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我就是个黑医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44字

    李拾懒洋洋地向后一靠笑道:“而且我不是什么医生,我没有行医资格证,只能算得上个黑医生。”

    万刚感觉头大如斗,揉着太阳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那些小警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审讯室里显得格外安静,安静得有些诡异。“你想死?”

    忽然万虎吼叫着拿着一只枪顶住了李拾的额头,愤怒地吼叫着,那面目狰狞的样子,似乎随时都会控制不住情绪开枪。

    然而李拾脸上的微笑并未变化了分毫,淡然抬起头看了一眼万虎,慢悠悠道:“你开枪啊,但是我告诉你,我死了,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治好你的腿了!”

    他可以断定万虎不可能开枪,因为他知道,万虎压根就没有这个种!

    万虎拿枪的手颤抖了,脸上的表情扭曲着,他很想把扳机按下去,可是犹豫了半天,他又颓然把枪拍在桌上。

    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只匕首,走到李拾面前用匕首拍了拍李拾的脸道:“王八蛋,你要是不给我治,我就把你的一根一根手脚全部剁了!直到你答应治好我的腿为止!”

    现场的情况一片混乱,然而万刚并没有阻止儿子,因为他觉得,也许李拾真的会屈服。

    可是李拾还是那副懒洋洋的微笑,抬起头直视着万虎那双愤怒的眼睛道:“你要是真能剁了我的手脚,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治病的事。”

    万虎压根没多想,就像一个愣头青一样,双手举起匕首就向李拾的手捅去。

    然而并没有出现血肉横飞的一幕。

    他的手在半空中被夹住了,而那只手的主人是戴正宇。

    “虎哥,您别生气啊,先消消气!”戴正宇的手掌上一滴滴鲜血一滴滴像断了链般往下掉,可脸上却还是带着恭维的笑容道:“虎哥,你就放他一马吧!”

    万虎顿时愣住了,旋即愤怒地骂道:“吃里扒外地家伙!”

    说完,他扬起手,便是一个巴掌抽在戴正宇的脸上,声音大到整个警局都能听到。

    “你……打我吧,别动刀吧!”戴正宇干脆也豁出去了,如果自己挨顿打能换来李拾的命,也算值得了。

    万虎冷冷一笑:“你以为你这样做有什么用吗?找死!”

    说着,他又是一巴掌扬起,往死里抽下去。

    可是他这次却没有听到响亮的耳光声,反而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从万虎地嘴巴里喊了出来。

    万虎的手一个巴掌抽下去,竟然直接拍在一把短匕首上了,他的手掌直接被那匕首刺穿了!血沿着匕首往下滴,一直滴在地板上。

    李拾把匕首从万虎的手掌里抽了出来,来不及人反应,匕首已经架在了万虎的颈动脉上。

    顿时整个警局的人都傻眼了,心道李拾怎么自己把手铐给打开了?

    警局里从来没有发生过嫌疑人自己打开手铐的事情,那些警察们一时间大惊失色,纷纷拔枪指向李拾。

    然而李拾手上稍稍一个用力,万虎手上的刀顿时一个打转,反向刺向了万虎自己的喉咙,几乎就在离万虎喉咙半毫米的地方,匕首才勉强停住。

    “谁开枪试试?”

    李拾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坦然地看向这十几个警察,只不过他的手上微微一用力,刀刺破了万虎脖颈的皮肤,一层血液渗了出来。

    李拾笑着看向戴正宇,认真地点点头到:“谢谢你!”

    戴正宇惨然笑了笑,反正他是抱着挨打的准备去干这件事的。

    而万虎此时屏住呼吸望着老爸,眼泪已经崩溃了,然而他不敢说话,甚至大口呼吸都不敢,生怕匕首再扎进去一点。

    “你放过我儿子,我现在就放你走,我保证以后都不会找你麻烦!”

    万刚心疼地望着儿子,向李拾讨好地说道。

    不过李拾知道,只要他放开万刚的儿子,几秒钟后就会吃枪子。

    一丝懒洋洋的笑容出现在了李拾的削瘦的脸上,眼眸微眯,他淡然的脸色缓缓的变得森寒起来头,轻声道:“我先帮你儿子治疗一下。”

    谁都没反应过来,李拾手里的匕首就扎进了万虎的胳膊里,瞬间血就从万虎的胳膊里涌出,就把衣袖都浸得黑红。

    “你儿子不是腿疼吗?现在腿不疼了吧?”

    李拾嘻嘻笑着说。

    腿是不疼了,但是胳膊疼啊!

