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自家人打了自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44字

    “嗯啊!”

    戴正宇一滞,旋即大笑了起来,看李拾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崇拜:“你就是李拾啊!”

    说着,他还回头埋怨了他姐一句:“姐,你怎么不早说大哥名字,害得出这种自家人打自家人的笑话!”

    不仅是戴音,连李拾自己都傻眼了,自己好像从来没见到过这个人啊,怎么这个人搞的好像和自己很熟的样子?

    戴正宇哈哈大笑了起来:“李拾,你可算出名了,你知不知道你昨晚打了谁?”

    李拾挠着脑袋想了想,说道:“我记着好像昨晚遇到三个流氓,我就把他废了啊。”

    一听这话,戴正宇抚掌大笑,使劲地点头道:“对对对,就是那三个流氓,你知道那三个流氓的头子是谁吗?他是我们天雨区公安局局长的儿子,就这样被你打了,局长说了,他要整死你!而我刚好就碰到了你!”

    李拾的眼里忽地闪过一丝寒光,冷冷地看着他:“所以你要把我抓给你们局长,让你立功?”

    “你先听我说完!更关键的是,前晚你一个人剿灭了一只东南亚雇佣兵小队,但是我们局里拿他们没办法,现在那只雇佣兵小队也在追杀你!”

    戴正宇说着,手里的枪早就已经收了起来。那崇拜的笑容,让李拾心里都觉得发麻。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拾被这个警察搞得有点懵了。

    戴正宇的脸上忽然变得非常严肃,认真地说道:“我想拜你为师,我想和你一样厉害,一个人单挑一支雇佣军小队!”

    李拾顿时沉默了,认真到手里拿着丝袜都忘记放下了,过了一会郑重其事地说:“不行,你资质太弱了,我不想收你做徒弟。”

    “怎么能这样啊?”戴正宇顿时就欲哭无泪了,过了一会儿他忽然笑嘻嘻地道:“不如这样,我帮你追我姐,你收我做徒弟呗?”

    犹豫了一下,李拾点点头:“我再考虑一下。”

    在一旁傻眼的戴音顿时火气就上来了,怒瞪着弟弟骂道:“戴正宇!你不是帮你姐教训这个偷丝袜变态的吗?怎么现在成了他一伙的了?”

    戴正宇嘿嘿笑了起来:“老姐,李拾大哥这么厉害,怎么会偷你丝袜呢!这一定是个误会!”

    李拾也在一旁附和:“你看你弟都把事情看明白了,这就是个误会啊,我是一不小心碰到你的丝袜的!”

    戴音看着他们俩狼狈为奸的模样,重重哼了一声,走上前去,一把夺走李拾手中的丝袜怒道:“你给我小心点!”

    平稳地睡了两个小时后,天一亮,李拾就到医院上班去了。

    李拾在医院要做的事情不太复杂,就是定时巡视一下病房,和护士妹妹聊聊天,很快就到了中午了。

    打了个哈欠,昨晚睡眠不太充足,于是便趴在桌子上睡起觉来,口水都滴在地上了。

    “喂,快起来了!警察要来抓你!你到底犯了什么事?”

    忽然戴音冲进他办公室,手里抓着手机,用力地把李拾摇醒。

    揉了揉惺忪睡眼,李拾无奈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道:“戴院长,你瞎说什么呢,我不就摸了下丝袜吗怎么警察都出动了?”

    戴音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李拾一眼,随即把手机放到了他耳朵边。

    手机那头是一个急切的声音:“师父,我们公安局局长要来抓你了,你快点跑路吧,你打了他儿子!要是被他抓到,八成会被他整死!”

    李拾很快听出来这是戴正宇的声音。

    戴正宇也是这个区的警察,这次局长一次性出了二十多个警察去健康中西医院执勤,稍微一动脑就知道是来抓李拾的,所以他立即就打了电话过来通风报信。

    愣了片刻,李拾淡淡笑了笑道:“我又没犯法,他们凭什么抓我?”

    “你打了局长的儿子?这就是你犯的法!”

    戴正宇急眼了,着急地对着电话吼道。

    他真心担心李拾的安危,戴正宇他可是知道局长的脾气,局长万刚护犊子可是出了名的。

    他认真对电话那头的李拾道:“万刚说过静海市,他万刚的儿子可以欺男霸女,可以杀人放火,但是谁也不能动他儿子一根手指头!你已经触到他的逆鳞了!”

    “抱歉,那他也触到了我的逆鳞了!”李拾咬牙切齿地挂掉电话,用力把电话反扣到桌上。

    只许你儿子欺男霸女?不许别人动你儿子一根手指头?

    李拾笑了,是被气笑的!

