”

    李拾面色寒如冷霜,还是双手抱着胸,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要拷自己的人。

    那被称作小李的人,也来上劲了,拿起一副手铐,上来就想拷住李拾。

    可是手铐还刚刚碰上李拾的手腕,李拾的手忽然一转,握住小李的小拇指,用力往后一掰。

    一息之后,整个房间都传遍了令人脊寒的惨叫声。

    “唉唉唉,大爷,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小李眼巴巴地望着自己80度弯曲的手指,疼得泪眼汪汪地求饶。

    李拾的手没有放开,冷冷地看着这个警察道:“现在才知道错了,你,我限你们一分钟,全部滚出这个房间,然后立马消失,不然你们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后悔。”

    警察头子怔了一下,立马拔出枪来,黑洞洞的枪管指着李拾:“你袭警我可以原地枪毙你的!”

    “李拾,你别冲动,你先让警察拷着,等下他们会放了你的。”沈梦琳急忙劝道,生怕李拾和这个有枪的警察杠上了,万一这警察真的开枪了,李拾再牛也干不过枪啊!

    “可我就是不想让你们拷,你要开枪就开枪吧。”

    李拾一脸无赖地看着房间里的人,攥在手里的那叫做小李的警察手指已经弯成了九十度。

    “别胡闹!放开警察!”

    沈梦琳这次真的急了,心道这个李拾怎么这么不守规矩。可李拾不谙世事,自己可不能看着他犯傻。

    “你是傻子吗?”李拾无奈地白了她一眼。

    吴小雪却一脸崇拜的看着李拾,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兴奋,这可是和警察对着干,好牛逼哄哄的样子!

    看着吴小雪那崇拜的花痴脸,李拾更人忍不住翻白眼了:“这还有更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