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祝寿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5本章字数:3169字

    “我靠,他也没做什么啊,怎么就把茅台酒变成价值高上百倍的朔方酒了呢?”

    “这是在做梦吧!怎么会可能会有这种奇人!”

    “十分钟就能赚一百万!我要给你生猴子!”

    顿时李拾成了人人讨论的焦点,可李拾却只坐在一旁,对侍女说了一句:“给我来杯开水。”

    黄贺靠在李拾身边,露出了恭维的笑容:“李拾先生,刚才是我的错,我像你诚恳地道歉,如果你觉得一百万不满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两百万。”

    说这话的时候,黄贺有些心虚,小心翼翼地去看李拾的眼睛,其实开价两百万其实已经是在压价了,如果转卖给那些大老板,五百万都能卖到。

    “这酒是我为大家酿的,我没想过要拿来卖钱,服务员,给宾客们斟上点吧,算是在下为沈老爷子祝寿的礼物吧。”

    喝了一大口凉开水,李拾淡淡道。

    顿时在场宾客们都忍不住吞口水了,能喝到一坛朔方酒他们就已经觉得万幸了,还能再喝一次,他们恨不得回去给祖宗烧大香,谢谢祖宗让自己有幸来参加沈老爷子的宴会。

    沈老爷子也十分满意地点头,心里对李拾多了一分欣赏,要不是来了个李拾,也不会让这次宴会变得这么热闹。

    就连沈梦琳都忍不住对李拾侧目而视了,虽然嘴上不说,但她心里却在暗暗赞许着李拾。

    看着那一坛顶级好酒就这样被人分了喝了,黄贺只感觉心里憋屈,要是这坛子酒卖给自己该多好呢!

    不过黄贺到底是生意人,很快又笑着向李拾道:“李拾先生,这坛酒虽然不能卖给我,可是你可以再酿啊,这样好不好,你每给我酿一坛,我就给你两百万,不知道李拾先生同不同意。”

    这话一说出来,许多人都羡慕地看着李拾,他这样的来钱方法,可比开公司赚钱多了。许多女孩子都已经向李拾抛媚眼了,那种种风情,饶是羡煞了许多男性。

    李拾大口往肚子里灌着凉开水,耗费太多真气使他感觉身体有点虚,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黄贺,他笑道:“对不起,我的真气有限,我不想和想剁我手指的人合作。”

    能十分钟赚两百万,李拾自然是愿意,但是这种方法酿酒实在过于耗费真气。对他来说,这些真气本可以悬壶济世,如果用来取悦富人,两位师父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削死自己。

    更何况,要和自己合作的人是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剁了自己的手指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赢得了最大的奖品!

    李拾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缓缓转过头来,看向温紫晴。那眼神里,似乎是有着一丝绵长而又深刻的意味。

    温紫晴缓缓地走近李拾,水蛇腰摇曳之间,散发出无尽的诱惑,她的呼吸离李拾很近:“少年,想要现在取走你的战利品吗?”

    李拾被她那轻笑给电到了,那笑容,摄人心魂。咽了咽口水,刚想答是的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裤兜里一阵震动,拿起手机,没好气的对着电话那头怒道:“你讲不讲点公德心啊!我真在和美女那啥呢!”

    电话那头的声音比李拾的声音还要急迫:“李拾,你快回来吧,我这里有个病人撑不住了,我们医院应该只有你有能力把病人抢救过来了,你报个位置吧,我去接你!”

    听完这番话,李拾硬是想摔手机了,但他还是报出了地址。与美人共度春宵固然重要,但自己是医生,总不可能置病人的生死不顾,在这泡妞吧。

    挂了电话,李拾脸上露出一丝诡异地笑容:“你猜我会不会拿走我的战利品?”

    “我想你拒绝不了。”温紫晴自信地一笑,那一个眼神魅惑天成,足以引起男人无限的遐想。

    “色狼就是色狼!”不远处,沈梦琳在气愤地抠着手指,嘴撅起老高,嘴里还念念有词着。

    沈老爷子见了忍不住笑着打趣道:“这么生气,是不是吃醋了?”

    沈梦琳小脸一红:“谁吃醋了,我是怕他死在别人被窝里,成了静海市的八卦头条!”

    闻言,沈老爷子只是笑着摇头:“看来我家小琳是真长大了。”

    在场的男人都恨不得现在就把李拾剁成生鱼片,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你还在这装什么矜持?

    李拾嘻嘻笑着,走上前去,在温紫晴红唇上蜻蜓点水般轻轻点了一下,旋即后退着往外跑:“这个吻就当是我的战利品吧,我有个病人需要我去急救。记住我,我叫李拾,别叫我少年了。拜拜!”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了,温紫晴站在原地很久,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算什么理由?为了给病人急救,就抛下我走了?

