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救救我的女人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89字

    几个医生站在担架前有些无助,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地上一个穿着一件白色汗衣的老农拉着他们不断地恳求着:“求求你们快救救我老婆吧,他有先天性心脏病,现在已快快不行了!我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女人吧!”

    为首的那个医生名叫石三德,表情有些无奈地说:“真的很对不起,还是请你先把手术费凑齐了再说吧,不然我们真的没法给你老婆动手术!”

    那老农一听这话,直接跪了下来,两行泪就落了下来:“医生,我现在上哪弄钱啊?你先救我女人,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凑齐的!”

    说完,老农抱住石三德的腿就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

    石三德干咳了两声,厌恶地皱皱眉头,仿佛有一只癞蛤蟆爬到他的脚面上,他把腿从他怀里用力抽出来说:“老人家,不是我不救你老婆,但是这场手术起码都要八万,你要是不给我先凑齐钱来,到时候你拿不出钱来,还得我帮你掏钱,那不是一笔小钱!现在我们院长又不在医院,没人给你担保啊!”

    那老农一直跪在地上求,急的气都喘不过来了,可是石三德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管怎么求,就是不答应。

    那老农咬咬牙,霍然站起来,狠狠地看了石三德一眼道:“我现在就去借钱,但是我现在把话撂在这,我女人要是死了,我要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女人陪葬!”

    说完,那老农匆匆地跑了出去。

    石三德撇撇嘴转过脸去,一脸的不满。

    而担架上的女人脸都已经青了,看样子已经不太行了。

    旁边的一个实习医生有些看不下去了,拉拉石三德的衣袖道:“前辈,咱们还是先做手术吧,不然病人可就真死了。”

    “死了就死了呗,”石三德不满地撇撇嘴,用一种前辈的口吻道:“你就是太年轻了,那人一看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哪凑的出八万块钱啊?到时候还得我们几个同意做手术的给他垫,我才不傻呢,你要做手术,你自己找人给她做!”

    那年轻实习医生还想再说,可是又欲言又止,自己能不能留院工作,还得看石三德的的脸色,想了一想,还是放弃了继续争执。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吊儿郎当的年轻人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一脸的浮夸的笑,似乎还在遐想着刚才的艳遇。

    李拾微笑地向他们打招呼:“嗨,石医生,你们在这干嘛呢?”

    几个医生一脸尴尬,而那些护士表情也有些难堪,让李拾十分费解。

    他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女人虚弱地躺在担架上,面色发紫。

    李拾顿时脸就黑了,这女人恐怕再过十分钟就要断气,然而这些医生护士却在这冷眼旁观而不是救援。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几个医生,寒着脸厉斥道:“你们几个在干什么?见死不救?”

    那几个小医生都是一脸的无奈,石三德宛如看傻子一样看着李拾,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李拾。

    听完事情的经过,李拾的脸顿时就黑了,眼睛在急诊室前像机关枪似的扫射了两圈。

    “所以说石医生,钱不到位,你就绝不做手术?”他冷冷地说出这句话。

    石三德冷冷发笑道:“你要是想做你做,反正我是不会给他做手术!”

    “哦……”李拾把这个字拖得很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石三德,那种眼神,让人脊背发凉。

    他向石三德慢慢地靠近着,手指上的骨头噼里啪啦作响,吓得石三德不断往后退。

    “你想干什么?难道还打我不成!”退了几步后,石三德忽然挺直了腰杆,一脸义正言辞地看着李拾道。

    李拾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忽地伸出手去,抓住石三德的手指,用力一崴。

    急症室门前,就这样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石三德手指顿时变形得像根被烫软的塑料棒,向侧面九十度弯曲着,让人看了都背寒。

    李拾摊摊手说:“我用特殊的手法把你的手指折弯,除了我,没人可以把你的手指接回去,什么时候接回去呢?等病人救过来再说,要是救不回来,我也绝不可能帮你接回去。”

    石三德举着手,手指上传来的疼痛让他泪水从眼眶里直接飙了出来,手指上每一根神经都在绞痛,每一个细胞都在割裂。

    他声泪俱下地求了起来:“老弟,我知道错了,你帮我接回去吧!”

    耸耸肩,李拾转身撂下一个字:“滚!”

