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糟蹋姑娘的王八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5本章字数:3190字

    “你什么你?打的就是你!”说着李拾拿起皮鞋又在他脸上狂抽了几下,几秒钟后就抽得他连肿的像个小山似的。

    李拾的手越来越快,抽得拿万虎终于顶不住了,跪在地上捂着脸求饶了:“大爷,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现在知道错了?”李拾看见身后在角落里抽泣的女孩,心里一阵心疼,这畜生仗着自己父亲势力大就侮辱女孩,还不知道这王八蛋之前糟蹋过多少女孩呢。

    想到这儿,李拾心头更加愤怒,皮鞋抽得更加用力,抽得刘虎直接哭了起来了。

    “大哥,我真的知错了,你放过我吧!”

    钱虎整个脸肿的像个猪头,估计回去他爸也不认识他了。

    李拾抽得手也累了,终于停了下来,才想起去看看女孩的怎么样了。

    女孩蹲在角落里,低低地哭泣着,那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心疼。

    “怎么样?没事吧?”李拾伸出一只手道。

    女孩抬起头来,大眼睛看着李拾,愣了半天说了一句:“谢谢叔叔。”

    李拾顿时感觉头大如斗,寻思着老子说不定比你还小呢,你能不能不要看见西装就叫叔叔吗?

    低下头把女孩拉起来,忽然令人喷鼻血了的一幕出现了,女孩起来的那一刻,李拾赶紧眯着眼睛,脱下一件西装给女孩披上。

    女孩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赶紧把自己捂的紧紧的,俏脸微红道:“谢谢叔叔,你别打他们了,万一出事了就不好了!”

    李拾忍不住又是一阵心疼,多善良的一个女孩子啊,那些人简直野兽不如!

    “没关系,我给他们点教训,让他们这辈子都记着!”

    李拾笑着拍拍方小君肩膀,转过头来,而那三个年轻人的表情,恐惧得简直如同死神降临了。

    “我错了……我错了……爷……你放我们一马吧!”

    万虎直接就跪下来了,拼命磕头,与刚才嚣张跋扈的那个少爷截然两个人。

    “现在认错,已经晚了!”李拾寒着脸。高高地抬起脚重重地落下。

    一声令人牙酸惨叫声在巷子里回荡,三个年轻人都捂着腿,他们的膝盖都已经碎成粉了。

    “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李拾转过头来对方小君道,三步并做两步走到车前把车门打开。

    方小君笑着指了指不远处道:“我家就在那里,走路去就行了。”

    李拾抬起头看了一眼,那是一个低矮的棚户房,里面一盏浅黄色的孤灯幽幽地亮着,他点点头:“那好吧,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李先生,你真厉害。”赵康在一旁忍不住道。

    他对李拾的态度瞬间多了几分敬佩,刚开始自己还笑李拾破事多,没想到这儿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要不是李拾果断,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惨案。

    通向方小君家里的路是一条坑坑洼洼地泥路,很难想到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住在这样一个破旧的地方。

    方小君穿着最普通的学校校服,其实学校已经没要求必须要穿校服上课,但方小君为了给家里省钱,能穿校服就尽量不穿自己的衣服,免得再花钱。

    走到一个棚户房前,方小君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房子一桌饭菜,虽然没有什么大鱼大肉,但也算是温馨美味。

    方小君的母亲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带着疲倦的笑容站了起来道。

    她虽然已经是徐娘半老了,但还算风韵犹存,透过她的脸上岁月的痕迹还是能看出她年轻时候的美丽。

    她微笑着问:“小君,你总算回来了,是不是今天又补课了?”

    方小君点了点头道:“是啊,补课呢,所以回来晚了一些。”

    因为怕母亲担心,她没有把刚才的事说出来,顺着母亲说是在学习。

    “这是我同学,他来家里看看。”方小君又把李拾拉了出来介绍道。

    “同学啊,来坐吧。”方小君母亲笑呵呵道,又搬了条长凳出来,给李拾和赵康坐。

    李拾走了进来,房间并不大,里面还放了一辆烧烤推车,墙壁上还挂满了奖状,奖状上都写了共同的名字,方小君。

    “来都来了,吃顿饭再走吧!”方母笑呵呵地道。

    李拾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好啊,那就谢谢伯母了。

    “李先生,宴会马上开始了,咱们还是快点去吧,别在吃了!”赵康急忙在李拾耳边相劝。

    “迟到一会儿不行吗?”李拾寒着脸反问。

    赵康在李拾耳边小声道:“李先生,我家老爷历来都是守时的人,最讨厌别人迟到了。”

    “那你就告诉你家老爷,什么狗屁宴会,老子不参加了。”李拾耸耸肩道。

    他本来就对什么宴会没什么兴趣,去参加也只不过是给沈家一个面子罢了,还有这么多限制,那干脆不去罢了。

    “那好吧,只要您尽量快点就行了!”

