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东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5本章字数:3183字

    李拾笑着在欧阳治脸上拍了拍,就算欧阳治真的不说,他也不可能让他死在自己面前,因为他最佩服有原则的人,如果欧阳治真的宁死不说,自己也一定会把他救活的。但现实是,欧阳治算不上是有原则的人。

    “东家是……钱大江。”欧阳治虚弱地说出这几个字后,终于熬不住了,一头昏了过去。

    沈梦琳被李拾特殊的刑讯逼供方法吓得半死,但却又不得不承认,李拾的办法确实有用。

    听到钱大江的名字后,沈梦琳蹙起眉头:“竟然是他。”

    “表姐,钱大江是谁啊?”吴小雪的眼睛忽闪忽闪,好奇地问。

    “钱大江是我的一个生意伙伴,这几年他的公司效益不好,一个星期前还找我合作过,但当时我拒绝了,没想到他竟然用这种低劣的方法想来搞垮我,那我也一定不能手软了。”

    正说着,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门被破开,只见五个穿着特警服装的警察聚集在门口,一把把冲锋枪对准了他们,一个鼻子上有一条刀疤的人厉喝道:“里面的人都不许动!”

    但是里面的情景似乎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地上倒着几个穿便装的人和几个穿着警服的人,两名女性受害者却完好无损地站着,旁边还坐着一个饮茶的少年。

    “这是什么情况?”

    几个特警端着冲锋枪,面面相觑。

    沈梦琳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说给了警察,警察头子是一个精瘦的中年人,左眼上有一道月牙般的疤痕,在听完沈梦琳的叙述后,抓起李拾的手直晃,一只道谢个不停。

    要不是李拾,要是沈梦琳和吴小雪真在他的辖区遇害了,他这个派出所所长帽子就没了。

    沈梦琳向派出所所长表明了她需要马上回去查看家里的情况,所长也没有让他们回去接受调查,而是表示让他们随时接受传唤就行了。

    几人就这样回去了,为防止吴小雪再回家时再遭遇歹人,沈梦琳让吴小雪跟着他们先回沈家。

    “老大,怎么能让他们走呢,我们不带他们回去录口供不符合程序啊!”

    等三人走后,一个小警察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啊,还是太年轻,”所长点起一根烟,踢了踢地上的欧阳治,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眯着眼睛道:“沈家吴家是不好惹,你以为这些人就好惹?”

    所长走到阎白面前,指了指道:“这是咱们省最大的黑帮黑龙帮的一个堂主,你以为我们关的住他?要是他在咱们所里出了个好歹,咱们几个都会成炮灰,就算我们几个他们黑龙帮下不了手,那咱们的家人呢?这件事局里都管不了,更别说咱们一个小小的派出所了!”

    几个小警察面面相觑,眼睛望着所长,等着他继续说。

    弹了弹烟灰,派出所所长又走到欧阳治身边,解开他胸前的的一颗扣子,一只栩栩如生的毒蝎立于眼前,顿时让几个小警察都有些懵了。

    他回过头来看着几个小警察,冷笑一声道:“这是东南亚的雇佣兵,咱们八条命都惹不起,把酒店的监控销毁了,尽量消除这件事的影响,这个案子咱们就别想着立功了,上报给省局,看上面的反应,咱们什么都别管……”

    三十分钟后,沈梦琳的车终于才回到沈家,沈梦琳一下车就急急忙忙去看父亲和爷爷的状况。

    沈梦琳急急忙忙地向沈老爷子的卧室跑去,生怕爷爷出了什么事。

    她当然知道,雇主绝不可能只有钱怀仁一个,沈楼很可能是其中之一,不然他也不可能逼自己在放弃遗产继承权的书上签字。

    在回去的路上,他已经给沈老爷子打过电话,让沈老爷子做好防范,她回去就是想确认一下沈老爷子现在是否安全。

    匆匆忙忙向卧室赶,沈梦琳什么也顾不上了,脱下高跟鞋就急急忙忙往沈老爷子卧室跑。

    急忙推开卧室的门,看见沈老爷子安好地坐在书桌前练字,沈梦琳才算松了口气。

    “小琳啊,不用担心爷爷的安危,别墅里这么多保安,想杀我还是想得太天真了点。”

    沈老爷子笑着道,他心头也是一暖,这个孙女遇到这么大的险情,自己才刚刚死里逃生,就担心自己的安危。

    就在十分钟前,四个杀手欲狙杀他,要不是沈梦琳通知,让他提前开始防范,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但是害怕沈梦琳担心,沈老爷子没有把刚刚发生事情说出来,而是乐呵呵的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沈梦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给了沈老爷子听,还特意夸奖了李拾的英勇,把刚才的惊险的一幕幕说了出来,听得沈老爷子都心惊肉跳。

    她还把钱大江在幕后指使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她丝毫没提对沈楼的怀疑,也没有说出被逼放弃遗产继承权的事。她还希望这个家维持下去,至少要维持到沈老爷子死之前。

    沈楼的事情,她想自己去解决。

    “没想到钱大江竟然是这种人,想他父亲也是响当当的汉子,没想到集团到他手里,公司败完就算了,还把他钱家几辈生意人的好名声给败坏了,这样的人,我迟早也要收拾了他!”