    既然这是你的逆鳞,那我倒要掀了你的逆鳞!他顿时生了和这个公安局局长会一会的想法。

    十分钟后。

    两辆警察停在了健康中西医院旁边的巷子里,这次警车反常地没有鸣警笛,显得格外安静。

    “老大,咱们还是撤了吧,那个李拾很厉害的,总局里不是都说了吗,他一个人把个雇佣兵小队都全撂了,咱们还是别惹他了!”

    一个年轻的警察跟在万刚后面说个不停,而那年轻警察正是戴正宇。

    “幼稚。”

    闻言,万刚冷冷笑了笑吐了两个字。

    一个医生灭了一个东南亚的雇佣兵小队,你以为这是在拍电视剧吗?

    “总局说什么你就信?要是总局说我是皇帝,你是不是还要向我磕头?”万刚冷笑道,脚步已经跨进了健康中医院里面。

    戴正宇拍了拍额头,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声,心里只求李拾已经跑路了,最好现在已经跑出万刚的辖区。

    然而事与愿违,就在不远处,一个人头冒了出来,只见一个不高不矮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在向他们走来。

    他定睛一看,那人正是李拾,一脸桀骜地走了过来,淡淡地撇了他一眼,目光最终定在了万刚身上:“就是你要抓我?”

    闻言,万刚顿时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智商不低嘛!怎么犯傻打我儿子呢?”

    李拾嘴角微微浮起一丝笑意道:“我倒是有点后悔了,怎么没把你儿子两条腿逗打断,只断了一条腿你儿子下半辈子该多幸福啊,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

    面色一寒,万刚目光之中有一股淡淡地恨意。

    万虎是他的独生子,他一直把儿子当做心肝一样呵护和培养,,为他搞定所有麻烦,可是儿子却被这个小医生给费了。

    他儿子已经做过检查,膝盖已经粉碎了,李拾下的可是死手,压根无法再康复。

    “你打我儿子之前,有没有想过我只有这一个儿子?”

    万刚愤怒地瞪着李拾。

    望着犹如一个怨妇般的万刚,李拾淡淡地一笑:“我卸了你儿子一条腿,是因为你儿子要强奸一个少女,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少女还有一个母亲在家里等着她吃饭?”

    说到这儿,李拾心中的火气腾起,两瓣眉毛微微蹙起。

    而万刚却笑了,笑得风轻云淡:“别人家女儿关我屁事,我只知道你打断我儿子一条腿,今天你逃不脱了!”

    李拾望了一眼万刚身后的十几名警员,淡淡笑了笑。

    其实这十几个警察他还真不放在眼里,但是他并不打算和他们起冲突,在华夏国打警察,可是一件很重的罪,那他以后也别想在静海市混了。

    “我可以跟着你们回去,但是你得说说我犯了哪条法律,难道阻止你儿子也犯法?”李拾冷冷地说道。

    万刚忽然冷冷笑了起来,开始一板一眼地念词:“嫌疑人李拾,无行医资格证治病卖药,现对其抓捕进行调查!”

    说完之后,万刚还又补充了一句:“依照华夏国法律,非法行医可判处2—10年。”

    李拾一滞,看着万刚那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禁摇摇头苦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伸出两只手来,他挑了挑眉道:“拷我吧,只要我犯法了,我听凭法官判刑,几年都无所谓。”

    这话说出来,李拾自己都觉得有点假,华夏国又有几个监狱锁的住自己?

    而这些警察们,顿时都被李拾的“天真”打败了。

    你还想法官给你判刑?你先熬过万刚的刑再说吧!

    “你别欺人太甚!他刚刚救了市长一命,要是他出了什么事,你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刚刚赶过来的戴音怒目看着万刚道,她也没想到事情闹的这么严重。

    他本来以为李拾只是教训了万刚的儿子一顿而已,没想到这家伙直接把人儿子给废了。

    如果李拾被抓走了,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到这个时候,他只能拿市长去压万刚。

    然而万刚连头都懒得回,向后摆了摆手笑道:“你就别吓唬我了,他要是有资格给市长治病,那我就能把市长给抓起来!”

    十分钟后。

    一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国产汽车停在了健康中西医院门口。

    “市长,那天晚上的情况可真够危险,要不是那小伙子,说不定真就出事了!”

    “没准那小子能够治好我十几年的哮喘呢,不得不说,那小子的医术真是高超啊。”

    廉怀民忍不住点头称赞。

    一般的官员升任前都要进行身体检查,而廉怀民因为哮喘的原因几次升迁失败。

    然而省里最近有个干部升迁了,那个职位暂时空缺着,而廉怀民的能力和作风是非常受肯定的,于是省里的领导就推荐了廉怀民上任这个官职。

    然而廉怀民还有个竞争对手,能力什么的都不如廉怀民,现在他担心的就是自己的身体问题,他不想再因为这个病的原因失去升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