    “我不需要你接,能接的人多了去了,我去找老胡帮我接去!”石三德咬咬牙道,旋即向骨科飞奔而去。

    “老胡”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中医了,当骨科大夫当了四十多年,基本上只要骨头还没断这位老中医就都能接回去。

    然而老胡见到石三德这跟弯曲得不成样的手指,却忍不住摇头了,这是他五十岁以后第一次遇见自己接不回去的骨头……

    当然,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了。

    李拾转过身来,扫了一眼这些医生护士一眼道:“开始治疗吧。”

    这些医生护士都是老油条了,一见有人愿意担责,都忙活起来了,把病人往急症室里推。

    “不要推进去!患者是肺病!这里空气清新一些些,方便治疗。”李拾堵住担架车道。

    那些医生们霎时间都冷笑起来了:“李医生,急诊室里有氧气机,而且不推进手术室里怎么做手术?”

    李拾揉了揉脑袋道:“第一,实验室里的输氧机比不上自然的空气,第二,谁说过我要做手术了?我是中医,你见过中医做手术吗?”

    这群医生这才猛然想到,李拾可是个中医。

    “中医恐怕不适合急救吧!”有个医生冷不丁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们虽然听说过李拾把市长抢救了过来,可是市长那压根就不是病,听说是“蛊”!一个中医能解蛊他们能信,但是说一个中医能到急救科急救,他们是真的不信。

    “我说能急救,就能急救!你们都别在一旁歇着就行,谁给我取一套银针来就行。”

    李拾寒着脸道,现在已经没时间和他们解释这些药理的问题了。

    那几个医生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们完全把李拾看作一个二愣子。

    但李拾愿意承担责任,家属闹起来也闹不到自己头上,既然事不关己他们也乐意高高挂起。

    这几个医生都冷笑着退开,静静地退到一旁看着他们。心道既然你愿意当这个大头鬼,就让你好好当吧!

    就连那个实习医生也摇摇头替李拾着急,你一个中医干嘛要逞强干西医的事呢?这件事处理不好就有可能成了一件恶性的医疗事故,既然李拾干嘛非要背这个锅!

    然而李拾却没有在意这些目光,自顾自地把银针取来,轻轻捻起一根。

    手指捏住银针捏了一会儿,针尖上一股黑色浊气冒出。这黑色浊气被李拾用真气逼了出来的银针中的杂质,

    时间紧急,只能暂时用这套银针,而真气逼毒则是最好的消毒方法。

    那些护士们和那些小医生都一脸惊讶,对李拾的看法也有了些转变。

    “看来他还是有些本事啊。”有个医生小声嘀咕道。

    闻言,一个资历稍老的医生直接冷笑了起来:“驴屎外边光而已,你就看着他怎么把牛逼吹破吧!”

    他已经从医二十年,什么样的病,什么样的医生都见过。

    这女人得的是矽肺病,现在已经病入膏肓,看她的脸色,已经要断气了。这种情况下要抢救过来,只能马上做手术,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中医有一个显著特点,便是只能循序渐进的治疗,关键时刻要续命,还是只能靠西医。

    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中医上急救室急救的,李拾虽然医术过人,但要想救活一个连呼吸都已经快要停止的人,那只能是巴狗子看门——装大狗!

    “李拾真的不可能治好吗?”

    在一旁的杨小乔焦急地问,她急得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了。

    那资历稍老的医生一看是这个美女护士在问,脸上的表情也认真了许多,郑重地摇头:“他能用针灸治好的几率,是零!”

    听到这话,杨小乔倒吸一口凉气,咬咬牙,莲步走到李拾身旁,认真地说道:“李拾,你还是别较劲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位置,中医根本就不能急救啊!”

    李拾正在找下针点,听到这声音,手上的动作一滞,转过头来,看见杨小乔那张担心的脸。愣了许久后,他淡然一笑:“我没法看着病人在我面前死去!”

    杨小乔脸上的表情有了一丝微笑的变化,目光深深地看着李拾,几番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咬咬牙,退到了一旁。

    倒吸了一口凉气,李拾手上的银针向那女人的身体扎去,说实话,他自己也没有多大把握,但是那些人都不愿意背锅,只能自己强出这个头。

    银针插在女人的脖颈处,三息之后,一丝白雾从银针针头上缓缓散发出来,那是那女人肺里积压的寒气。

    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在女人的身上扎了许多针,最后,十八根银针在那女人的胸口慢慢地散发着白雾,犹如仙境班梦幻。

    然而李拾却依然屏着气,紧张地看着病人。那女人的脸还是铁青,显然她还是无法正常呼吸。

    如果这女人呼吸再停止片刻,身体上很多组织都会受到永远无法恢复的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