    沈老爷子气愤道,自己平日里和钱家私交不错,没想到钱大江却在背后给沈家使绊子。

    沈梦琳在沈老爷子背上捋了捋道:“行了行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吗,教训钱大江的事情我会解决的,你好好养病就行了。”

    沈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我老了,以后的事情都该由你们年轻人自己解决了,对了,小琳,你都这么大了,是不是该找个男人来保护你了。你觉得,李拾怎么样?”

    沈老爷子故意把最后一句话说得很重,他本就对李拾有好感,经过这件事,更加觉得李拾是个值得自己孙女托付的人,他也希望趁自己还在的时候,给孙女找一个好郎君。

    沈梦琳转过头红着脸道:“爷爷,你说什么了,我还小呢,嫁人还早的很呢!”

    沈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爷爷那时候十五岁就结婚了,十六岁就有了你大伯,你爸爸那时候也是十八岁就结婚了,你现在二十岁了,也该找个婆家了……你是不是觉得李拾不够好,那我给你换个行不行,井家的乾字辈的井张也不错,要不要爷爷给你安排一下?”

    “爷爷,你在说把我安排给井张,我就和你翻脸了!”

    沈梦琳娇嗔道,她最讨厌那货,什么都只能靠家里,什么也不会。比起李拾不知差了多少倍。

    沈老爷子一滞,骤然嘿嘿笑了起来:“小琳啊,你是不是对李拾有意思啊?爷爷也喜欢这小子,而且他还能给你治病,你的病是爷爷的一块心病,能看到你把病治好,爷爷就开心了。”

    沈梦琳道:“爷爷,你别信他胡说,他就是个变态,不知道那个变态靠这个借口骗了多少个小姑娘呢!”

    与此同时,李拾正在逛着沈家的后花园,骤然打了个大喷嚏。

    “大半夜的,哪个女流氓在想我?”

    李拾摸了摸鼻子讪讪道,说着他又摘下了一朵花,而他的手里已经碰了几十朵花了。

    这可是稀有的墨王菊,能够入药,已经很难找到了,但又是治许多病必不可少的药材。

    看到这么多珍惜的药材被人拿来观赏,李拾那叫一个心疼,就忍不住想采一些,可一个不注意,就采了几十朵……

    可是李拾的手突然停住了,手放在墨王菊的茎上,一滞,但立马若无其事的继续采花。

    他感觉到一股比刀还要锋利的杀气,正在慢慢逼近。

    那杀气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重,压的李拾胸口微微发闷,但他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乐呵呵的采墨王菊。

    一分钟后,他手上的动作终于戛然而止,猛然回头。

    “是哪位高手大驾光临?”

    他寒声问道,转过头来,一股杀气从他的身体中如脱缰之马奔腾而出,顿时周围的花草都微微颤动。

    “哈哈,不愧是少年英雄啊!”

    一个带有淡淡磁性的声音从黑暗处传来,李拾的目光循着那声音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中年男子,正从别墅的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那中年男子戴着一架斯斯文文的金丝眼睛,身上的衬衫一尘不染,没有一丝褶皱,看起来温文尔雅,就是标准的许多少女迷恋的帅大叔。

    那中年男子正是沈楼,他宽厚地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到李拾面前说道:“是否对这墨王菊钟意,在下可以送你一亩墨王菊。”

    李拾一滞,长长的凝视了沈楼一眼,他可以肯定刚才那股杀气不是从沈楼身体里发出的,沈楼身体里一丝真气都没有,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

    刚才发出那杀气的人另有其人,而且那人似乎实在试探自己。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转过头来,看着沈楼,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了他一眼。

    他可以肯定,这个沈楼来绝不是有什么好事,他指着怀中的墨王菊道:“你是说要送我一亩这个?”

    “是的,只要你一句话,我沈某绝对可以坐到。”

    “谢谢,不用了。”李拾笑着直接把怀里的墨王菊全部扔到了地上,狠狠地上去踩了两脚:“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这种菊花长的太丑了,所以帮你们沈家清理一下,沈公子不会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