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解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5本章字数:3181字

    没有人能注意到,刚才井张的腿上扎着两根毫针,那是李拾扎上去的。连井张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委阳、附阳二穴被封住了,稍微运动了一下,就直接尿崩了。

    宴会此时已经进行到一半,该招待的宾客都招待的差不多了,沈梦琳干脆就插空坐在了李拾那桌。

    “各位宾客朋友们,现在到了重头戏了,我们有请温紫晴小姐为我们解封朔方酒!”

    沈楼站了起来说了一句,话音不大,但刚好够整个大厅听到。

    宴会上的人们瞬间一个个摩拳擦掌,他们都是权贵之辈,一般再贵重的酒食对他们来说都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只有这种用钱都买不到的东西才符合他们的口味。

    就连沈老爷子也是靠着花龙楼老板十几年前欠他的一个人情,才得以在这次宴会上请花龙楼老板解封一坛朔方酒。

    但更吸引在座宾客们注意的,是解封朔方酒的温紫晴。

    一听到温紫晴的名字,在座的男宾客们更是两眼放光,温紫晴是花龙楼的头牌,和朔方酒都是一样,是用价买不到的。

    温紫晴订下过规矩,不管你出多少钱,只有她愿意陪你,你才有可能一亲芳泽。

    然而自从温紫晴姑娘订下这个规矩以来,就没有人能和她共度良宵过。

    然而正是这样,才最能激起男顾客的兴奋。

    俗语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女人往往都会嫉妒比自己长的美的,当她们听到这个名字时,大多都撇撇嘴:“狐狸精!”

    同时她们也希望看一下这个令这么多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到底长成什么样子。

    三秒钟后,一个女人端着一坛酒从后台里走了出来。

    那女人,美如画中之人。

    在无数道狼一样的目光的注视下,身穿一套红色旗袍的温紫晴一步一步扭上了台。

    那在红色旗袍的紧紧包裹下,凹凸有致的丰满身姿,顿时让宴会里的男人们的发出炽热的目光。

    小脸上带着妩媚的微笑,温紫晴掩嘴对着台下娇笑着说了几俏皮话,那股风情轻易将场内的气氛调得火热。

    望着周围忽然火热起来的氛围,李拾忍不住摇头感叹,就算这酒坛里装的是水,只要温紫晴撒个娇,在场的男性们也会疯狂地高价买下来吧。

    “在座各位,这坛酒产于三百年前,我们老板总共也只收藏了三坛,我们老板转送给沈老爷子,而沈老爷子决定分与大家品尝,是我们的福分。服务员,把空调关了。”

    温紫晴娇声说道,同时还向坐在背后的老板和沈老爷子微微曲腿以示礼貌。

    龙华楼老板是个光头,一直坐在台后面。

    等到服务员把空调关了之后,温紫晴才开始拆封,她这样做,主要也是为了防止朔方酒的醇香飘散了。

    朔方酒密封得十分紧实,外面用金丝绑着一块丝绸帕子盖在酒坛子盖上,温紫晴小心翼翼地拿剪刀把金丝剪开,丝绸帕掀开,是一个实木的酒塞。

    酒塞周围是一层类似于树脂类的东西,温紫晴拿着一把小刻刀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地开始把那层树脂状的东西刮掉。

    “不就是一瓶酒嘛,搞的那么神神秘秘地干嘛,就算对祖宗的牌位,也没见过这么小心的。”

    李拾在一旁看着,只觉得台上的美女身材这么好,脑子却感觉有点毛病。

    大师父藏了许多美酒,比这个名贵的酒多了去了,也没见过大师父这么小心翼翼地开封过。

    用大师父的话来说,酒的内涵就是好喝,只有好喝的酒才值得收藏,而不是像俗世里的这帮人仅仅就是因为酒稀有而觉得珍贵。

    李拾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由于此时客厅里的人此时都屏气凝神地等待着酒坛开封,所以他这不大的声音,还是有许多人听见了。

    真是没见过世面!

    听到的人都忍不住在心底骂暗骂,他们一辈子都可能只能喝到一次这种酒,但在李拾嘴里说的好像一文不值。

    在后台上的花龙楼老板听到这话脸上微微抽动了一下,旋即三步并做两步走上去道:“这位小伙子觉得我们开这瓶酒这么仔细是在故作神秘,那我就让这位小伙子看一看,我们的酒是否值得这么仔细地开封。”

    话说到这儿时,温紫晴已经将酒坛周围用来密封的树脂状东西全都挖干净了,只剩最后一道木盖还没打开了。

    温紫晴的手忽然停住里的,眼睛看向李拾,那一个眼神里说不尽的妩媚动人。

    她的目光收了回去,盯着酒坛的木盖子,戴起一双白色的橡胶手套,一手固定住坛身,一只手拿住瓶盖往上一拉。

    顷刻之间,整个房间里都飘满了一股清澈的酒香味,令宾客们都忍不住沉醉在了这股香味里了。

    “好香啊!”刹那间,房间里引起了一阵骚动,宾客们几乎都忘记了温紫晴,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酒味上了。

    花龙楼老板黄贺微笑着看着李拾:“小伙子,现在觉得这酒值得人仔细开封吗?”

