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红龙之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86字

    那十八根银针还慢慢吞吞地引导着积压多年的寒气,可李拾已经等不了了,那女人没时间了!

    咬咬牙,李拾捻起一根银针,在自己手指上一划,一滴血液从指尖流出,缓缓滴下,滴在女人的鼻孔上,很快那滴血液就完全消失了。

    这种时候,只有他身体中的红龙之血还能救这女人一命。

    下山时候,师父和自己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能使用自己的血液为他人治病。

    然而对李拾来说,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了!

    虽然这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微不足道,但是李拾还是忍不住想挽留她的生命。

    血液被李拾吸收后,他还没停止,就这样压根还无法使女人,正常呼吸。

    咬咬牙,李拾抓住那女人的手掌,开始往女人的身体里灌输真气,他现在只想救活她!

    那老农出现在了门口,他没有凑齐八万块钱,他黝黑的脸上因为愤怒,皱纹凹陷得更深了,像一条小蛇在脸上爬过。

    他是静海市农村的,回去一趟,至少要两个小时,现在哪够时间回去凑钱,而且就算回去了也不一定能凑齐八万块钱。

    他在静海城到处借钱,最后还只在自己工地上的工友那里凑齐了八千元,然而八千元,那些医生是绝不可能给自己女人动手术的。

    所以他手上拿的不是钱,是一把锥子,锥子可以凿石头,当然也可以杀人。

    他的女人躺在医院却没人救,只能等死!他女人死了,他也不想活了,但是在死之前,他要拉这些医生陪葬!

    老农的脚步很沉重,沉重到几乎没有脚步声。

    医生护士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拾身上,没人能注意到他,这样正好方便了。

    他抓着锥子,愤怒地瞪着这些吸人血的医生,目光最终落到了自己女人担架旁的那个年轻医生。

    到现在还没送进急救室!

    老农脸上闪现一丝惨笑,只恨自己没钱没势,连自己女人急救的钱都凑不出。

    他提起刀,向自己女人担架旁的那个年轻医生冲过去。

    此时的李拾注意力完全落在担架上的女人身上,完全没注意到,有人拿着锥子正向他冲来。

    看着那老农拿着一把锋利的锥子向李拾冲去,护士们都尖叫了起来,医生们都往后缩着。

    然而李拾认真地在往患者身体里灌输着真气,精力完全集中在患者身上,浑然不觉身边尖叫声响成一片,此时危险已经悬在他的头顶上了。

    但是那些医生们看见了却忍不住向后退了退,生怕那老农把气撒在自己身上。

    尤其是石三德,刚从骨科出来想求李拾把他的手指接回去,一看到老农提着锥子冲出来登时吓得脸都白了,撒丫子就跑,生怕老农寻仇寻到自己头上。

    那实习医生想去拦拿锥子的老农,可是脚还没踏出去,却被一双手拉住,一个老医生苦口婆心地对他说:“快报警吧,别惹事!”

    那实习医生犹豫了一秒钟,最终还是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李拾犹如一座孤岛,站在担架旁,注意力在治疗上,不管别人怎么喊他,他都完全听不到。

    老农几乎用尽了他一生的力气,把锥子用力地砸向了李拾的脖颈。

    那锥子要是扎进李拾脖子里,他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锥子快要扎下去的时候,一双手抓住了锥子。

    那是一双素嫩的小手。

    很难想像这样一双手,能够抓住老农用尽全力砸下去的锥子。

    老农抬起愤怒的头,看见了杨小乔那张脸。

    “你拦我干嘛!”老农歇斯底里的怒吼。

    但是杨小乔脸上的表情更加扭曲,一只高跟鞋不留情面地踢在老农的肚子上,这一脚直接就把老农踢翻了,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老农飞快爬了起来怒吼:“我要杀了你们这帮杀人凶手!”

    “他是在救你老婆!不是害你老婆,不是你说的什么杀人凶手!”杨小乔也怒了,指着他吼。

    老农一滞,看见自己老婆胸口上肚子上都扎满了毫针,慢慢地明白了,李拾这是在给自己老婆治病呢!

    李拾这时刚好也输完真气,他才发现,刚刚自己从阎王殿前打了个转。

    转过头来,一看到老农手里的锥子,又看了一眼杨小乔,登时就知道了,刚才是杨小乔帮自己挡住了一锥子。

    刚才这一锥子砸在自己后脑勺上或者是自己后颈上,自己都必死无疑,但是被杨小乔给挡下了。

    这让李拾就纳闷了,他一直怀疑杨小乔是杀手,然而现在杨小乔却救了自己一命,既然她是杀手,又干嘛又救自己一命?

    而且杨小乔帮自己接住这锥子,已经暴露了她的实力!

