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道不同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6本章字数:3200字

    “你……”杨小乔话顿时被堵住,指着窗外道:“你给我滚出去,道不同不相为谋!”

    攸旗却冷冷笑了起来,仰着头看着这个小师妹道:“呦呦呦,心肠这么好?对了,你今天又对那个李拾心软了吧?不知道我要是把事情捅到师父那去,会怎么样?”

    杨小乔嘴角僵了僵,突兀地有些害怕,要是这件事被师父知道了,肯定少不了惩罚,她怒目地看着这个师兄问:“那你想怎么样?”

    攸旗嘿嘿笑了笑道:“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和你一起杀了李拾而已!我只有一个要求,把李拾的尸体给我。”

    “就这么简单?”杨小乔有些发愣,他还以为师兄又要开出一些那种条件,可是攸旗的条件,听起来怎么像是帮自己?

    “当然就这么简单,我怎么会为难我的小师妹?哈哈哈!”

    攸旗笑道,眼睛却微微眯起。

    这小师妹真是傻的可爱啊!

    他忍不住摇头暗笑,那天在医院他看到李拾用自己的血液治好了那老妇的矽肺病,他就猜的出来,李拾的血液绝对是极为罕见的血液。

    只要用李拾的血液祭灵,绝对能让身体中的妖灵的力量提升一个台阶,到时候自己的实力绝对会飞涨。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杨小乔问。

    攸旗的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

    “就现在!”

    “怎么李拾还不回来啊?八成又和那个沈梦琳约会去了。”

    戴音撅着嘴,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像挟着闪电的乌云,一脸不高兴地埋怨。

    又等了一分钟,门外还没有归来的人,她干脆把门给摔上了。

    戴正宇有些不怀好意地打趣道:“老姐,你不会吃醋了吧?”

    “谁会吃那个变态的醋啊。”戴音忿忿地说,嘴上虽然否认,但是表情却出卖了她。

    黯然垂下眼帘,脸色白皙、清瘦,露出愁苦惆怅的神色。

    可是自己有什么资格吃醋呢?

    沈梦琳又有钱又长的漂亮,是整个静海市男人的梦中情人,自己有什么好和她吃醋的资本?

    想到这儿,她不禁有些鼻酸,脸色一白,愤恨的瞪着他:“就算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那货!”

    戴正宇哈哈笑了起来,一只手搭在姐姐香肩上道:“你别想太多,我师父顶多就是帅点,她沈梦琳是什么人,怎么会看上我师父?姐你长的这么漂亮,身材又好,我感觉师父和你还是很般配的。”

    他的话很中肯,戴音的身材火辣无比,那条长腿,足以让无数男人垂怜三尺,就算比起静海市的大众情人沈梦琳也不毫逊色。

    “什么般配不般配的,你老姐才看不上他呢。”戴音撇撇嘴道,背过头去,她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咚咚咚!”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戴音急忙跑去开门,看着那背影,戴正宇忍不住笑着摇头。

    “你怎么这么又这么晚才回来,下次再让我半夜开门,就从我家里滚出去!”

    戴音嘴上埋怨着,可是还是有些期待地开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总已经习惯看到李拾那张脸。

    门打开了,可是门外却什么都没有。

    戴音伸出头往门外看,一块小小刀片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要动!”只听得一声娇喝,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脸庞。

    杨小乔?戴音顿时愣了一下,今天早上她就不见了,怎么忽然出现在了这里?

    看到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片,她只能乖乖地一动不动。

    杨小乔身后站着一道幽灵般身影。

    那人穿着一身黑袍,身子特别高,但却又特别瘦,宛如一根竹棍。

    但是更加恐怖的是那人的一双眼,一双没有瞳孔的眼,一双白的瘆人的眼睛。

    一看到攸旗的眼睛,戴音吓得后退了几步。

    但是杨小乔怎么能让她跑,手上的刀片很快就像她脖颈上划去。

    但刀片快要触到她脖子上的大动脉的时候,杨小乔忽然迟疑了,刀片收回手心,右手化作手刀,劈在她后颈上,戴音登时昏了过去。

    房间里的戴正宇看着自己老姐被击晕,横眉怒目道:“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打我老姐!”

    后面的攸旗走进了房间里,耸耸肩道:“李拾在哪?”

    “找我师父干嘛?”

    “取他性命。”攸旗面无表情道。

    说着,他伸出手,手掌心上生出一股黄色光芒,一股吸力徒然出现,顿时戴正宇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被吸过去。

    可是突然,攸旗感到一股阻力,抬起头看到戴正宇手上掐做一个念决,正在抵御自己的吸力。

    他勃然大怒,他本来就只是想在杨小乔面前秀一下自己的实力而已,哪想得到这人竟然也修炼过,硬是抵住了没被吸过来。

    他的身子忽然弹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揪住戴正宇,旋即反身一摔,把他摔在地上,只听得咔嚓几声,戴正宇身上的肋骨顿时断了两根。

    “呦呦呦,还不错嘛,谁教你修炼的?”