    黄贺的眼里多了一丝炫耀的意味,这酒可不是凡酒,这是他从几个盗墓贼手里高价买来的,这种好事只能说可遇不可求。

    对于普通人来说,能闻上一闻这酒,就已经能吹一辈子了。

    他仔细观察着李拾的表情,他发现,李拾的脸上似乎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微微颔首:“还不错,有几分灵气。”

    有几分灵气?

    顿时宾客们都气乐了,你一个医生而已,以为说上几句故弄玄虚的话,就显得高大上了吗?

    黄贺笑了笑道:“给大家都斟一小杯吧,最后给这位先生斟上,也好让他给我们讲解一下什么叫做灵气。”

    “好的,老板。”

    温紫晴娇笑着拿起酒坛,让一个礼仪小姐在每一人面前都摆上一个五十毫升的白色小瓷杯,而温紫晴一一倒过去,给每人都斟上一小杯。

    这酒在地下埋了三百多年,浓郁无比,宾客们都不敢大口喝,一是怕直接就喝醉;二是怕喝的太快,不能细细享受。

    许多宾客贪婪地一次只敢用舌头舔一下,但仅仅是这样,就足以让他们产生羽化登仙的感觉。

    一坛子酒给五十多个客人斟过去,最后轮到李拾时,只剩下最后一勺了。

    “坛底之酒,才最为香郁,少年人趁机会好好品尝吧。”

    温紫晴说话时,带着一股子娇媚,让人感觉骨头都酥麻,

    李拾笑了笑:“美酒配美人才是最为香郁的。”

    对于李拾这样的未经人事的少年来说,再美的酒都只是浮云,更何况,这酒李拾还并不是很看得上眼呢。

    温紫晴微微一笑,只觉得李拾嘴皮子有几分讨喜,拿起木勺给李拾打了一小瓢朔方酒。

    花龙楼老板黄贺走了过来道:“少年,尝一尝我们的朔方酒,灵气是否浓郁呢?”

    黄贺的声音故意拉大,他就是想看李拾在众人面前出丑的样子。宾客们的意识这才从酒中拉出来,目光看向了这边。

    “这酒嘛……”李拾端起酒杯,盯了杯中物几秒,抬起头便一饮而尽。

    沈梦琳看到这场景有些吓住了,这酒已经埋了三百年了,其中的后劲哪是一般人扛得住的,可是她刚想去拦,李拾已经端起酒全喝干净了。

    “你是不是想死?”沈梦琳责骂道,急忙问道:“有事没有,要不要带你去洗胃?”

    李拾嘿嘿笑着看着沈梦琳的反应,耸耸肩道:“再来一瓶都没事。”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是一杯无法大口入喉的三百年的陈酒,而对于李拾来说,这其实就是一杯高度酒里夹杂了灵气而已,若是把灵气吸收干净,这其实就是一杯普通的酒。

    “你就吹吧!”沈梦琳没好气地道,可是她发现过了好一会儿,李拾还是没有一点酒精上头的迹象。

    这些宾客们简直都要骂街了,这简直就是猪八戒吃人参嘛!这囫囵吞枣的,能尝出酒中的醇香吗?这简直就是在浪费嘛!

    “小伙子,你尝出酒中的灵气了吗?”

    一个宾客气鼓鼓地问,那话中带着一股子深深的挖讽意味。

    李拾摇摇头:“灵气不重。”

    他这话把黄贺给气着了,只见他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李拾面前,认真地问道:“小伙子,我不知道你说的灵气是什么东西,但我就问问你,什么酒才算是灵气充沛?”

    李拾笑了笑道:“西疆九韬夜光葡萄酒,昆仑山葬花凰露酒,雪峰山收藏一千年年以上虎尾阳酒,还有盘丝水,这些都是灵气充裕的酒。”

    他一顺口说了一溜酒名,但是黄贺听了却愈发不屑:“这些都是传说中的酒,你喝过吗?就在这吹牛!”

    “喝过啊。”李拾不假思索地道,这些酒大师父都有收藏,他也跟着喝了许多,可以说随便挑一坛出来,灵气都比这酒浓郁许多。

    他这话一说出来,整个宴会上的宾客都哄笑了起来,这都是各种志怪小说中常提出来的酒,基本上只出现在传说之中,但是这小子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都喝过,也让他们觉得可气又可笑。

    就连沈梦琳都看不下去了,拿筷子捅了捅李拾的腰:“别吹牛,吃菜!”

    “你捅我腰干嘛?你是傻子吗?”李拾一脸不理解地直接喊了起来。

    温紫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她真被这小子给逗乐了,她还是第一次像他这样吹牛逼的,完全就跟编故事一样,脸都不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