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真正的狂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37本章字数:3190字

    “你很厉害?”万刚却是毫不惧怕地向前走了一步,迎向了他的目光,得意地扬了扬眉:“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厉害到什么样子,看到底能打的赢枪吗!所有人都有,拔枪!”

    话音落下,一阵窸窸窣窣的拔枪的声音,接着只见到三十多个警察,竟然一人拔出一把枪来对准李拾,散弹枪、手枪步枪什么的各种枪都有,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都一齐对准了李拾的头颅。

    “看来你准备还够丰富的啊!”

    李拾的身子徒然一僵,提起头淡淡道,不过此时他的目光此刻比先前比更加寒冷,犹如锋利的北风在他们面前扫过。他的脚,又向前踏了一步!

    万刚竟然不自然地感到紧张,喉咙一动,转头对身后的属下们喊道:“他要是再向前走了一步!就是袭警,你们只管开枪,出事了算我头上!”

    但即使是这样,他握枪的手还是忍不住颤抖着,他不知道为何,总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李拾皱了皱鼻子,身体正准再向前一步时,却被身后一只娇软的纤手拉住了。

    他转头一看,只见戴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目光中有一丝害怕,她咬了咬牙说:“别逞强,他们真的会开枪的!”

    看到了戴音,李拾冷静了一些,那要迈出去的步子陡然停下。

    他倒不是真的怕这些警察开枪,他怕的是如果开枪了戴音怎么办?自己有山河灵犀戒和真气护体,戴音可是普通人一个,面对子弹一点办法。

    他拍了拍额头,暗道自己实在是疏忽大意。

    不过这一切在万刚眼里,就是李拾害怕了!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怎么不敢走了呢,怕了吧!”

    李拾目光微寒,上下打量了万刚一眼,薄唇扬起了一抹冷笑:“你尽管让他们开枪打我就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就算我被子弹打成蜂窝煤了,我还是可以在死之前三秒,结果掉你的性命!”

    闻言,万刚心头一震,他知道李拾的确是有这种本事的。

    真是个狂人!

    万钢心中忍不住感叹,眼珠子一转,忽然把手枪指向了戴音,嘿嘿笑了一下说:“我不杀你,我杀她!你有种动一下啊,动一下我就开枪,看你怎么救她!”

    李拾身体顿时僵住了,抬起一双愤怒的眼看着他。

    可是他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硬闯救戴正宇,戴音会死!如果站在这不动,戴正宇也活不了!

    就在这时,从审讯室里传来了一声剧烈的惨叫声。

    李拾侧耳听着审讯室的声音,随着惨叫声越来越大,眉头蹙得越来越紧。

    过了一会儿,审讯室里忽然穿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接着便是求饶声,和从令人脊寒的哭叫。

    “怎么样,你的徒弟正在审讯室里当畜生虐待!心里难受吧,现在给我磕头,我可以考虑减轻点你徒弟的痛苦!”

    万刚哈哈大笑着道,目光中充满了得意,他在得意于自己的算计。

    但是侧耳聆听了一会儿,李拾却眯上了眼睛侧耳聆听了起来,仿佛是一种令人逾越的享受般。

    他的感官比一般人都要灵敏许多,听力也不一般人清晰许多倍,他从审讯室里传来的微弱的惨叫声中,他听得那惨叫声压根不是从戴正宇嘴里发出的。

    那分明是万虎在惨叫!

    然而万刚却还在笑着,丝毫意识不到惨叫声是自己儿子发出的,他看见李拾竟然眯着眼睛聆听起来,挖苦道:“还在这装什么装呢,看到你徒弟被折磨,是不是很着急?”

    过了足足三分钟,直到从审讯室穿出的惨叫声开始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求饶声时,李拾才睁开眼睛,对万钢淡淡说了一句:“你不觉得这惨叫的声音,很像你儿子的声音吗?”

    万刚哈哈大笑起来,刚想再嘲讽李拾,忽然嘴角却僵住了。

    那惨叫声的确非常像自己儿子的声音!

    他有些慌乱起来,也顾不上李拾了,赶紧跑到审讯室门口想推门进去,可是却发现门竟然被人从里面反锁起来了。

    听着审讯室里传来微弱的呼救声,顿时让他一阵着急,开始砸起门来。

    审讯室里面。

    戴正宇瞪着一双充满着血丝的眼睛看着万虎,手牢牢地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拧疼得万虎直喊娘。

    然而他的仇恨还远远没发泄完,他抓着万虎的手,用力一拧,下一秒,万虎的手腕已经像麻花一样扭成一团了。

    万虎使劲的呼救着,门外也开始有人试图开门。

    戴正宇嘴角的笑容却愈发狂妄,“你关门是为了杀我吧,没想到最后是你自己画地为牢了!”