    攸旗一脚把他踩在身下,冷冷笑道。

    戴正宇抬起眼睛,之势着他那没有瞳孔地双瞳,往地下呸了一口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听到我师父的大名?”

    “不就是李拾嘛,看来他也没什么本事,教出个你这样没用的徒弟!”

    攸旗冷冷笑了起来,抬起脚在他背上重重地一踏。戴正宇顿时一口鲜血喷出,喷洒在地。

    攸旗的目光缓缓转动,最终落到了身后的戴音身上,忍不住舔舔嘴唇。

    这腿,这胸,简直就是极品啊!真该好好享受一下!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走过去便开始解戴音的衣裙。

    “你想干什么!”

    忽然一声厉喝制止了他的思想,抬起头一看,只见杨小乔一脸愤怒地看着他,顿时让他打消了玩弄一番的念头,心中暗骂这师妹真他妈的碍事。

    他在心里计划着,等这个任务忙完了之后,再把这个女人绑了好好玩弄一番!这女人身材也实在太熬人了吧,他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想李拾这厮也太有福气了吧,竟然和这样一个美人住一块!

    杨小乔愠怒瞪着他道:“你最好把你那猥琐思想放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就你还对我不客气?

    攸旗摸了摸额头,只觉得好笑,心道等我吸收了李拾的血液,把你也上了!

    收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他把戴正宇一掌吸了过去,直接一个巴掌甩在了他脸上,瞬间就打飞了他一颗牙:“李拾什么时候回来?不说我就杀了你!”

    戴正宇好歹也是人,对于死亡还是害怕的,经历了一番心理挣扎后,最终还是选择出卖了李拾:“等下回来。”

    攸旗点点头,松开了他:“给我倒碗酒来!给我好生伺候着,要是我不开心了,不仅要杀你,我还要把你姐给杀了!”

    只是微微犹豫了一下,戴正宇跑去冰箱那里拿了啤酒过来,给攸旗倒上。

    他也不傻,他知道这攸旗实力太强了,恐怕比起自己师父还要强,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端起杯子,攸旗喝了一口,接着就一杯子砸在他头上道:“你他妈的,这也算酒!”

    酒杯在脑袋上砸的粉碎,登时鲜血顺着脑门流了下来。

    戴正宇在心里哭骂起来:李拾你个王八蛋,自己躲起来了,害得我在这里被揍!

    自己本想在李拾那里学点功夫的,哪想得到功夫没学到,麻烦倒是给自己惹来了。

    他赶紧把啤酒换了,又从冰箱里换了一瓶白酒来。

    “垃圾!”攸旗又小喝了一口,接着举起酒瓶子砸在他脑门上,刹那间,戴正宇已经成了个血人了!

    抬起头来,戴正宇只感觉眼前一片血红。

    “算了,我不想喝酒了,你给我在地上围着我爬圈,爬一圈就喊一声‘李拾乌龟王八蛋’,我可以考虑放过你!”攸旗邪邪的一笑,手指头把戴正宇的下巴勾起,呸了他一脸说。

    “我去你妈,老子弄死你!”戴正宇终于忍受不了了,只听他怒喝一声,身子如弹簧般弹起,脑袋向他胸口顶去。

    然而一双修长的手摁住了他的头,接着往下用力一摔,他的头上多了几道血印。

    攸旗玩味地看着他,没有瞳孔的眼睛里闪着兴奋:“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然,我把你姐都玩死!”

    “攸旗,你够了!”杨小乔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厉声叱道:“我们的任务是杀李拾,别做些节外生枝的事!”

    “闭嘴!”攸旗寒声喝了一声,直接无视杨小乔。他冷冷地看着戴正宇道:“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在地上爬,每爬一圈喊一句‘李拾乌龟王八蛋’,我可以考虑不动你姐!”

    戴正宇一滞,一秒后,他果真趴在了地上,围着攸旗转起圈来。他自己无所谓,但是他怕的是这个王八蛋动自己姐!

    很快一圈爬完了,他抬起头,刚想喊‘李拾乌龟王八蛋’,忽然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迟疑了。

    他想起了李拾教自己心法的场景。

    想起了李拾那一脸贱笑。

    那句“李拾乌龟王八蛋”在口里徘徊了许久,硬是说不出口。

    他低下头,继续爬着转圈。

    “他妈,老子让你喊李拾乌龟王八蛋,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攸旗直接就一脚把他踹翻在地,愤怒地说:“转一圈,喊一句!懂不懂?”

    “懂懂懂!”

    戴正宇眼泪就顺着留下来了,但他还是继续在地上爬着,一圈又爬完了,抬起头,他又迟疑了,这句话就是感觉喊不出口。

    “喊啊!”攸旗有些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