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真正的美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7本章字数:3207字

    方珍不由地楞了一下,油焖白菜可不是什么高档的白菜做法,油焖白菜几乎最寻常也是最简单的做法。

    相较于前一盘菜,这盘白菜看来普通多了,看起来也与普通的油焖白菜,也简单了许多。

    就这样的菜,会好吃吗?方珍忍不住有些怀疑了,她伸筷子夹了一块白菜放在嘴里。

    一片白菜放在嘴里,只是几秒后,白菜就如同融化了般,似乎和嘴腔已经融为一体了。

    再感觉到白菜的身体时,只觉得瞬间无数种味道在口腔里冲刺着,平时总是温文尔雅的她,此时大口地嚼动起来,忍不住吧唧嘴起来。

    方小君看母亲这样,不禁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脑了,她母亲也是大家闺秀,不说脏字不骂人,握个筷子都一堆规矩,怎么今天吃块白菜就吧唧嘴起来了。

    她讪讪地也夹起一块白菜放进嘴里,十秒后,她就明白为什么母亲会吃得这么忘我了。

    虽然这盘白菜看起来很粗糙,原材料也就是普通的大白菜,但是吃起来,就是让人觉得一个字“爽”!

    美食的内涵是什么呢?两个字“好吃”!

    如果从这两个字来理解,虽然可能压根就上不了台面,但绝对对得起“美食”这个词。

    她一边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菜,一边崇拜地看着李拾:“你做菜也太神了吧!一碟比一碟好吃,我妈都吃吧唧嘴了!”

    听到女儿的声音,方珍忽然意识到自己实在太失态了,可是她当年还没嫁出去,还在家里当小姐的时候,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抬起头来,方珍不由地佩服地望着李拾道:“小伙子,你做菜的本事太厉害了吧,你不像是教医的,倒像是教做菜的,不!就算是专业的厨师都比不上你!”

    李拾讪讪笑了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您女儿是学医的?”

    “你不是她的老师吗?连这都不知道?”方珍一双老辣的眼睛狐疑地盯李拾。

    方小君见李拾快被自己那精明如妖的母亲聊露馅了,急忙笑嘻嘻地转移话题:“老师,你不是说一共有六道菜吗,还有一道菜呢?”

    方母顿时也被这个话题吸引住了,也附和道:“对啊,第六道菜呢?”

    “其实吧,第六道菜已经上了。”李拾嘿嘿笑了笑,眼珠子一转,又卖了一道关子。

    方小君挠了挠脑袋,心道什么时候上的啊,又数了一遍桌上的碟子,明明只有五道菜啊。

    她抬起头来,一脸怀疑地望着李拾道:“你不会只做的出这五道菜,成心逗我玩吧?”

    摇了摇头,李拾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扬了扬眉道:“其实第一道菜,就是第六道菜!”

    “你能不能靠谱点?”方小君撇了撇嘴,心道第一道菜就是第一道菜,怎么能硬说它就是第六道菜呢,这不是强充数嘛!

    方珍到底年长些,也沉稳了许多,思忖了一会儿后,决定重新吃一次第一道菜,于是又夹了一块放到嘴里。

    这……她本想开口,可是却又说不出话来,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在舌尖上回荡。

    这没有过多的味道,完完全全就是纯粹的大白菜的味道,甚至连咸味都没有,出了大白菜那爽口的味道,其他任何味道都没有了。

    然而,为什么这么好吃!

    方珍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瞬间多了几分青春的曼妙,看得李拾都有些心醉,心道方母年轻时一定也是个大美女!

    方小君本来还在吐槽李拾,忽然看到母亲在一口一口大吃特吃,不禁有些心动,也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下一刻,她就明白母亲为什么一脸的幸福了,白菜入口瞬间就感觉到了白菜那纯粹的鲜嫩味道了,白菜进口,从喉咙里滑下去,刹那间竟然多了一分田野间漫步的清爽。

    看两位吃得这么香,李拾也不免又几分得意:“你们第一次吃这盘清炖白菜的时候,可能会觉得这白菜淡而无味,但经历过之后的四盘大荤大油之菜后,再吃这盘清炖白菜才能真正吃出这白菜的味道来。”

    方小君伸出一根大拇指,使劲地点头道:“太太太太好吃了,我简直就要爱死你了!”

    李拾摇头笑了笑道:“对了,忘记和你说了,这碟菜还有驻颜的效果。”

    “真能驻颜的效果?”

    一听这话,方珍抬起头来,把筷子放下,有些许兴奋地望着李拾。

    她虽然已经四十有二,但看起来最多有三十五岁,这都是靠保养来的,对容貌如此在意的女子听到“驻颜”二字,眼睛简直都要直了,兴奋地问:“小伙子,能不能教我做这道菜?”

