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医院的院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59字

    看着李拾离去的背影,有个医生酸溜溜地道:“杨小乔同志,你不用管他,他就是个神经病,整天就知道看病和研究一本破书,没一点情趣!”

    “对啊,你看我多有情趣,杨小乔小姐,不如我们今晚上去喝杯星巴克?”又有一个医生道。

    然而对于这些医生那趾高气昂的话,杨小乔好像并没有听到般,眼睛直直地望着李拾走的方向,似乎欲言又止。

    咬咬嘴唇,杨小乔的视线又回到了这些臭男人身上,尴尬地笑了笑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还是继续工作吧!”

    “好,继续工作!”

    “杨小姐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哦!我都在这呆了好多年了!”

    “不……不……不还是问我把,我对临床护理比较懂一些!”

    “问我!”

    “问我!”

    顿时又吵成了一团……

    不远处的戴音看见了这幅场景,忍不住掩嘴直笑,心里都在暗暗佩服自己的目光,找了个这样的超级美女当护士,这些医生的积极性总算能提起来了吧!

    不过她心里却又有些不满,以前她是这个医院的“院花”,但这个杨小乔来了以后,瞬间就把这些臭男人的目光全吸引了过去。

    不过她比较惊讶的是,李拾看到杨小乔竟然没有一点反应,直接又走回去研究他的书。

    看来那小子也不是见着女人就眼睛发光的色狼嘛!

    戴音只觉得心头一暖,嘴角也缓缓勾起。

    这几天李拾成天呆在医院,不是研究医典就是在看病。

    沈老爷子被健康中西医院的李拾治好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时不时有人点名道姓要李拾看病。而健康中西医院的人气也蹭蹭蹭往上窜。

    宁静的夜。

    窗外飘着和风细雨,李拾刚好负责夜班。

    夜晚的医院要比白天清净许多,大多数科室都已经从忙碌的一天中拔身出来,只有急救科还忙碌着。

    李拾作为内科的主治大夫,也没什么事干,只要守着病房,保证病房里的病人不出什么意外就行。忙了大半天,他也闲了下来,拿出那本医典继续研究了起来。

    他正看的认真时,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在门外响起。

    紧接着是谩骂声,和低低的女孩哭泣声在断断续续地传来。

    李生蹙着眉暗骂一声又是谁在吵,走出门,只见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在走廊上指着一个护士破口大骂着。

    他看清了那被堵着的护士,正是昨天刚来的杨小乔。

    杨小乔的脸上,五根红彤彤的手指印,被中年男人指着鼻子骂,只能捂着脸低低哭泣。

    那中年妇女冷冷发笑:“你这贱货还在这装什么装呢?我公公吃了你的药肚子痛成那样,我老公你给一个耳光你还委屈了?哭什么哭呢?你这个骚货,在这赚谁同情呢?”

    那中年男人向地上吐了一口痰,喝道:“贱货,你以为你哭我就不打你了吗。我告诉你,我爸要是出了一点事,就找人把你轮了!妈的,老子打死你!”

    那中年男人说着,又扬起手掌要打下去,而杨小乔只能护住脸往角落里缩。

    眼见那一耳光又要打到杨小乔时,一只手突然在空中接住了那中年人的手掌。

    “开药是医生的事,她一个护士,喂你父亲吃药,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打她?”

    李拾握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推,直推得他打了几个踉跄,险些摔到地上。

    那中年男人手臂上有一个黑虎纹身,显然是在道上混的,喘着粗气道:“小子,我就爱打女人怎么了?少多管闲事,不然老子叫人来把你的腿打断!”

    李拾淡淡地瞥了中年男人,转过头来,把杨小乔扶了起来。

    “怎么样,你们没事吧?”李拾关切的问道,看到她脸上的巴掌印,不由地怒火中烧。

    “我没……事。”杨小乔说道,可说着说着,自己却委屈得控制不住泪水,捂着脸抽泣了起来。

    那中年妇女在一旁冷笑说:“呦呦呦,哭什么哭,打你怎么了,在这惹谁同情呢?”

    那中年男人也斜着眼睛说:“现在的小姑娘真是,怎么不想想自己哪错了就知道哭。”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李拾转过头来向杨小乔轻声问。

    杨小乔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刚刚他给这对夫妇家老人喂了药后,那老人肚子疼了起来,于是这对夫妇便找上了门来打了她。

    李拾脸颊微微抽动了一下,心道药是医生开的,杨小乔作为一个护士,为你家老人喂药是仁义之举,现在老人出事了,你就找她撒气?

