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皆大欢喜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191字

    给我奖励?李拾顿时一滞,他知道沈老爷子绝不可能送钱给自己,难不成他把孙女送给自己……嘿嘿嘿……

    “注意口水!”沈梦琳用手指把正陷入幻想中的李拾戳醒,一脸疑惑地问:“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李拾干笑了两声,把这个偏高端的药方给写了下来。

    这次沈梦琳拿起药方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给了高都道:“拿这个药房去研究出两款新药来,我要在一个星期之内看到新药研制出来,一个星期后就必须有药从生产线里出来,再出问题,你的总裁的位置,也别想呆安稳!”

    沈梦琳也不是个摆设,做起事来,还是比较有魄力的。

    想当年,她还被评选为最佳创业青年呢!当年她创造的公司,现在还在沈氏集团旗下,每年为沈氏集体创造不菲的利润。

    交代完事情,她转过头来看向李拾道:“跟我到这边去见见我爷爷吧。”

    沈家的这段危机终于告一段落了。

    皆大欢喜!

    哦不,有个人似乎很不开心。

    人群走尽后,沈楼掏出一根香烟,狠狠地抽着。

    这次事件,哪能没有他的份,他要是不插手,康恩药业的采购部部长,哪能让一个屁大的小厂提供塑料勺子!

    钱大江只不过是沈楼找出来扛锅的人而已,反正钱大江也傻的很,除了靠祖上的钱,几乎什么都不会。关键这样的人还又记仇又野心大。不让你背锅让谁背锅?

    虽然这件事最终没人牵扯到自己身上,沈楼还是感觉一阵窝火,本来可以给沈梦琳一个下马威,哪知道半路杀出个李拾。

    他不禁觉得自己一定要杀李拾的决定是对的。

    但是同时他又有些愤怒,怎么暗剑组织的杀手这么垃圾,竟然把自己给暴露了。

    犹豫了片刻,他拨打了一个电话。

    自从把董事长之位交接给沈梦琳后,沈老爷子每日沏茶饮酒不亦乐乎。

    这次公司出这么大的事情,沈老爷子也没发声,就一直在暗处观察着沈梦琳的能力。

    掌管集团这么多年,第一次把权利交出去,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但通过这次事件,他不由地感觉沈梦琳果然不负自己所托。

    沈梦琳成为沈氏集团董事长的事还没宣布,就是怕引起股市的震荡,等度过这段过渡期,他再宣布自己的孙女已经接替自己。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出了这么个茬子,让他自十分焦急。

    如果李拾不出现,这件事能不能完好的解决,还真难说。

    虽然沈老爷子一直没插手这件事,但是他对这件事还是很关心。当看到又是李拾帮沈家渡过这道难关,总觉得沈家亏钱了李拾点什么,于是便想给李拾一点回报。

    房门推开,一眼看到房间里的布置,李拾忍不住咋舌,心道真会享受,还公司里布置了这么一个雅舍。

    房间里全是古色古香的设计,都是原木地板,墙上挂着清代名家的字画,阳光刚好可以撒进房间里。

    而阳光够得着的地方,放着一张红木茶桌。

    沈老爷子坐在茶桌的北向,向李拾招招手道:“坐吧。”

    点点头,李拾坐了过去,桌上已经沏好了两杯工夫茶。

    沈老爷子伸伸手道:“品尝一下吧。”

    端起微烫的的茶杯,李拾抬起头看见沈老爷眉间的那抹微笑,他知道沈老爷子是在考验自己呢。

    嘴唇在杯沿上轻轻触了一下,他的嘴角微微扬起,这是一杯乌龙茶,不算是多么名贵,只是寻常人家喝的茶而已。

    小呷了一口,李拾的眉头缓缓舒展。

    此茶冲得很浓,一口下去,嘴里回荡着苦味。

    一般人肯定是喝不惯这种茶的,尤其是初喝工夫茶的,对这种苦味定是嗤之以鼻,但是久喝之后,反而会觉得其他的茶都淡而无味。

    茶水在口中回荡几秒后,李拾抬起头咋咋舌来道:“这茶是家常茶,产自广东潮汕普通乡下。”

    沈老爷子脸上有一丝失望:“难道你只喝出这些?”

    他听说李拾在沈家喝出管家待客的溪湖龙井茶在一道制作程序上偷工减料,还以为李拾的茶道水平很高,没想到李拾竟然只品出这么粗显的东西。

    李拾笑着摇摇头道:“当然不止这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烧茶的碳是荔枝碳,以之烧水,火匀而不紧不慢,此碳燃烧之后,能产生‘碳香’,水里也会有丝丝碳香,出水之时,香气欣然。而且烧茶的火候也十分老道,看的出烧茶的人的功力之深。”

    听完之后,沈老爷子抚掌大笑,这烧茶之人就是他自己,听到李拾的评价,忍不住有些自得,但是高兴过后,他还是故作玄虚道:“这茶里的名堂还多的很,继续说!”