    话说到这份上,赵康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了,他怕李拾一个脾气上来真不赴宴了,只能默默的陪着李拾一起吃饭。

    在餐桌上,李拾对方小君家里的情况大致也有了了解。

    方小君的父亲早年就死了,留下了方母和方小君和方小君弟弟三人,方母以摆烧烤摊糊口,方小君周末就来帮母亲摆摊,而方小君的弟弟则每天到处鬼混。

    听完这些,他深感到这家子的不容易,临走前还从赵康那里借了五千块钱,偷偷摸摸放在了她家。

    辞别了方小君,赵康和李拾一起上了车,李拾才发现自己身上全是泥巴,都是和那三个小混混打架时溅上的。

    “怎么办?”李拾讪讪问,总不能穿着一件脏衣服去参加宴会吧。

    赵康沉吟了一会儿道:“那就先买件衣服再说吧,你穿成这样去参加宴会,不知道别人会在背后说什么呢。”

    于是两人把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小商场里,李拾开始挑选合适的衣服。

    “李先生,想好穿什么衣服了吗?”

    李拾微笑着拿起一件西服在身上比对了一会儿后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还是懂得分寸的,那么多公子哥,我得把他们比下去啊。”

    赵康点点头道:“那倒也是,这次宴会来的公子哥们都是万千少女的偶像,像井家的井张少爷一米九,章笋少爷一米九二,孙家的孙少爷一米八九,李先生你可得给咱争气啊。”

    “我靠,你咋不早说!”李拾随手便把西服扔了回去:“把我的短裤拿来,老板,给我来双最拉轰的拖鞋!”

    “怎么宴席还没开始?发生什么事了吗?”

    “好像是沈老爷子在等什么人吧,要等那个重要人物开始才能开始。”

    “是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让沈老爷子等这么久?”

    静海市最高档的娱乐场所花龙楼的第三楼,正议论纷纷着,座上的都是静海市非富即贵者,一个个西装革履地等待着开宴,可是宴会的主人沈老爷子并没有开席的打算,非要等到一个人到场才肯开席。

    “父亲,还是先开宴吧,这里坐着的都是达官贵人,别为了那小子把他们给怠慢了啊。”

    沈楼在一旁好心相劝道。

    沈老爷子穿着一身唐装,坐在正对着大门的正席上,小呷了一口茶道:“再等等。”

    “父亲……”沈楼欲言又止,无奈地摇摇头退回到了沈老爷子的右后侧。

    沈梦琳看着手表气的直跺脚,那个李拾明知道这个宴会很重要还这么不守时,真是太讨厌了。

    关键的是沈老爷子说李拾是他的救命恩人,没有他的参加,这场康复晚会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就算让这五十几个重要的客人等着也要等李拾来。

    又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沈梦琳有些按耐不住了,正想让爷爷开宴算了,忽然门口站出了一个人影,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门口那人左右看了一眼道:“这是沈老爷子宴会吗?”

    众人的目光瞬间都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门口那人穿着一条花裤衩子,套着一件宽松的大白T恤,脚上还瞪着一双虎皮纹凉鞋,俨然一副地痞流氓的打扮。

    “先生,你是隔壁大排档吃着吃着迷路了吗?”一个绅士调笑道。

    李拾撇了他一眼道:“你是傻子吗?看不出来我是来参加晚宴的吗?”

    那绅士瞥了一眼他那一身沙滩套装,干笑了一声:“还真看不出来。”

    “这就是沈老爷子要等的尊客?这是在演喜剧吗?”

    “呵呵,穿条裤衩就来了,他以为是在家吃饭呢!”

    “让我们等这个小子这么久,简直就是在胡闹!”

    宴席上炸成一片,纷纷都在骂着,让沈老爷子等这么久,他们都还以为至少是个市长级别的大人物呢,没想到却是这么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沈老爷子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道:“今天的宴会是为了庆祝我康复而举办的,而这位便是主治医生,他要是不参加,这场宴会毫无意义。为了补偿大家的等待,我为大家准备了我一坛私藏了多年的朔方酒给大家品尝一下。”

    此话一处,喧闹的大厅顿时都安静了。

    他们先为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是沈老爷子的主治医生讶然,随后在听到“朔方酒”三个字后,一个个兴奋异常。

    朔方酒!朔方酒!竟然是朔方酒!

    宴会上的客人都咽了咽口水,朔方酒不同于一般的名酒,它不仅仅是贵那么简单!关键是这种酒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因为这种酒三百年前就已经停产了。

    有幸能得到朔方酒的人,几乎是拿这坛子酒当爸爸一样供着,哪舍得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