    李拾转过头来,一言不发地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去,抬起拳头砸在那中年男人脸上,直接一拳把那中年男人打倒在地。

    中年男人趴在地上,只感觉鼻子一热,伸手一摸,一股腥血流了下来,啪嗒嗒地滴在地板上。

    “打人了!医生打人了!”那女人看到自己老公脸都被打歪了,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拿出手机对着李拾录像,扯着尖利的嗓门喊了起来:“小子,我告诉你,我在公安机关有人,我已经把你刚才打人的视频录了下来,到时候拿给他们你打人的视频,一定要让你坐十几年牢!”

    李拾风轻云淡地耸耸肩道:“走廊上有监控,谁先打人拍的清清楚楚,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坐牢的!”

    那中年男人看着李拾正在说话,慢慢地从后面靠近他,想趁其不备偷袭他。

    那中年人自以为自己认识道上的人,反正只能自己占别人便宜,偏不能让自己吃亏。

    见打不过,他就彻底地发扬了自己的无赖精神,想从后面偷袭。

    他搬起了放在走廊上的灭火器,悄摸摸地靠近,嘴角隐隐扬起,心道小子看你怎么和我横!

    然而他或许不知道,李拾十几年在山上的修炼中,几乎可以做到听声辨位,背后那一丁点的风吹草动,早就被他听见。

    转过头来,他又一个鞭腿扫到中年男人手上,紧接着抓住他的手腕往前一拉,摔得他一个狗吃屎。

    中年男人怒吼一声,刚想爬起来,却被李拾一脚又踩了下去。

    上前一步,李拾抓住他的胳膊,轻轻一送,只崴得中年男人跪在了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刚才他怎么打你的你给我打回去。”李拾看向了杨小乔,风轻云淡地说道。

    “不行,我不能打他。”杨小乔使劲摇着头,拉了拉李拾的衣袖道:“咱们还是算了吧。”

    中年男人冷笑着道:“小姑娘,算你识相!你要是敢碰我一下,今晚就找人把你轮了!”

    你也太把自己当更葱了吧!李拾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他拉住中年男人的胳膊,一扭,又一拉。

    “还治不了你了?”李拾咬了咬牙。

    只听到令人齿寒的骨骼摩擦声,中年男人的胳膊已经脱臼,那钻心的疼让他嚎啕大叫起来。

    “叫什么,只是脱臼而已,你在这惹谁同情呢?我能帮你接上。”

    说着又是一送,咔嚓一声,中年男人再次惨叫。

    杨小乔在一旁愣住,没想到李拾不仅医术高明,打架还这么厉害。

    中年男人痛的嚎啕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老婆快帮我!”

    “敢打我老公,我跟你拼了!”那中年妇女一愣,张牙舞爪地冲了上去。

    李拾嘴角扬起一个轻藐的弧度,抓住中年妇女的手,用同样的方法一扭,疼得那中年女人也跪在了地上。

    李拾瞥了瞥中年妇女,心道你也可恶。接着他在中年男人屁股上踢了一脚,道:“你打她一耳光!”

    中年男人立马抗拒起来,“我不打,我为什么打!我告诉你,你以为你很牛逼?改天我能叫人来把你整个医院都砸了!”

    “不打是吗?”

    李拾懒洋洋笑了笑,又“咔嚓”一声,李拾又把他手扯脱臼,那中年男人疼得立马眼泪就出来。

    “大哥,我打,我打!”中年男人哎呦呦地惨叫着,竟然真的一耳光往他老婆脸上呼了上去。

    “你也打他耳光!”

    李拾又看向那中年妇女,淡淡道。

    既然你那么喜欢打人耳光,那就让你们俩一次性打个够!

    “我不……”那中年妇女本想抗拒,可是一想到他丈夫被扯脱臼又接上的痛苦,心中不由地有些发怵,咬着牙地一个耳光打她丈夫脸上。打得啪啪作响。

    “继续!”李拾寒声道,顿时吓得这对夫妇打了个冷颤。

    于是两人就这样跪在医院走廊地板上,互扇起耳光来。

    啪啪啪的耳光声在寂静的医院里回荡着,顿时惹来了许多人观看。简直是一道奇异的风景线。

    医院出来了许多围观的人,大多是被吵醒的病人,杨小乔扯了扯李拾的衣袖轻声说:“算了吧,别惹事了。”

    闻到此言,李拾却心里更加忿忿不平,这么善良的一个小姑娘你们也好意思打?想到这儿,他又朝着地上跪着的两人屁股上一人踢了一脚道:“你们两个快给护士小姐道歉!”

    这对夫妇赶忙转过头来,也不敢再装大爷了,眨巴了片刻眼睛,嚎啕大哭着喊了起来:“对不起,我们知道错了,您放过我们吧!”

    这对夫妇也是被李拾彻底整怕了,就差跪地上磕头了。

    杨小乔看着李拾认真的侧脸,小脸微红,抿了抿芳唇说:“李拾,他们受到教训了,也道歉了,放过他们吧!”

    “看见没,多学学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