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留一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96字

    还好自己留了一手,不然直接驱蛊造成的伤害可能使廉怀民市长直接死亡!而且千百只生龙活虎的蛊虫逃窜出去,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可以说恐怖!

    “别停!李拾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又迅速说了几个穴位:“天府穴!中府穴!梁丘穴!……”

    李拾一次性说了十几个穴位,要不是管老九经验老道,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这么块的扎中这么多穴位。

    廉市长的脸色越来越青,甚至在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

    李拾终于出手了,右手握拳猛然砸到廉市长肚子上,廉市长的身子顿时如虾米般弓起。

    管老九被李拾吓了一跳,赶紧去组织李拾,心道李拾是不是疯了,没事干嘛要打廉市长?但一秒钟后,他立马就明白了,李拾是在给廉市长做推拿!

    以推拿治病的方法,在现代社会已经很少见了,大部分是作为一种保健。但是在古代,推拿治病十分常见,古来就有一夜丹田手自摩之句。

    李拾的手掌在廉市长身上翻滚着,推,拿,捏,揉,点,按,压,拨,扣,扳这些手法一气呵成,简直令人目眩。

    管老九在一旁看着李拾的手法顿时都惊呆了,这手法哪像是在推拿,简直比舞蹈动作还要连贯优美。

    他顿时兴奋起来了,以气渡针的技艺他这个年纪已经无法学会了,但是这手推拿自己总能够学会吧?只要学会了这手推拿的技术,他可以确定,自己的医术又可以提升一个新台阶!

    足足十分钟后,李拾的推拿才算完毕了,而廉市长的身上已经多了许多血色,身上的银针也都在推拿过程中全部拔掉了。

    “廉市长好了。”李拾微笑着说道,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动用真气已经过了度,身体还很虚弱。

    “好……好了?”

    管老九顿时傻眼了,他再看廉市长时,发现廉市长的脸上已经多了许多血色,基本上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了。

    这还是人吗?就是神啊!

    管老九顿时为自己“鬼手神医”这个名号感到自惭形遂,李拾才是正真配得上“神医”二字的人!

    “老大,可以把刚才那手推拿教给我吗?”舔了舔嘴唇,管老九贪婪地说道。

    对于医术,他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这时候就算李拾要他拿全部积蓄来换,他也愿意!

    甚至拿命换,他也不会眨眼,对他来说朝闻道,夕可亡矣!

    看见管老九这么认真的表情,李拾忍不住笑了起来:“别急嘛,这种东西我不会独自占有的,等下我把推拿手法的秘籍拿给你,反正那本书我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

    管老九顿时眼泪就要掉下去了,恨不得抱着李拾亲两口,这种东西可是无价之宝,拿千金都买不到的,可是李拾一句话直接送给了自己。

    “老大,以后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管老九认真说道。

    李拾淡淡笑了笑:“别开玩笑了,今天你做了那么多,这是你应得的。”

    说完,他也不管管老九在那傻乐了,手指搭在廉怀民人中处,用力往下一掐。

    “哎呦诶!”廉市长惨叫了一声,向四周环绕了一眼傻愣愣地说,犹如一个弱智般看着李拾:“这是在哪?我刚才不是在视察吗?怎么躺在这了?”

    “你是傻子吗?”李拾忍不住咧咧嘴骂道。

    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哪,但是自己被骂了廉怀民还是听的出来,他气愤地看着李拾道:“无缘无故你骂我干嘛?”

    “谁骂你了?”李拾头大如斗地撇了撇嘴:“被人下了蛊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市长的?”

    廉怀民顿时脑袋里一片混乱,下蛊是什么毛?

    脑袋里想不清楚,他怒瞪着李拾和管老九:“你们是谁,到底我为什么和你们在一起?”

    李拾摇摇头,转身就走,打开急诊室的门,对门外的人喊了一句:“市长醒了!”

    “什么?市长醒了?”

    秘书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欣喜若狂地看了李拾一眼,旋即就冲进了急症室里。

    一看到廉怀民坐在床上,秘书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转身握住李拾的手使劲摇手:“医生,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可就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秘书很快向廉怀民解释清楚了刚才事情发生的经过,听完之后他的脸都沉了下来。

    “小伙子,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这条老命就真撂在这了。”廉怀民苦笑道,心里也暗自庆幸是在健康中西医院病发,不然也许就真没人能治了。

    刚才情况危急万分,就算是输着氧也顶多能坚持一个小时,所以此刻他对李拾感激万分。

    犹豫了片刻,秘书长在廉怀民耳边说道:“市长,我听这少年说,这不是病,是有人向你下了蛊,市长,是不是你的那个和你竞争省里的那个职位的那个人下的蛊?”

