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一手遮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7本章字数:3193字

    被这么一说,李拾“咳咳”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其实医院离这里挺远的,但是他并不想和狄洪有太多瓜葛,所以才借口说医院很近。

    既然狄洪都这样说了,李拾只好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道:“那就谢谢老哥的好意了。”

    “老柴,一定要好生待着我的这个兄弟啊。”

    狄洪一脸敦厚的笑容,但是凡是对他有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狄洪的任何表情都只是一层伪装罢了,没人能看透他心里其实是在想什么。

    周柴点了点头道:“是,李先生请跟我走吧。”

    李拾跟在他的身后下了楼,楼下停了一辆面包车。不过这种面包车是经过改装的,比一般的面包车要长上三分之一;而且车玻璃上都贴了一层黑色的膜从外面压根看不见车内。

    在车上,周柴有意无意地和李拾搭话,而搭话的内容也无非是旁敲侧击地牵扯到李拾的身份。

    李拾笑了笑,他知道周柴是狄洪派来刺探自己真实身份的,可自己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自己本来就是个医生。

    在路上他发现一个奇怪的事,路上的车,见了这辆车无不避让,后面的车,没一辆敢超这辆车,这让他觉得非常奇怪。

    见李拾如此惊奇地表情,周柴呵呵笑了起来:“静海市谁都知道这是老板的车,见了当然会避让,更不敢超车了。”

    李拾忍不住感叹,什么叫做一手遮天,这就是一手遮天!

    路慢慢地变得狭窄了起来,要到医院,要经过一段狭长的泥路,周柴一个左转,拐进了这条小巷里。

    此时的这条路比平时安静许多。

    这条小路旁边的一间平房的二楼,一直迷彩的狙击枪架在窗台上,一个人背对着狙击枪抽着烟,喷出一个又一个烟圈。

    “诸葛,人来了没有?”那男人把烟仍在地上,问了一句。

    不远处的一间民房的屋顶上,一个面白如脂的男人正在整理着胡须,他的皮肤很好,白得如同整块羊脂玉雕出来的,细腻得看不出纹理。听到耳机那头的声音,他淡淡地说了声:“车已经开进这条街了,马上就来了,做好准备!”

    那头的人笑着瑶瑶头道:“真不明白,上级是怎么想的,竟然把我们俩都派出来了,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吗,就算再能耐,也不过二十岁吧,有这么厉害吗?”

    诸葛摇摇头,嘴唇微抿道:“难怪师父要给你个代号叫张飞,做事怎么老是这么鲁莽?这个人可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

    那代号叫张飞的男人重重哼了声,把烟头踩在地上沉声道:“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过二十来岁,顶多也就修行了十几年吧,用得着咱们这么紧张吗?”

    诸葛手抚摸着枪柄,认真地说道:“我接到上头消息,这个李拾,是华夏兵王的徒弟,他的实力,说实话,深不可测。”

    “什么华夏兵王,也就是徒有虚名罢了,他要是真厉害,现在也不会躲起来了。”

    张飞冷笑了一声道。

    诸葛没有再回答,但是脑海里却回想起了那一个个关于华夏兵王凌九千的传说,那个一个人扛起一整个华夏的男人。

    但是后来,凌九千因为一件事,正值巅峰时期,却退隐兵界。而这十几年正是华夏国兵界输于世界的十几年,兵界的人都期待着华夏兵王重出江湖。

    然而凌九千的徒弟忽然降于静海市,这是一把好剑,势必会搅动这一方乾坤。

    “注意点,车已经开出来了!”

    忽然一个柔和的女声从耳机里传来,诸葛和张飞脸上都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丝笑容,这是他们的师妹杨小乔,想起杨小乔那脸蛋和身材,就让他们心头为之一振。

    张飞呵呵笑了笑道:“小乔,你这么紧张干嘛,他难道还能躲子弹不成?”

    “他确实能躲子弹。”杨小乔并没有在乎张飞语气中的嘲讽意味,反而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张飞忍不住在心里笑了,心道这个李拾有这么厉害吗。

    就连诸葛都觉得杨小乔说的有些严重了,他笑了笑道:“你可是神枪手啊,他还没发现,你就直接一枪把他崩了就行了,怕什么。”

    杨小乔笑着摇摇头,心道要是真这么容易就行了,和李拾相处这么长时间,他发现李拾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只要周围有危机,能立马察觉。

    否则,李拾也不可能在自己在背后刺杀他的时候,被他迅速逃脱。

    而且上次和李拾交手的时候,她发现李拾的实力又提升了一个大的台阶,几乎是自己完全攀不可及。

    攸旗在她这一辈的杀手中已经算是佼佼者了,但是面对着李拾,还是差了不止一个等级,就算最后燃烧妖灵,实力提升了一大截,还是不及李拾。

    这样的实力,足以用恐怖来形容!