    不过转念一想,温紫晴心头又是一暖,个个男人都想上自己,唯独他只索取了一个吻。

    而且还是蜻蜓点水般的,像是两个初恋情人间的吻。

    想到这儿,温紫晴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眼睛呆呆的望着李拾离去的方向。

    我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牵着鼻子走了!许久后温紫晴才反应过来,无奈地摇摇头,独自喃喃:“李拾,这个名字我记住了!”

    不远处的沈廉寒着脸,看着李拾离去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不爽,他默默走到沈老爷子年前说道:“父亲,中途离席,似乎不合规矩啊。”

    “有什么不和规矩的?”沈老爷子摇头笑道:“作为一个医生,连病人都不管,这才是不守规矩呢。”

    健康中西医院离花龙楼并不远,几分钟后,戴音就已经驱车到了花龙楼前的码路。

    “你怎么在这?”李拾一坐上车,戴音就疑惑问道。

    “吃饭啊,沈老爷子病好了,请我们吃饭呢。”李拾耸耸肩道。

    “病好了?”戴音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不过那丝兴奋转瞬即逝,她摇摇头道:“可惜啊,如果是你治好的就好了,我们医院就能多个名副其实专家了。”

    李拾顿时就费解了,不高兴地道:“你怎么知道不是我治好的呢?”

    戴音忽然笑了,而且笑中似乎带着一股不屑:“你也不看看沈家都邀请了谁,中医泰斗魏坤健,国际名医刘桂宁,我还听人说了,最后连鬼手神医都来了,而你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崽子,能有你说话的机会都是万幸了,还想治好沈老爷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

    听完戴音的话,李拾顿时满脸黑线,刚想和戴音说在沈家的事,戴音直接扔给李拾一份文件。

    “这是病人病历,你先看看,整个医院都束手无策的,现在只能输氧维持生命,现在他的情况很不稳定,要尽快把他抢救过来!”

    听到这话,李拾也没兴趣和她在沈家的事了,毕竟病人还在急救台上躺着呢,现在最应该讨论的是病人的安危。

    可是病历才翻了两页,李拾的手就停下了,他狐疑地的看着沈梦琳:“病人是市长?”

    沈梦琳点点头道:“他的确是市长,但不是每一个官都贪污腐败,万市长是出了名的廉洁清明,静海市就是在万市长的带领下才挤进全国一线城市之列的,这次万市长也是因为积劳成疾导致旧病复发了。但这次情况比较严重,而且万市长刚好倒在了咱们医院,不救活万市长,咱们医院可就严重了!”

    李拾听到这些话,微微点了点头,对于贪官污吏,他是绝不会出手相救的。而且,正是出于医者的慈悲之心才不会救!因为救活了一个坏官,就是助纣为虐!

    健康中西医院急救室。

    此时几乎半个医院的专家都汇集了到了急救室门口,一个个急的焦头烂额的,但是却没有人有一点办法。

    “你们院长呢?这种时候了,她怎么人不见了!”一个秃着头中年人寒着脸说道。

    这中年人名是天雨区卫生局局长,市长倒在了他们区的医院里,此刻最着急的就是他,这件事很可能会影响他的仕途。

    一见卫生局局长都生气了,医院副院长赶紧解释:“赵局长,我们院长去接我们医院的专家回来,如果那个专家在,市长或许还能抢救过来。”

    赵局长轻鄙地笑了笑,上下打量了副院长一眼:“就你们这破医院还有什么专家?一堆酒囊饭袋!”

    听到这话,副院长脸都沉下来了,但是却不敢反驳一句,医院的所有的所谓专家都已经上了,可是对市长的病却还是一筹莫展。

    因为市长的病实在太奇怪了,就算是从医五十多年的老专家都表示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病。

    “廉市长的秘书马上就到了,他把大专家刘桂宁请来了,你们这群酒囊饭袋尽管在这唉声叹气就行!”

    赵局长没好气地说道,暗骂廉市长怎么发疯跑来这破医院来视察,刚好还倒在了这破医院了。

    最关键的是,这帮医生连市长的病是什么都查不出!全他妈是酒囊饭袋!

    “戴院长回来了!”

    只听得一声惊呼,戴音带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急匆匆地往这边跑过来。

    “病人在哪?”那少年没有搭理别人,一过来就直接问。

    “在这边!”一个护士赶紧带路,刚要推开急救室的门,一双手已经拦在了门口。

    那双手的主人脸上的愤怒似乎有些难以遏制,直接指着戴音的鼻子就骂了起来:“他妈的,这就是你们医院的专家,你脑袋里面装的全是浆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