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官大一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60字

    万刚虽然只是个区公安局局长,但他的后台很硬,不然他也不敢在静海市支手遮天这么多年。如果自己被撤了,万刚可以让保证廉怀民这个市长都当不安稳。

    万刚有个亲戚在省里当官,刚还比廉怀民高了一级。

    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

    只要撤了万刚,廉怀民升官的事几乎就泡汤了,没准还要被人打压,这个市长都坐不安稳。

    眼前的情况,只有妥协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话都说出口了,如果不把万刚撤了,他这个市长的脸就全丢光了!

    “万刚,这次算你厉害,以后咱们走着瞧!”廉怀民咬了咬牙,终于只能选择服软。

    “市长慢走!以后常来喝茶!”

    万刚把那几个字拖的老长,目光中带着一股得意!

    “你……”廉怀民咬着牙瞪着他,这不是打自己脸吗!

    警察局里一片安静,只有万刚和廉怀民对视着,顿时警察局里充满了火药味。

    李拾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声不大,但足以让整个警局都听到了,一秒钟就把警局里所有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万刚,你儿子胳膊上的筋已经断了,要是急救不及时,你就等着你儿子的手也废了吧!”

    李拾脸上带着嬉笑说道。

    只见万虎正躺在地上,已经昏了过去,而胳膊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液浸湿。

    万刚这时才注意到地上的儿子,顿时只感觉天旋地转。

    “快!快!送我儿子去医院!”

    他呼喊着,一堆警察七手八脚的,急急忙忙地把万刚的儿子抬上警车,急急忙忙往医院送去。

    李拾转过头来对廉怀民笑了笑道:“走吧。”

    廉怀民愣了愣,骤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眼神里不免有些得意,挥挥手道:“走!”

    十分钟后。健康中西医院。

    一个小小的诊室里,此时却坐着全市权利最大的人。

    此时这个全市权利最大的人却一脸担心地看着对面的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过了一会儿,摇摇头叹息道:“小伙子,是不是没法治?”

    其实他对这个已经伴随了他十几年的哮喘病治好并没有太大的希望。

    他的哮喘病有个规律,几乎个霜降日的晚上都会剧烈发作。而今天又是霜降日,他知道今晚又会发病。

    但是今晚有一场特别重要的饭局,关系着他的仕途,所以他想求李拾帮他治疗一下,只要能让发病时间缓一缓就行了。

    眯着眼睛思量了许久,李拾张张嘴道:“问题应该不大。”

    “问题不大?“廉怀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提醒道:“小伙子,我说的是我的哮喘病,你指的是哪方面问题不大?”

    李拾抬起头来,宛如看一个傻子般看着他:“当然是哮喘病问题不大。”

    廉怀民差点就跳起来了,眼瞪得滚圆看着李拾,欣喜若狂地握住李拾的手:“小伙子,我的前途就全交在你的手里了!拜托你了!”

    市长秘书顿时也乐开了花,只要市长今晚不出岔子,就能升官,到时候自己作为市长秘书,也能跟着市长一起升官!他笑吟吟地拍了拍李拾的肩膀道:“小伙子,只要你治好了市长的病,我们虽然拿不出多的钱,但是绝对能保证你在静海市的安全!”

    李拾抬起头睥睨了他一眼,摇摇头笑道:“只要廉市长能够为民做事就行了,如果我知道廉市长是贪官污吏,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廉市长!”

    他下山时,二师父嘱咐过他,不要轻易地给官员治病。作为一个医生,很难看出一个政客的好坏,如果治好了一个贪官污吏,那等于是在造孽。

    廉怀民听到这番话,哈哈大笑了起来,认真地道:“如果我真做了对不起老百姓的事,那就麻烦小伙子你帮我亲手把我的人头取了!”

    李拾也忍不住笑了,把一套毫针摊开在桌上,取出两根道:“那就开始治疗吧。”

    治疗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廉怀民和秘书长在激动地看着李拾针起针落,然而李拾却显得十分淡然,慢慢地一根一根把银针扎在对应的穴位上,用了二十分钟才施完针。

    “好了。”

    半个小时后,李拾淡淡地说了句。

    廉怀民一滞,接着就兴奋地跳了起来,他本还有点担心自己十几年的老毛病能不能治好,但是当李拾拔出最后一根银针后,他明显地感觉到平时如巨石压在胸口的闷感已经没有了。

    惊讶了好一会儿,廉怀民站了起来,用力地握住李拾的手道:“小伙子,太谢谢你了,你的恩情我会记住的,以后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绝不推辞!”

    李拾摇摇头笑笑:“只要你别忘记你刚才说的话就行了!”