    让她面对这样恐怖的对手,她是一万个不愿意。但这是她的任务,她只能硬着头皮上。

    即使加上了张飞和诸葛这两大高手,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尤其是在知道李拾还是华夏兵王的徒弟之后。

    她的手握着枪,握的很紧,不知何时,手已经汗液已经打湿了,她紧张地呼吸着,眼睛放在瞄准镜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周柴开着车,缓缓驶进了这条偏僻的路里。

    而李拾坐在副驾驶上,眉头却紧紧蹙着,随着进入这条路越深,她的眉头也拧得越来越紧。

    “停车!快点!”

    李拾忽然冷冷喝道。

    周柴一个刹车停了下来,回头看见李拾一脸严肃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李先生怎么了?”

    李拾深吸了口气道:“总感觉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哪有什么不对劲的啊,”周柴摇摇头笑道。

    然而李拾脸上的忧虑却不减分毫:“你先回去吧,这离医院也不远了,你先回去,我走回去就行了。”

    周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道:“那好吧,剩下来的路您自己走吧,我回去了。”

    李拾点点头,独自向着前面走去,手中已经掐做一个念决,随时应对危险。

    一个人向前走了十几米远。

    李拾的身体始终保持紧张着,目光微寒,快速地扫视着周围的房子,他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啼哭声。

    他定睛一看,只见不远处,一个老人躺在地上,那老人已是白发苍苍,在地上齁着背,发出着虚弱的呻吟,看起来甚是可怜。

    他远远看见,心道那老人一定是什么急病犯了,走上前去查看。

    老人痛苦地歪着头,苦楚的痉挛掠过她的嘴旁,那两道皱纹颤动着,像两丝痛苦的呻吟。

    李拾蹲了下去,手放在那老人的手腕上,开始诊断起来。

    他手上的动作忽然停止,猛然转头看向一间平房的二楼。

    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森冷起来,紧紧盯着那一个方向,就像伺机待发的猛虎正在盯着自己的猎物。

    “用得着躲着吗?直接出来吧。”

    李拾的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向着那间平房的方向喊。

    张飞的冷汗一直向外冒,滴答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身子一点都不敢动,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在这一刻停止了,紧张地望向李拾那个方向。

    因为李拾,此时在看向自己。

    该死的,做了十几杀手了,头一次见到杀气这么重的目光!张飞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诸葛捏着狙击枪的手此时也冒出细汗,咽了咽口水对着那头道:“张飞,千万不要动!他应该是在试探我们的!”

    可是被李拾盯着越久,张飞就越觉得脊背发凉,全身一直冒汗。

    妈的,这小子那眼神简直比杀过千人的杀手还毒!

    张飞暗骂一句,手指微微颤抖着,而且李拾的目光,竟然隐隐约约地直视着自己的眼睛,顿时让他更是感到恐惧。

    一定是被发现了!张飞几乎可以肯定。

    他的眼睛放在瞄准镜前,终于忍受不了了,手指慢慢地按了下去。

    “嘭”一声枪响。

    然而李拾似乎早有预料般,身体如闪电般弹开,那一枪打空了,射在地上,激起一堆尘土。

    李拾的身子,如闪电般向张飞冲来。

    看见那速度,张飞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用枪打中李拾了,拔出叉在腰间的长匕首,从二楼一跃而下,向李拾冲去。

    “还真能躲子弹啊!”诸葛嘀咕了一句,也掏出了腰间的匕首,从楼顶上跳了下去,同时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句:“黄盖,别装了,已经暴露了!”

    话音刚落下,地上躺着的那老人飞快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倒在路边的拐杖抽出来,竟然是一把长剑。

    从下巴处把面具私下,这个老人瞬间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他的伪装已经把李拾骗了,然而还是被张飞给坏了事。

    他提着长剑向李拾,向冲锋过去。

    杨小乔手中的刀片在一瞬间如子弹般弹射出去,飞向李拾的后背,与此同时,她轻盈的身姿如一只飞燕从这栋房跳到那间房,又从那间房跳到地上。

    李拾的身子忽然顿住,就在那刀片快要刺到她时,向后一仰,刀片几乎是擦着她的衣服飞过去的。

    看到那张刀片,李拾的目光中掠过一股寒流,骤然变得冰冷严峻。

    他想起了不就之前的那个夜晚,杨小乔告诉自己:谢谢你放我,这个人情我会还的!

    然而她现在却又带着三人来杀自己!

    李拾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仿佛是自嘲般地摇摇头,与此同时,他身体如子弹般弹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