    难道杨小乔不是敌人是朋友?

    李拾只感觉脑袋里一片混乱。

    老农急忙查看老婆的情况,手放在老婆肚子上,他发现子自己老婆的肚子上已经有了体温。

    他转过头来,惊愕地看着李拾,霎时间老泪纵横。

    一秒后,他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医生,我对不起你!我差点就造了孽啊!”

    泪水掉在地上,老农伸手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非常实在的一个耳光,响得整个大厅都听得到,他一个接着一个耳光往自己脸上抽:“医生,我不是人,我是混账东西,我对不起你!”

    李拾见了急忙把他拉起来,脸上露出意思疲惫的微笑:“这事不怪你,就到这里算了,你把你老婆带回去好生养着,每日陈皮绿豆粥,我不能保证你老婆的矽肺病能好,但是再撑几年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老农一听这话,心里更过意不去了,站了起来,从自己汗衣兜里拿出一个褶皱的黑色塑料袋,打开塑料袋,里面装着零零散散几十张百元五十的钞票。

    “医生,这是我凑到的八千,剩下的手术费就算我去做牛做马我也会凑齐!”他激动地把钱塞进李拾手里,老泪纵横地说。

    然而李拾会心一笑,抓住老农的手,又把黑色塑料袋强塞回了老农的手中道:“这些钱你拿回去吧,你老婆压根就没进手术室,我也压根就没给你老婆做手术,我只给你老婆做了个针灸而已,我针灸一次是收两百块钱的,你给两百就够了!”

    那老农愣了一下,也没再犟,家里的伢子刚上高中,正需要用钱,他讪讪地从那一堆钱里抽出两张放到李拾手里,郑重地道:“医生,大恩不言谢,你的恩情我一辈子我一辈子都换不清了,我替我女人给你磕个头!”

    李拾急忙去拦,可是老农犟的很,硬是要给李拾磕头,让李拾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些躲开了的医生们,顿时都傻眼了,这又是怎么了?

    他们凑过去一看,发现那女人竟然开始好转了,登时让他们目瞪口呆。

    尤其那说中医无法急救的老医生老脸直接红了,舔舔嘴唇见没人注意到自己,偷偷溜回自己的办公室,生怕被人发觉了。

    那实习医生看了顿时觉得来气,急忙去找那个老医生理论,可是这是才发现那老医生早就不知道溜到哪片天去了。

    石三德在厕所躲了几分钟,听到外面没了声音,小心翼翼地探出个脑袋里,便看到老农给已经把锥子丢了,让他终于松了口气。

    紧接着他便看都老农又是给李拾塞钱的,又是磕头道恩的,让他有点傻了,难不成李拾真把一个矽肺病病人死神手里抢回来了?

    这不科学啊!

    就算开胸做手术也不一定能抢救活那女人,怎么可能靠中医的针灸拔罐什么的把那女人救活?

    石三德顿时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

    “不管了,反正那小子说的什么时候人救活了,什么时候帮自己把手指接回去。”

    他笑了笑暗忖,他的手指向侧面弯曲了九十度,已经不是疼的问题了,已经疼到没有知觉了。

    他是医生,自然知道这是因为神经末梢受到损伤的缘故,所以他急忙去找李拾接骨头,生怕时间拖久了,这根手指直接报废。

    于是他就这样屁颠屁颠地从厕所跑了出去,脸上还带着猥琐的微笑喊了起来:“李医生,哎呦,您又干成了一件大功德呦!”

    看见向自己走来的那一脸讨好的人,李拾脸上表情骤然发寒,冷冷问:“你想干嘛?”

    石三德怯怯地瞄了一眼老农,接着便一脸人畜无害地笑了起来,格外亲切地凑了过去:“李医师,你不是说病人治好了,就帮我把手指骨接回去吗?现在事情圆满了,您是不是……”

    “可是你不是说不用我接,要去找老胡帮你接吗?”李拾冷冷道。

    他当然是知道那个被石三德称做“老胡”的骨科大夫,是绝不可能帮他把骨头接回去的。

    自己是用特殊的方法折了石三德的手指,那就必须要用特殊的方法接回去,常规的骨科大夫基本上没什么作用。

    然而李拾现在对石三德感觉恶心。

    刚才坚持手术费不到,绝不动手术的人,就是石三德!要不是自己来的巧,这个农妇就真是冤死在医院里了!

    而现在,危险一结束,石三德马上就冒出来了。

    他耸耸肩道:“对不起,我只知道折,不会接,接的事,你还是另寻高明吧。”

    话音一落,顿时石三德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很快,他便一脸凄惨,扯着李拾衣袖道:“李医生,我知道错了,你帮我把指头接回去吧。”

    “你不应该向我道歉,你该向他道歉!”李拾寒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