    万虎顿时就想哭了,然而却又不敢哭,生怕自己呼吸剧烈点,匕首就刺破自己的喉咙了,他小声的求饶:“哥,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

    “你向戴正宇喊五十句‘爸爸我错了’,我还可以考虑给你减轻点痛苦!”李拾嘻嘻笑着说。

    万虎愣住了,咬着牙似乎还在犹豫着。

    戴正宇二话不说,直接走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万虎脸上,那力度简直能把人昨天晚饭都抽出来,直接打飞了万虎的一颗门牙,他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喊不喊?”

    “你想死?是不是忘了你是谁了!”万虎怒瞪着他道。

    “老子就想死怎么了?”

    戴正宇走上去又是一个耳光抽在了他脸上,打的他半边脸都肿了。其实戴正宇早就看万虎很不爽了,这次他彻底忍不了了,大不了就不干警察了,反正还可以回医院干老本行!

    这一个耳光,直接把万虎打哭了,终于他噎着眼泪喊了起来:“爸爸我错了……爸爸我错了……”

    万刚看着瞬间都想掐死这个混账儿子了,气的脑袋都冒烟,但尽管这儿子再混账,还是是家里的独子啊!

    咬了咬牙,他讪讪道:“我已经向上级申请了武警,你要是再劫持我儿子,狙击手的子弹可不知道从哪飞来!”

    万刚冷冷地望着李拾,心里也是一阵窝火,他万刚在静海市说风是风说雨是雨,从来还没被人这样威胁过。

    “那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呢?别杀我啊!”

    李拾装作害怕的样子,一脸苦逼地说,只不过他的目光所及之处,眼睛微微眯了眯,似乎藏着什么秘密。

    “哈哈哈,小子,在静海市惹到我就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就放开我儿子,治好他,我可以考虑只剁你一只手!”

    万刚愣了一下,但立马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还以为李拾真怕了,狂傲地望着李拾道。

    李拾好像更恐惧了,赶紧松开万虎,把匕首扔在了地上,惊声道:“那我还要不要坐牢了?我非法行医啊!我自首行不行”

    万刚的儿子被李拾这突如其来的妥协搞的有点懵了,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这王八蛋一定是怕了!袭警可是大罪,至少要判十年以上。

    一摆脱李拾的控制,他得意洋洋地笑道:“小子,你先把我身上的伤治好,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在静海市,没有人能救得着你!”

    真的没人能救得了吗?

    李拾忽然笑了起来,斜斜地睥睨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忽然只见两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而万刚一见到那中年男子顿时全身一颤:“市……市长?”

    廉怀民眉头紧促着,眼睛里仿佛燃烧着怒火,喝道:“不用敬礼了,直接脱下警服现在走人!你!被撤职了!”

    他早就听说过万刚在静海市横行霸道,只是万刚的后台硬,于是他一直想忍忍就算了,但今天他可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局长到底多横!

    不撤了他,自己简直白当了五年的静海市市长。

    市长突然降临警察局,一时这些小警察都目瞪口呆了。而且市长第一句话竟然是要撤他们局长的职!警察们面面相觑着: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小子有市长做背景?

    “廉市长,您搞错了,这个小子没有行医资格证还给人治病!不抓了他,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遇害!”

    万刚急忙解释说,目光里却有些许迷茫,心道怎么市长忽然来这?还帮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出头?

    廉怀民重重地哼了一声:“难道李拾的医术还需要什么证来证明吗,难道这一本小证就这么重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儿子前几天侮辱一个少女被李拾阻止,把你儿子的腿打断,你故意找他的茬的!万刚,我命令你,现在就把李拾放了!”

    这是个很显然的事,静海市的黑诊所数不胜数,你为什么非要去抓李拾?只要是个明眼人,都看的出这就是为了报私仇!

    廉怀民气的咬牙切齿,他痛恨这样的事情竟然出现在自己的辖区,而自己当了五年的市长竟然不知道,自己市有万刚这样的人这般横行霸道!

    “把他放了。”万刚讪讪地下命令,几十个警察警察才把默默让出一条道,让李拾走出去。

    毕竟廉怀民是万刚的上级,他总不能和他对着干,只好妥协。尴尬地笑了笑,他讨好地笑道:“廉市长,您别生气,我不知道这个李拾是您的人,您消消火,最近花龙楼出了几道新菜,咱们去吃吃吧!”

    然而廉怀还是那副要杀人的表情寒声道:“不用吃什么饭了,你现在就给我脱下这身警服,给我滚蛋!”

    万刚脸上的微笑瞬间凝固了,微微怔了一下,沉着脸也不相让地扬扬眉直视着他,缓缓说:“廉市长,你想没想过?你有没有这个能耐撤我的职?”

    廉怀民霎时一滞,旋即脸上就充满愤怒,向来温文尔雅的他,都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去你妈的。

    说实话,这个人,他还真撤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