    闻言,李拾顿时一愣,心道这茶难不成还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吗?

    又小呷了几口后,他蹙起眉头,干脆大口吞下一口,终于忍不住摇头大笑了起来:“妙啊,审老爷子果然是爱茶之人,这茶水是旧年的水吧?这茶水里还有一丝在葫芦中装久的木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水是去年冬天梅花尖上的融雪,又经过这一年的收藏,梅花香气不减反增,值得人品味啊!”

    沈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水是才是他最为自豪的点,只有对茶有极端追求的人,才会如此如此精益求精。忍不住点头道:“妙啊,小小少年郎,竟然对茶道有如此高的体会,让人叹为观止。”

    “沈老爷子,你难道不觉得那个钱大江总是想针对你们沈家吗?”

    被拖了这么久时间,李拾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不明白了,钱大江为什么总是针对沈梦琳,这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

    沈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望着杯中苦茶,苦笑了两声道:“他钱大江继承他祖上的那个公司,每年能盈利多少年?但是最近却一直有人在背后做推手,向他们公司投注资金。”

    顿了顿,沈老爷子有些得意的道:“最近我孙女却在大力购买钱大江的森江集团的股票,更是让他们森江集团如日中天,股票价格也在飞涨。”

    他向李拾挑挑眉问:“你知道为什么我孙女为什么要买那么多他们公司的股票吗?”

    李拾骤然怔了怔,然后摇了摇头。

    见李拾摇头,沈老爷子笑着继续说:“现在我们是森江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只要我们把森江公司的股票全部抛售,一定会造成那些小散户的恐慌,到时候那些小散户也会把自己手中的森江公司的股票全部抛售,届时,森江公司的股票就会跌得跟狗屎一样,那时候,就是森江公司破产的时候,你就等着钱大江到处求人收购他们公司吧。”

    这一套商业战术说出来,顿时李拾也是愣住了,回味了半天才想明白,心道这些大集团玩的战术和自己想象的可大不一样。他忍不住暗暗咋舌,难怪沈家是静海市四大家族之一,如此轻易搞垮一家公司的能力,恐怕也只有沈家能做到吧。

    忽然,他又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最近为什么有人派杀手杀我?我虽然惹事多,但也没什么必杀之处吧?”

    李拾问说,不过他没有把沈楼的名字说出来,毕竟还没抓到证据。

    沈老爷子愣了一笑,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把其中的内情娓娓道来:“我怕我孙女上位会引起别人不满,就让我孙女写下遗嘱,只要她遇害,就把所有的财产转移到你的旗下。果然,要杀我孙女之前,还得把你杀了!”

    李拾顿时满脸黑线,简直都要掀桌子了!哪有这样坑人的!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坑!

    沈老爷子见李拾一脸不爽,一脸为老不尊的笑容:“我也不想坑你啊,但是要是不这样,怎么撮合你们?”

    “要是直接把你女儿杀了,你们沈家的财产都全到我手里了。”李拾脸上也浮现了一丝奸笑。

    沈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要拿我沈家的财产,哪用得着杀人,只要娶了孙女,那我沈家的财产还不都是你的?”

    闻言,李拾使劲摇头:“我才不娶你孙女呢!”

    “怎么不能娶我孙女?”

    沈老爷子顿时就急了,腾地站了起来,一脸的怒气。

    李拾叹了口气,认真地道:“我有个娃娃亲,已经有老婆了,我老婆就是我师姐,要娶你孙女就只能让她做小老婆了。”

    话音落下,沈老爷子满脸的可惜,这么好的女婿人选,怎么就有娃娃亲了呢!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道:“你就不能娶我孙女当大老婆吗!谁说娃娃亲就一定要当大老婆的?”

    “你心可真大!”李拾楞了半晌,接着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沈老爷子,有点大跌眼镜的感觉,哪有这样坑自己孙女的啊!

    不过这倒是刺激的!

    咽了咽口水,李拾又嘿嘿笑了起来道:“你就不怕还没娶到你孙女,我就被想吞你家财产的人给杀了吗?你不觉应该给我点礼物,让我好好活下去?”

    “你啊,真是会谈条件!”

    沈老爷子手指着他大笑了起来,自己这次叫李拾来,就是想感谢李拾这么多次帮他们沈家的,既然李拾提出来了,自己也不想卖关子了。

    他从茶桌底下拿出一个实木盒子,把茶具推到一旁,实木盒子放到桌子中央。

    他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打开,盒子中央放着十五真空塑料袋,每个塑料袋里都装着一张泛黄的古代线装书的宣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