    万虎使劲想挣脱,可是戴正宇可是修行过太上天尊心法的的人,虽然说不上多能打,至少力气要比普通人大几倍,万虎那被掏空的身子哪挣得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腕被拧断,然后不停地求饶。

    “求……求你了,我错了,你放我一马行不行?”

    万虎泪流满面地求饶,目光甚是可怜。

    然而戴正宇却冷冷一笑:“我放过你,你会放过我吗?你不是问我师父教我什么了吗,现在我可以回答你,就教我这个了!”

    下一秒,只听得喀嚓一声脆响,万虎的右手手掌已经是挂在手腕上的了。

    门外的万刚急得如火焚五脏,油煎六腑,汗珠子如雨点一般直往下掉!

    怎么门从里面反锁起来了!

    他忍不住暗道一声,自己一个人几番砸门都没用,他像小弟们招招手吼道:“你们他妈都过来开门!我儿子在里面!”

    那些小警察们都急忙跑过来开门,然而门是从里面锁住的,在外面无论如何都无法打开,一堆人在门前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将近三十个人都在使劲地撞门,想把门撞开,只留下三个人拿枪指着李拾和戴音。然而这门是特制的钢门,就算人再多也无法用力撞开。

    撞了近一分钟还撞不开,万刚脸都急红了,头上的汗水豆子一样滚动,心里一直在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

    想了几秒,他咬了咬牙,从一个下属手里拿过一把散弹枪对着门锁就是一枪。

    散弹枪的威力巨大,如果人站的很近,甚至可以一枪把一个人拦腰撕开。

    这一枪打在锁上,只听得“嘭”的一声轰然巨响,无数颗钢珠射在锁上,门锁似乎松动了一些。

    嘭!嘭!嘭!锁旁的墙壁被散弹枪三发子弹生生凿出一个大洞,万刚用力踢了一脚门,门总算被踢开了。

    以见到门内的情景,万刚顿时被吓到了,只见自己儿子的手以奇异的角度弯曲着,躺在地上,全身湿透了,似乎是被疼昏了过去。

    而戴正宇却还坐在审讯桌前,咧着嘴笑着,仿佛是在无声地嘲笑着。

    万刚跑到儿子旁边,急忙蹲下去,查看了一会儿伤势,愤怒地瞪着戴正宇怒问:“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他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戴正宇嘿嘿笑了笑,鼻青脸肿的脸上却隐隐现着几分得意。

    “我的手被锁着,能对你儿子做什么?是你儿子蠢钝如猪,竟然自己摔了一跤,竟然吧自己手摔断了,真是太搞笑了,真是有什么蠢爹就有什么蠢儿子!”

    万刚的眉间隐隐升起怒火,鼻孔气急败坏地喷着气,说实话,连他自己都理解不了,自己这个废物儿子怎么会被一个手拷着的人把手弄折了!

    但是,他知道绝不可能是万虎自己摔的,这话搁智障都不信!

    他的两只眼睛像锥子一样逼人,如看着仇人一样瞪视着戴正宇,手里的散弹枪又举了起来,对准了他的脑门。

    可是他似乎忽略了,身后的李拾。

    李拾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这个争气的徒弟死在万刚的枪口下,在万刚的枪管刚刚有向上抬的意识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冲了出去。

    那三个用枪指着李拾的人此时正好也在看向审讯室里,都有些出神,刚好让李拾踩了空。

    他们急忙想瞄准李拾,可是他们才刚刚反应过来,李拾已经冲到了万刚身边了。

    快!速度太快了!

    那三人压根就反应不过来,只感觉一道削瘦的黑影从身边掠过,下一秒李拾就已经出现在了万刚身边。

    自从提升境界之后,李拾的修为大涨,不仅是力量,连速度也突飞猛进了许多,在这些普通人眼里,李拾俨然已经和鬼魂一样看不见抓不着了。

    就在万刚的放在散弹枪扳机上的是手指快要按下去的时候,李拾一个左勾拳打在他脸上。

    万刚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李拾一拳直接打飞,轰在墙上,地上掉了几颗牙齿。

    那些属下们吓到了,他们哪想得到世上还有速度这么快的人,一个个立马掏枪对准李拾喊着:“不准动!”

    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们脸上竟不自觉地流汗了,身子忍不住向后退,有些不敢直视李拾的目光。

    万刚从地上爬起来,看见李拾又重新被三十支枪控制住了。但他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也不管脸上火辣辣的撕裂疼,捡起地上的散弹枪对准了审讯桌上的戴正宇脑袋上。

    “我知道你很厉害,可你徒弟应该脑门还挡不了子弹吧,你要是敢轻举妄动一下,我就把他给杀了!”

    万刚咬牙切齿地喊道,他感觉自己算是掐着了李拾的软肋了,只有控制住李拾的朋友,才能控制住李拾。

    看着万刚又用这贱招,李拾忍不住拍了拍额头,心道自己可真被抓住把柄了。