    静海市市中心十字路口,马路上的汽车繁忙地流动着,从十九楼往下看,犹如一群工蚁正在繁忙的爬动中。

    落地窗前的的男人用力地吸了一口水烟,烟圈打着转呼到了落地窗上,男人把视线从马路上移开,转过身来。

    男人面对着的是一间空旷的办公室,办公室装修的十分简明亮眼,不管是桌子还是墙壁,都是清一色的雪白。

    “咚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吧。”

    一个身着西装的人走了进来,向那男人鞠了个躬道:“钱总,万刚已经抓住李拾了,但是最后好像市长来了,把李拾救走了!”

    “那家伙就是太看重他那个蠢儿子了,要是他把他的那个蠢儿子早点扔了,也不会出这种事了!”

    钱大江寒着脸道,说罢又猛抽了一口水烟。

    那西装男子咽了咽口水,看着钱大江吞云吐雾着,他知道钱大江的水烟袋里装的其实是毒品,而毒品已经把钱大江的身体摧残得像个五十岁的老人。

    钱大江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忽然又猛然抬起头看着西装男子问:“你不是说过你的蛊无人能破吗?怎么两次都被人破了?”

    西装男子心里面已经把钱大江骂了无数遍,脸上却还是恭恭敬敬的,苦笑了一声道:“钱总,我也没想到突然杀出个李拾这种货,竟然能解我的蛊,我也没办法啊!”

    “废物!都是废物!这么多人竟然搞不定一个少年?”

    把水烟袋甩在桌上,钱大江怒骂道。

    下蛊被李拾解开就算了,连警方势力介入都没用,这小子竟然有市长保!这让他颇感头疼。

    忽然他拍了拍额头道:“对了,沈楼呢?他不是请来一个高手吗?他什么时候动手夺家产?”

    西服男子想了一下道:“沈楼说了,他暂时不会行动,李拾不消灭之前,还不安全,所以他打算,先派人把李拾撕了再说。”

    钱大江点点头,忽然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当然知道沈楼要派谁去撕李拾,那可是一个让人看了一眼就再也忘不了的绝世尤物啊!

    此刻的健康中西医院躁动着。

    作为一个医院,这里总是很安静的,但是今天却显得异常的热闹,不仅是医生,就连病人们都一个个眼睛放光,向着那一个方向看去。

    李拾此刻正在研究着二师父传给他的《医典》,《医典》里的药方和治疗方法大多数都是二师父用尽毕生所学研究出来的,精妙无比,许多东西李拾已经看了十几遍,却还是没看通透。

    但此刻,他正研究到了最关要的地方,可是外面忽然吵闹了起来,这让他非常的无奈和恼火。

    “发工资都没见过你们这么兴奋过!”

    嘀咕了一声,李拾放下了书,走了出去,发现走廊上是一群臭男人,不管是医生还是病人,都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一个个兴高采烈地往着一个方向看。

    这让李拾顿时觉得费解了,什么东西这么好看,费了老大力气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

    “让我看看是哪个明星来了……”李拾笑嘻嘻的抬起头一看,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只见一个女人尴尬地站在门口,一个劲地干笑。

    一个女人,没什么好看的,但如果是一个美女,总是会让人侧目而视的;但若是这样的美女,就算翻山越岭只为看上一眼都是值得了。

    李拾终于明白了,这些平时瘫在床的男人,为什么此刻都一个个生龙活虎的了。

    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过于完美。

    这女子穿着健康中西医院的护士服,衣服说不上多么出众,却反而却有了一股粗服乱发不掩国色的美丽。

    周围一双双狼眼都咽着口水,紧紧盯着这女子。

    “这大眼睛……啧啧啧……这胸……这腿……啧啧啧……”这些色狼们都一个劲地舔着嘴唇,不停感叹着。

    就连见过了沈梦琳和温紫晴两个超级大美女的李拾,见了她,脸上都不得不微微色变。

    这女人实在太美了,美得不可方物!

    李拾忍不住感叹!

    “小乔小姐,你以后就把医院当你家吧,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一个厚脸皮的医生,直接开口搭讪了。

    这被称作“小乔”的护士也是新来乍到,不好拒绝,只好干笑了两声作为答复。

    这些病人医生,一个个都踊跃地和这个新来的超级美女护士搭讪起来,杨小乔虽然没拒绝,但是也觉得有些疲于应付了。

    “不就是一个美女吗,有必要这么积极吗?”

    李拾嘀咕了一声,逆着人群挤了出去,他研究医典已经到了关键的一步,没想到却被这群浪看美女给打扰了,虽然这美女却是很美,但他还是忍不住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