    “我也要学!”方小君听了也举手一脸喜悦地说。

    “好吧。”李拾点点头,果真就带着母女俩教起了驻颜白菜的做法。

    俩母女也学的非常认真,毕竟每个女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

    在教她们做菜的途中,李拾假装无意地问了一句:“对了,伯母,你家小君是二十年前是不是在钟山上呆了一年?”

    方珍愣了一下,旋即掩嘴笑了起来道:“我女儿今年才十九岁多呢,怎么可能二十年前在钟山上呆了一年。”

    闻言,李拾叹了口气,希望似乎变成一股青烟,就在眼前飘走了。

    刚有点头绪了,事情到这里又断了!他也不禁有点头大,只好悻然做罢,老老实实地教她们做菜。

    二十多分钟后,李拾终于把这对母女俩都教会了,他微微笑了笑道:“多谢你们的招待,我也是时候回去了。”

    “别回去了,时间都这么晚了,这路上也没路灯,走起来也不方便,不如你就将就点在这歇一晚吧?”方珍笑着说。

    李拾在自己家做客,自己没招待他,反而还让他做菜给自己吃,还教自己做养颜白菜,让她心里不禁有点过不去。

    李拾尴尬地笑了笑道:“你们两个女人,我也不方便,我还是回去睡吧。”

    “也是,那就让小君送送你吧。”方珍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笑道。

    他对李拾的印象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恨不得把女儿往李拾怀里送。

    又是大学教师,做菜还比五星级大厨都好吃,长得还帅,这样的男人不抓紧可就溜走了!

    “那好吧。”方小君抿嘴一笑,向李拾吐了吐舌头道:“走吧,我送送你。”

    可就是在这时,忽然传来了重重的敲门声。

    “妈,快开门啊!”

    门口一个还带一丝青涩的男声在喊着,伴随着粗重的喘息。

    方珍心中一紧,急忙跑到门口开门,一打开门,便看到一个鼻轻脸肿的脸庞,登时吓了她一跳,忍不住责怪道:“儿子,你怎么鼻青脸肿的,是不是又去打架了?”

    “没打架!快给五千给我,我有急用!”方小龙气喘吁吁地喊道,眼神看着门外,有些许恐惧。

    给钱?方珍愣了一下,家里已经没什么钱了,她责怪地看着他问道:“你拿钱又去干什么?你能不能懂事点,别拿钱去鬼混了!”

    方小龙不耐烦地皱起眉道:“你别管这么多行不行,你给我钱就行了,拿不出钱他们会杀了我的!”

    方珍咬咬牙,五千!家里哪还有五千!但这好歹也是自己儿子啊,不给他钱有什么办法?

    她忍不住揉了揉额头,走进里屋从一块布里拿出一叠一百五十的钞票,递给方小龙道:“家里只有四千五了,全给你了!你到底是要拿来做什么啊,要这么多钱?”

    方小龙不耐烦地甩过脸去,转身看向他姐,这才注意到站在方小君身边不起眼的李拾,问道:“姐,你身上还有钱没,你要救我这次急啊,我以后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我这里有一千,给你吧。”

    方小君咬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了这个星期每晚在酒吧唱歌得来的工资,递给了方小龙。

    这个弟弟特别不懂事,经常在外面惹事,动不动就把人打伤了,老是要她们母女俩来擦屁股。

    但好歹这也是自己弟弟啊,能有什么办法啊,方小君直为这个弟弟感到头疼,但还是无奈地掏钱给自己弟弟。

    可是一双手拉住了方小君,李拾投给她一个眼神,失意她把钱收好。

    “你拿钱干什么”他微微凝眉问。

    “关你屁事啊!”

    方小龙打量了李拾片刻,不屑地吼道。

    旋即,他伸手去抢李拾握在手里的钱,可是李拾伸手轻轻一推,直接把他推了几步远,他愣了愣,抬起头来看着李拾道:“你这是我家的事,你在这装什么好人?”

    李拾耸耸肩道:“我知道这是你家的事,但我就是想多管闲事怎么了,只要你说出你拿这些钱干什么,我可以给你一万!”

    方小龙那张稚气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犹豫,咬咬牙道:“我打工的时候,和人起冲突,把人头打破了,那人说要我赔他五千,不然就找人杀了我!”

    方珍一听到这话,顿时感觉天昏地暗,心道这个儿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不好好读书偏要去打工,打工又不好好打,还把人头打破了!

    她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儿子骂了起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我是怎么教你的?你真是太混账了!”

    方小龙听到母亲的话,苦笑一声摇摇头道:“那王八蛋想侮辱一个没十四岁的小姑娘,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情急之下就把他头打破了,谁知道那王八蛋背景这么大……”

    “这件事,我帮你处理了。” 就在这时,李拾淡淡地说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