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谁给谁下跪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71字

    那小混混气血一浮,“哇”地一口血就吐在了菜盘里。

    一桌人赶紧把那小混混扶起来,那小混混晃了晃脑袋,手指了指李拾的方向,很快撑不住又趴在了桌上。

    那十几个小弟顺着那小混混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到李拾对着自己竖了个中指,顿时一桌人都忿忿地操起酒瓶子霍然站了起来。

    他们这一站,隔壁桌那一桌十几个社会青年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起至少有二十五个人。

    一时间,气氛剑拔弩张,随时就能打起来。

    烧烤店老板也吓着了,他们要是打起来了,这烧烤店不得被掀了不成,急忙走上前来笑呵呵地劝架。

    “大哥们,这次烧烤给你们全免单了,您们消消火,这件事就这样算了行不行?”

    烧烤店老板一脸孙子地说。

    然而那些混混似乎不太买账,一个个嚷嚷起来:“那小子打了我兄弟,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得让他磕头道歉才行!”

    这下烧烤店老板顿时就头大了,又笑眯眯地走到李拾面前道:“小兄弟,他们人多势众,他们的老大又是井家大少爷,你就给我个面子,给他服个软,给他们磕个头就算了,我知道你女朋友在这拉不下面子,但是他们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尚能受胯下之辱,你就给他们磕个头又怎样?”

    烧烤店老板也不愧是在夜宵城混了这么多年的,嘴上功夫让人不得不赞叹。他说话也算忠言,在这块地界,不管是谁,惹到了井张,几乎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井张虽然是井家的大少爷,但是对生意上的事却毫不在意,整天就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到处鬼混,也收了一大帮子小弟,为人心狠手辣,这条街上没有人敢不服他。

    李拾却是咧嘴一笑:“我跪?谁跪还不一定呢!”

    顿时小混混这边都炸了锅了,一个个拿着酒瓶子就要去摔李拾,可到底还是有一个明事理的,拦住了他们。

    “兄弟们等等,先让老大先发话吧!”

    那人拦住这帮小混混,撂下这么一句。老大在场的时候,老大没说打,谁都不能动手。

    井张喝的有点多,趴在桌上正在缓酒劲了,被那小混混摇了几下,迷迷糊糊地醒来,脑袋也不太清醒,但也有点意识。

    “老大,有人跟咱放狠话要你下跪呢!咱干不干他?”有人问道。

    井张眯着眼睛凑上前去一看,一看到李拾的脸,顿时吓得魂都要飞了,直接反手就是一个巴掌甩在那小弟脸上:“干你妹啊,谁让你惹他的?”

    那小混混捂着顿时就愣住了,捂着被抽的那边脸眼巴巴地望着井张问:“老大,这不就是个医生吗?咱们有什么惹不起的?”

    他不明白了,平日里天王老子都敢惹的井少爷,怎么见了个医生如此忌惮,那恐惧的目光,简直如耗子见了猫似的。

    井张二话不说了,抬起又是一脚踢了过去骂道:“你是不是傻,这是我大哥,你再惹他我抽死你!”

    这回不仅是这帮小混混,就连李拾都有些搞不懂了,这井张又在搞什么鬼?

    而杨小乔更是一脸惊讶加崇拜地望着李拾,她似乎也没想到,看起来不算强壮的李拾竟然有个这么牛叉的小弟。

    李拾愣了一下,旋即眯着眼睛看着他,淡淡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说反话!”

    井张立马就呵呵呵傻笑起来了,一脸顺从道:“大哥,我没说什么反话,我决定我不和你对着干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

    经过上次在宴会上的事,井张就已经被李拾整怕了,后来又听到一些消息,李拾大闹警察局,这下他可算彻底不敢惹李拾了。

    他明白,这样的人,千万不能与其为敌,否则绝对没好果子吃!

    他左思右想,知道也没实力收李拾做小弟,决定干脆就拜李拾做老大算了。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你没开玩笑?”李拾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个想方设法和自己对着干的井家大少爷竟然会突然认作自己小弟。谁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真不开玩笑!”井张认真说。

    李拾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旋即摇了摇头道:“我不收小弟。”

    “是不是我这个小弟惹你生气了?”井张一见李拾拒绝,瞬间就发飙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这一帮小混混,怒斥道:“刚才是谁惹我大哥了?”

    刚才惹事的那小弟畏畏缩缩地站了出来,胆怯应道:“大……大……大哥,是我。”

    井张抓住哪惹事的小弟就往前一摔,骂道:“你个有眼无珠的,快向大哥大嫂道歉!”