    廉怀民犹豫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前几天有个开发商要我给他批一块地然后给我一百万,但是他那家企业是家出了名的污染企业,我当时拒绝了他,他还威胁着我来着,看样子应该就是那个开发商搞的鬼了!”

    听到这话,李拾顿时一愣,随即问了一句:“那个开发商是不是叫钱大江?”

    “是啊,怎么了?”廉怀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又是他。”李拾一滞,但是说话的声音却有虚弱。

    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李拾的嘴唇微微有些发紫,脸色发白,嘴唇干涩得像一整天没喝水了。

    首先发现李拾身体状况不对的是戴音,她急忙走过来在李拾眼前晃了晃:“怎么了?”

    “我……想休息一下。”

    李拾呼吸有些紧促,含糊地说了一句后就倒在了戴音的怀里。

    当李拾醒来时,眼前是一片黑暗。

    从黑暗中缓缓爬起来,回过头来,他才透过落地窗窗帘勉强看到了一丝光亮,李拾向光亮的方向走了过去,一把掀开了落地窗,月光挤进了房间,房间里终于有了一丝昏暗的光线。

    靠着这一丝光线,李拾摸索了半天才摸索到灯的开关,打开开关,房间里终于一片光明。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是凌晨四点。

    他可以确定的是,这是在戴音家,因为他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全家福,全家福里有三个人,一个是戴音,一个是个老头,应该就是戴音的爷爷,而剩下的是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小伙子。

    李拾只感觉身体有点虚脱了,大喝了几口水便打开客厅里的电视看了起来。

    看了一个小时后,李拾又觉得有些累了,便去浴室洗起澡来。

    一进去,李拾就发现浴室里面的门栓坏了,但想了一想,反正这大早上的也没什么人,就算被戴音看到了,他一个大老爷们也不亏。

    想到这儿,李拾痛痛快快地进了浴室,打开热水哼着小调儿洗起澡来,洗了十分钟后,顿时觉得精神百倍。

    他刚想穿衣服,忽然看看到浴室的衣架上面挂着一条黑色的丝袜!

    李拾好歹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看到这双超薄的丝袜,不知为何血气就往上涌,也没多想,反正也没什么人,于是伸手就把那双丝袜取了下来放到手中。

    就在下一秒,尴尬的一幕发生了,戴音一手推开了浴室的门,刚好看见了李拾光着身子,手里还拿着她的丝袜……

    一声尖叫立时响起,只见戴音后退了两步,怒目看着李拾道:“我好心收留你,没想到你是这种变态!”

    李拾顿时没辙了,这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以后戴音对自己的印象应该就是“变态”两个字可以形容了!他解释道:“这是一个误会,我一不小心拿到你的丝袜的!”

    他的解释越无力,戴音就越是愤怒:“你怎么不说我的丝袜自己跑到你手里的,你个变态,你给我马上滚出我家!不然我弟弟会对你不客气的!”

    李拾顿时感觉头大如斗,怎么什么狗血的事情都摊在自己身上了,他真想剁掉这只手了,心道这只手怎么就这么贱了呢!

    “站住,不许动!”

    忽然听到一声厉喝,李拾转头一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拿着一把枪指着自己!

    李拾脑子马上就反应过来,这应该是照片里的那个男生,就是戴音的弟弟!

    看着那把枪李拾顿时就吓到了,关键是山河灵犀戒现在不在自己手上,洗澡的时候自己已经把戒指取了!也就是说,如果戴音的弟弟要开枪,李拾根本就躲不过。

    见弟弟要开枪,戴音也紧张了,作为警员随意向人开枪可是要记大过的,不管打中的人是要偷丝袜还是怎么。

    更何况,李拾今天还帮他救了市长一命,市长秘书都向她暗示了,今年之内就能把见健康中西医院升为甲级医院。这其中,李拾才是最大的功臣!

    “小宇,快把枪放下!事情没到你想象的那么严重!”戴音急忙劝道。

    然而戴正宇似乎并没有听她劝的意思,冷冷说道:“晚上我就叫你别让他睡咱们家,你不听,现在出事了你还偏袒着他?”

    戴音被这个糊涂弟弟气的跺脚,向李拾骂道:“李拾你不是很喜欢说话吗?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李拾知道就算自己解释了,戴音的这个智障警察弟弟也不会听,干脆摊摊手道:“我就摸你姐的丝袜了,你开枪打死我吧!”

    可是戴正宇此时手却收住了,一脸疑惑地看着李拾:“你叫李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