    那小弟顿时就感觉欲哭无泪,他哪想得到自己竟然一不小心就把事惹到自己大哥的大哥身上了。

    他顿时酒也清醒了,直接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打自己脸上:“大哥嫂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是人!”

    说完,那惹事的混混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打自己脸上,那声音比放炮仗还响,几秒后脸上就多了几条巴掌印子,他一脸苦逼地继续求饶着:“大哥嫂子我错了!大哥嫂子我错了……”

    “别说了!”杨小乔脸颊绯红,急忙喊停了他:“我和他只是同事,谁让你大哥嫂子地喊的?”

    那惹事的混混顿时一滞,旋即又开始往自己脸上摔耳光:“我不该认错人呢!我错了!我有眼无珠!我该打……”

    “够了,别打了!”杨小乔有些看不下去了,撇过脸道。

    那小混混顿时如蒙大赦,笑得比菊花还灿烂:“那大哥可以原谅我了吗?”

    李拾顿时就无语了,老子也没让你打自己嘴巴子啊?他挥挥手道:“你别在这打自己耳光可,看的我脸都疼了,你滚吧!”

    井张又是一脚补在那小混混屁股上:“还不谢谢大哥!”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那小混混哈腰点点头,转身立马就溜开了。

    他心里也是七荤八素的,心里暗骂自己有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惹谁不好,怎么就惹到这样一个惹不起的人身上了呢……

    井张笑呵呵地凑到李拾面前道:“大哥,你气也撒了,可以收我做小弟了吗?”

    咬了一口串,李拾抬起头来,用木纤戳了戳井张道:“这不是生不生气的问题,是我不需要小弟的问题!”

    “怎么能不需要小弟呢,老大,我真的很有用的!”井张急忙道:“静海市的地下势力我都有所结交,收了我做小弟对你有很大帮助的,你要是以后需要打架、找人、砸店和买些黑物什么的,都可以来找我!小弟一定能帮到你!”

    “你能找人?”李拾本想直接拒绝他的,但是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就来了兴趣。

    井张点点头道:“大哥你要是想找人的话就找我,静海市没有我找不到的人!”

    “那你看看可以帮我找到这个人不?”

    李拾一边说着一边脱了外衣,露出了他的那件刚下山时候穿着的蓝白条纹的海魂衫,摸了半天,摸出了一张有些发黄的照片,递给了井张:“可以找到这个人吗?”

    井张拿起相片一看,这是一张大约一两岁的小屁孩光着屁股的照片,转过头来对着镜头咧嘴傻笑。看了一会儿,他蹙起眉头道:“能找,过两天我把这张照片复印一下,让我这帮小弟在静海市人流多的地方发发传单,应该还能找的到!”

    李拾二话不说,直接跳起来就是一个爆栗敲在他脑袋上,骂道:“这是我老婆,你想把我老婆的照片给全静海市都看一遍?”

    井张顿时就怔住了,拿起照片看了半天,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李拾,狐疑地问道:“老大……你难道喜欢……喜欢……”

    李拾抬起手又是一个暴栗,恨不得把解放鞋踢在他脸上:“你是傻子吗?这是我老婆十九年前的照片,你再思想龌龊我直接把你阉了!?

    井张讪讪笑了笑道:“我尽量找,但具体找不到就不知道了!这个……老大……你答应我做你小弟了吗?”

    “好吧。”李拾一脸无奈地点点头,反正这个小弟势力比自己还要更大,还能帮自己找师姐,何乐而不为。

    而一旁的杨小乔一脸崇拜的地看着他,欣喜地说道:“李医生,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李拾淡淡笑了笑,拿起一根串递给她道:“憋说话,吃串!”

    一旁的井张看了有点惺惺然,眼里露出一丝羡慕。得了沈梦琳倾心就算了,还钓到了这么漂亮的护士妹妹。

    “算了,时间不早了,先回家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李拾看了看手表,旋即站起身来道。

    静海市的一间小小的公寓里,一个女子慢慢弄褪下了一身护士服,女子年青而貌美,长眉弱肩,身材窈窕,伸出一双纤手穿上了一身宽松而又性感的睡衣。

    此时的她,比白天少了一分懵懂清纯,多了一分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妩媚。

    慵懒地蜷缩在窗前,那女子拿出手机,缓缓地输入了一个号码,十几秒后,电话接通了。

    “怎么了?”电话那头,是一个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

    那女子的手指拨弄着头发,嘴角勾起一个懒洋洋的弧度:“沈总,你的这个目标比我想象中的要难得多啊!”

    那边的沉吟了一下,旋即说道:“那天你不是试探过他吗?杨小姐,你不是说他只是个普通的修行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